猛虎下山,威霸天下!

    林沙仰天一声长啸,好似虎啸山林龙游大泽,声浪滚滚惊天动地,身周飞蛾扑火般的密集黑鸽,好似受到声波重击一般,摇摇晃晃栽头便倒,就是离得远些的黑鸽都似喝醉了酒般摇摇晃晃四下乱飞。

    至于更远些的黑鸽,好象受了极大惊吓般,扑扇着翅膀漫天飞舞一片混乱。

    噶噶噶的怪叫声好似魔音灌耳,林沙听得一阵心烦气燥,手中长矛上下挥舞血红气血罡芒凌空纵横,又是一片血雨腥风。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刚才一吼的惊吓,又或者没了妖禽的指挥,这些悍不畏死的黑鸽竟然在乱飞一阵后,发出声声让人牙酸的怪叫飞腾……而走。

    这些黑鸽,扔下数万同伴的尸体,就这么飞走了。

    看着空荡荡,明媚清朗的天空,林沙手持带血长矛还一阵发呆,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扫了眼地上满目的血红,层层叠叠的黑鸽尸体,以及刺鼻之极的血腥味,他瞬间回神,大步流星冲至哨所边,连声喝问:“怎么样,你们的情况如何?”

    还没进门,气机感应中,只有不足使道生机浅薄的气息,心头一沉暗叫了一声晦气。

    当当当的长矛落地声不绝,接着便是重物落地的扑扑声,哨所只有连绵起伏的喘气声,没人回应林沙的问话。

    待林沙步入同样铺满黑鸽尸体的哨所大门,入目所见让他一阵心跳。

    之前二十来位满身精悍的军士,此时横七竖八倒了一地,有的还有气息和呼吸,有的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目光迅速扫过小小的哨所空间,跟着他的二十位军士,此时还有呼吸的只有区区八人,而且个个脸色苍白气息微弱,浑身浴血一副伤了根本的摸样。

    他们可没林沙那一手精湛枪技,对付从天而降,几可称为铺天盖地的黑鸽群,除了简单的刺杀技巧之外,就只有一身蛮力了。

    据林沙估计,那可是足足十来万只黑鸽,一个个身上带着浅薄煞气,牙尖嘴利不那么好惹,二十来人受到如此之众的黑鸽空袭,尽管林沙单独一人分走了几乎小半,可剩余近十万黑鸽的空袭也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其它的林沙也管不了。

    匆匆进了哨所,将气息微弱浑身血污的伤员送到哨所简陋的营房,林沙简单给他们看了一下,并帮忙处理了一下伤口。

    以军士们强悍的身体素质,只要不死就能活下来,至于会不会有时们后遗症,那就不是林沙管得了的事情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刚才我看到哨所被遮天蔽日的黑鸽围攻?”

    就在这时,一阵杂乱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山溪粗喊的嗓门在山间来回传荡:“咝,好多的黑鸽尸体啊,林沙兄弟林沙兄弟情况怎么样了?”

    “我没事,哨所的留守兄弟受了重创!”

    林沙淡然的声音从哨所传了出来,山溪脸上神色一缓,急步冲了进来看到附近血腥的场面,忍不住脸上变色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沙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山溪满脸疑惑好奇问道:“咱们这才刚到巨浪荒原吧,怎么突然就遭遇了这么多黑鸽的袭击?”

    “你问我,我问谁去?”

    林沙让跟着山溪急匆匆赶过来的军士,接手照顾伤员的活计,他则带着满脸震撼的山溪,在黑鸽尸体层层叠叠血流成河的丘陵走了一圈,冷然开口:“这拨黑鸽,都是那头该死的飞禽妖兽招来的!”

    “闹出这么大声势,咱们之前没对那头妖禽做什么过分举动???”

    山溪一脸疑惑,妖禽带了个妖字,自然和普通的野兽和凶兽不同,除了极强的战斗力之外,即使拥有一定的智力,而且实力越高智力水平也越高。

    “谁知道怎么回事?”

    摇了摇头,林沙带着山溪来到之前杀死妖禽的大坑,拨开掉落在外层的黑鸽尸体,那头身体巨大的鹰妖尸体落入眼眸。

    “林沙兄弟,这头鹰妖,是你杀的?”

    山溪脸色猛然一变,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不可思议。

    “不是我杀的,难道还是你杀的不成?”

    林沙没好气翻了翻白眼,一把提起鹰妖巨大的尸体,掌心肌肉轻轻一陡,鹰妖尸体筋骨一阵劈啪作响,被长矛洞穿的孔洞停止了流血。

    从鹰妖的血液之中,他敏感的感应到了丝丝能量波动,知晓这些血液都是好玩意,自然不会轻易浪费。

    说话的空挡,厉武也带着手下四十军士,急匆匆赶了回来,看到满山遍野层层叠叠的黑鸽尸体,同时被惊得不轻。

    也不知道死去鹰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竟然放着山溪和厉武两票人马不理,直愣愣冲着林沙所在而来,结果被杀了个腥风血雨惨不忍睹。

    “怎会如此?”

    就算厉武不怎么服气林沙,可面对如此惨烈景象,同样忍不住惊呼出声。

    “厉武,以前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么?”

    林沙眉头轻轻一跳,心中总有一种不好念头涌起。

    “没有!”

    厉武脸上满是震惊,摇头道:“咱们这一片区域,历来都是巡逻区域里,最平静也是最安全的一块!”

    “以前没有出过什么乱子?”

    “没有,一切都十分正常,不要说妖兽,就是凶兽都很少见,被清理得差不多了!”

    厉武依旧没从震撼之中彻底清醒,下意识回答了林沙的询问。

    “这就怪了!”

    林沙脸上露出深思之色,疑惑道:“咱们刚刚度过巨浪河,便遇到了鹰妖窥视,过了巨浪河又遭遇黑鸽空袭,你绝对这正常么?”

    “绝不正常!”

    厉武想也没想断然道:“要不是林沙老大你神勇无敌,直接杀了祸害之源的鹰妖,换个人来铁定没好果子吃!”

    他心中还有句话没说,就是八品巫武到了,遇到数量达到十万级别的黑鸽空袭,除了跑路之外,硬扛的话绝对没啥好下场。

    林沙的实力,让他内心深受震动,实在强得有点……离谱。

    “会不会是巨浪荒原的妖兽,有什么不正常的异动?”

    手下多出了近百精悍人手,林沙一边指挥手下小弟清理战场,一边道出心中猜测:“不然实在解释不通??!”

    “这个……”

    厉武弯腰嗖捡完整黑鸽尸体的身子一僵,脸上露出沉吟之色,摇了摇头无奈道:“这个我实在不太清楚,要不要着人向部落报信,问一问首领的看法?”

    “正该如此!”

    林沙也没矫情,直接点头接纳了厉武的意见,随后招来一位口齿伶俐的机灵军士,让他立即渡过巨浪河回部落报信。

    吼!

    才刚刚将报信军士送走,突然远处不知几许里远传来一声兽吼咆哮,声音传到遍布黑鸽尸体的丘陵之时已经十分微弱,可林沙依旧能从吼声中,察觉到一股睥睨天下的豪雄霸气。

    “这是什么东西在叫?”

    林沙猛然直起身子,心头涌起一股浓浓不安,突然飞纵而起来到哨所顶端,驻足远望脸色一片凝重:“那边是谁负责巡逻的?”

    “厉啸大人负责的区域!”

    厉武顺着林沙的目光望了过去,神色轻松说道:“不用担心,以厉啸大人的本事,一般的妖兽遇到就是送死!”

    “话也不能这么说……”

    林沙话还没说完,八品巫武厉啸负责的区域,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高昂虎啸,声威震震让人心头发寒,有一种头皮倒竖的惊悚。

    “怎么回事?”

    厉武脸色一阵变幻,凝声道:“这虎啸,好象很不简单??!”

    林沙白眼一翻,能简单么,隔着近百里还能听得如此清晰,甚至都能感应到虎啸中蕴含的滔天威势,要是还不清楚出了事故,那真就是傻子一个了。

    “大家动作都快点,只捡那些身体还算完整的黑鸽,至于安歇残缺的黑鸽尸体,挖个坑全都埋了!”

    心中不好的感觉越发浓郁,回头吩咐手下小弟加快了收尾的动作,同时将山溪和厉武两位得力干将喊到身边,小声交代了一阵便让他们行动起来。

    很快,等近百军士匆匆收拾了地上数万黑鸽尸体后,便被山溪和厉武召集起来,手持长矛脚步匆匆朝八品巫武厉啸所在巡逻区域赶了过去。

    那一声连着一声的惊人虎啸,尽管时大时小,却在军士们收拾战场时从未断绝,这下就算是傻子,也明白厉啸那头出了大事。

    手下留了不足三十号人手,其中还有近十位重伤号,又分出十人照顾同时坚守哨所,林沙抄起手边的带血长矛,带着区区十人军士小队,匆匆朝着哨所另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他所辖巡逻区域,还有旁边的厉啸所掌区域都出了问题,林沙就不相信另一边的区域正常安好。

    果然,带着十位强壮军士狂奔数十里,远远的就听到一声接着一声凄厉的狼嚎,同时一股浓郁血腥味远远飘了过来。

    林沙心头猛然一跳,这还没到达对方的巡逻区域么,血腥味就这般浓郁,真不知道对面的巡逻区域,到底惨烈到了什么程度。

    “快快快,大家动作都快点,杀光这些游走在外的凶狼,冲进去冲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