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远方天空,一大片黑点好似乌云一般飞了过来。

    林沙眼神犀利看得极远,可以清楚看到碧蓝如洗的天穹之下,一头体型庞大的巨鹰展翅飞翔,身后跟着密密麻麻几乎望不到边的凶厉飞禽,犹如潮水般从远方天穹迅速飞了过来。

    尼玛,这是想来波空袭的节奏??!

    揪!揪!

    就在这时,从左右两方远处,突然传来两声尖锐呼哨,这是林沙之前和山溪与厉武约定好的传信口哨,显然他们也发现了来自天空的威胁。

    “山溪厉武听令,留守原地不得妄动,天上妖禽由我来对付!”

    林沙纵声长啸,声浪滚滚犹如雷霆炸响,瞬间传遍百里,震得两波八十位军士耳中轰鸣作响脸色微变。

    好大的声音!

    长啸通知了手下军士后,林沙身声而起好似大鹏展翅凌空虚度,身化流星眨眼间便飞回了丘陵哨所。

    揪揪揪……

    道道鸟鸣连绵一成,耳中除了鸟鸣还是鸟鸣,哨所的军士突然大叫一声“妈呀,是黑鸽,全是黑鸽!”

    林沙眯缝着眼仔细打量,果然跟在妖禽身后的飞鸟,全是体型大了十倍不止的鸽子,全身乌黑道一声黑鸽一点不为过,尽管还没进入他的气机感应区域,但这群铺天盖地的黑鸽身上,弥漫着一股慑人煞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路数。

    就在他仰头观望的时候,领头妖禽发出一声惊天长鸣,跟在身后密密麻麻几乎望不到边际的黑鸽群,突然掉转了个方向俯冲而下,淡淡的煞气连成一片,直奔林沙所在哨所而来。

    哨所的天空突然一空,被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黑鸽填塞,不用林沙吩咐,跟在身边的军士早已握紧手中长矛,紧张的注视着天上‘乌云’突然倾斜而下。

    揪揪揪的鸟鸣连成一片,几乎听不到其它任何杂音,林沙手上不知何时拿着一把长矛,目光凛然直视铺天盖地倾泻而下的密集鸽群,稳稳的踏不前行,一人独立山颠目光森冷无畏。

    杀!

    喉咙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撕吼,手中长矛闪电般刺出,手腕连连抖动瞬间舞出一片寒芒枪花,犹如气势狂暴的洪峰冲天而起。

    兹兹兹……

    枪枪入肉,点点血花漫天飞舞,一只只浑身煞气缭绕的黑鸽如秘籍雨点砸落在地,血雨纷飞惨不忍睹。

    每踏前一步,身周都铺满了密密麻麻的黑鸽尸体。

    单单凭他一人之力,便分走了天上俯冲而下的小半鸽群。剩下大半鸽群,在妖禽的尖叫指挥下,如瀑布洪流般直冲留在哨所的其余二十来位军士。

    杀杀杀……

    二十来杆长矛冲天突刺,劲道十足每每掀起震耳气啸,一矛就是一串黑鸽尸体串在长矛上,汩汩暗红鲜血瞬间就将矛杆染红。

    这些家伙一个个猛得一塌糊涂,根本就不用什么巧劲,手中长矛挥舞如风劲气呼啸,一砸一片血雨纷飞漫天抛洒,不过片刻二十来位军士便浑身染血,好似出自地狱的浴血魔神。

    只不过,奋勇挥舞长矛的军士们没有发觉,黑鸽的暗红鲜血浸染他们的皮肤后,慢慢的开始升温一点点的腐蚀他们的肌肤。

    黑鸽鸽血有微弱的腐蚀性!

    二十来军士沉浸于疯狂的杀戮之中,根本没有察觉这一点,只觉得周身皮肤温度升高是正常现象,那铺天盖地的鸽群才是大敌,至于身上的一点点不舒服感觉,那就没所谓了。

    林沙神色冷静,手中长矛连连挥舞,只见矛影重重舞得风车也似,那些揪揪乱叫的黑鸽根本连身都近不得。

    长矛挥舞,矛杆连连抖动,矛尖化出点点寒芒,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一脚一脚,几乎踏着铺满地面的黑鸽尸体前行,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几乎让人有种难以喘气的感觉。

    啼!

    机械的杀戮,只是重复出矛收矛的动作,一只只体型硕大的黑鸽,犹如下雨般纷纷掉落,小小的丘陵山顶不过片刻已被黑鸽尸体铺满,同时带着腐蚀气息的暗红鲜血染红了整座丘陵山顶。

    突然,一声不同于鸽鸣的鹰啼在耳边响起,一道巨大黑色鸟影俯冲而下,好似俯冲轰炸机般带着狂卷劲风直扑林沙,一双锋利鹰爪在黑鸽群的掩护下闪电般探出。

    想偷袭,哪那么容易?

    林沙眼中冷光闪烁,手腕一抖长矛划过一道圆弧,带血的矛尖幻出一片残影,矛尖不偏不倚直直点在妖禽的利爪上。

    明劲,暗劲,明暗两劲揉和而成的平衡劲道,数十股不同类型劲道,顺着长矛枪杆一股脑全部涌入妖禽的利爪之中。

    啼!

    妖禽发出一声刺耳惨啼,庞大的妖躯猛的在空中歪斜,展开宽大的翅膀在半空划过一道圆弧,最低距离地面半丈处横飞而过,擦着低矮的灌木丛飞上天空,啼啼乱叫给人一种慌乱之极的感觉。

    哈!

    林沙一点放过妖禽的意思都无,脚掌抓地冲天而起,双脚连环踏在一只只俯冲而至的黑鸽身上,如履平地冲天而起,就像踏着一道道通往天空的阶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了上去。

    长矛横扫,不待妖禽展翅避让,被长长的矛杆直接扫中,顿时哀啼出声好似断线风筝,打着旋向地面掉落。

    轰隆一声巨响,丘陵山顶被砸出一道深坑,体型庞大的妖禽躺在其中连连哀鸣,林沙眼神一冷纵身飞跃,头下脚上手中长矛挺得笔直,犹如流星坠地朝深坑中动弹不得的妖禽疾射而去。

    嗤的一声闷响过后,林沙手中长矛毫无悬念洞穿妖禽身体,碧绿的鲜血飞溅飞射,林沙轻轻后退抽出带血长矛,看也没看气息瞬间掉落的妖禽,长矛一展转身杀入密密麻麻的黑鸽群中,顿时又是一片哀啼连连腥风血雨。

    杀杀杀……

    弥漫的血气,淡薄的煞气,还有那让人头脑一阵阵发晕,心中涌起阵阵杀戮之念的血红颜色,手中长矛已经被暗红血液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颜色,身上的暗红血迹也逐渐增多。

    出矛,收矛,再出矛,再收矛……

    循环往复无有尽头,林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多少矛,总之身边地上密密麻麻掉落一地死去黑鸽尸体,层层叠叠触目惊心。

    暗红的黑鸽鲜血犹如溪流淙淙,在不高的丘陵地面上,冲出几条触目惊心,闻之欲吐的浅浅溪流。

    疯狂的杀戮,惨烈的血气,林沙双手挥舞被暗红鲜血染红的长矛,浑身煞气缭绕杀气惊人,渐渐进入了一种纯粹的杀戮状态,脑子一片空白,手脚机械挥舞,手中长矛却是威势不减,掀起道道腥风血雨。

    杀杀杀……

    时间缓缓流逝,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林沙都不知道自己杀了多长时间,只知道刚开始天上巨大火球般的骄阳正当空,此时再看火红骄阳已然西斜,将他骁勇撕杀的矫健身姿拉得拉长。

    呼呼呼……

    浑身浴血,心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宁静,股股煞气缭绕,将他衬托得好似地狱战神临凡,一杆长矛却似收割生命的凶兵神器,每一次挥舞都带着一片黑鸽带血残躯如雨掉落。

    带血长矛上下飞舞好似车轮,在火红骄阳映照下,好象带上了一层血色光芒,让人见之便感杀气凛然。

    突然,挥舞如风的血红长矛顶端,好似突然多出一片红影,在空气中掀起一连串响亮气爆,周遭气流激荡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密集黑鸽,竟是连半丈方圆都难以靠近,稍稍被血红光影扫中立即血肉纷飞漫天飞撒。

    这是,气血罡芒!

    林沙猛然睁大了眼睛,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手中长矛依旧如风挥舞,而在已经基本上看不出原来颜色的矛尖,突然多出了一道血红气芒,每每长矛挥舞之际血红气芒犹如长鞭横扫,带着凌厉之极的血煞之气,扑来黑鸽只要稍稍扫中,立时就是血雨纷飞的惨烈下场。

    这是内家拳传说中的气血罡芒,不同于护体罡气的被动属性,气血罡芒明显要主动得多,顺着凌厉的攻击加大杀伤范围,简直就像是替长矛安装了电锯切头一般,扑来飞黑鸽挨着就死碰着就亡惨烈之极。

    哈哈,这真是意外之喜啊,林沙精神一振,脸上挂满了掩饰不住的笑意。

    没想到虐杀这些没有多少攻击力的凶禽黑鸽,竟然还附带有这么好的效果,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哈哈哈,爽爽爽……”

    仰天长笑满脸欢愉,面对密密麻麻从天而降的凶禽黑鸽,没了之前的不耐只剩下满满的喜悦,体内气血翻涌胸膛一股热气升腾而上,顺着喉管直奔喉咙而去,突然想要张嘴发声以泄心头喜悦。

    与此同时,他心中灵光一闪,福至心灵仰天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长啸:

    嗷嗷嗷……

    好似猛虎下山林,浑身气血汹涌骨节一阵劈啪作响,一股百兽之王巡视山林威镇天下的狂霸之气冲霄而起,背脊微躬瞬间进入虎豹雷音状态,身上山林之王的气势几欲突破天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