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浪河,顾名思义,河面宽阔浪涌不息。

    一支百人规模,个个人高马大,浑身气势凶悍的小部军队整齐列队,凝立于浪潮翻滚的巨浪河畔。

    十人一队,排列整齐的军阵旁边,放着几个巨大木筏,堆在岸边好似一座四四方方的土丘。

    “过河!”

    林沙站在军阵前方,凝目远眺对岸荒原光景,突然回头大手一挥喝道。

    一声令下,上百精壮军士齐力将三艘巨大木筏推入河水之中,而后他们纷纷跳上木筏向对岸划了过去。

    巨浪河宽十来里,河水激荡汹涌澎湃,却是难以阻挡巨大木筏前进之势,不过半柱香功夫,三艘木筏已如离弦之箭冲上岸涂。

    “快快快,动作快点,小心有妖兽偷袭!”

    到了巨浪荒原地界,时刻都可能遭遇妖兽袭击,众人不敢有丝毫怠慢。

    一众部落勇士纷纷从木筏跳下,迅速整列队型收拾好三只巨大木筏,而后踏着不算整齐却气势雄壮的步子迅速前行。

    恩?

    感应到了什么,林沙走在队伍旁边眼神猛的一眯,抬头望天露出一丝莫名微笑,高高的天穹之上一道肉眼难见的小黑点划着圆圈徘徊,身上浓郁的妖邪之气四溢,在林沙的气机感应中好似黑夜中的萤火虫般显眼。

    心中暗暗吃惊加强了戒备,没想到巨浪荒原的妖兽密集如此之高,这才刚刚过河就被一头飞禽妖兽盯上了。

    戾!

    天穹突然响起一声响亮鹰啼,那头飞禽妖兽好象知道被发现般,竟然俯冲而下速度快到极致,飞临军阵头顶百丈之处猛然一滞,一声接着一声响亮鹰啼刺激耳膜,带着一股子优越在军阵头顶不住盘旋飞舞。

    “鹰妖,是鹰妖!”

    “是鹰妖是鹰妖,兄弟们快快散开!”

    “马的真是倒霉,出门就遇到这样难缠的家伙!”

    “……”

    底下军阵一阵骚动,近百部落勇士都被突如其来的鹰妖,还有鹰妖弄出的声响吓了一跳,就连军阵中那两位九品巫武都有些慌乱,根本弹压不住手下弟兄的骚动。

    “都给我站好了,谁要是敢乱动,杀无赦!”

    林沙脸色一冷,声如炸雷震得空气都跟着嗡嗡作响,旁边吵杂喧闹的部落勇士,被突如其来的雷霆暴喝惊了一跳,嚷嚷的声音顿时噶然而止。

    “不就是区区一头鹰妖么,它还没下来你们就吓成这样,它真要是冲下来你们还有还手之力么?”

    冷哼出声,犹如惊雷在近百部落勇士耳中轰隆炸响,林沙右手大张将吸上地上一颗石子,而后甩手对空扔出。

    咻的一声锐响突兀传出,被扔出的石子好似利矢飞驰,瞬间跨越百丈距离直奔头顶盘旋飞绕的鹰妖……头颅而去!

    戾!戾!戾!

    头顶鹰妖显然也被突然飞至的石子吓了一跳,既而暴怒连发三声尖锐鹰啼,丈长双翅猛的一展,身如流星陡然打了个折冲天而起,一只锋利鹰爪向下一探,砰的一声直接将飞射而来的石子抓成粉碎。

    鹰妖一声惊啼,飞在高空巨大的身躯猛的一晃,斜斜向外飞了一段后猛然扇动巨大翅膀,瞬间恢复了正常飞行姿势,却是再也不敢向下俯冲挑衅。

    “林沙老大威武!”

    “林沙老大厉害,一颗石子便叫鹰妖不敢越雷池一步!”

    “哈哈,叫那畜生还嚣张,现在吃到苦头了吧,林沙老大厉害!”

    “……”

    近百部落勇士亲眼目睹这一切,顿时个个振奋人人开心,士气大振哈哈大笑,再无之前的惊慌失措,排着整齐队列大踏步轰隆隆向前,气势雄浑好似滚滚浪潮,一看就知道乃精锐也。

    林沙负责巡逻警戒的区域,是巨浪河畔一段宽只有十里,长却足足有百十来里的荒原地带,一马平川只有延绵起伏的低矮丘陵,杂草丛生树木稀疏,登高远望十来里方圆尽收眼底,以军阵之中部落勇士们的脚程,区区百十来里路程,狂奔的话不过半个时辰便可跑个来回。

    像是林沙和军阵中的两位九品巫武副手,半刻钟时间便可将整个巡逻区域游荡一圈。

    站在河畔附近最高的一处丘陵顶端,四下扫视天地间一片寂静,根本就没有想象中那种兽群遍野的景象。

    想想也是,这里是厉二十三部落的巡逻警戒区域,就算之前这里兽群遍野,也早就被之前的巡逻队给清剿得干净,怎么可能留下一堆麻烦给后来者?

    如此一来,他和手下近百军士的担子轻了不少,无需时刻绷紧了心弦防这防那,看来厉二十三给他安排了一个不错差事。

    戾!

    就在这时,头顶天穹突然响起一道如金似铁的刺耳鹰啼,林沙眯缝着眼睛抬头望天,眼中满是不善的光芒闪烁。

    怎么着,丫的还和老子对上了不成?

    跟在身后的近百军士,齐齐抬头仰望天空,只见碧空如洗的天穹下,一只缩小了无数倍的鹰妖凌空盘旋,发出道道激越之极的鹰啼,好象在跟林沙等人打招呼,又似向身下的军士们耀武扬威,折腾了片刻后翅膀一展迅若流星飞逝,眨眼间便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这里的妖兽,都这般猖獗么?”

    招来厉二十三部落的土著巫武厉武,林沙面沉如水淡然询问。

    “差不多吧,只是飞禽妖兽比较少见!”

    厉武眼中闪烁莫名光芒,昂首朗声回答:“没想到咱们这么倒霉,刚刚过河就碰到了这样的难缠角色!”

    “有什么难缠的?”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敏锐的听出了厉物话中的某些不好苗头,冷哼出声不屑道:“它也只敢在高空盘旋,对咱们造不成丝毫伤害,只要小心注意一点,就不用担心变故突发!”

    厉武嘴角很是隐晦的撇了撇,没有多说什么默然不语。

    这是,不服管教??!

    心中冷笑,林沙懒得跟这厮多做计较,回头招呼山溪过来,迅速将百位部落勇士分成三拨,两波各有四十人一拨只留二十人,而后叫山溪和厉武各率四十军士,以所在丘陵为界分左右巡视警戒,他自带剩下二十军士留驻附近,随时增援两方巡逻部队。

    如此分配还算公平,山溪自然没有废话,而厉武也没什么好说的,又约定好了求援和遭遇紧急事务的暗号,三拨人马便立即分散开来,朝着各自负责的巡逻区域走去。

    等山溪和厉武带着的人马消失在视野尽头,林沙吩咐身边军士砍木伐林,在最高的丘陵山顶清空一片,建了一座简陋的哨所,他亲自作战哨所观察方圆十里动静,手下二十位军士分散左右一边休整一边等候命令。

    整个上午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或者说风波不兴,林沙负责的巡逻区域风平浪静,没有出现丝毫意外。

    这样的状况,自然让他满意,他又不是热血冲动的毛头小子,非得闹出点事端显示自身本事,对他而言平静就是最好褒奖。

    中午,吩咐身边军士打了些野味,混合部落供应的一种味道有些苦涩,却是营养丰富很容易填饱肚子的草果,吃了顿简陋的午饭。

    对于厉二十三部落当作主粮,成人拳头大小表面绿油油的草果,说实话他十分感兴趣。

    以他的药术水准,轻易就能分辨这种味道不乍地的草果,却是营养丰富能够保证人体所需的大部分营养所需,特别当他听闻草果的产量极大,一棵草果树成熟后每日产果近百,让他暗暗咂舌不已。

    之前在熟悉厉二十三城环境的同时,他也看到了一片片草果实物,都是部落族民随手栽种,东一棵西一棵不成规模,却是轻松解决了部落的大半粮食问题,让他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仗着自己的特殊身份,他从手下军士家里,弄到了几十株草果幼苗,按照一定的规律栽种在自家小院周围,等草果树经过一年成熟后,便会有源源不断的草果果实收获。

    下午的阳光暴烈,晒在身上热气腾腾很不舒服。

    不是不是苦行者似的角色,自然不愿受这种暴晒之罪,招了招手便将丘陵顶端的哨所让了出来,他随便在附近的稀松林子里找了棵苍天大树,身上磅礴气势一放即收,轻轻松松将树上的虫子等生物惊走,纵身一跃找了根足有半丈宽阔的粗壮树枝,盘膝而坐默默打座练功。

    这世界的天地灵气当真浓郁,厉二十三部落的天地灵气,又比石头部落那一片的浓度更高,他只稍稍运功附近的天地灵气,便似乳燕投林纷纷汹涌而至,带起呼呼大风声势不小。

    天门大开,一股一股浓郁纯粹的天地灵气,顺着天门通过天地之桥,犹如滚滚浪潮汹涌而至,顺着林沙周身宽敞坚韧的经脉游走不休。

    一个小周天,两个小周天,……九个小周天一晃而过,之前还狂暴桀骜不逊的天地灵气,此时已经变得温顺之极,其中的杂质也在一遍遍的小周天大周天运转过程中,通过浑身毛孔排泄而出,留下的天地灵气转化为最为精纯的元气,按照顺序一一灌入沿途所过之窍穴。

    戾!

    进入修炼状态,根本不知时间流逝,体内元气运转不过两个大周天,突然一声尖锐刺耳之极的鹰啼传来,瞬间让他从修炼状态清醒,仰头顺着鹰啼声音方向望去顿时脸色大变暗骂出声:“混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