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又有三位陌生的巫武好手赶来。

    林沙和他们不熟悉,只是打个招呼点个头。

    由厉二十三介绍,他知晓了三人的姓名,青木,怒炎,冷金,都是出自流沙部落辖下小部落,年纪不大都在五十出头,按厉二十三的说法就是,还有潜力可挖。

    山溪和这三位明显见过,不过见面却是冷脸以对,显然极不对付。

    三人在厉二十三跟前老老实实,在林沙和山溪眼前却是傲气十足,一副不屑位伍的摸样,林沙自是没有拿热脸却贴人家冷屁股的冲动,至于山溪没打起来就算克制了,哪会在乎他们的冷淡。

    待人数到齐,厉二十三可不停留,跟流沙部落首领和长老挥手道别,便带着林沙五人消失在漫天风雪之中。

    ……

    大巫刑天麾下小巫刑厉,手下厉二十三部落。

    这是一处足有五千部民的部落,核心二十三城坐落于风景秀美的巨浪河畔,城高民丰比之石头部落,何止强了一星半点?

    此时距离林沙一行五位巫武,假如刑厉部落已经足有一月有余。

    跟着厉二十三在路上花费了半个月时间,踏雪而行足足走了万里之遥,又在石头部落所在万里区域的唯二中型部落巨石部落滞留五日,同样的招揽了五名年纪不大的就品巫武好手,一同在大雪封山之前赶回厉二十三部落。

    让林沙没想到的是,原本以为到了地方,会在刑厉部落本部听用,可到了地方才知不是如此,而是直接听命于厉二十三。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作为小巫刑厉手下小头目,厉二十三本身就拥有自己的部落,直属于刑厉部落支配的厉二十三部落。

    这倒可好,尽管厉二十三部落本身拥有三名八品巫武,足足十二名九品巫武,他们十位九品巫武的到来,虽然并不怎么受人待见,但是情况要比林沙想象中要强得太多。

    来时的路上,林沙闲着没事跟山溪聊过,一致认为加入了刑厉部落后,开头的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

    原因很简单,九品巫武放在自家部落,自然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可是到了高手如云好手如雨的刑厉部落,他们就成了最低级的巫武打手。

    没错就是打手,这是林沙和山溪从厉二十三口中套取了大量刑厉部落的信息后,总结出来的结果,尽管很令人悲伤,不过事实就是如此。

    据闻,刑厉部落不算首领刑厉,单单一品巫武就足有两位,其余二品到八品的巫武好手加起来足有上百,而九品巫武的数量更是直接破千。

    数量一多,九品巫武自然不怎么招人待见,只能算是最基础的武力,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当炮灰的那种。

    林沙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却也不可能刚刚投入刑厉部落,就大摇大摆四下树敌,不说他眼下的实力不足以横行无忌,就是能够横行无忌,难道还能顶得住上千巫武高手的敌视不成?

    如此种种,让林沙和山溪一直认为,刚开始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他俩已经调整了心态,收起了以前在部落里的高高在上,打算放低姿态先融入部落,再言发展不迟。

    有了具体的目标和打算,心中安稳对未来有了憧憬。

    可惜的是,知道自我反省,对前路有了明确认识的也就他们两人,其余八位巫武高手依旧傲气十足,好象他们加入刑厉部落,就是去当大爷的。

    怎么说都算是‘家乡’同伴,尽管看不上这些家伙的傲气十足,不过林沙和山溪还是好心提醒了几回,只是结果不怎么美妙罢了。

    “小心什么,以咱们的实力,还用得着小心么?”

    “你们两个也太谨慎了吧,要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哼,怕什么,你们两个还没到地方呢,就先露了怯,真是让人看不上眼!”

    “……”

    后来在巨石部落加入的五位还算好的,他们跟林沙和山溪都不熟,虽然很不以为然但说话还算客气。

    同林沙一起在流沙部落会合的三位就么那么客气了,说话尖酸刻薄,好象林沙和山溪的提醒,是对他们的莫大侮辱一般,一个个冷言以对满是不屑。

    “这帮家伙,要不是你拦着,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不可!”

    林沙倒是无所谓,经历得多了,自然没把这种‘好心当作驴肝肺’的事情放在心上,可山溪却受不了,差点没气得跟他们动手。最后还是林沙好言相劝,这才将此事揭过。

    不过也是因此,林沙和山溪,与八位‘同乡’的关系,就不那么和睦了。

    厉二十三看在眼里也不理会,只要林沙等人不当着他的面大打出手,他才懒得理会这些破事。

    要说十位新近招募的九品巫武,谁最受这巳待见,任谁也想不到是林沙。

    其余九位巫武好手,好象有些畏惧厉二十三七品巫武的威势,在厉二十三跟前老实得就像小绵羊,别提多乖顺了。

    林沙却是没这种心理负担,他自信只要给他足够时间,五年之内就能成功踏足七品巫武之境,厉二十三在他跟前不过只是先行者罢了。

    有什么问题直接就问,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有时候厉二十三都被问得瞠目结舌说不出话??稍绞侨绱?,厉二十三反而越发看重林沙。

    巫武一向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代名词,上百巫武之中想找一个头脑机灵的都难,林沙一看就职这种难得的类型,言之有物所问问题也都在点子上,有些地方甚至连厉二十三都没有察觉,自然格外看重林沙几分。

    到了地方后,林沙一行才知晓,他们眼下所在是厉二十三直辖部落,而不是所谓的刑厉部落本部。

    到了这里,情况比想象中自然要好上许多。

    尽管厉二十三部落原有的巫武,对于新来同伴颇不客气,刚来第一日便借切磋之名,狠狠教训了林沙等人一通。

    那八位心高气傲的九品巫武,没有心理准备,被揍得淅沥哗啦惨不忍睹,足足在床上躺了半也光景才勉强能够下地行走。

    山溪早有准备,悍勇绝伦手段凌厉,竟是跟与之比试的九品巫武齐齐重伤不支赢得了本土巫武的尊重。

    轮到林沙之时,情况完全倒转了过来,本土的十来位九品巫武全部败于他手,而且还是毫无悬念的惨败。

    本土巫武自然大感脸上无光,待十来位九品巫武全部战败后,那三位八品巫武坐不住了,当即便有一位出来弹压林沙的嚣张气焰。

    这一番切磋只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林沙的实力距离八品巫武本就没多大距离,加上手段繁多让人眼花缭乱,竟与那位八品巫武战了个不分上下平分秋色。

    两人足足耗了一个时辰,最后都有些精疲力尽有些不支,还是八品巫武实力更高一筹,最后活活将林沙耗倒在地取得了惨胜。

    也是因此,林沙依靠强横的实力,直接跃过一众本土和新来九品巫武,地位只在三位八品巫武之下,统领一队百人部落勇士。

    比之石头部落的粗糙建制,厉二十三部落的内部建制要规范完整得多,很有点后来封建时代的摸样。

    不说别的,区别于石头部落,厉二十三部落有正规的部族军队。

    五千人的中型部落,部族军队数量就足有五百之众,由三位八品巫武统领,十来位九品巫武充当基层骨干,战斗力不是石头部落的那些狩猎小队可以望其向背的。

    一个月时间,足以让他摸清楚厉二十三部落的情况,迅速融入新的部落生活之中,并且如鱼得水混得好不逍遥自在。

    厉二十三也算经验丰富,并没有急匆匆叫林沙带着手下人马出任务,而是足足给了他一个月的熟悉时间,等一切都熟悉了,他也毫不客气直接划了一部分区域作为林沙所部的巡逻看护之所。

    厉二十三部落所处位置,处于小巫刑厉部落的边缘,隔河相望就是妖兽横行的巨浪荒原,厉二十三部落的最重要任务,就是守卫边界监视河岸对面的妖兽动静。

    因着本身实力不强的缘故,厉二十三部落军队的巡逻区域,除了部落内部的某些要点地区之外,就是沿着巨浪河向巨浪荒原前推二十里,再远就力有未逮,超出了厉二十三部落的实力范畴。

    而林沙分管的一部分河岸区域,并不是妖兽经常往来的地方,算得上比较安全,这也是厉二十三对林沙的照顾。

    尽管厉二十三什么也没说,可林沙之前一个月时间,早就将部落里里外外的消息打探清楚,自然明白厉二十三的好意,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份人情,等以后找到机会以后再还就是。

    “嘿嘿,林沙兄弟,独当一面的滋味如何?”

    山溪作为林沙特意要来的副手,自然知晓林沙和手下人马接下来的任务,心中也是跃跃欲试,到了即将出发之日忍不住调侃出声。

    “自然是,非常不错!”

    林沙轻轻一笑,斜瞥了这厮一眼淡然开口:“倒是你,可别出了什么差错成了软脚虾,丢了人不打紧还把我给搭进去!”

    “林沙兄弟,你这是瞧不起人??!”

    “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