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林沙你要另投部落?”

    石头部落在流沙城的临时驻地,突然爆发一阵惊天怒吼。

    “放肆!”

    林沙神色平静,目光锋利如刀直视开口叫嚷的家伙,冷冷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另投它门了?”

    “人家都找上门了,二长老你也没拒绝不是?”

    那厮却是不肯甘休,瞪着一双铜铃大眼怒道:“要不是二长老动了想要另投它门的心思,这事还用得着讨论么?”

    “呵呵……”

    林沙只轻轻冷笑出声,懒得理会吃了枪药的这厮,回头冲着默然不语的首领岩浆,淡然开口问道:“岩浆首领,你怎么看?”

    “岩浆首领,还有什么好说的,二长老早就心存异志……”

    不等岩浆开口,刚才那厮又迫不及待跳了出来嚷嚷道。

    啪!

    林沙反手一记耳光,直接将那厮抽飞了出去,回头目光森冷傲视一圈,冷冷道:“我跟首领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插嘴了!”

    在场所有部落勇士的不满,被林沙如刀锋般凌厉的眼神镇压,一个个默不做声沉默以对。

    “二长老,你自己什么想法?”

    良久,屋子里沉默的气氛才被岩浆开口打破。

    面对十几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林沙坦然开口:“我倒是无所谓,去与不去对我的影响不大,就看岩浆首领你怎么决定了!”

    他这话一点不参假?;乩吹氖焙蚶醋孕汤鞑柯涞纳衩睾鹤硬⒚挥形?,还将切磋赛的奖励传下。

    此时还没有文字,所谓的功法奖励,是一张画满了人形图象的陈旧兽皮。

    回来的路上他随手翻了翻,果然不出他所料,所谓的功法奖励,不过是一套十分粗浅的拳脚功夫,最大的效用就是强筋健骨提升气血容量。

    当然,在他眼中十分粗浅的拳脚功夫,放在石头部落一干勇士眼中,绝对是难得的修炼之法。

    他们本身的问题,正是身体强健但是气血凝而不聚,少了运劲技巧难以将自身实力全部发挥,有了神秘汉子给的练功图自是如获至宝。

    可是这样的浅薄拳脚功夫,对林沙而言连鸡肋都算不上。

    也是因此,他对神秘汉子口中的修炼之法,能够尽快让他提升实力的手段少了不少期待,自觉自家所练神功只怕要比之好得多。

    所以,他说话才这般有底气,反正有没有刑厉部落的帮助,他都能在不长时间内更进一步,没必要巴巴跑去抱大腿,太容易满足的要求别人肯定不稀罕。

    林沙的回答,出乎了众人的意料,看他那一脸平静的神色,不像是说大话夸口的摸样。

    可越是如此,越是让周边的部落勇士们心生疑惑。

    尽管他们也是头一次听闻刑厉部落,可单单后土娘娘麾下大巫刑天手下小巫的名头,就有一种高大上的逼格,让他们感觉不明觉厉。

    要是换作他们的话,肯定也不会……轻易做出决定。毕竟听都没听过的部落招揽,是个人心中都得考虑考虑最坏的结果,自己能否承受得住吧。

    只有首领岩浆心中有数,他对刑厉部落有个大概了解,部民十万算是超大型部落了,而且部落高手众多实力强悍,如今竟然出动出手招揽林沙。

    他深深的望了林沙一眼,强压下翻腾的心思,朗声开口道:“这对二长老你是个大好机会,你还是答应了吧,对部落和你本人都有好处!”

    此言一出满室哗然,旁边的部落勇士没想到首领会说这样的话,不是强推着二长老林沙另投它门么?

    “首领……”

    “你们不用多说,我心中有数,二长老你这么看?”

    岩浆大手一挥打断了部落勇士的话语,扭头目光炯炯看向林沙。

    “放心吧,我不会忘了石头部落的!”

    岩浆首领的目光那般明显,林沙转念便明白了他的心思,呵呵一笑点头应下:“等我在刑厉部落站稳脚跟,会第一时间派人与首领你知晓的!”

    “那就好那就好哇!”

    岩浆满脸喜色,连连叫好神情很是振奋,同时也对林沙的机灵备感满意。

    ……

    “答应加入刑厉部落了,你小子够聪明!”

    一天后,林沙找到神秘汉子,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想法,顿时引来那巳一连串的大笑。

    “首领既然答应了,我自然没啥意见!”

    林沙淡淡一笑,脸上无喜无忧看不出什么。

    “你小子那是什么表情,这是多大的好事啊,许多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

    林沙冷淡的态度,让神秘汉子感觉分外不爽,狠瞪了林沙一眼,摆了摆手直接道:“收拾好要带的东西,三天之后咱们离开!”

    “三天?”

    嘴角挂上一丝微笑,林沙好奇道:“难道还要收人不成?”

    “废话,我之前又不认识你,谁知道有你这号角色?”

    神秘汉子白眼一翻,没好气道:“除了你之外,我自然还招揽了几位巫武好手,三天之内就会赶到!”

    “……”

    林沙一阵沉默,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压抑难受,就当神秘汉子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部落,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会有什么麻烦?”

    神秘汉子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绷直了身子不爽道:“别胡思乱想了,我手下缺少人手,如此而已!”

    林沙嘴角微微弯曲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有了底,看来刑厉部落之行,并不轻松简单啊。

    良久……

    他话锋一转突然开口:“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厉二十三!”神秘汉子厉二十三好象暗暗松了口气,头也不抬回答道。

    ……

    第一天,岩浆带着石头部落一干勇士,找到林沙向他告辞。

    林沙亲自将石头部落一行,送出了流沙城,得到了部落勇士们的美好祝福。

    第二天,在切磋赛决赛中,被他直接干翻的熟人山溪,主动上门来找,冰告诉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消息:山溪也是厉二十三招揽的巫武好手之一!

    “你这家伙,不是部落首领么,还能丢开部落自己跑出来玩耍不成?”

    混得熟了,林沙一点都不跟他客气,上下打量了这厮一阵,好奇问道。

    “你这什么话?”

    山溪被看得头皮发麻不好意思,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没好气道:“没了我,部落还有我几个弟弟照应,我二弟和三弟都是巫武好手,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个屁??!”

    “哦,没看出来啊,你们一家子兄弟都是好手!”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有些好笑反问:“怎么,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想到外头闯荡一番?”

    “你这是什么话?”

    山溪气得额头青筋直跳,没好气翻白眼道:“我才五十来岁好不好,还有大把时间好活,有机会的话怎么可能不出去见见世面?”

    “厉二十三是跟你早就说好了,还是切磋赛后招揽的?”

    林沙暗暗点头,山溪能一路打到切磋赛的决赛,一身实力自是不差,心有疑惑直接问了出来。

    “自然早就得到了消息!”

    山溪白眼一翻,没好气道:“要不然,区区一次大集,派我弟弟出来主持局面就够了,我才没功夫和精力跑这一趟!”

    林沙默然片刻,突然轻笑开口:“我是切磋赛后得到的邀请,你看有没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山溪不以为然摆了摆手,兴致勃勃道:“正好你我兄弟联手,去外头好好闯荡一番,之前我还担心没个朋友在身边太过寂寞呢!”

    “我可是听厉二十三说,他请的巫武好手可不止一个两个,你们应该都认识吧?”有个熟悉朋友在身边的感觉确实不错,不过林沙心中还是存了一些心思,脸上带着诧异之色问道。、

    “点头之交罢了,只是见面客气打个招呼的交情,怎能比得上你我兄弟的熟悉?”

    山溪摆了摆手,一脸平静解释道。

    “你这家伙,没想到你的口才还这么利索!”

    林沙好笑摇头,淡然开口提醒道:“既然咱们是一波的,你以前也跟那些巫武好手认识,那就好好相处吧,说不定到外面的部落,咱们还得抱团取暖呢!”

    “看情况吧!”

    山溪一脸不以为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开口提醒道:“你小子注意了,我可知道好几个部落的巫武好手脾气不怎么样,如果厉二十三招揽的是他们的话,你可得小心了!”

    “难道我像是那么好欺负的么?”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意道:“惹急了我,拳头侍侯,相信除了八品巫武之外,其余巫武好手应该消受不起!”

    “我还真差点忘了,你小子可不是善茬!”

    山溪哈哈一笑,上下打量了林沙一番,脸色突地一沉无奈道:“也不知道兄弟你这身实力怎么练出来的,就你这身高和体型,想不引来他人的好奇和轻视,都不太可能!”

    “那就用拳头让他们好好见识见识,哥们的实力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

    林沙也很是无奈,转而自信满满,根本就没将可能的挑战放在心上,就算是八品巫武,他干不过但自保却是没有问题,更何况一票九品巫武好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