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要我加入你们部落?”

    流沙城核心议事大厅待客室,林沙满脸吃惊看着眼前神秘汉子。

    “没错,我很看好兄弟你的实力,所以诚挚邀请你加入我身后的部落!”

    神秘汉子一脸坦然,沉声说道。

    “哦,不知兄弟身后的部落,又是哪家?”

    林沙目光闪烁,心中早有猜测,只是想得到证实罢了。

    “后土娘娘麾下大巫刑天……”

    神秘汉子一脸傲气,说话时满脸严肃起身,冲着某个方向拱手施礼,说出的话差点没叫林沙惊得头皮发麻灵魂出窍。

    竟然是祖巫后土麾下大巫刑天……

    心中犹如掀起惊涛骇浪,他从没想过,自己与传说中的神话人物,竟然有一日离得如此之近,尽管只是从他人口中透出的信息。

    “……麾下小巫刑厉所掌部落!”

    可是接下来,神秘汉子的话却让林沙差点没气得吐血,心道尼玛见过说话大喘气的,就没见过说话像丫这般无下限的家伙。

    “不知兄弟身后刑厉部落规模几何,又在何处立寨?”

    心中暗骂连连,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轻松就将眼前神秘男子晃悠过去,根本发觉不了他的‘口是心非’。

    “我身后部落有民十万,辖区十万里,距流沙城不足万里之遥,流沙城这一片区域,也是我家部落的管辖范围!”

    神秘汉子一脸傲气,朗声说道:“真要说起来,兄弟你也算是我刑厉部族的一员,不过只能算是编外人员罢了!”

    林沙突然有种‘临时工’的赶脚,有些哭笑不得反问道:“怎么以前从来都没听闻过?”

    “哼,兄弟你所在的部落实在过于偏僻,放在整个刑厉部族辖下,都是最边缘最偏僻的地方,除了两家中型部落知晓外界消息之外,其余微小部落能继续生存下去就不错了,知道太多也没什么用处!”

    神秘汉子一脸不屑,根本就不在乎林沙这个当事人就在身边,毫不掩饰他对石头部落的不屑和鄙视。

    还好林沙不是石头部落的死忠,不然单单神秘汉子刚才那番话,就算明知不敌也要翻脸,最后肯定闹个不欢而散。

    当然了,自己眼下所处部落被人如此鄙视,林沙也不会给神秘汉子好脸色,只是心中存了事没心情跟他计较罢了。

    “说得好象很厉害的样子,兄弟你不也只是七品巫武么?”

    自然不可能让神秘汉子完全掌握了话语权,他只轻飘飘一句,便让这厮滔滔不绝的话头噶然而止,一张刚硬脸膛涨得通红。

    林沙话音刚落,突然只觉一道凛然气势扑面而至,好似狂风巨浪几乎要将他彻底淹没。

    “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么?”

    林沙轻轻一笑,任由狂暴气势扑面席卷,他却好似的顽固礁石岿然不动,表现得极为坦然为畏。

    “你找死!”

    神秘汉子冷哼出声,身子端坐在椅子上不动,猛然一拳轰出,拳出如炮轰隆炸响,一股凛冽拳劲呼啸而出,好似出海蛟龙直扑林沙而去。

    “来得好!”

    林沙猛然起身,右手大张一掌挥出,与神秘汉子凌空挥来的拳劲狠狠相撞,只觉撞上一辆狂奔而至的马车,一股磅礴巨力如有山呼海啸般席卷而至,体内气血翻涌受不住劲向后倒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闷响,双脚稳稳落地陷入坚硬的石条地面半尺有雨,身子向后猛然倾斜似欲倒下,林沙怒喝出声硬生生停在四十五度角的半空,强忍体内激荡气血,缓慢而又坚定的站直了身子。

    他此时的状态绝对说不上好,一股股气血直冲脑门,脸膛火辣辣的好似火烧一般难受,胸口更像是堵了一块大石,憋闷得厉害连呼吸都有些迟滞。

    体内气血更是翻涌沸腾,四下乱窜几不受控!

    一股股气血顺着喉管逆流而上,意欲冲破喉咙封锁喷涌而出,被林沙强行压下胸口火辣辣的好不难受。

    七品巫武的实力,强得出乎想象!

    只是稍作试探,林沙便无奈发现,自己眼下根本就不是对手。

    不要说他还隐藏了什么手段,在硬拼过程中连人家的凌空一拳都挡不住,说什么近身战斗只是个笑话。

    说不得最后的战斗场面就是,他费心费力连轰神秘汉子十来拳,都顶不住人家一拳的伤害巨大。

    别看神秘汉子的身高没超过三米,可林沙感应得到,他体内蕴含了好似伙伴一般的狂暴能量,真要将其完全引发的话,简直就像引爆一座火山般。

    “哼哼,小子知道厉害了吧!”

    神秘汉子并没有继续攻击,只冷哼出声满脸嘲讽:“我只有七品巫武实力不假,但是部落里比我强的好手起码上百之数!”

    “这也是我十分好奇的地方,按说你身后的部落根本就不缺好手!”

    身子微一摇晃,浑身上下骨节一阵噼里啪啦作响,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体内失控的沸腾气血已经恢复正常,林沙抬脚从小坑里走了出来,重新坐回椅子上冷静开口:“像我这样的九品巫武,估计刑厉部落没有五百也有八百了吧?”

    “没错,还真没你小子给猜着了!”

    神秘汉子有些诧异扫了林沙一眼,眼中的惊讶都流于表面了。

    同时心中,对于招揽林沙更加热心的几分。

    部落之中能打肯打的高手不少,可像林沙这般有头脑的好手,确实少之又少,说不定找腊梅了这小子,以后还有大前程可期。

    当然,他的目的并不单纯!

    刑厉部落控制的区域广阔,可要面临的挑战也不在少数。尤其是厉瘴山林的妖兽,最近一段时间活动频繁引起了刑厉大人的高度关注。

    下面的小头目自然不敢有丝毫放松大意,想要控制住方圆十万里的边界,很多小头目都感觉手下得用人手太少,他们便把主意打到附属部落身上。

    神秘汉子也是刑厉部落的小头目之一,只不过因为实力低下,那些膏腴之地的附属部落根本没他的份,只能跑到流沙部落所在的偏僻区域招揽人手。

    林沙在切磋赛中的表现摆在那里,用一句鹤立鸡群再恰当不过。

    而且根据他打探到的消息,林沙只是石头部落的二长老罢了,也就是说石头部落起码还有两位巫武高手。

    这样的实力,对于石头部落这样的小型部落而言,有些太过了,神秘汉子也是抱着搞平衡的心态,将林沙拨弄出来。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看好林沙的前途。

    从切磋赛的鹤立鸡群可以看出,林沙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普通的九品巫武,就算还不是八品巫武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林沙的年纪不到,只要培养得当以后的发展前途绝对不小,起码一个七品巫武是跑不了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神秘汉子这才迫不及待,在林沙刚刚取得了切磋赛的头名之后,便将他拉到流沙城议事大厅好好说道说道。

    只是没想到,这小子不仅发展潜力可期,就是脑子也是非同一般的敏锐,神秘汉子顿时有一种捡到宝的幸福赶脚。

    “既然刑厉部落不缺少九品巫武,那你还这么急切的出面招揽我?”

    林沙一脸疑惑,直接道出心中怀疑:“莫非,你是想诓我去当炮灰吧?”

    “说什么呢?”

    神秘汉子哭笑不得,大手一摆没好气道:“我身后的部落巫武好手上千不假,可要控制的区域实在太过广阔,这么点人手分散出去还不够用,怎么可嫩随便当作炮灰使用?”

    “那你看中了我哪里?”

    林沙依旧不肯放下戒心,冷笑道:“流沙部落不是还有七品巫武,就算不征兆七品巫武,他们不是还有两位八品巫武么?”

    “他们不能动!”神秘汉子直言不讳。

    “为何?”

    “流沙部落身负稳定方圆数千里区域的职责,少了他们三人中哪一位,情况都不是很好!”神秘汉子难得的有耐心,直接说道。

    “可我这点实力,就算到了你们部落,也没啥前途可言吧?”

    林沙微微一笑,心中了然话锋一转说道。

    “谁说的?”

    神秘汉子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阵林沙,缓慢却又坚定不移道:“以你小子的实力,只要得到了部落的正确培养手段锻炼一段时日,踏入八品巫武不在话下!”

    “哦,什么锻炼手段?”

    林沙心头一动,好奇问道。

    “这个,等你加入了部落就知道了!”

    神秘汉子突然收口,目光炯炯直视林沙,朗声问道:“小子,我再次邀请你加入部落,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个,能不能给我点时间,好好考虑考虑?”

    林沙沉吟片刻,抬头目光炯炯开口道。

    “有什么好考虑的,这么好的机会,你小子可不要错过!”

    神秘汉子有些不爽,目光凌厉如刀直刺而来。

    “空口无凭,你说的话我不敢全信,还得回去好好打探打探!”

    林沙一脸坦然,说出的话直接让对面那厮变了颜色。

    “哼,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过期不候!”

    神秘汉子脸色一阵变幻,目光森森凝视林沙一阵,最后点了点头咬牙怯场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