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部落首领突然表现出的热情,让岩浆大受震动和……惊吓。

    尤其当石头部落几位高层,受邀来到流沙部落的核心议事厅,跟流沙部落高层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后,那种劫后余生的后怕几乎让岩浆这位九品巫武高手虚脱。

    “林沙,幸亏你之前提醒了我!”

    岩浆说这话时,满脸后怕受惊之色,缓声道:“没想到咱们和几家部落的交易,竟然引起了流沙部落高层的高度关注!”

    真是后怕,要是当初没有听从林沙的劝告,一意孤行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怎么也没想到,流沙部落对于他们这些小部落之间的交易,竟然这么感兴趣,还特意将他们喊去好好赞赏一回。

    “所谓开门红开门红,咱们部落和其它几家部落的动作极快,做成了集市开启后的第一桩大交易,受到流沙部落高层的特别关注,也不酸什么吧!”

    林沙感觉有些好笑,岩浆也是经历过多次大集市的老鸟了,怎么连这么粗浅的道理都不明白?

    突然心中一动,知晓自己可能真的误会了。

    这里是神话时代,同时也是满黄愚昧时代,可能高高在上的那批人掌握了天地隐秘,而底层的民众犹如蝼蚁一般可怜,处于文明的萌芽起始之态。

    部落首领岩浆,可能还真不知晓‘开门红’的道理。

    果然,只听岩浆带着疑惑语气无所谓道:“什么开门红不开门红的,听都没听说过,只是咱们几个部落之间的交易,又关流沙部落什么事,咱们做完了交易各取所需,直接离开就是又碍不着流沙部落什么?”

    这厮,真是无知得让人无语!

    “怎么说都是大集开启第一单,流沙部落作为东道主,自然要格外关注一二。要是不等大集开始便私下将交易做成,流沙部落面上无光,表面上自然不会找麻烦,可私下里就难说了!”

    林沙轻笑着,将此中关窍再说了一遍,尽管知晓岩浆不一定能听得进去,不过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果然,见岩浆一脸不以为然,他也懒得多做解释,话风一转好奇问道:“不知道跟在流沙部落首领旁边那位汉子是谁,我见流沙首领对其,很有些恭敬的意味??!”

    “我也不知道!”

    岩浆果然被带偏了话题,不过他的回答却让林沙很不满意。

    “难道首领以前没有见过么?”

    “怎么可能见过?”

    岩浆也不是傻的,直言道:“既然连流沙首领都对此人客气有加,不说其背后势力如何,自身武力肯定也不在流沙首领之下!”

    “七品巫武?”林沙小心翼翼试探道。

    “恩!”岩浆脸色沉凝,轻轻点头神色间满是不解:“方圆万里之内也就两家中型部落,这位又是从哪冒出的高手?”

    “会不会是万里之外来的?”

    林沙的脑子可不像岩浆那样僵化,目光只放在方圆万里之遥。

    “这个……”

    岩浆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猛一摇头生硬中断了这个话题,随便聊了几句便转身就走,脚步前所未有的迅速,好象身后有什么可怕东西追赶一般。

    林沙默然不语,看着岩浆匆匆离去的背影目光闪烁,思绪一时飘飞万里……

    石头部落在大集开市第一天,将交易到了部落所需的大部分物品,带来的凶兽尸体已经珍贵材料已经交易一空,此行的目的基本上已经完成。

    其实交易的物品简单得很,就是一些能够疗伤治病,并且得到了验证的特殊草药,还有一些金属工具之类的稀罕玩意,再多就是一些其它部落的特产,只是有些稀奇算不得什么珍贵之物。

    按照部落首领岩浆的意思,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继续留在流沙城看别人的热闹没啥意思,收拾收拾就准备向流沙部落告辞。

    林沙对此也没啥想法,所谓的大集他也见识过了,正如他之前猜测的那般粗陋和简单,见过一眼后就不想见第二眼了。

    早点回去也好,他正好潜心修炼提升实力,流沙部落一行对他的刺激可不算小,见到了两位七品巫武还有两位八品巫武,单单在气息和气势上都要比他强,真正动手的话估计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这样的结果可不是他想看到的,如此一来他的生命安全其实得不到保障,谁知道哪天要是得罪了一位七品巫武,会不会直接被干掉?

    可是他们向流沙部落告辞的时候,却被负责接待的长老拦下,并告诉了他们一个‘振奋’的消息。

    流沙部落想趁大集热闹之时,举办巫武好手之间的切磋赛。

    “切磋赛?还是全由巫武高手参加的?”

    林沙吃了一惊,满脸好奇冲着带来这个‘劲爆’消息的首领岩浆问道:“怎么回事,流沙部落怎么突然想出了这么一手?”

    以前可没这样的先例,大集就是大集,尽管部落勇士们一个个都是好战分子,却也没有无援无故跟其它部落勇士干架的心思,除非两个部落本就是敌对部落,不然谁闲着没事干做这样的破事???

    辛苦了一整年,大半时间都跟山林里的凶兽,还有各种危险奋战,都到年底了正好养一养精神,谁还有兴趣玩这个???

    “我也不清楚,流沙部落好象也是突然有这样的举动,之前没有听说过!”

    岩浆眼神闪烁,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摇了摇头一脸疑惑。

    “会不会跟那位身材不高的七品巫武,有关系???”

    岩浆的神色尽收眼底,林沙也没客气直接问道。

    “这个,我确实不清楚……”

    可以明显看到,岩浆脸上的慌张神色一闪,而后用力摆了摆手,起身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莫非林沙你想参加么?”

    “有什么奖励?”

    暗暗皱了皱眉,林沙也没有追根究底,话风一转突然问道。

    “听闻十分丰厚,回话的长老也没有直说,只是连连表示一定让诸多巫武高手满意!”

    说起这个,岩浆依旧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首领,那咱们是留下参加所谓的切磋比试,还是直接离开?”

    得,岩浆一问三不知,林沙也没辙,语气一缓直接问道:“也不知道切磋比试什么时候开始,会不会很耽误功夫?”

    “要不,咱们直接离开?”

    岩浆眼神连连闪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沉吟片刻开口问道。

    “你是首领你说了算,我没啥意思!”

    这厮小心翼翼的摸样让人感觉好笑,林沙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申了对部落首领的支持。

    两位老大都做出了决定,就算跟来的一干部落勇士心中再不情愿,想要留下来看一看热闹也是无可奈何。

    因着这事,石头部落一行又耽搁了一天时间,索性当天晚上没有动身,又在流沙城多待了一晚。

    也不知道那帮跟随而来的部落勇士是怎么想的,竟然趁晚上休息的时候,唾沫横飞游说两位老大,想要劝得岩浆和林沙改变主意,多在流沙城待上几天,看一看难得的热闹再走不迟。

    “这么热闹的事情,咱们石头部落怎么能不参与呢?”

    “就是,以二长老你的实力,说不定还能在切磋比试中出把风头!”

    “我问了下其它部落的兄弟,有好几家部落首领已经答应了参与进去!”

    “……”

    看着眼前七嘴八舌极力劝说的部落勇士,林沙感觉很是好笑,听他们一人接着一句说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慢悠悠开口:“我支持首领的意见,他说离开就离开,他说咱们参加就参加,你们找我却是找错人了!”

    他倒是有兴趣看个热闹,想要见识见识巫武高手们的战斗。之前在半路的山洞,他跟山溪的那一战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过只是一种开玩笑的方式罢了。

    可惜的是,岩浆也不知道担心些什么,不管部落勇士们如何劝说就是不听,一力坚持要尽快赶回部落。

    大家一看也没辙,虽然心中遗憾,不过岩浆作为部落首领威望摆在那里,既然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就没什么好说的。

    “怎么,你们这急着离开!”

    第二日清晨,石头部落一行早早收拾好了行李,大大小小的兽皮包裹往身上一背,出了门就准备直接离开流沙城。

    他们正好和刚刚出门的溪流部落一行撞上,山溪很是诧异问道。

    “事情都忙完了,不回去干嘛?”

    见岩浆没有开口的意思,林沙轻笑着解释道。

    “难道你们不知道,流沙部落准备举办巫武切磋赛么?”

    山溪闻言一呆,很是好奇问道。

    “知道??!”

    林沙轻轻一笑,轻描淡写道:“可那又如何,我们对这个没啥兴趣!”

    “难道你们不知道,流沙部落昨天晚上放出消息,给出了极为丰厚的奖赏?”

    山溪再次开口,一双目光炯炯有神兴奋得紧。

    “这个,倒真没听说!”

    林沙有些好奇,多嘴问了句:“是什么奖励,让山溪兄弟你这么兴奋?”

    石头部落一行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来,一个个全变成了好奇宝宝。

    “那可是极为难得的……修炼功法!”

    山溪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色,哈哈一笑道:“你们走了也好,我少了两个竞争对手!”

    石头部落一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