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拳脚之间的激烈‘交流’,不仅没叫溪流部落的勇士们仇视,反而跟林沙称兄道弟聊得好不欢乐。

    溪流部落的勇士,和石头部落来人一样,都是前往流沙部落参加大集市的,既然碰到了一起,自然相约同时行动。

    冬季的荒野虽然危险少了不少,但也不乏冬季出没的强大凶兽,比如肆虐荒野的野狼群,不管哪家部落勇士遇到都得头疼一阵,能和另外一家赶集的部落一同出动,怎么说安全系数都大为加强。

    特别是当溪流部落勇士得知,石头部落此次带头的两位,都是强悍异常的九品巫武的时候,心中免不了一阵羡慕嫉妒,同时对于联合行动的提议十分赞同,傻子才会反对。

    有三位九品巫武在身边,那份满满的安全感别提多酸爽了。

    休整一会,两个部落的勇士基本上都熟悉了,大家收拾收拾便重新上路,每人一个兽皮大包裹的装备,在林沙看来别提多土鳖了。

    “林沙,你这实力,是怎么练出来的?”

    路上,已经算是勉强混熟了的溪流部落首领山溪,有意无意凑到林沙跟前朗声问道。

    他这话一出,一下子吸引了附近勇士们的目光,无论是石头部落还是溪流部落都一样,他们也很是好奇啊。

    “能怎么练,还不是打出来的么?”

    林沙淡然一笑,轻飘飘开口:“难不成山溪你以为,我还有什么秘密手段,可以提高修炼速度不成?”

    “哈哈,我还真以为你有这种手段呢!”

    山溪也不尴尬,哈哈一笑摇头晃脑:“你这实力,强得有些过分??!”

    尽管之前林沙提前停手,看起来是林沙率先承受不住主动退让一般,可只有他心中清楚,林沙仍有余力,至于还有多少余力就不清楚了。

    他虽然自信最后的胜利者会是自己,却也对林沙的实力佩服之至。

    起码在战斗的过程中,林沙的手段比他的犀利,一直被压着打的感觉很是不好,最后胜了也会感觉脸上无光的。

    “你的那种攻击手段,也是打出来的?”

    山溪一脸疑惑,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我从小到大也是打出来的,怎么就没打出你那一手犀利手段?”

    “呵呵,天赋不同罢了!”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淡然微笑开口:“我就不相信,山溪你没有最后的保留手段,有本事你就先拿出来亮一亮,我再把自己的手段拿出来怎么样?”

    “去!”

    山溪一脸憋闷,摆了摆手断然拒绝:“那可是保命的玩意,是能随便拿出来亮相的么?”

    “这不就得了!”

    林沙轻轻一笑,摊了摊手一脸平静:“我不问你的底细,你也别想着从我这掏好处,就这么简单!”

    “你这小子,没看出来还真够狡猾的!”

    自觉说不过林沙,山溪也就熄了继续探询的想法,摆了摆手屁颠屁颠跑去跟岩浆交流去了,他们才更有共同语言啊。

    “怎么,在林沙那头吃憋了?”

    岩浆一副看好戏的摸样,气得山溪差点挥拳打脸,郁闷道:“是啊,那小子言辞犀利,我不是对手哈!”

    “嘿嘿,早就知道你会败下阵来,我跟那小子接触了一年多时间,都没探出他的详细底细呢!”

    “不是吧,那家伙不是你们石头部落的么?”

    “是啊,刚刚加入我们部落一年多时间,我们部落的实力现在可是十分强劲了,早就把你们溪流部落抛早身后老远!”

    “去,你们石头部落走了****运而已,为什么溪流部落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呢,真是郁闷??!”

    “哈哈……”

    两位老大说得开心,下面的小弟们也不闲着,见林沙身边空了立即围了过去,七嘴八舌问东问西,总之一句话还是探究他的实力如何修炼而来。

    林沙真是哭笑不得,同时也暗暗感叹于这帮家伙对实力的追求,虽然觉不耐却也没有出手赶人,能回答的他不吝啬,不能回答的他直当没听见。

    赶路的途中,因者这些闲趣倒也不觉无聊,上千路白雪覆盖的路途,以两小部落勇士们的脚程,不过区区两三日时间赶到了。

    越是靠近流沙部落,林沙的感觉越发不同。

    这里地势平坦,距离厉瘴山林最近之处,都有数百里之遥。

    几条水流充沛的河流从平原地带奔腾而过,给流沙部落所占平原,带来了足够的肥沃土地和丰富的水产。

    最重要的是,随着他们踏足流沙部落所占区域,他敏锐感知天地灵气的浓度,竟然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十分的显著!

    就这样的环境,只要流沙部落没遭遇什么天灾**,实力缓慢提升之后,力压一干小部落,成为中型部落也不是什么难事。

    看来,还是他见识浅薄了,之前还以为整个世界的灵气浓郁程度都差不多,现在想来却是大错特错了。

    虽是荒芜的冬季,可因着大集市一事,流沙部落区域却也一片热闹气氛。

    在路上,林沙一行遇到了其余前来赶集的小部落人马。

    三家小部落,黑水,白岩还有青草,带队首领清一色九品巫武,让林沙开了眼界的同时,心头也不禁暗生警惕。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集市,一下子出现了如此之多的九品巫武,也就是说九品巫武,其实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难得。

    私底下,他拿话问自家部落首领岩浆,方圆万里之内到底有多少巫武存在?

    “二长老问这个作甚?”

    “这几日见到如此之多的好手,心有感悟罢了!”

    “也没多少,上百人应该是有的!”

    上百巫武!

    林沙谢过部落首领岩浆,精神有些恍惚缓步离开,他真没想到方圆万里之内,竟然有这么多的巫武好手。

    心中的那点小自得瞬间消失无踪,林沙不禁满心苦涩,原本以为自己的实力不错,没想到却不过只是比普通部落勇士强一线罢了,而且和他有同等实力的好手,数量轻松破百。

    这还只是巫武高手数量,其中还有实力不明的八品巫武和七品巫武,就是以林沙的自信,都没信心能够挑翻八品和七品巫武,说不定真撞上了,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心中一下子提升了警觉,步入流沙部落的核心区域后,更是小心谨慎了许多,同时还约束了手下一帮部落勇士的行为。

    他的这番作为看在岩浆和山溪眼中,虽然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不过秉承小心无大错的原则,他俩谁都不愿轻易开罪堂堂的中型部落,暗地里也没少出声帮村,一行进入流沙部落核心区域后没有发生任何狗血意外。

    中型部落就是中型部落,尽管听闻流沙部落的族民只有区区三千出头,部落驻地的规模却比石头部落大上了十倍不止。

    远远看见那高高的城墙,以及延绵十来里的长度,比之后世的许多繁华县城也不遑多让,一股子厚实的底气扑面而至。

    进得城来更见不凡,林沙左右打量,城墙内部的建筑以木石为主,有街道有小巷,看起来经过了最为简单的城市规划。

    单就这一点,起码甩出部落布局混乱的石头部落几十年光景。

    城中也算是热闹,因着大集市的缘故,来来往往都是或背或提,带着鼓囊囊兽皮大包裹的高大部落勇士,尽管没有沿街的商铺以及必不可少的叫卖声,同样给林沙一种异样的繁华。

    可能是这一年窝在石头部落驻地,来来往往就那么些人,眼界一下子变得十分狭窄的缘故,突然到了人口足有三千,此时又有大量各处小部落勇士赶来,给了他一种很是繁华的错觉罢了。

    说实话,这里的总人口加起来,都比不上现代时的一个小区,至于各类综合集市更是没得比,可林沙照样看得津津有味。

    石头部落在这里可没定点驻地,同样的城里也没招待所和客栈之类的玩意,也不知道首领岩浆怎么弄的,进城后没多久就从流沙部落手里,弄到了几处空置房屋作为临时据点。

    打扫房屋整理摆设之类的活计,自然用不到林沙亲自出手,他和岩浆以及住在附近的山溪凑到一起,商量大集市开始后的交易事宜。

    因为没有统一的货币,以物易物其实有许多的麻烦之处。

    各部落只的需求不同,导致了大家对自己手头资源的评价也不尽相同。有时候明明两件看起来价值相当的货物,交易的事情完全就不是这么回事。

    谁手头掌握了他人急需的资源,谁说话底气就足。

    在林沙看来,这是一种十分崎形的交易方式。

    长年累月如此来的话,肯定会出大乱子的,不是交易双方一拍两散,就是集市的名誉受损,再开的话某些部落就不会热心参与。

    所幸大集市一年一次,就是每次都有不愉快发生,但总归各大部落的需求占了上风,也没造成什么大的乱子,一些隐患也就这么暗暗积累下来,只待哪一日突然爆发掀了桌子。

    对于以物易物,林沙真的没啥经验,不过他还是提醒了两位部落首领,先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再弄清楚对方的需求,再想办法调节其中的供需关系,不要弄得最后大家都不愉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