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议事厅,一干部落中高层济济一堂。

    部落首领,长老和二长老并列而坐,下首端坐的是部落一干狩猎小队队长,个个气息强悍气血充盈,气势强悍惊人之极。

    “好了,大家都到了,今天末尾的大集市,谁想去?”

    部落首领岩浆不是个罗嗦的,见众人都到齐了直奔主题。

    “去年我去了,今年就不去了!”

    “我想去看看,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好机遇!”

    “我也想去,听闻今年集市有好家伙出售,就算弄不到手,见识见识也是好的!”

    “……”

    一时间,议事厅议论纷纷,一干狩猎小队队长,同样也是整个部落勇士群的中流砥柱,一个个毫不客气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总之一句话,绝大部分都愿意去大集市凑个热闹,看他们那一脸兴奋摩拳擦掌的架势,显然早就做好了准备。

    “林沙长老,你呢?”

    待议事大厅的吵杂声告一段落,部落首领微微一笑没有做决定,回头冲着林沙问道:“这次的大集市,可是在流沙部落举办,热闹繁华得紧!”

    面对十来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林沙脸色平静不起丝毫波澜,哈哈一笑点头道:“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啦,当然想去看看热闹!”

    “那好!”

    岩浆双掌一合,大笑道:“这次流沙部落大集市,就由我亲自带队,二长老林沙随行,你们愿意跟着去的,都跟上一起去看看热闹!”

    “好!”

    ……

    冬季的旷野万籁俱静,呼啸的寒风冰冷刺骨。

    一只步行队伍,个个身上背着巨大的包裹,甚至还有两位联手抬着一个巨大货架,深一脚浅一脚慢步于寒冷刺骨的荒野。

    所幸,他们一个个看起来身强力壮,在零下五十度左右的恶劣环境下,一个个坦胸露乳,哈气成雾没一点受冻摸样,反而脚下生风前行速度极快,个个脸上露出开心笑容悠闲谈笑。

    没错,他们就是石头部落前往参加大集市的一干人等。

    林沙混在其中,也不是跟着说笑几句,顺便打探一下有关大集市的事情。

    所谓的大集市,是由流沙部落这样的中型部落主持,周围一圈小型部落参与的集市,买卖各自手头的资源,在林沙看来算是最粗陋的集市。

    别以为大集市有个大字,就真的以为它的规模很大了,其实不然。

    再说,只要稍懂点经济知识的,就知晓以物易物,除非早就商量好了的,不然交易规??隙ㄉ喜蝗?。

    没有钱币在其中作为流通工具,加上各大部落间的联系实在说不上紧密,所谓的大集市也就那般。

    要不是想见识见识,林沙都没这个兴致出门跑一趟。

    上千里路途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同样零下五十度以下的环境,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要是没半点好处的好他也不会主动求虐的。

    不得不说,部落族人们的身体,真就强悍得不象话。

    零下五十度,甚至更低的温度,根本对他们造不成丝毫伤害。

    只是感觉很冷罢了,还没到那种承受不住的程度。

    这身体素质,放在天子世界里,就是当作外功修为,也是妥妥的将军之位,还是林沙手下精心培养的精锐将军。

    只是可惜了,这帮家伙除了一套石头部落‘祖传’的杀戮之拳,根本就没其它修炼之法,只是依靠强横的身体素质,在一次又一次的狩猎活动,还有互相切磋交流中自己琢磨出一些东西,不成体系不说威力也差强人意得很,根本就没法完全发挥他们的实力。

    不是林沙蔽帚自珍,像是普通功夫,还有拳击和散打之类的套路和理念,又有什么好隐瞒的?

    只是不想出风头罢了,况且他此时虽然是部落二长老,可手头权利小得很,只是名头上好听一些,其实就比狩猎小队队长强些罢了,他没义务因着这么点小身份,就大方得让人私底下骂傻子。

    当然,跟着他混的那帮防刚成年的青年,还有一帮小子们他倒是暗暗培养,开始让他们苦练基本功,等到时机合适他自然会传下不同的外门功夫。

    至于内功那就算了,不是他舍不得,而是修炼内功要求很高。

    石头部落的族人们身体素质肯定达标,可是知识面还有见识确实差了太多。在这个没有文字的神话时代,想要和其它世界那般一步一步修炼,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神话时代的粗糙汉子们,缺少的是文化底蕴,内功修炼最好一步步培养,夯实根基为更进一步做好准备,每一步都可以说十分关键,一旦出了差错走火入魔那就要命了。

    内功心法口诀他可以传授,就内力行进路线他同样可以传授,可人体经脉图,还有和内功心法配套的一些基础知识,总不能还要他一一教导吧。

    最关键的是,没有一个参照物,学习文化知识真的跟听天书没啥两样,学校效率之低可想而知,他可没这闲功夫把平时的空闲时间,都浪费在这上头。

    所谓的法不传六耳,估计也是这个原因。

    至于说要他传播文化知识,别扯谈了,要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教起,甲骨文时代么,他自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捏。

    时间还长得是慢慢来吧,从部落首领和长老身上可知,这世上因为天地灵气浓郁的缘故,寿命普遍很高,一旦突破了某种身体极限,寿命更是数以百计,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其实说白了,就是他对石头部落没有丝毫的归属感,只把它当作一个立足本世界的垫脚石罢了。

    区区五百人规模的小小部落,而且老大都不是他林某人,凭什么要他花费心思在发展部落上?

    有这空闲功夫,他还不如好好的修炼一番,争取早日将体内空荡荡的窍穴填满,使自身实力更上一个台阶。

    可惜没有明确的参照,也不知道自身实力到底是九品巫武还是八品巫武,这次大集市之行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这是他心中隐约的感应。

    一路无事,轻轻松松在白雪忾忾的荒野,行走数百里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可能寒冷的天气,让那些凶残强悍的凶兽,都没了出门找食的想法吧,所谓的冬眠应该对它们也是有作用的。

    数百里路程,又是在白雪荒野中硬生生趟出一条路,就是以石头部落成年族民那强悍的身体素质,都感觉有些疲惫需要好好休整一番。

    也不知道首领岩浆是怎么判断方位的,竟然被他在附近的延绵山林中,找到了一处不小洞穴。

    “呵,没想到有人比咱们还来得迅速!”

    刚刚靠近那处洞穴,便见到附近地面,有凌乱的人烟痕迹,首领岩浆一马当先,笑呵呵冲着林沙等人说道。

    不用他提到,进入了林沙的气机感应范围之后,他早就感应到了前方山林之中,那一片数十位气息强悍,气血好似狼烟滚滚冲天而起的家伙们。

    对比身边的部落同伴,他一下子明白了,应该是另一个部落的勇士。

    “什么人?”

    就在岩浆哈哈大笑,声若洪钟震耳欲聋开口时,不远处的山洞附近突然传来两声厉喝。

    “石头部落,岩浆!”

    岩浆好似完全没感受到对面传来的敌意和杀机,哈哈一笑大步流星走了过去,朗声开口:“前面的,是哪个部落的兄弟?”

    “溪流部落,没想到石头部落的兄弟,今年来得这般迅速!”

    山洞之中,传来一声朗声大笑,声音洪亮一点都不比岩浆差多少,只听一阵杂乱脚步声响起,很快一行高大健壮的汉子便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山溪你这家伙,还是这么的健壮!”

    岩浆和对面的首领显然十分熟悉,见到来人哈哈大笑一脸热情走了上去,两条身高都达到了三米五以上的巨汉,站在一起四只蒲扇大掌狠狠握在一起,在半空激起一阵汹涌激流。

    喝!

    两位身形雄伟如山的粗豪壮汉,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身子却是如标枪般挺立,浑身肌肉膨胀狰狞青筋根根爆起,一股名为‘力量’的元素在两人之间流动,两人竟是见面就比拼起了力量。

    真是不折不扣的好战分子啊,轻轻扫了眼身边同伴那一个个放光的脸膛,再瞥了眼对面溪流部落同样神色的族民,林沙忍不住暗暗摇头感叹。

    气机感应之中,无论是初次见面的山溪,还是首领岩浆,两人身上的气息如龙似虎,气血好似狼烟滚滚冲天而起,犹如两条巨蛇互相交缠狠斗,不分上下半斤八两。

    以岩浆九品巫武实力而论,对面跟他相抗不相上下的山溪,实力也该在九品巫武上下。

    果然,外面的世界大得很,偶遇的第一波外人,就有九品巫武级强者。

    喝!

    纯粹力量的碰撞,那隆起的肌肉狰狞的青筋,还有力量外放时荡漾的丝丝涟漪,激起的道道呼啸气流,无不让人深刻感受到力量的震撼,两人好似约好了般齐声暴喝,手臂猛然使劲硬生生又向外头膨胀了一圈,脚下被冻得坚硬无比的土地突然龟裂,四只犹如水桶般大腿深深陷入冷冽的泥地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