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匆匆,转眼一年过去。

    不知不觉,林沙加入石头部落,也已经超过一年。

    一年时间,足以发生许多变化,同时许多事情已经保持原样。

    林沙以其强悍的个人武力,逐渐被整个部落族民了解,并热情接纳。

    在这个有外有妖兽,内头各种隐患重重环境恶劣的世界,强者格外受人尊敬。尤其像林沙这样的巫武强者。

    一年时间,足够林沙慢慢彻底融入石头部落,成为维护部落的部落勇士中的一员。

    日子过得既紧张又平淡,紧张的是每次出外狩猎,在山林之中跟那些实力或强或弱的凶兽大战,不管林沙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越了山林外围的凶兽多少,每次遇到这些身体强悍得可怕的怪物时,他都不敢有丝毫大意。

    结果就是,在一年的狩猎期间,专门针对山林凶兽的他,可把山林边缘凶兽祸害得不轻,厉瘴山林边缘的凶兽密度,在他孜孜不倦的努力下,明显稀疏了不少。

    成果自然十分喜人,林沙不仅轻松完成了今年的任务,同时也早早就将今后三年的任务全部完成。

    接下来,他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可以挥霍,无论是宅在家里琢磨有的没的,还是做些其它什么事情,部落都不会对他有丝毫约束。

    也是在狩猎的过程中,整个石头部落的族民,终于见识到了林沙的强悍实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随着林沙逐步融入部落之中,他的身边也慢慢聚集了一批追随者和小弟。

    因者他经常跟大火和小火这两小子凑一起的缘故,追随他的小弟基本上都是刚刚成年或者即将成年的小子们,不知不觉间竟然形成了一股新的力量。

    而部落首领和长老,显然对拉拢林沙十分热衷,一开始还做得有些隐晦,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林沙参与部落事务管理和决策。

    等到林沙慢慢上了手,他们也就做得越发光明正大,将手头更多更重要的部落事务,交由林沙处理又或者亲自出手解决。

    让部落两位首脑惊喜的是,林沙在处理交给他的部落事物上,手法老道能力非凡,有些时候处理能力的方法,就连他们两位都没想过,简直就是处理部落事务的天才。

    这才哪到哪???

    林沙听了部落两位老大毫不掩饰的夸赞后,摇了摇头一脸不以为然。

    一个五百人的微小部落,放在后世最多也就是一个大型村落,又或者普通集市的规模,又是处在这原始的蛮荒时代,族民们醇厚老实的很,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管理起来真的轻松简单。

    对于之前做过两任皇帝,同时还当过两方霸主的他而言,石头部落的那么点事务,真的不够瞧。

    可也正是如此,林沙逐渐成为了石头部落的核心成员,开始慢慢接触到了一些机密事务。

    其它的倒也罢了,石头部落的底蕴和储备,这些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提。

    可别忘了,这里是神话时代!

    部落的核心机密中,多少也有些神话时代特有的痕迹,而这却是林沙最感兴趣的地方。

    比如议事厅旁的祭坛建筑,还有那尊拥有神秘力量的后土雕塑,还比如周围其它部落的一些信息情况,还有这些部落隐藏在暗中的某些实力。

    说起这个,林沙很有些郁闷。

    之前不是都说了么,凶兽浑身是宝,是部落之间交流的硬通货,每换一个季节,石头部落以及周围几个小型部落,都会有自发形成的集市和交易。

    林沙每每想去见识一番,结果不是刚好出门狩猎,就是部落首领和长老没有将他带上。

    他也知晓,当时他还没得到这两位部落大佬的完全信任,像是部落交易这等关乎部落生存发展的大事,是不会主动带他参加的。

    心中明白这点,知道郁闷也没用,只得慢慢等待机会了。

    他倒不是不能暗中跟踪,可这没啥卵用。

    通过部落首领和长老无意识的闲聊中,透露出的消息来看,周围几个小部落的情况,其实跟石头部落差不多。

    只是因为地理位置不同,他们猎取的凶兽种类和用途也不尽相同,还有割地的一些特产也大有不同,这才有了小规模交易的基础。

    林沙才没兴趣为了这样的小破事,不远千里来回奔波折腾自己,他要去,也是去一年一度的大集市,

    就是由方五千里最大的中型部落主持,附近小部落全部参与的‘大集市’。

    听说……,反正各种传闻,简直快把那种大集市夸上了天。

    林沙自然不以为然,又不是后世繁华城市之间的热闹集市,不过只是几个中小部落的自嗨行径罢了,要不是可能出现一些后世绝不会有的神奇物事,他都没半点兴趣参合。

    所以,这一年时间当中,他哪都没去,就窝在石头部落驻地,当了一回原始社会神话时代的宅男。

    那次与白猿妖兽的战斗突破,给了他不小刺激和动力。

    此世的天地灵气如此浓郁,他首先应该做的,是将体内三百六十五处窍穴全部填满,然后时不时震动窍学促进身体的再一次生长发育。

    天地灵气实在太过浓郁,他的整个身体好象时刻都处于暖流的包裹,以让他不解的方式逐渐改善增强他的身体素质。

    一年时间的锤练,尽管周身三百六十五处重要窍穴只填满了不足三十六处,可是他的身高又往上窜了十厘米。

    这样的变化,对他而言就是继续努力的最好动力。

    起码在来到这个神话时代一年后,他终于脱离了部落成年族人最矮最顶帽子,按照他的想法和推测,要是完全将体内已经开辟的三百六十五处重要窍穴全部填满,自身身高绝对能够超过三米。

    身高过了三米以后,放在部落成年族人之中,也算得上中上的身高,用不着被人时常拿来说嘴调侃。

    身量的增长,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在浓郁天地灵气的环境中,他的身体素质朝着全面提升的方向发展。

    尽管没有使出过全力,但他还是敏锐的感知到,自身的实力又有了不小提升,无论是内功修为还是内家拳实力。

    如果让他再对上那头突然出现的白猿妖兽,不敢说一定能将它留下,可起码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无奈,随着身体素质的提升,他的轻功和奔行速度又有了不小的提升。

    就算还不如白猿妖兽那般迅速,起码能跟得更紧,让白猿妖兽多挨几记老拳,跑得那么利索轻松。

    一年时间,经过粗疏的考察和接触,林沙受到部落首领和长老的热情邀请,顺理成章成为了部落二长老,拥有极为超脱的地位和身份。

    这样的事情,在部落族民之中,没有引发丝毫波澜。

    林沙的实力摆在那儿,表现也是极为精彩,他成为部落二长老实至名归。

    而在祭拜后土娘娘并告之这一消息之时,林沙终于近距离好好观察了一番,散播神秘力量的后土雕塑。

    雕工确实粗糙,只能看出这是一位女子,而且面目模糊看不真切。按说如此情景,此尊雕塑根本不会有什么吸引力才对。

    事实恰恰相反,因着雕塑身上散发的那股神秘力量,每次开启祭坛之时,这尊后土娘娘的雕塑,瞬间就成了全场的焦点,没有之一。

    那股神秘力量让林沙摸不着头脑,可是被神秘力量浸染过后,心神宁静灵台清明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情,让他心中好不惊讶。

    要是在后土娘娘的雕塑旁边修炼武功,估计修炼进度将会一日千里。

    只是可惜,整整一年时间,林沙接触后土娘娘雕塑的次数少得可怜,而且还是离得老远的那种,实在琢磨不出什么名堂来。

    尽管他成了部落二长老,可部落首领和长老,显然还有些秘密没有告诉他,不如祭坛和后土娘娘的雕塑。

    尤其那股神秘能量的由来,更是让他好奇不已,还有有关后土娘娘的传说,都让他十分感兴趣。

    一年时间明里暗里打探,结果却让林沙十分失望,部落族民们对后土娘娘的一切十分茫然,也就是两眼一摸黑。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后土娘娘何许人也,从他们记事起,甚至他们祖辈记事起,就在祭祀参拜这尊雕塑,时间长了自然就把它当作了天上的神明,至于为何必参拜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越了解,就越迷糊啊。

    尽管知道部落首领和长老,肯定知晓一些传承下来的隐秘消息,可是林沙并没有贸然向这两位追问。

    别看两位部落大佬一副粗汉子摸样,行事大大咧咧就好糊弄,怎么说都是活了上百年的家伙,又历经生死眼光不说多厉害,可想要糊弄他俩却绝不容易。

    他虽然很想知道,祭坛旁边的后土娘娘雕塑到底是怎么回事,石头部落跟后土娘娘又有什么样的联系,不过这事也不是太过急切的事情,慢慢追查就是,他相信总有一天会弄明白的。

    时间到了冬季,天气逐渐开始冷了下来,大雪封山部落的狩猎活动基本上全部停息,族民一个个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而一年一度的大集市也要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