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二米五!

    放在石头部落,是成年男丁最矮的那道门槛。

    这就是林沙此时的身高,总算脱离了‘小矮子’的范畴,踏入矮个子的行列,不用继续享受部落族民异常的目光。

    身高短时间内突然暴长十几厘米,正是他在和白猿妖兽大战之中,有所进益的附带好处,身体素质进一步加强连着身高都有极大提升。

    “咦,林沙兄弟你这身高……”

    巨石这才反应过来,满脸惊奇打量着林沙突然窜高的身形。

    之前心情低落,加上同伴和林沙闹起矛盾,心思烦躁根本没心情理会其它。不仅是他,其余幸存五名同伴无不如此。

    “哈哈,在和白猿妖兽战斗中,身体不知为何突然窜高了一截!”

    林沙哈哈一笑,没有隐瞒当然也没有全部说实话。

    他的变化如此之大,部落首领和长老看到之后,就算感应不到林沙的具体气息,通过武者的第六感也知晓林沙的实力,肯定有极大的提升。

    只是他们也没料到,林沙的实力,竟然踏入了巫武之境!

    一位巫武强者的加盟,对石头部落这样的微小型部落而言,简直就像是实力助推器一般,能让石头部落冲出小部落的牢笼,在短时间内达到更高的层次。

    正如林沙所想那般,别看石头部落所在区域,方圆数万里之遥只有二十来个中小型部落,可部落和部落之间的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

    要不是各家部落都有巫武存在,而且都处于低级巫武水平,互相牵制互相忌惮的话,只怕二十来家中小部落之间,早就爆发了血腥残酷的吞并大战。

    至于没有巫武坐镇的部落,早早就被附近的‘强大’部落吞并,又或者在厉瘴山林罕见的兽潮冲击下飞灰湮灭。

    林沙没有在部落首领和长老居处多待,接下来的善后事宜,他不愿插手也没资格过多插手,还是不要自寻烦恼的好。

    之后几日,整个石头部落,都处于一种悲伤的氛围之中。

    近十位勇士的丧生,对于整个部落都只有五百人口的石头部落而言,虽说没有伤筋动骨那般严重,却也是极大的损失。

    在这期间,林沙早出晚归,轻轻松松就将部落分派给他的半年任务量完成,以他的实力横扫厉瘴山林边缘都没问题,所以他打到的都是极具价值的凶兽,数量并不是很多价值却十分惊人。

    等到他故意避开被哀伤气氛笼罩的那段时日,回到部落驻地时,又感到到了另一股不同寻常的氛围。

    凝重!

    没错就是凝重,经过几日的忙碌,部落已经做好了安葬几位死者的准备,而接下来就是具体的安葬仪式了。

    因着现在的身份特殊,林沙分到了一处住房,上次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搬了过去,没有再跟巨石一家住在一起。

    所以,他对于具体的安葬仪式并不怎么了解,可是部落的肃穆氛围,让有有一种很古怪的错觉。

    认识的人中,也就巨石一家聊得来,可是因着处理狩猎小队同伴的身后事,巨石忙得滴溜溜乱转,根本就没什么时候和功夫,跟他闲唠嗑。

    至于巨石婆娘,被林沙突如其来的巫武强者身份惊住,再次见面时难免显得有些尴尬,话也说不到一块去。

    大火和小火这两小子,倒是一如既往的拈着林沙,自从知晓林沙是巫武高手后更是热情,一天见不到人就浑身不舒服。

    可惜两个小子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典型,除了感兴趣的事情还有打架之外,对其它事情一概不知,部落里这几日弥漫的悲伤气氛也一点都没影响到他们,整日了该玩玩该乐乐一点都不受影响。

    林沙倒是很喜欢这两小子的乐观性格,每晚回来之后也不吝啬指点一二,乐得这两小子每每合不拢嘴,听说在早操时没少炫耀,引来一干小伙伴的无穷羡慕嫉妒。

    这日,林沙起了个大早,随便清理了一下房间里的卫生,而后便慢悠悠赶往部落里的‘公共食堂’。

    说是‘公共食堂’,其实就是部落提供给一些孤寡老幼,还有单身狗们的用食之处,林沙作为单身狗中的一员,哪有什么心思和功夫,用最原始的陶罐和纱锅花费大量时间煮食,干脆挂靠在‘公共食堂’用饭。

    吃过早饭之后,他难得的没有离开部落,而是待在家里等到了大火小火两小子主动上门,而后一同赶往小广场集合。

    今日是那几位倒霉勇士的出葬日,昨天晚上巨石抽空过来跟林沙打了声招呼,要他不要出门务必参加。

    作为曾经的同伴,尽管只有短短一天的同袍之谊,因着几位同伴的丧生还闹了点小矛盾,他还做不住完全无视的冷情摸样。

    到了小广场,这里已经聚集了数百部落族民,一个个脸色肃然一言不发,一股子严肃的气氛在周围荡漾。

    受到气氛感染,就连最喜欢闹腾的小孩子们,都收了脸上的笑容,静静跟在大人身边,不安的等待着送葬仪式的开始。

    “开祭坛!”

    林沙独自站在人群边缘,静静观看部落长老主持的送葬仪式。

    没什么好看的,除了沉重的气氛有些压抑外,其余一切在林沙眼中,都显得太过粗糙简单。

    可是,当长老一声吆喝开祭坛后,接下来让林沙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小广场旁边,有一排由巨大条石搭建的高大建筑。

    其中包括了部落首领和长老的居住和办公场所,以及最为核心的议事大殿,另外还有一座常面大门紧闭,却透着一股神秘力量的建筑。

    在林沙的气机感应中,那座常年大门紧闭的建筑真的很神秘,而且有一股神秘力量常年缭绕不去,给人一种温和宽大的舒服感觉。

    直到今日,他才知晓那座高大建筑,京师部落的祭坛所在。

    等祭坛所在建筑的大门被打开,大殿内部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小小的圆形祭坛之外,就只有一尊雕刻十分简单,就连面貌都看不太清的人形雕塑。

    让林沙大觉惊讶的是,气机感应中的那股神秘力量,就是从这尊高不过三米,雕刻简朴粗糙的雕塑上传来,一波连着一波好似永无穷尽。

    而接下来,负责主持祭坛仪式的部落长老,带着部落族民全部弯腰鞠躬,朝着祭坛边那尊看不清面目,却又散发神秘力量的女子雕塑,大声念叨的安魂经文彻底把林沙惊?。?br />
    “尘归尘,土归土,灵魂归于后土,然而,汝无需痛苦和哀伤,死亡是生命的循环,并无丝毫掩盖,虚伪,黑暗。吾身化六道,就是为了使汝等不至于消散,不至于堕落。道从不蔑视,是为混元,从高而向下看,更不需蔑视,高不是为了舍弃低而存在,而仅仅是为了守护和引导而来,是让汝等知道,汝等是永恒的种子,吾却是汝等的父母,引导汝等走上真义之道,在这之前,吾愿生生世世,守护于汝等。这心愿,就是吾之大行,也是吾之根本法门?!?br />
    “后土娘娘慈悲!”

    部落族民齐声诵经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神圣庄严,那尊被祭拜的女子雕塑,更是散发无形柔和光芒,好似阳光一般普照在虔诚诵经的部落族民身上。

    让林沙震惊不已的是,部落族民们口中的‘后土娘娘’。

    而他们朗诵的又是后土往生经,那位看不清面目的女子雕塑受到部落族民诚心参拜,其身份已然昭然若揭!

    后土娘娘!

    心中犹如翻起惊涛骇浪,被突如其来的后土雕塑,给震得头晕目眩好不难受,脸色一阵青红心思瞬间飘飞万里。

    连后土娘娘都出来了,难道这里是传说中的神话世界?

    根据石头部落的文明发展程度,难道这里正处于三皇五帝时期不成?

    脑子嗡嗡作响,除了后土娘娘这四个字,其余念头都是浮云。

    如果着呢是这样的话,那他眼下这点实力,还真不够看的。

    他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脸色连连变幻好不难看,心中翻起道道莫名思绪,就连自己都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三皇五帝,阐教截教还有人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西方教或者佛教,这世上真的有那种腾云驾雾,飞天遁地的神仙么?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可笑。

    以他此时的实力,都可以做到短暂飞行,在普通部落族民眼中,又何尝不是‘神仙’中人。

    所谓的腾云驾雾,又或者飞天遁地的本事,他自信只要实力达到了一定程度,全都不在话下。

    那么所谓的神话人物,是不是和他一样,都是武力强悍的超级强者,不小心被普通人看到他们的英姿,这才以讹传讹最后变成了神话传说呢?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他此时的实力,不过区区九品巫武罢了,上头还有八品七品甚至二品一品,以他此时的见识还有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根本想象不出二品一品巫武的强大,飞天遁地,腾云驾雾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心中转个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和想法,脑子里一片迷糊,跟着部落族民一同将送葬仪式完成,都不知道最后是如何返回家中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