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妖?”

    惶惶如丧家之犬从厉瘴山林逃出,要不是林沙眼明手快,将花豹凶兽的实体顺手带走,等石头部落狩猎小队残余六名好手,顺着来路‘顺利’之极出得山林,来到距离山林不远处的临时储物处,只怕他们此次的厉瘴山林外围深处的探险之旅,将毫无收获。

    顺手将花豹凶兽的尸体扔在一边,待惊魂未定的巨石等人,稍稍稳定了请粗后,林沙这才突然开口问道。

    毕竟,一句‘传说之中的妖’,好似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让饱经打击伤痕累累的巨石一行残余六人,心理彻底崩溃不管不顾一路狂奔而逃。

    可见,‘传说之中的妖’这个名头到底有多恐怖,要不是林沙跟在身后帮忙情理了一些不知死活野兽的话,只怕伤痕累累的残余六人都不能全部离开那片恐怖的山林。

    林沙突然的问话,好似兜头一盆冷水浇下,将狩猎小队残余六人,心头刚刚聚起的一点温暖,彻底浇熄洼凉洼凉的。

    “……”

    六张毫无血色的苍白大脸,犹如死物般僵硬不动,临时储物处的气氛,瞬间尴尬到了极点。

    林沙敏锐察觉,丝丝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恐怖,以及惊惧气氛突然升腾而起,好似一张大网将巨石他们六个彻底笼罩,胡须粗重久久难以恢复。

    他也没有催促,随便拨拉了一块小石墩坐下,脸色平静默不做声,静静等待巨石他们几个幸存之人缓过气来。

    良久……

    “林,林沙兄弟,你,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巨石张了张嘴,嗓子沙哑得不成样子,突然开口打破了良久的尴尬气氛。

    “没这么夸张吧?”

    林沙剑眉一挑,很是不以为意道:“既然是传说中的妖,那巨石兄弟你就当作传说故事,随便说点什么吧?”

    “可它现在,不是传说??!”

    另一位幸存者,名唤石子的大汉突然开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怒声大喝:“今天的那头白猿,就是传说中的妖!”

    皱了皱眉,林沙只是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心中很有些不爽,丫的你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大蒜瓣,之前被白猿杀得屁滚尿流之时,怎么不见你有这么好的气性,真是个讨打的贱骨头!

    “林沙兄弟不要误会,石子被突然出现的,传说中的妖给惊住了,一时口无遮拦你不要见怪哈!”

    林沙那不爽的眼神,看得旁边的巨石,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脸色变了变,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阴霾,心中暗骂石子不识好歹,嘴上却是没有停歇,急道:“惊着了惊着了,一定是惊着了!”

    眼中含笑,淡淡扫了巨石一眼,林沙也没拆穿他那拙劣的借口,眼神如刀一一扫了其余五人一眼,见他们一个个脸色凝重没有说话的兴致,淡然开口道:“所谓传说中的妖,也没想象中那么厉害吧?”

    此言一处,好似晴天一声惊雷,将心头惶恐不可名状的巨石等人,给惊得一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

    只是,那副不可意思,看傻子的神情让林沙感觉,很不舒服。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么?”

    林沙晒笑,毫不客气讥讽道:“那头白猿算妖的话,不也在我的连番打击下找机会跑路了么,这样的家伙也值得担心害怕的话,那以后就窝在部落里不要出来了,外面的世界危险实在太多了!”

    “你知道什么,传说中的妖哪那般简单,大言不惭!”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沙的话确实太过刺激,还是开口那厮的精神还处于崩溃状态,猛然爆发怒喝出声:“传说之中的妖,那可是身怀强悍力量的怪物,根本就不是我等凡人可以轻掠其锋……”

    哼!

    林沙只轻轻一哼,好似惊雷炸响,瞬间震得开口那厮脸色狂变,一口逆血喷出身形顿时委顿在地,激昂的声音突然噶然而止。

    “说话小心点,要不是我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你们能活着离开那鬼地方么?”目光如刀似剑,林沙不屑冷笑出声:“我就不知道,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轻轻松松就将我之前的努力全部抹杀!”

    “林沙兄弟……”

    巨石脸色大变,急忙开口想要解释什么。

    “不用多说!”

    林沙目光深沉,脸上神色无喜无悲,淡然开口:“你们真要不爽我的话,回去之后我主动离开部落就是!”

    见巨石想要说什么,他大手一伸平静道:“出了这样的事,大家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理解归理解,想要发泄心头怨气不要找我,因为你们,没,这,个,资,格!”

    说完,没有理会一帮目瞪口呆的同伴,他转身出了房间。

    尼玛的,真以为他刚刚加入小队,身材‘矮小’就好拿捏啊,都忘了之前是谁在紧要关头挺身而出,将他们救出死亡绝境的么?

    之前那家伙的爆发他可以理解,不就是迁怒呢,可尼玛迁怒到老子身上,你丫的打错算盘了。

    因着闹了这点不愉快,之后林沙和同伴没了交流,稍稍休整处理了身上的伤势后,一行带着猎到的猎物尸体,凄凄惨惨直接返回部落驻地。

    林沙那句不够格,显然伤害到了残余同伴敏感的自尊,在返回部落驻地的路途中,除了巨石还偶尔过来闲聊两句,其余五人一个个脸色沉凝,直接把林沙当作了空气。

    真是幼稚??!

    林沙好笑,以他的心理素质和人生阅历,怎么可能跟一帮精神状态不正常的家伙斗气,他还没那么空闲。

    “巨石兄弟,看来狩猎小队我是待不下去了,我还是老实退出吧!”

    快要回到部落驻地时,林沙趁休息的空挡找到巨石,跟他小声嘀咕一阵:“我自己一个人就行!”

    “那好吧!”

    林沙的实力摆在那里,巨石再无丝毫怀疑,加上这次狩猎行动遭遇惨败,心情不怎么好的他,立即同意了林沙的退出。

    至于林沙离开部落的那番气话,无论是巨石还是林沙自身都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在没有摸清这个世界大概情况之前,林沙是不会主动离开石头部落的,除非部落容不下他。

    可,这怎么可能?

    林沙可是确定无疑的巫武强者,一个巫武强者,就算最弱的九品巫武战力,对于一个小部落而言都是极为宝贵的财富。

    石头部落要多失心疯,才会将这么一位主动上门的强者,拒之门外?

    至于巨石他们,如何确定林沙的实力到了巫武境界。

    这又得从之前遭遇的那头白猿妖兽说起,尽管因为妖的传说,林沙和同伴闹得很不愉快,可在返回部落驻地的路上,从巨石口中他多少知道了一点妖的基本情况。

    所谓的妖,就是拥有特殊能力的强悍凶兽!

    就像白猿妖兽喷吐的那道黑烟,带着火星的黑色烟柱,拥有令人心惊胆战的腐蚀力,就连虚无缥缈的劲气都能轻松腐蚀。

    巨石等人,也是从白猿的这手底牌,确定了其‘妖’的身份。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妖’,引发了他们心中的恐慌。

    传说中的妖,实力强悍异能通天,呼风唤雨移山倒海不在话下,又有极其强悍的**实力,简直强大得不像话。

    之前那头白猿妖兽的表现,也证实了这一点。

    巨石等狩猎小队精锐,在白猿妖兽跟前几无一合之敌,犹如土鸡瓦狗般被轻松解决。

    要不是林沙的突然爆发,巨石一行绝无幸免之理!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白猿妖兽,相对于巨石等部落勇士而言,算得上根本无法对付的强敌。

    而林沙不仅能够硬扛白猿妖兽的攻击,还能逼出它的最后底牌,甚至都不敢确定林沙中没中招,转身直接跑路。

    白猿妖兽的表现,按巨石的说法就是,妖兽中垫底的存在,不过那也是堪比巫武的强悍生物。

    林沙能够将其惊退,本身实力已经达到了巫武境界,至于是九品还是八品,那就真心不好说了。

    也是狩猎小队残余成员情绪失控,精神崩溃极不稳定,这才敢跟林沙这确定了的巫武瞎嚷嚷,不然正常之时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如此。

    石头部落也讲究强者为尊,林沙就算大发雷霆之怒,直接将口出不逊的家伙击杀,事后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不过,真这样做的话,林沙以后想在石头部落住得舒心,基本上不用指望。

    所幸他不是噬杀之辈,不然巨石一行想要安全返回部落驻地,想都不要多想。

    狩猎小队带着一身凄惨气息回归部落,顿时在整个部落驻地引发一阵海啸般的震动。

    一时间,哀伤笼罩了整个石头部落驻地,战死小队成员的家属一片嚎哭之声。

    巨石来不及回家报平安,返回部落驻地的第一时间,便强行拉上林沙一起找到部落首领和长老,将遭遇白猿妖兽的事情仔细述说一遍,同时将林沙的底细给暴了出来。

    林沙竟然是巫武强者!

    这一点,部落首领和长老完全没有想到,等他们仔细打量林沙的时候,自然轻易发生了他身上的巨大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