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突然的进步,引发附近天地灵气的突然变化。

    以残留六位狩猎小队成员,那粗糙的武功实力,尽管在紧张戒备过程中,依靠直觉隐隐察觉不对襟,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吱吱吱……

    移动迅捷速度飞快的白猿不同,它的实力强得太过恐怖,对周围环境的丝毫变化十分敏感,瞬间察觉不对飞身而起,眨眼间便脱离与林沙的激烈战斗,轻轻松松跃至安全区域。

    “想走,哪那么容易?”

    身体发生着奇妙变化,精神感知能力有进一步提升,白猿脱离他的攻击区域不过瞬间,又被他的精神意念牢牢锁定。

    紧闭着的双眼猛然打开,两道慑人精芒吞吐闪烁,脚掌微一用力砰然炸响,地面被炸出两道不浅深坑,身如炮弹冲天而起。

    呼的气流激荡,不过瞬间林沙已飞跃数十丈距离,以比白猿不差多少的速度,犹如战神临凡突然而至,二话不说一拳轰出。

    感受到了来自林沙的强悍威胁,白猿突然发出一声尖锐呼啸,身如闪电迅速左右摇晃,却一时难以摆脱林沙的拳势轰击。

    电光火石间,白猿满脸狰狞一双粗壮猿臂交叉横与胸前,浑身凶厉之气大盛硬档突如其来的一拳,猛然张嘴发出一声凄厉惨叫,高大健壮的身躯突然一震,口鼻之中再次喷出让林沙侧目的带着明亮火星的黑烟。

    先是明劲炸开白猿的天然防御,隐晦的暗劲紧随其后汹涌而入,瞬间没入白猿坚如钢铁的猿臂之中,以蛮横霸道之姿拉扯肆虐,其间的剧烈疼痛引得白猿连连惨嚎。

    突然,白猿交叉横于胸前的猿臂,莫名其妙的膨胀了一圈,青筋根根蹦起恐怖狰狞,一道道裂痕突兀的出现在猿臂表面。

    最惊人的是,从猿臂裂痕中流出的鲜血,竟然是……黑色的。

    仿佛带着极强的腐蚀之力,猿臂之上流出的丝丝黑色血液,竟然发出刺耳兹兹之音,道道袅袅轻烟升腾带着浓郁的硫磺呛人之味。

    连续承受林沙拳劲之中的明暗劲道轰击,实力强悍的白猿,竟然没有倒飞出去,同样也没有往下掉落,只凌立半空张嘴发出道道刺耳惨叫。

    这当然是林沙的杰作,如此大好良机他岂能不好好抓住,任由白猿依仗速度跟自己火并,他可没那份精力继续折腾下去,还是速战速决干掉白猿的好。

    眼中凶光大盛,林沙周身包裹在猎猎血红光焰之中,身体依旧在发生着惊人变化,至少在他看来是可喜的变化,借着刚才轰击白猿的反震劲道,身形于半空凌立,双拳带着轰鸣音爆呼啸而出。

    拳如暴雨势若狂风,之前还依仗绝对速度,让林沙屡屡吃憋的神秘白猿,还处于之前的打击之中无法回神,一个不防瞬间就被狂风暴雨般的拳势淹没。

    砰砰砰……

    连绵击打声突兀响起,白猿的凄厉惨嚎惊天动地。

    轰!

    可就在林沙拳势如龙,按住白猿狠揍,意欲将其一举击杀之时,也不知是不是白猿察觉到了生命危险,又或者白猿被连续的打击,终于引发了身体的狂风暴戾之意,从其身躯之中猛然碰出一股磅礴劲道。

    好似一包炸药猛然爆炸一般,爆炸余波如潮汹涌恐怖之极。

    林沙近在咫尺措手不及,被猛烈爆发的强悍劲气席卷,周身血红光焰熊熊升腾的身躯,像是炮弹般向后倒飞。

    呼呼呼……

    强猛的劲风,几乎吹得他睁不开眼,突然的劲气风暴伤害,大部分都被熊熊升腾的血红光焰,还有防御力突然大增的护体罡劲拦下,少部分劲道伤害对身体发生惊人变化的林沙而言,和扰痒痒也没多大区别。

    吱吱吱……

    眼见林沙如炮弹轰然在地上砸出一道深坑,刚才爆发莫名力量的白猿,张嘴发出声声刺耳尖叫,身如白芒闪电****而下,竟是毫不犹豫直扑林沙而去。

    畜生,竟敢在老子面前撒野,真以为老子没手段对付你不成?

    林沙静静趟在坑中,眼睛微微眯缝凝视从天而降的闪电白芒,心头恼怒体内气血疯狂涌动,浑身筋骨肌肉阵阵蠕动,股股汹涌劲道瞬间凝聚于手臂之上,嘴角含笑猛然一拳挥出。

    呼!

    可就在这时,原来疾如白色闪电从天而降的白猿,竟是硬生生在半空停住冲势,好似凌空虚立一般带着说不出的古怪。

    与此同时,血红一片的铜铃大眼凶光闪烁,猴脸狰狞一张獠牙外露的大嘴猛然张开,一股带着闪烁火星的黑色烟柱猛然从口中喷吐而出。

    危险!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心中却是警铃大作,一股好似能够危及生命的危险念头涌上心头,肯定是白猿突然喷出带着火星的黑色烟柱有古怪。

    轰出的一拳临时变幻劲道,本来按照七伤拳的套路轰出的劲道,瞬间变作一股如潮水汹涌,连绵不绝的澎湃拳劲砰然凌空汹涌而出。

    轰隆隆……

    拳劲所过之处空气震荡发出巨大音啸,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如水波荡漾,一点点向外迅速蔓延,迎着白猿喷出带着火星的黑色烟柱逆势而上。

    滋滋滋……

    拳劲激起的气流涟漪,与白猿张嘴喷吐而出的黑色烟柱相撞,没有发生想象中的轰然巨爆,反而像是硬物掉落王水中的滋滋刺耳锐响。

    然后,让林沙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如水波荡漾出去的气劲波浪,遭遇带着火星的黑色烟柱之时,像是承受不住黑色烟柱的某种神秘力量,突兀的出现一道笔直真空地带,犹如利箭疾驰直奔林沙胸膛而去。

    这是什么鬼?

    眼见如此古怪情景,林沙心头一凛,不敢拿自己的拳头对硬碰从天而降,好似有莫种神秘力量的黑色烟柱,反手轻轻在地上一按,砰然闷响声中道道尘土飞起,在突兀出现的一股太极螺旋劲道的拉扯之下,迅速形成一道排球大小土球,被林沙张嘴一吹,由静转动速度瞬间达到一个极致,迎着由黑色烟柱弄出的笔直通道飞了过去。

    滋滋滋……

    又是一阵让人牙酸的刺耳锐啸响起,再次让林沙看得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

    全由松散泥土包裹而成的土球,好似一头飞入王水池子之中,在滋滋锐响声中,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凭空消散。

    我草!

    看到如此情景,林沙脑子再傻也知道了,那道带着火星的黑色烟柱,带着强烈的腐蚀特性,无论是虚无缥缈的劲道还是实物都能腐蚀!

    尼玛的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武侠世界,怎么突然出现这等玄幻变故?

    不管心中有什么想法,在没有应对之策前,林沙都对白猿突然喷吐而出,带着火星从天而降的黑色烟柱没有办法,不想以身试险的他只能翻身避让。

    翻身之际,眼角余光正好瞥见,被带着火星的黑色烟柱,正面轰中的深坑泥地,好似融化一般出现了一道笔直的深洞。

    好强悍的腐蚀力!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可是下一刻向旁翻滚的身子猛然一僵。

    不是白猿又冲他发动了什么凌厉攻击,而是敏锐的气机感应,清晰感应到代表白猿的妖邪之气,突然由近及远瞬息百丈,不过一个呼啸功夫已经消失在他的气机感应范围之内。

    白猿,竟然没有趁胜追击,竟然转身跑了!

    也就在这时,被他早就遗忘的狩猎小队残留六人,突然发出慌乱之极的惊呼,好象遭遇了白猿的突然打击一般。

    不好!

    脸上不动声色,眼神深处却是闪烁恼恨光芒,双手轻轻一按地面身如利食冲天而起,双臂大张好似大鹏展翅飞行速度瞬间达到极致,轰隆隆的呼啸气爆声中,在空中流下一片清晰残影,朝着残余六人疾飞而去。

    可入目所见发生的事情,再一次让他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白猿并没有对残余六人狠下杀手,或者是时间不够又或者担心被林沙追上,总之它没有虐杀围聚在巨熊凶兽身前的残余六人,而是伸爪抓住巨熊凶兽庞大之极的身躯,竟然轻而易举将它提起,而后好似旋风扫落叶般向着厉瘴山林深处疾跃而去,不过短短几个呼啸功夫便已成了一个视野中的小点。

    “呼,巨石兄弟你们没事吧?”

    白猿的举动实在出乎林沙意料,等他反应过来想要再追,已经彻底来不及了。而且厉瘴山林深处还不知道有什么恐怖的存在,他干脆按下心头不爽飘飞而下,冲着一脸惊惶的巨石六人问道。

    “没,没事!”

    巨石下意识摇头,瞬间清醒过来转头四顾,周围一片狼籍安静异常,哪里还有那头恐怖之极的白猿身影?

    “林,林沙兄弟,那,那头白猿妖,妖怪呢?”

    他这一声发问,将身边其余五位同伴惊醒,只见其中一位满脸惊恐大声惨叫:“走走走,咱们快点离开这鬼地方,那白猿可是传说中的,妖??!”

    “什么,传说中的妖?”

    那厮的一声惨嚎,顿时让巨石等人脸色狂变,再也顾不得其它什么了,甚至就连那头花豹凶兽尸体都想要抛弃,巨石一把住林沙的胳膊向来时方向狂奔而去,嘴里还不忘大喊:“快快快,咱们快点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