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一团白影绕着林沙打转转,一人一猿你来我往拳爪相加,从地下打到天上,接着又从天上打到地下,所过之处劲气横飞一连狼籍。

    什么叫彪悍,林沙此时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诠释。

    出手速度不如白猿,移动速度更是比不上,他干脆就不跟白猿玩速度和技巧,身形晃动间以硬碰硬。

    胸前后背很快从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爪痕,变成血肉翻卷一片模糊。一**剧痛袭来,林沙连眉头都没多皱一下。

    十拳九空,这就是林沙用满身伤势换来的成果,很是尴尬也十分无奈,跟前满身妖邪之气的白猿,移动速度实在太快。

    就算有敏锐的气机感应能力帮助,每出一拳都有的放矢,最后的结果依旧只是跟在白猿的虚影身后吃灰。

    这还是他自从穿越诸多世界以来,打得最憋屈的一战。

    好在,十拳之中总有一拳,不说完全命中白猿,起码也擦着它的身子。

    同白猿那惊人之极的速度不同,它的身体依然可以用铜皮铁骨来形容,林沙的拳头轰在身上,甚至发出当的金铁交鸣之音。

    不过任白猿铜皮铁骨,挨了林沙拳劲也得嗷嗷惨叫,口鼻喷……火!

    草,受了隐晦阴险的暗劲侵袭,白猿竟然不是口鼻溢血,而是喷火?

    真是就了鬼!

    心中惊诧莫名,更添了几分小心谨慎。

    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实在让人感觉,说不出的不安。

    再说他自身的状况,别看他前胸后背一副血肉模糊的摸样,看起来十分惊悚其实只是一些皮外伤罢了,对他的实力影响不大。

    甚至以他的身体素质,身上再添新伤的同时,旧的伤口也在迅速恢复当中,只是看起来惨烈而已。

    反观白猿,但凡被林沙的铁拳擦中轰中,以林沙的内家拳修为境界,无论刚开始是明劲还是暗劲,在瞬间都能轻松转换,明劲暗劲随心所欲,或单一劲道或明暗两劲齐爆,对白猿的身体造成巨大伤害。

    表面上它一副铜皮铁骨,移动速度没有丝毫下降的意思,可内里脏腑连番震荡已是伤了根本。

    只是让林沙震惊的是,这厮的内脏十分坚韧,挨了林沙好几次暗劲侵袭,不过是发出几声凄厉惨叫,口鼻之中喷出黑烟伴随着火星,实在古怪到了极点。

    吱吱吱……

    别看单单介绍就写了这么多字,林沙和白猿的战斗其实进行得十分迅速,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以快打快眨眼就交手数十招。

    林沙身上连中数十爪,皮开肉卷血肉模糊,甚至都能隐隐见到前胸和后背的森森白骨,看着就觉得伤势十分不轻。

    而白猿在激烈的交手过程中,不过挨了林沙三四记擦边拳罢了,要不是林沙内家拳修为深厚,能在瞬间轻松转换劲道加深伤害的话,只怕此时的境况对他十分不利。

    就算白猿身体素质不是一般的强悍,挨了几记暗劲侵袭的亏,也疼得吱吱惨叫口鼻喷烟冒火,双眼更是透出深深的杀意,移动速度不仅没有缓下,反而越发迅捷几乎让人看不清真身所在。

    林沙沉着应对,不慌不忙身如青松出拳如箭,不管身上血肉纷飞以既定节奏与白猿对耗。

    体内气血翻滚如龙,浩浩荡荡好似长江大河,拳势沉稳不疾不徐,一招一式蕴含莫大威能,脚下步频移动迅捷,顺着清晰异常的气机感应,不断变换身形始终和白猿幻化出的连串白影纠缠不休。

    这边打得惊心动魄,那头巨石等剩余六位狩猎小队残余人手,背倚巨熊凶兽尸体,摆出了严密的防守阵型,尽管手中长矛全部断折,半截带着毛刺的木棍也有足够威力。

    此时,他们被林沙和白猿惊心动魄的战斗看得呆了,一个个心头震撼目瞪口呆,心中激流翻滚却是说不出半个字来。

    强,实在太强了!

    无论是移动速度快如闪电的白猿,在他们眼中只见道道白色残影纷飞,好象会瞬间移动一般,眼中几乎全是白色的幻影,根本摸不清到底哪个是白猿真身,哪个又是白猿移动时留下的残影。

    换作他们跟白猿战斗的话,不要说跟移动速度快如闪电,又有铜皮铁骨之身的白猿战斗,他们能不被满眼的白猿身影晃昏就不错了。

    而林沙的实力,同样也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在他们眼中几乎无敌的白猿,林沙不仅敌住了,十招之中还能轰出一拳反击,看白猿每每闪身避让,一副忌惮之极的摸样,就知晓那看似平凡的拳势之中,只怕蕴含了他们没有见识过的强大力量。

    心中复杂到了极点,一会为遭遇白猿这样的强悍怪物,感到郁闷不已,暗暗郁闷他们的运气太差。

    一会又惊骇于白猿的实力,他们几个要是正面对上的话,最多坚持几个呼吸,剩余六人将全军覆没不会有任何意外。

    同时,又震惊于林沙的强悍,这与他那小小的身板一点都不符好吧?

    当然,内心的阴暗角落,也对林沙突然暴露的强横实力,羡慕嫉妒恨。

    林沙可管不了这么多,他此时满心满眼,就只眼那不断快速移动,速度快若闪电的白猿身影。

    轰轰轰……

    脚下麒麟步连环踏出,双手握拳左右连环开弓,身形沉稳气息悠长,完全无视了身上血肉模糊的惨状,依靠内家拳手段暂时屏蔽了身上的一**痛楚,只是一拳连着一拳沉稳轰出。

    空气震荡气流呼啸,劲气飞扬狂风大作,周围的空间好象沸腾了般,各种刺耳呼啸连绵不绝,激荡气流互相碰撞激起更大气浪波动。

    前胸后背血肉模糊不假,可是深可见骨的伤口位置,鲜血流动却极为缓慢,殷红泛紫的鲜血好似重若千均,贴着皮肤缓缓流敞,将周围的皮肤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

    随着战斗激烈持续,体内气血已经将运行速度提升至最快,体表道道血红光焰闪烁,将他整个身躯包裹,衬映得好似浴血战神一般。

    闭上眼睛,顺着敏锐的气机感应一拳拳轰出,脚下步子移动迅捷,一会好似狂奔骏马,一会又如山中灵猿变换多端灵活之极。

    道道气爆轰鸣紧随白猿迅速移动时,留下得淡淡虚影,拳劲如龙好似洪水决堤,瞬间就将白猿残留的虚影全部淹没。

    拳劲如潮一浪高过一浪,林沙越战越勇逐渐找到了当年热血澎湃的感觉,精神一阵恍惚,竟然就在激斗中进入了某种莫名状态。

    一呼一吸间风声呼啸,一股股浓郁之极的天地灵气,顺着悠长绵密的呼吸,通过洞开的天地之桥,以及呼吸管道涌入身体内部。

    周身血红光焰翻滚,好似平静的长江大河暗流汹涌,之前被白猿一爪就破的护身罡劲,却是在血红光焰好似潮起潮落的过程中,得到了加强甚至升华,渐渐能将白猿的大半伤害隔绝在外。

    体内气血在浓郁的天地灵气涌入之后,好象加了助推器般奔行速度更增数分,凝练粘稠的气血浩浩荡荡轰鸣震耳。

    狂暴的天地灵气,经过迅速之极的大周天粹炼后,一股脑涌入空荡荡的窍穴之中,和窍门中那少得可怜的精纯真元结合。

    咚咚咚……

    沉寂了许久的窍门,再如潮般天地灵气的涌入后,突然由慢变快震动起来,耳中好似响起阵阵战鼓轰鸣。

    一股股无形波动,从高频率震动的窍穴之中散发而出,带动周身气血,脏腑以及筋骨发生细微又清晰可查的变化。

    咔嚓咔嚓……

    随着身体涌入的天地灵气越来越多,林沙体内的变化也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终于由量变引发质变。

    他虽然陷入了某种莫名状态,手上出拳脚下踏步的动作一点不乱,跟在移动迅速的白猿身后,竟然有种闲庭信步越来越轻松的错觉。

    轰轰轰的一拳拳挥出,全身骨节像是响应号召一般,一阵阵噼里啪啦清脆作响,被奔腾血红光焰笼罩的筋骨肌肤,竟也以肉眼可见的摸样震颤蠕动。

    所幸在场那六狩猎小队残余成员,一心都放在他和白猿的激烈战斗之上,加上身形移动极快,以残余六人的眼力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这才让林沙身体的变化,没有彻底暴露出来。

    啊啊啊……

    处于莫名状态中的林沙,只觉好似陷身熔炉之中,周身血肉滚烫逼人,身体骨骼有一种向外膨胀的痛感,周身肌肤血肉也跟着像是被一股无名力量拉扯一般。

    一股热流从胸膛直冲喉管,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

    他一点都没勉强自己的意思,顺着感觉仰天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长啸。

    声浪滚滚好似惊雷炸响,体表血红光焰像似得到了燃料一般向外喷吐扩散半尺有余,乌黑的披肩长发倒竖而起,‘矮小’的身材在骨节劈啪炸响声中,竟然猛然向上拔了一截。

    随着林沙身体发生巨大变化,身上一股霸绝天地的恐怖气势喷涌而出,被他追赶迅速移动的白猿首当其冲,竟被惊人的气浪威势掀起在半空滴溜溜连连翻滚,发出惊恐万状的吱吱尖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