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恐怖的凶厉之气,很有点当初大天妖,给他的感觉啊。

    不等林沙做出反应,眼前白光一闪一道矫健身影突兀飞至。

    啊的一声凄厉惨叫传来,不远处跟着同伴,将巨熊凶兽尸体用坚韧藤条绑好的狩猎小队成员,头盖骨突然冲天而起血如泉涌,惨叫声噶然而止,高大强健的身躯迅速失去生机轰然倒地。

    “小心,有怪物偷袭……”

    林沙眼中闪过熊熊怒色,突然开口提醒抢步而出,顺着气机感应一指点出,一道凌厉狂暴的指劲带着尖锐呼啸,在空中荡漾丝丝涟漪瞬闪而没。

    吱吱吱……

    那团犹如闪电般迅疾的白影,好似感受到了极大危险般,突然发出吱吱尖叫,身影一闪突兀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另一位狩猎小队成员头顶。

    “妈呀……”

    那厮只觉头皮发麻,想也不想向上一拳轰出,拳势凝练威力强猛,可惜拳头打空,凌厉的气爆震得空气一阵咆哮。

    下一刻他的动作便僵住,满脸不可思议同样的头盖骨冲天而起,鲜血如泉喷涌带着白色的脑浆四下飞射,高大雄健的身躯轰然倒地。

    “该死,大家小心不要中招了!”

    林沙双眼通红身如炮弹****而出,带起尖锐气流激荡威势无匹,一双锐目紧紧盯着那团游不定,快若闪电的白色身影,蓦然睁大了双眼怒吼出声:“给老子去死吧!”

    话音刚落,右拳带着呼啸劲风砰然轰出。

    轰??!

    拳势之下,空气发出一声轰然炸响,一道偷眼清晰可见的拳影脱手而出,好似的辟波斩浪排开稀薄空气,风驰电掣般追着那道白应飞射而去。

    吱吱吱,白影发出几道刺耳尖叫,在空中以极高速度四下移动,飘忽不定难以琢磨,空中只留一道道清晰残影。林沙挥出的拳劲虽然凶猛迅速,却是难以捕捉白影的迅捷移动速度。

    啊啊啊……

    与此同时,经林沙提醒急忙放下手头事务,做好了完全防备的狩猎小队成员,在高速移动的白影跟前好似纸糊一般,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白影所过之处惨叫连连鲜血抛洒,一具具高大身躯失去了生机后轰然倒地。

    “该死该死,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不要分散给这怪物有各个击破的机会!”

    林沙身如疾风好似烈马狂奔,跟在飘忽白影身后紧追不舍,拳影翻飞犹如狂风暴雨,带着呼啸劲风将飘忽白影所过之处炸得气流激荡狂风大作。

    呼呼呼……

    巨石等人也不是待宰羔羊,经由林沙厉声提醒,迅速从惊慌失措的状态清醒,身如猛虎快若流星聚拢一处,手中长矛凌空飞舞,片片凌厉矛影好似刺猬一般,将他们周身笼罩得密不透风不露丝毫破绽。

    吱吱吱……

    那团带着浓郁妖邪气息的白色身影,身如闪电不过眨眼功夫便绕着矛影布成的大网走了几个来回,吱吱尖叫凌厉刺耳,也不知怎么回事巨石等人手中长矛突然从中折扣断,那几位好似如遭重击张嘴狂喷鲜血气色瞬间颓败。

    “找死??!”

    林沙七窍生烟,脚踏麒麟步身形快至极限,在巨石等人眼中忽闪忽灭,追在那团飘渺白影身后,不断发出凌厉之极的拳劲轰袭。

    可惜,跟不上白影的移动速度,没啥鸟用。

    而巨石一行还残余了六位实力最强的好手,他们聚集一起抱团取暖手中长矛上下飞舞,奋力而又勉强抵挡着白影如闪电般对他们发动强力突袭。

    轰??!

    待巨石几人手上的长矛全部断折,闪电白影兴奋尖叫飞扑而上,爪影重重瞬间突入巨石等人中间,瞬间掀起道道血雨腥风。

    啊啊啊的凄厉惨叫不绝,尽管巨石等人早有防备,浑身劲气鼓荡将头脸护得严严实实,不愿步入同伴后尘,可是身体其它部位却暴露了出来,被飘忽白影抓住机会狠狠撕下几块血磷磷的血肉。

    那种撕裂般的剧痛,差点没叫巨石等人疼晕过去,鲜血喷洒瞬间将高大雄伟的身躯染成触目惊心的红色,有那特倒霉的家伙,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

    要不是林沙在身后追赶得急,那团飘忽白影明显十分忌惮,根本就不住丝毫停留,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玩得贼溜,只怕巨石他们六人连一个回合都接不下。

    实力差距,实在太过悬殊了。

    “都被傻站着了,运动起来,到巨熊尸体那边,挨着它的尸体少受些罪!”

    自从穿越到这个莫名世界以来,林沙还是头次遇到如此憋闷的事儿,那团白影的速度实在太快,以他的眼力竟然看不出白影的真身。

    虽然从其吱吱的刺耳尖叫声中,可以听出一些端倪,但这个实力实在太过神秘,心中有了猜测却不敢打包票。

    跟在迅如闪电的飘忽白影身后,双腿飞舞好似风车旋转,几乎只见腿脚残影翻飞,身如骏马疾驰甚至留下淡淡虚浮残影,身前拳劲连绵,道道拳头大小拳劲好似雨点一般追在飘忽白影身后,可就是沾不上这怪物的身。

    头一次,林沙对自身速度产生了怀疑。

    同时,心中警铃大作,没来由的升起一丝紧张,同时那团高速移动白影透露出的磅礴妖邪气息,刺激得他识海中的江山社稷沙盘滴溜溜迅速旋转,一道接着一道浩然正气,悄无声息将他全身掩盖。

    这才多长时间,就遇上了足以对他的生命安全,产生致命威胁的存在。

    心中那根放松已久的弦,在追逐吃灰过程中,慢慢绷紧暗暗提高了警惕。今日在厉瘴山林外围,就遇到了如此可怕的强敌,谁知道山林深处的怪物们,会不会有实力更强悍的存在,这是肯定的事实。

    他再次重温了当初在金庸武侠世界,感受到的真理之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别看飘忽白影速度快若闪电,让他都只有吃灰的份,同时出手一连击杀数位狩猎小队好手,逼得巨石他们剩余六人狼狈不堪惨叫连连,可是白影的攻击力度在林沙看来还是有些差劲。

    换作是他的话,不管巨石他们六人的实力多强,又或者说抵抗意志有多顽强,只要被他碰到必死无疑,哪还象这样身上血肉横飞满身血污恐怖之极,可战斗力却只下降了三四层。

    “你们快走,让我来档住这怪物!”

    林沙脚掌抓地一弯一直,身如利矢疾射而出,本就极快的运行速度再加几分,化拳为掌一式排云掌中的排山倒海轰出。

    飘忽白影没料到林沙突然变招,绕着巨石六人形成的防护圈高速移动的身影一滞,瞬间被林沙轰出的滚滚劲气云浪淹没。

    而林沙也在这电光火石的片刻,看清了飘忽白影的真容,竟然是一头身高达到三米出头,浑身肌肉虬结獠牙外露,浑身妖邪气息浓郁满脸狰狞的……雪白猿猴!

    吱吱吱……

    尖锐刺耳的锐啸在狂风劲浪中清晰可闻,可以轻松听出声音主人的愤怒,看那中气十足的摸样显然没有受到多少损伤。

    果然,待一波狂风劲浪消散,周围地面一片狼籍,树折草倒只留下一只气势凶厉的高大猿猴挺身而立。

    吱吱吱……

    也就眨眼功夫,高大白猿突然消失在原地,林沙耳中只闻道道刺耳之极的尖叫,突然劲风扑面一道虚白利爪挥闪而至。

    跟老子玩近身肉搏,巴不得!

    林沙眼神萎靡不闪避,脚下大步前踏体身运气一记凌厉崩拳轰出。

    崩拳如箭!

    一条虚白毛茸茸的手臂闪烁而过,护身罡气瞬间被破肩头一凉,紧接着一股剧痛传来。

    突然受创,林沙眼都没眨一下,凌厉崩拳如箭离弦,瞬间轰在一团灰白阻影上,竟然让高大白猿在关键时刻避了过去。

    可就是那交错而过的瞬间,拳上凌厉的拳劲喷涌,尽管只有小部分顺着高大白猿的皮肤涌入身体,也足够白猿一阵凄厉惨叫。

    吱吱吱的刺耳尖叫短促愤怒,显然刚才一拳余横扫,身上的疼痛让高大白猿愤怒欲狂,一双冷漠凶厉的大眼瞬间一片血红,竟然放下狼狈万分的巨石六人,身如闪电围着林沙一阵疯狂挥爪。

    要的就是你这样!

    林沙心中狂喜,眯缝着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白猿的速度,发觉眼睛竟然跟不上白猿的利爪挥击速度,他索性放弃了拿眼追踪,直接凭着强烈的气机感应于之激烈交战。

    速度不如白猿,那就硬撼!

    眼前白猿也不知道怎么成长的,速度实在快得惊人,林沙催动体内气血疯狂运转,内家拳实力达到了最强,出拳如雨挥掌如风,竟然跟不上白猿的出手素,每每慢上一拍身上中招,挥出去的攻击却轰在虚处。

    不过瞬间,身上已多处挂彩,不过他的护体罡劲起了不少作用,先一步抵消了白猿挥击利爪的大部分伤害,余下威力也只够在他身上拉出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爪痕,皮肉翻卷鲜血淋漓好不骇人,其实伤害却并不大。

    可光挨打不还手却不是林沙的性格,吃了点闷亏后立即调整策略,既然出手速度跟不上那就硬撼,直接以伤换伤,就不信以他的身体素质和强度,会拼不过一头畜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