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

    一条区区野兽级别的斑斓巨蟒,竟敢拦在他们的撤离退路上,还不知死活逆冲而至,顿时狩猎小队一干成员暴怒。

    数杆长矛闪刺而出,扑扑声中将拦路巨蟒的脑袋刺成刺猬。

    鲜血飚溅近十道血泉喷涌,刚才还狂暴狰狞的斑斓巨蟒,长长的蟒躯由动转静不过片刻功夫,生命气息迅速流失轰然倒地。

    可就这么一点时间耽搁,后头的巨熊凶兽已经撒开四蹄狂奔而至,庞大的身躯以及口中喷吐的滚热气息,混和冲天而起的血气差点没将狩猎小队一干成员吓晕过去。

    “不好,巨熊追上来了!”

    根本就用不着提醒,巨熊弄出的巨大阴影,已经将他们一行大半笼罩,奔至眼前挥起圆桌大的熊掌,带着呼啸劲风狠狠拍下。

    完了!

    这是狩猎小队,上至巨石下至后备大木一脸死灰,被狂暴的巨熊凶兽正面轰中,下场如何他们心中有数。

    小队中几位身形敏捷速度极快的,还有机会逃出生天,其余大部分人手都得丧身巨熊之手。

    下意识的,在巨熊攻击来到之前,狩猎小队一行轰的四下飞散,只有大木背着花豹凶兽的尸体移动不便,一脸沮丧死灰等死。

    砰!

    突然,被巨熊阴影笼罩的头顶,传来一声好似惊雷炸响般的闷响。

    正停留原地,闭目等死的大木,再迟钝也发觉了情况不对,急忙抬头仰望,看到的情景顿时让他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

    只见新加入小队,同他一样都是后备成员的林沙,此时凌空虚立周身火红血焰熊熊,战气冲霄威风不可一世,好似战神降临声势惊人。

    更让大木心头震撼的是,巨熊凶兽狂暴的一记熊掌,竟然被林沙包裹在熊熊血焰中的一拳,给硬生生拦在半空拍不下来。

    巨熊凶兽一双血光四溢的眸子,也透出浓浓的不可思议。

    它不明白,自己愤怒的一掌拍击,漂浮在半空的小不点,是怎么接下来的?

    嗷嗷嗷……

    顿时,站在食物链高端的生物自尊受到挑衅,顿时怒发欲狂张开一张血喷大口发出疯狂怒吼。

    只一瞬间,巨熊凶兽本就惊人的气势,伴随着淡淡的血焰迅速攀升,原本四肢贴地的它猛然人立而起,十丈熊躯有如一座高山,几乎将小片山林遮入身下的阴影之中。

    被拦在半空的巨大熊掌也不收回,另一只巨大熊掌犹如天外流星,带着满满的凛冽劲气挥击而下。

    “傻大个,以为老子会跟你硬拼么?”

    林沙长啸出声,矫健的身姿化作大雕冲天而起,身形一闪轻松让过如小山一般压下的巨大熊掌,瞬间冲至十丈高空和巨大的狰狞熊首齐平。

    “给我躺下吧!”

    不等巨熊凶兽反应过来,林沙一记凌厉之极的鞭腿横扫,气流激动狂风呼啸,巨大狰狞的熊脸狠狠挨了一记鞭腿,就见狰狞的熊首猛然向旁一甩,血如泉涌好几颗锋利尖牙飞了出去,庞大的熊躯受不住劲踉跄着向一旁轰然倒下。

    嗷嗷嗷……

    直到这时,巨熊凶兽才来得及发出声声惊天动地的惨嚎。

    刚刚散发准备逃命的巨石等人发觉不对,顺着声音往回一望,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身子更像是中了定身咒一般,僵在原地没了动静。

    这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浑身包裹在浓浓血焰之中的林沙,满脸狰狞哪有闲功夫回头解释,身形犹如大雕凌空盘旋飞舞,轻松让过巨熊凶兽无意识的熊掌拍击,身如流星轰然砸落。

    砰!

    巨熊凶兽刚刚侧身翻倒,一头将旁边一颗苍天大树撞得倒折而倒,此时整个熊脑袋都处于蒙圈状态,可凶兽的本能察觉到了危险,因为翻倒暴露的肚皮感受到了凛然威胁,整个庞大熊躯猛然向旁一滚。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林沙头上脚下,双脚并拢包裹在熊熊血焰之中,好似流星坠地轰然砸在巨熊凶兽,露出的柔软胸膛之上。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本应陷入巨熊凶兽厚厚脂肪层的双脚,却是轻轻在巨熊肚皮柔软的胸毛之上,一点都没有狩猎小队同伴猜想的那般血花飞溅的恐怖场景。

    哎呀,林沙这是干什么,在关键时刻竟然留手?

    这是狩猎小队同伴们,见到林沙的举动后的第一反应,不过转念一向又不对,林沙不像是心慈手软之辈???

    性子急噪的石子和巨石,都准备抽身纵跃,准备帮林沙做出‘决断’了。

    嗷?。?!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看起来几乎没受到丝毫伤害的巨熊凶兽,巨大身躯朝一旁翻滚的动作才刚刚开始便僵在半空,熊嘴大张血如泉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哀嚎。

    狩猎小队一行被震得耳膜生疼,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目瞪口呆望着不远处的一人一熊,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林沙身上喷薄欲出的血焰突然一收,身如大鹏展开冲天而起,让过了巨熊凶兽侧翻带来的影响,嘴角露出一丝冷酷微笑。

    只有他清楚,身下体躯庞大的巨熊凶兽的生命气息,正以惊人速度消散,刚才的那一声惨嚎,不过生命最后的挣扎罢了。

    果然,巨熊凶兽惨嚎过后,无论是生命气息还是滔天凶气,好似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般,以让人措手不及的速度消散。

    “老大老大,这巨熊好象不成了!”

    离得最近的大木看得清楚,脸上的惊容还没消散又添震撼,颤抖着声音厉声惊呼。

    “什么,巨熊不成了?”

    巨石闻言先是一呆,而后满连不可思议,望了望体型巨大,此时却四肢瘫软无力摔倒在地的巨熊,突然露出疯狂的喜色。

    顾不得可能有危险,身行一闪冲了出去,片刻就来到了迅速失去生命气息,一双灯笼大眼茫然大睁,却是已经失去光芒的巨熊,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

    其余几位腿脚麻利,准备跑路的狩猎小队成员见此,强压心头担忧飞扑而至,迅速检查了巨熊凶兽的身体,同样满脸的不可思议外加欣喜若狂,跟着巨石手舞足蹈哈哈大笑出声。

    见此,一干被吓得惊魂未定的狩猎小队成员,这才放松了紧绷着的神经,只觉手脚发软几乎脱力,惊觉身上早已是冷汗淋漓狼狈不已。

    “林,林沙兄弟,你,你真是好样的!”

    等到心情稍稍平复了点,狩猎小队成员这才尴尬发觉,林沙不知何时已经从天而落,正站在他们身边一脸笑吟吟气色温和。

    可是,此时此刻,却是没人再敢小觑这位狩猎小队中的‘小矮子’,也没人敢把他当作新加入的菜鸟。就是跟林沙混得最熟的巨石,此时面对林沙时都不免心中紧张,说话结巴好不丢人。

    可一干同伴没没一人会出声嘲笑,只要见识了刚才林沙正面硬撼巨熊凶兽惊人场面的,面对林沙之时说话就没底气,起码狩猎小队成员没一个有底气的。

    “大家不要愣着了,还不快点收拾干净,咱们还是早点离开的好,谁也不知道附近还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凶兽存在?”

    轻轻摆了摆手,林沙开口提醒道:“大家手脚都麻利点,有了之前的那头花豹,还有这头巨熊,今天的收获已经足够了吧?”

    “够了够了,再多的话估计我们也吃不消!”

    林沙没有提及自身实力,巨石心中虽有疑惑却也不敢逼问,闻言心头一惊急忙挥手,大声吆喝将一干同伴招呼过来,砍藤条的砍藤条,移动巨熊庞大身躯的移动巨熊身躯,总之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效率极高。

    “巨石兄弟,回去后我会跟你详细谈一谈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见巨石一副欲言又止的难受摸样,林沙摆了摆手压低了声音,故意只让巨石听得清楚:“我心中有些不安,叫弟兄们的动作都快一点!”

    他这话可不是蒙人,就在他双脚并拢,犹如流星坠地般踩在巨熊凶兽的心口,脚下暗劲勃发瞬间要了巨熊凶兽性命的那一刻,他心中突然生起森森的不安,好象附近有能够威胁到他性命的存在一般。

    刚才冲天而起也不是为了耍帅,而是为了居高临下仔细观察附近山林的动静,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可他心中的不安之感不仅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还有越来越甚之势。

    他一向对自己的感应十分信任,如此心头涌起一**不安情绪,顿时让他打起十二万分警惕,哪有什么心情和巨石闲叨叨。

    巨石脸色变了变,还真就把林沙的话,当作了不愿开口,或者更直接点不屑开口,心情一时复杂难明不知是何滋味。

    滋滋滋……

    就在气氛有些沉闷之时,突然山林远处传来声声尖锐刺耳的滋滋尖叫,第一声还有些隐约模糊,可到了第二声时已在之前遭遇巨熊凶兽之处,等到第三声响起已近在耳边,速度简直快到了极致。

    强敌!

    就在林沙心头警铃大作之时,只觉一股磅礴如同山呼海啸般的凶厉起誓铺天盖地席卷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