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石子反应迅速,抄起手中长矛往上一挡,正好挡住了花豹凶兽势如雷霆的一爪,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受不住手上传来的强大反震之力,脸色一白他也跟着一屁股蹲坐在地。

    “畜生休得猖狂!”

    旁边的狩猎小队成员已经反应过来,数杆长矛有电瞬间刺出,以不同角度将花豹凶兽的前路后路全部堵上,直取其身上要害而去。

    嗷!

    花豹凶兽眼中凶光闪烁,仰天发出一声惊人狂啸,首当其冲的几位狩猎小队成员长发向后飞扬飘舞,脸上一片痛苦耳朵溢出丝丝血迹,同时猛然向上纵身一跃。

    数杆锋利长矛刺了个空,而花豹凶兽已顺势俯冲而下,带着一股恶风扑面而至,长长的豹尾如鞭横扫。

    啪!

    作为狩猎小队先锋探子的石子,来不及反应被豹尾狠狠扫中,顿时发出一声凄厉惨嚎,身子高高向后倒飞口中鲜血狂喷。

    与此同时,花豹凶兽从天而降,张开血盆大口探出锋利爪牙,杀气腾腾直扑另一位狩猎小队成员沙石而去。

    吼!

    就在这时,巨石满脸狰狞喉咙发出一声惊人怒吼,身如闪电狂扑而出,抢在花豹凶兽动手伤人之前提前插队,一双粗壮肌肉虬结好似钢浇铁铸般的大手,与花豹凶兽电闪般探出的锋利爪牙狠狠撞在一处。

    扑的一声闷响,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让巨石双腿陷入松软的泥地两尺有余,而花豹凶兽的俯冲之势,也被巨石硬生生凌空止住。

    “林沙兄弟,留给你了!”

    巨石满脸狰狞,手上传回一阵剧痛,来不及做出其它反应,弯腰扭身甩臂一气呵成,顺着花豹凶兽的巨大俯冲之势,瞬间将其甩到身后林沙所处方位。

    “没问题!”

    扫了眼空中翻滚着旋转而至的花豹凶兽,林沙陡然纵身一跃,右腿如鞭横扫而出,脚尖瞬间点中花豹凶兽脑门,一股暗劲顺势汹涌而入,将化豹凶兽的脑子搅成一团糨糊。

    砰的一声,花豹凶兽巨大的身躯从天而落,周围的狩猎小队成员反应极速,手持长矛飞扑而至,再一看地上一动不动的花豹凶兽彻底傻眼。

    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猎手,只一看花豹凶兽气窍流血,气息全无的摸样便知怎么回事,顿时齐齐倒吸凉气,看向林沙的目光全是不可思议。

    他们之前还对巨石将这么一位‘矮子’塞入狩猎小队十分不满,现在看来却是他们走眼了,没想到林沙竟然是位深藏不露的好手。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收拾收拾,咱们继续前进!”

    巨石回头,狠狠瞪了手下小弟一眼,一双蒲扇大手鲜血淋漓,他眉头都没皱一下走到林沙跟前,轻笑道:“林沙兄弟真是好本事!”

    “你的手如何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将伤口处理了再走?”

    轻轻一笑,林沙不置可否,扫了眼巨石被花豹凶兽利爪划伤,鲜血淋漓的手掌轻声提议道。

    “不用,这样的伤势根本算不得什么!”

    巨石摇了摇头,招呼一声立即有旁边的小队成员,拿出一个兽皮小袋子,从中取出一点灰不溜揪的粉末,往巨石手上伤口处一抹,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之前还鲜血淋漓的手掌迅速止血,再过了不足半刻功夫手上的伤口以及结疤。

    什么伤药啊,这么神奇?

    林沙好奇从巨石手上伤口边缘,用指甲勾出一点点灰色粉末,放在鼻间轻轻一嗅,顿时心中了然:原来是金创药??!

    只是,这种金创药的效果实在太好,不过回想一下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浓郁程度,一切都释然了。

    稍稍休整了一会,待狩猎小队成员手脚麻利将已死花豹凶兽绑在估计的兽网中,而后一行又继续前进。

    厉瘴山林越到深处自然越是危险,同时遭遇强横凶兽的几率,反而不如之前初入山林时,遭遇野兽那般频繁。

    一行受到花豹凶兽突袭后,整整大半个时辰,都没有再次遭遇强横凶兽的拦截冲击。

    再次休整之时,林沙飞身而起,双脚在巨大的苍天大树树身轻轻一点,犹如现代玩跑酷一般直冲遮掩了数百平方的茂密树冠,仰头望天天边骄阳如火,晴空万里无云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不怕死的以目直视比之前个世界大上数千数万倍的巨大骄阳,眼睛一阵刺痛却是再无当初被炽烈气息袭身的危险。

    林沙估计,应该是他初来乍到,身上还带着异世界的气息,这才引发了骄阳的炽烈气息喷击,现在他已经逐渐融入这个世界,身上再没有让凶兽都忌惮的气息,这才没有引来头顶骄阳的恶意。

    举目远眺,每隔十几里或者数十里,都有一股冲天而起的气血之柱,代表着一只气血凝练旺盛之极的凶兽。

    轻轻一笑,他什么都明白了。、

    以凶兽的强横实力,自然领地划分得十分明显,不主动进入其它凶兽的领地,基本上就不会受到其它凶兽的攻击。

    当然事无绝对,像上次他初来乍到之时,正好撞上两头凶兽大战,情况自然就大不相同了,白白便宜了巨石他们这只狩猎小队。

    既然明白了情况为何,放松心情的他轻轻一跃落地,跟着狩猎小队的同伴们小声闲聊家常。

    之后的经历果然不出他所料,走走停停又行走了大约数十里弯曲山路后,他们再次遭遇一头身高五丈,体长达到十丈的黑色巨熊凶兽。

    这家伙当真皮糙肉厚扛打击能力惊人,关键的是其攻击破坏力也强悍得紧。

    圆桌大小的厚实熊掌,一掌下去狂风呼啸好似流星坠地,大片阴影袭来,直径足有十丈方圆的苍天古木,都抗不住一折两断。

    如此恐怖的破坏力,不要说正面击中,就是擦着碰着了都是巨大伤害,不死也是重伤的下场。

    狩猎小队一干勇士,手持尖锐长矛跟着巨熊凶兽游斗不休,绕着圈子不时发动对巨熊凶兽而言,好似搔痒痒般的攻击,除了引发巨熊凶兽的更大怒火,以及更为狂暴凶残的反扑之外,基本上没有其它效果。

    林沙作为新加入的成员,虽然之前在解决花豹凶兽时表现惊艳,却依旧被放在后勤一组作为后备战力远远旁观。

    巨熊凶兽头顶那冲天的气血之柱,好似狼烟滚滚惊人之极,林沙眯缝着眼睛半晌说不出话。

    单凭这股恐怖的气血能量,林沙自忖可以勉强一比,不过以巨熊凶兽的恐怖体型,在数量方面完全无法相比。

    再看其狂暴的攻击模式,几乎无解的强悍防御力,真是一头凶悍的怪物。

    “怎么,吓到了?”

    就在他静静凝望狩猎小队跟巨熊凶兽的游斗时,旁边突然传来同伴大木的调侃声音。

    “怎么,你就不为巨石兄弟他们担忧?”

    林沙扫了这厮一眼,不答反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头巨熊我们以前又不是没遇到过!”

    大木一脸不以为然,他那一身瘦高的体型,在林沙看来十分强健的体魄,可放在巨石等同伴眼中‘单薄’的身子,加上实力放在狩猎小队之中算是垫底的存在,很荣幸的和林沙一同成了后备成员。

    见林沙做出一副侧耳倾听状,大木顿时来了谈性侃侃而谈:“这厮确实难搞,不过它的移动速度实在太过缓慢,咱们打不过跑路总不成问题!”

    林沙一时啼笑皆非,尼玛的原来你一脸轻松,打的就是这么个馊主意啊,丫的怎么一点都不像行事一往无前的石头部落勇士捏?

    还真别说,这家伙的说法十分准确,跟巨熊足足游斗了半个时辰,巨石他们几个早已累的气喘吁吁浑身热汗淋漓,反观巨熊凶兽依旧中气十足咆哮连连,一双圆桌大小熊掌带着狂暴劲风将周围一切糟蹋得不成样子。

    “撤撤撤,不跟着傻大个玩了,咱们撤出去!”

    巨熊凶兽身上插了十几根长矛,可这厮却是屁事没有,除了流了点血之外战力不降反增,巨石等人却是受不了时刻紧绷的精神,打算撤离了。

    狩猎小队成员速度极快,就当巨石刚刚喊撤没过两个呼吸功夫,他们一个个身如利矢飞撤而出,与此同时跟林沙一起作为后备力量的大木,一把抓起包裹花豹凶兽尸体的藤网,吆喝一声如箭飞离。

    吼吼吼……

    巨熊凶兽正打得兴气,一双篮球大小眼珠一片血红,怎么可能轻易让狩猎小队一行轻松跑路,顿时咆哮连连惊天动地,迈开四条粗壮之极的熊腿,轰隆隆震得整片山林一阵轻微晃动狂追而来。

    杀红了眼的巨熊凶兽,可不理会什么领地不领地的,追在狩猎小队一行身后不依不饶。

    咝咝咝……

    也不知道是不是倒霉透顶,巨熊凶兽闹出的动静太过巨大,引得之前花豹凶兽的领地一片沸腾,飞鸟惊走小兽狂奔,一条直径足有丈长的斑斓蟒蛇突然从数十丈之高的苍天大树上重重摔落,正好拦住了狩猎小队后撤的退路,摔得鲜血淋漓的巨蟒显然也陷入疯狂状态,蛇信吞吐不管不顾冲着狩猎小队这帮不速之客飞扑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