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们兄弟那时已经在了,也看不到首领和长老突破时的景象!”

    巨石家的院子里,大火小火兄弟一边舒服的活动手脚,一边跟林沙‘闲话家?!?,小火突然如此说道。

    “哦,这话怎么说的?”

    随便找了个石头墩子坐下,林沙剑眉一扬好奇问道。

    “听我祖爷爷说,首领和长老当初突破巫武时,正在厉瘴山林深处做任务,好象在和山林里强大的凶兽战斗时突然突破的,亲眼目睹的没几个!”

    林沙了然,心道石头部落的勇士,倒是跟龙珠漫画里的赛亚人差不多,都是战斗民族,喜欢在战斗时玩突破搞爆种。

    “好了好了,咱们一起出了部落,找个地方好好切磋切磋!”

    就在这时,收拾好了家里的巨石婆娘,风风火火走了过来,豪爽的大手一挥吆喝道,声音洪亮不输男儿。

    只是到了晚上,就该林沙的耳朵遭罪了。

    “好,我也很好奇嫂子的实力和手段!”

    林沙朗笑起身,招呼了大火和小火两个早就兴奋不已的小子,摇了摇头跟在行走如风的巨石婆娘身后,一同风风火火出了门。

    跟巨石一家子出门的经历,还是很尴尬的。

    他的身高是硬伤,跟大火小火两小子站在一起,只比他们高上一个脑袋。

    而跟巨石婆娘走在一起,他就只到了她那一对丰硕****位置,好似生生矮了一辈似的,别提有多尴尬了。

    跟巨石婆娘一起出门就是个错误,以后要是身高没有变化的话,打死他都不会再如此‘自虐’了。

    没有理会路人古怪的眼神,林沙跟着巨石婆娘,还有大火小火两小子一起出了拥有厚实城墙的部落驻地。

    只是切磋比试一下,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随便在部落驻地外头不远处的林子里,找了处开阔的空地。

    也不知道是不是石头部落的肉食需求太过旺盛,离部落驻地不远的林子里,竟然看不到丝毫稍大点动物的痕迹,干净安全得没话说。

    “林沙兄弟我可要出手了!”

    巨石婆娘一声吆喝,将林沙发散的思维收?;乩?,回头冲着身高马大胸满臀肥的巨石婆娘微微点头,只说了一声好便立即迎来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击。

    不愧是号称武力值,比部落大部分成年男子都要强的女汉子。

    无论是攻击的速度和力度,还是招式衔接方面,都比之前见过的那帮半大小子强得太多。

    纵身飞跃疾如闪电,鞭腿横扫劲风凛冽。

    林沙侧头让头,伸手向上一托,愕,入手的丰满让他大觉尴尬。而飞过头的巨石婆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凌空翻滚着远远飞出。

    轰??!

    女汉子就是女汉子,尽管被转得头晕目眩,在身体接触异物瞬间,想也不想反手一挥,一棵直径足有数丈的苍天大树树根,木屑横飞硬生生被砸出一个大坑,巨石婆娘也顺着手上传回的反震之力止住去势,一双大长腿猛然弯曲在树身上狠狠一蹬。

    苍天大树树身再遭重创,巨石婆娘也身如利矢倒飞而回。这次她受了教训腿出连环劲风呼啸,连绵腿影组成一道劲风凛冽的腿影之墙,犹如排山倒海般向林沙横推而去。

    大火小火兄弟看得热血沸腾连连叫好,在一边欢呼雀跃替他们娘老子加油助威,瞧他们那兴奋劲好似林沙已经落败一般。

    “嫂子你这手段,还是差了点!”

    林沙轻轻一笑,尽管巨石婆娘的出腿速度快若疾风,可在他眼中却是清晰可见,右腿后撤左手闪电般探出,间不容发之际拿住巨石婆娘的右腿脚腕,顺着手上传来的强悍劲道,以双脚为轴瞬时一送。

    巨石婆娘显然在小范围的巧劲运用上还不合格,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作出,便刷的一下飞出,好似被甩出的麻袋一头撞上十来丈外的巨树身上。

    刷!

    巨石婆娘的战斗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关键时刻反应灵敏,艰难的在半空扭转身躯,以脚换头一双大脚板首先撞在巨树树身之上。

    膝盖弯曲如弓拉弦,待弓弦拉至最满之时轰然崩出,人如利矢倒射而回。不知是不是忌惮林沙的手段,又或者刚才连吃两记闷亏,这次飞临林沙上空时没再用腿,而是一双拳头如修行雨轰然坠落。

    林沙嘴角挂笑,身形忽然如猫前窜,瞬间冲至巨石婆娘身下,好似故意撞在密集的流星雨中一般,一双蒲扇大掌上下飞舞,气势既不强猛也不凛冽,却是组成一张掌影之墙,将巨石婆娘的凌厉攻势全部阻挡在外。

    啪啪啪……

    清脆的闷响连绵不绝,好似闷雷滚滚又象鞭炮轰鸣,劲气飞扬狂风大作,以‘激斗’的两人为圆心,道道劲风四下呼啸,刮起地面的尘土和枯枝烂叶,在夯实的泥地上拉出条条‘伤痕’。

    巨石婆娘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张绵密大网中不可自拔,无论她使出何种手段,都难以挣脱绵密大网的限制。

    更让她心塞的是,她的拳势攻击加速,绵密大网就收拢压缩她的拳势空间,不让她发挥出最强攻击威力。

    可一旦等她的攻击频率放缓,绵密大网又自然而然的放松了束缚,好象在逗她玩一般,巨石婆娘立即明白林沙这是有意放水。

    心中好不气闷,可加强了手上攻势,却根本难以突破林沙编织的绵密大网,就算心头再恼恨也是无用。

    速度力量还有敏捷,甚至就连出招时机的把握都很到位,也就是说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关键就是手上的功夫太过稀松平常!

    战了没几个回合,林沙已经摸清了巨石婆娘的水准,确实很不错,比得上天子世界妲己一流的实力,只是可惜了技巧的运用太差,一身本事无法发挥全部,总给他一种绑着手脚战斗的赶脚。

    “不打了不打了,林沙兄弟你的实力确实强悍,嫂子根本就不是对手!”

    巨石婆娘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巾帼须眉,察觉林沙是在跟她玩后,心中好一阵失落不过很快调整过来,狠狠一拳轰出气爆轰鸣声势惊人,被林沙轻飘飘一掌接住,顺着反震之力倒卷而回稳稳落地,摆手大声喝止。

    “一般一般,也就比嫂子强那么点点罢了!”

    林沙轻轻一笑,脸不红气不喘一副风轻云淡的摸样,再看巨石婆娘脸色潮红,巨大的胸膛剧烈起伏,两团惊心动魄的软肉跟着一阵晃动,额头热汗淋漓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高下立判。

    “怎么就停了,不是打得好好的么?”

    “是啊是啊,刚才的战斗好精彩,娘的实力又有提升啦!”

    大火和小火这两小子,很是不和适宜的凑了过来,满脸迷茫大呼小叫,一点都没注意到他们亲娘越发漆黑的脸色。

    咚咚两声清脆闷响,两兄弟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被他们娘亲一人赏了一拳,高大健壮的身躯好似纸糊的一般,好似断线风筝倒卷着飞了出去。

    林沙嘴角一阵抽搐,心道这位可真是狠啊,教训自家孩子都如此暴力,更何况真正战斗之时,那画面太美他不愿多想。

    “不用理会这两个没点眼色的小子,林沙兄弟你这一身本事,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

    狠狠修理了自家熊孩子一通,心中的郁气也出了不少,巨石婆娘回头之时已换了满脸灿烂笑容,眼神疑惑的打量了一下林沙那豆芽菜般的体形,很是好奇询问出声。

    “没什么,在山林中逼出来的!”

    林沙淡淡一笑,说了句很符合他‘出身来历’的解释,便不再多说自己的情况,转而跟巨石婆娘有滋有味评价刚才一战的得失。

    他的得失自然无需多说,巨石婆娘根本就没那眼力和实力评价,反倒是巨石婆娘的功夫毛病一大通。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林沙没有说得太细,只是稍稍点了点浅尝即止,可就是如此也足够巨石婆娘醍醐灌顶大有所得了。

    在树林的空地上说了一阵,巨石婆娘连连点头一脸恍然,只觉林沙的话简直说到她心坎上了,句句珠玑字字有理,让她连道佩服心中更是感叹不已。

    说说笑笑闹了一会,待到天上那火红的骄阳缓慢西斜时,林沙和巨石婆娘以及大火小火两小子一同出了林子,有说有笑返回部落驻地。

    “等等!”

    路过一片稍稍‘矮小’点的树林时,林沙鼻子轻轻一周,止步转身进了林子,在巨石婆娘和大火小火两兄弟迷惑不解的目光中,很快从林子里走了出来,林沙手上多出了十几个用长草串在一起的巨大……苹果。

    确实够巨大的,一个个都有排球那般大小,表皮虽然还青涩没有完全熟透,可对林沙而言却是难得的辅食。

    连续三顿,吃了足足五六公斤肉食,林沙现在可是十分想念绿色的蔬菜和水果啊。

    “林沙兄弟,你弄这些青果干甚,这些果子还没熟透,味道难吃得紧!”

    巨石婆娘忍耐不住,满脸诧异大声问道,声音好似喇叭在耳边震响般,音量十足的大。

    “到时候嫂子就知道了!”

    林沙只轻轻一笑,没多做解释,他总不能说不习惯你们家的饮食习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