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可能?

    一干围观半大小子,包括教习巨岩在内,全都张大了嘴巴满脸不可思议。

    虽说之前大岩已显露败象,可他的实力摆在那儿呢,没想到却是败得这么惨,这么的……彻底。

    一时间,半大小子们和教习巨岩全都懵了,瞪着一双双铜铃大眼说不出话。

    同时,他们心中对林沙,突然生起浓浓的敬畏。

    其中,教习巨岩的感受最为深刻。

    就是以他的实力和战斗经验,想要在短时间内,帮助实力不济的大火赢得切磋也没那么容易。

    可林沙却是轻轻巧巧就做到了,而且还做得如此的干净利落。

    连稍稍受到指点的大火都有如此表现,那他本人的实力呢?

    想到这里,巨岩心中突然打了个突,感觉很是不对味儿。

    难不成,林沙这么个小‘矮子’的实力,还很强悍不成?

    他很是难以理解,因为这跟他的世界观完全不符好不好,不是身材壮硕程度跟实力成正比的么?

    “哈哈大岩怎么样,还要不要继续切磋?”

    不说围观小子们一脸震惊,那头大火在轰飞了大岩后,一脸得意猖狂大笑,声浪滚滚极为惊人,浑身上下散发一股凛然气势让人有种不感直视的错觉。

    “你你你,胜之不武!”

    大岩浑身上下哪都疼,心中憋屈得厉害差点郁闷得吐血,此时听得大火的猖狂大笑,更是心头火气上涌怒吼出声:“要是没有你那叔叔的指点,败的一定是你小子!”

    “呵呵,谁叫我有个好叔叔呢?”

    大火却是不以为意,笑呵呵一记嘴刀,直接憋得大岩说不出话。

    “叔叔,叔叔你真厉害,这次打得实在痛快!”

    大火高昂着头颅,满脸兴奋冲到林沙跟前,又笑又跳好不欢乐,不时传出哈哈大笑之音:“叔叔你一定要教教我,以后我一定要将大岩这嚣张家伙,一直压在身下不得翻身!”

    这小子说话一点都没有掩饰,自然刚刚从地上爬起的大岩听得清楚,顿时脚下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倒在地,满脸郁闷差点一头载倒。

    要不要这么狠啊,简直不让他活了。

    想到以后的‘悲惨’生活,一直被大火这个手下败将压制,心头就涌起一股无可压抑的郁闷。

    “你们这帮家伙还愣着干什么,速速找各自的对手切磋,难道还要我点名不成?”

    教习巨岩心中很是不爽,大火的话就像打他的脸般,顿时心头恼火冲着旁边发呆的小子们一通咆哮怒吼。

    “想学的话可以,不过以后得老实听话才成!”

    教训完一帮半大小子,小广场顿时呼喝打斗声不绝,教习巨岩这才缓和了脸色,正准备回头好好训斥大火一通,叫他不骄傲自满了,胜了一次可不代表他能一直胜利下去。

    可林沙的话,却让他脚下一顿心中涌起某些复杂情绪:他也想学怎么破?

    大火,包括弟弟小火自是高兴万分,一脸振奋加入了半大小子们的切磋行列,尽管没了林沙的指点,依旧斗志昂扬连战连捷。

    没有理会旁边巨岩复杂的心虚,林沙站在小广场边缘,仔细观察一干半大小子们的切磋比斗。

    一个个的身体素质,当真强悍得没话说。

    无论出手速度还是力量,比起天子世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一点都不逊色,让人羡慕的极佳身体天赋。

    拳脚如风,纵跃往来灵活如鸟,气劲狂暴劲风呼啸……

    总之,一帮血气方刚的半大小子,打得那叫一个酸爽,可惜手段实在挫了点,好象街头混混干架一般简单粗暴。

    林沙仔细打量了一阵,并没有太将小子们的粗暴手段放在眼里,主要观察他们的精气神,以及最最重要的气血能量。

    真是一帮可造之才!

    近百道气血之柱,好似狼烟滚滚冲天而起,景象巍为壮观,就连天上云朵都似乎受了影响般,纷纷四散躲避。

    如此充沛的气血能量,让林沙看得都有些发待,加上这帮小子们的身体素质,都是修炼外门功夫的好材料啊。

    可惜,虽然心中蠢蠢欲动,不过他此时只是部落新人,还没资格插手教导这帮半大小子的武力修炼。

    当然他并不着急,以后时间有的是。

    “林沙兄弟,你什么时候有空,要不咱们切磋切磋!”

    突然一道巨大阴影将林沙彻底淹没,巨岩这厮大步流星走了过来,瓮声瓮气向林沙发出邀请。

    “什么时候都有空!”

    林沙抬头,淡淡扫了这厮一眼,漫不经心道:“切磋的话还是等几日的好,我还要熟悉部落的情况!”

    “哦,那等林沙兄弟熟悉了部落的情况,我再跟你切磋切磋!”

    巨岩脸上露出满满的失望,林沙表现出来的神秘,让他很是好奇,很想好好探究探究,这么个小‘矮子’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因着以往形成的思维惯性,他觉得林沙身上有些神秘,却不以为林沙是什么强者,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干不过林沙。

    作为石头部落数一数二的好手,巨岩对自己十分有信心。

    “那就期待那日,早点到来吧!”

    林沙呵呵一笑,懒得理会巨岩这个大个子,实力也不过跟纣王相差不多,他对付起来轻松得很。

    大火和小火,以及一帮同伴小子们的早操,足足进行了有两个多时辰,从清早一直折腾到大上午,直到个个弄得鼻青脸肿疲惫不堪,这才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林沙自然跟着大火小火两兄弟一同离开,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了半大小子们,眼中的神秘人物了,颇为惹人关注。

    离开小广场的时候,见教习巨岩只是让一干将身上充沛精力消耗得七七八八的小子们离开,再没有其它什么表示,心中很有点失望。

    这教习做得,也太粗糙了点。

    难道巨岩不知道,半大小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折腾了小半个上午,不仅身体还有精气神以及气血都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时候就需要好生调理一番,或是按摩舒缓身上的绷紧肌肉,或者服用汤药补充消耗的元气,总之要用一切手段不留下后遗症和隐患。

    可巨岩屁都没做,宣布早操结束拍拍屁股就走了。

    这是教授部落新生代呢,还是想提前将部落的年轻一代折腾垮?

    可是,让林沙没想到的是,随便从大火和小火兄弟口中,他探知石头部落就这么个习惯,以前都是如此,以后估计也是如此培养新生一代了。

    尼玛,石头部落还想不想发展壮大了?

    暗暗摇了摇头,尽管知晓石头部落的生活条件和习俗十分原始落后,却是没料到竟然落后愚昧到了这等程度。

    这世界是不断向前发展的,石头部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如一日的原地踏步,可不代表其余部落也是如此,一点发展前景都没有。

    等到外头哪家部落突然爆种了,估计就是部落吞并大战开启之日,以石头部落的实力和底蕴,妥妥的炮灰角色。

    按说石头部落背靠厉瘴山林这么一座凶险的大宝库,就算再愚昧无知,经过数以百年的积累,对草药的认识应该有了一定火候。

    果然,从大火小火兄弟口中,部落里真的存在巫医,同时也兼职药师身份,可惜一直以来这方面都不受部落高层重视。

    这就难怪了!

    小小的一个石头部落,部落首领和长老只是实力够强,对部落的掌控力度便十分强力,只要他们不出面支持,想要发展还处于原始状态的草药医学,起码还得等上不知多少个百年。

    林沙真是无奈了,越是了解石头部落的情况,越发感觉到石头部落的前途一片灰暗。

    说说笑笑间回到了巨石家,巨石婆娘早早备下了一桌子丰盛……肉食。

    巨石这家伙,一早就拉起队伍跑出去狩猎了,按巨石婆娘的说法不到傍晚根本不会回来,这还是他们就在附近晃荡的时候。

    要是他们到更远处狩猎,比如去厉瘴山林外围深处的话,一连消失个几天甚至十几天都不算什么。

    饭桌上,巨石婆娘简单询问了早操的情况,大火和小火两兄弟,顿时兴高采烈同他们母亲,得意洋洋述说早操期间的春风得意。

    “林沙兄弟真是好本事,等吃过饭食咱们一定要好好切磋切磋!”

    巨石婆娘听得好一阵眉飞色舞,最后还不忘向林沙发起切磋邀请,一脸彪悍说道:“我的实力可也不差,林沙兄弟可要小心了!”

    我自然知晓你实力不俗,单凭你这高大壮硕的体型,还有那冲天而起的滚滚气血狼烟,比部落大部分成年男子都要厉害。

    可丫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好战!

    林沙真是无奈了,人怕出名猪怕壮,他还没彻底在部落出名呢,只是稍稍显露了一点点实力,就接连得到了两份切磋邀请,石头部落的民风之彪悍可见一斑。

    不过,他对此却是无可无不可,既然巨石婆娘这么想找虐,他也不介意出手好好叫她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超级高手的实力,顺便好好掂量掂量整个石头部落的实力成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