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的,你也太傲气了吧?

    “咱们拭目以待!”

    巨岩心头恼火,暗道叫你小子傲气,等会打脸的时候,看你还如此傲气得起来,真是不知所谓。

    轰轰轰……

    说话的当口,大岩和大火已经激烈交手,两条壮汉拳打脚踢身形如风,拳势凶猛气劲呼啸,腿影连绵气流激荡不休,拳与拳,腿与腿激烈碰撞,发出一连串惊人之极的轰隆闷响。

    两人速度极快,使的都是刚刚练了十遍的杀戮之拳,看起来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特色,却在关键之时招招致命式式凌厉,要是不看他们的表情,单单动手的节奏,简直就是生死仇敌一般。

    小广场地面铺设的石块,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既坚硬又任性十足,被两小子连翻折腾,除了出现丝丝裂痕就没有其它问题,任由两小子在上头闪转腾挪,劲气飞扬没有丝毫问题。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太过严谨,以两人放在天子世界都算顶端的实力,战斗之时的余波应该非常浩大才是,可结果却恰恰相反。

    良人之间的战斗,除了拳脚相撞时发出的轰鸣闷响,还有拳脚挥舞时带出的劲风呼啸,基本上跟两个小孩子打架没啥区别。

    关键他俩使出的拳脚功夫,也确实太过稀疏平常,如果不是暗藏的杀招,其实就跟两个不会武功的寻常人一般,你来我往拳打脚踢,虽然声势大了点破坏力强了点速度快了点,可依旧掩盖不住那浓浓的街头风。

    看来,石头部落的武学,还没有彻底的套路化和体系化。

    “嘿,大火落入下风了,用不了多久便会落败!”

    突然,巨岩瓮声瓮气的大嗓门,在林沙耳边突兀响起,语气中那一点点嘲讽和幸灾乐祸,让林沙不由自主微微皱起了眉头。

    斜眼瞥了巨岩一眼,林沙暗自冷笑,想要看他的笑话,简直是在做梦。同时他对巨岩那点子好印象,瞬间崩塌绝对这人不当为师。

    丫的,你作为一帮半大小子们的教习,不是应该趁着大岩和大火交手的功夫,给旁边看得热血沸腾欢呼呐喊的小子们,详细指点和评论两者战斗间,出现的优点和缺点么?

    怎么立在他身边不走了,还一副还好袭瞧热闹的摸样,真是莫名其妙。

    再说了,他自问没得罪这厮吧,这种刻意的针对,真的好么?

    别看巨岩身高马大,几乎有两个林沙那般高壮,不过却是虚有其表罢了,只不过和纣王同级的实力,他只需轻轻一脚就能叫他从小广场这头,直接横跨整个小广场摔到那头去。

    再说场上的切磋,大火确实落于下风。

    无论是体格,气血,还是身体素质,又或者力量等等方面,大火都和大岩有一点差距,刚开始凭借一股血气之勇,又是实力最为颠峰的时候,确实能跟大岩拼个火星撞地球。

    可是时间一长他就有些抗不住了,关键他们俩的切磋方式太过粗糙野蛮,完全凭借自身的身体素质和力量硬拼,明显不如大岩的大火消耗了不少精力后,自然逐渐出现了败象。

    “大火,你信叔叔的话么?”

    趁场上两小子互拼了一拳,轰隆声中分开的空挡,林沙突然开口同时走到小广场边缘,目光炯炯好似两道利刃让人不敢直视。

    “呼呼呼,叔叔的话我自然相信,呼呼呼,不知道叔叔想,呼呼呼和我说什么?”大火此时的状态很是不妙,满头大汗脸色潮红,胸膛急剧起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副消耗过度的摸样。

    不过这小子对林沙确实敬佩,更确切的说是对林沙的实力很是信任,此时落于下风的他心情烦躁之极,不过还是老实开口表态。

    “想赢的话,就听叔叔的话,按照叔叔的指示去做,能做到么?”

    林沙没理会旁人诧异的目光,自顾自开口说道:“不是要你做什么太难的动作,只是按照叔叔的吩咐去做,能办到么?”

    “哼,痴人说梦!”

    不等大火开口,旁边的巨岩就不屑开口道:“两小子的实力摆在那儿,大火明显不如大岩,如何只听你的话就能胜?”

    傻货!

    林沙连看都懒得多看这厮一眼,心中却是不屑到了极点,尼玛你是教习好不好,在这种时候不应该鼓励大火加油的么,还说风凉话打击大火的信心和士气,安的什么心?

    果然,听了巨岩毫不掩饰的说话,大火脸色一暗,摇了摇头精气神都弱下数分。林沙看得眉头紧皱,有些不满厉声大喝:“大火,你小子到底有没有听叔叔说话,叔叔问你愿不愿意?”

    “愿意!”

    大火身子一僵,有气无力接口。

    “大声点,叔叔没有听见!”

    “愿意!”

    大火这次的声音,比刚才稍稍高昂了一点。

    “再大点声,叔叔还是没有听见!”

    林沙怒了,声音之中带了点狮子吼的技巧,顿时声浪滚滚如雷气势惊人,震得周围的小子们一阵头晕目眩,就连站在他旁边实力不俗的巨岩,都被震得体内气血翻涌胸口憋闷,脸色一白好不难受。

    更不要说直面林沙怒吼声浪的大火,整个人都像是被狂风肆虐过一般,耳鸣目眩心脏鼓荡如雷,浑身汗毛倒竖好似受了极大惊吓般。

    “愿意!”

    一股热血直冲大火头顶,他下意识鼓起全身力气,张开嘴巴大吼出声,好似吼出了心中的怯弱,满脸都是不正常的兴奋潮红,眼睛闪闪发亮露出熊熊斗志,这小子顿时满血复活。

    “哼,我倒要看看,大火你怎么反败为胜?”

    大岩差点气炸了肺,林沙和大火的一唱一和,简直没将他放在眼里,林沙他暂时顾不得理会,作为切磋对手的大火,就是他眼下极想好好打压的目标。

    “来就来吧,谁怕谁??!”

    大火此时斗志高昂,一点都没将大岩的威胁放在眼里,身如疾风突袭而至,高高跃起一腿扫出,劲风呼啸气爆轰鸣声势好不惊人。

    两小子,一个个斗志高昂,瞬间又战至一处,拳脚纷飞气浪滚滚,身如疾风移动迅速,好似一团由拳脚影子组成的劲风大网,不过几十个呼吸功夫,便绕着小广场转了大半圈。

    “嘿嘿林沙兄弟,你认为大火那小子真的能赢?”

    巨岩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突然开口沉声喝问。

    “有我在,他就输不了!”

    林沙头也没回,淡然开口:“再说,就算大火输了又如何,起码他此时已经恢复了再战下去的斗志,不是么?”

    巨岩闻言一愣,一双铜铃大眼下意识扫过正斗得不可开交的两小子,脸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没功夫和巨岩这傻货斗嘴,林沙目光炯炯直视场中的切磋,以他的实力和眼界,大火和大岩的动作看似快若闪电,在他眼中却似慢如蜗牛,一招一式一分一毫都难以逃过他的法眼。

    “大火,左鞭腿横扫!”

    待一轮以快打快结束,林沙眼中精光一闪突然开口。

    “……”

    大火一愣,心道叔叔你真开口指点啊,可就这一愣神功夫,就被大岩抓住如箭矢飞驰而至,毫不犹豫当胸一拳轰出。

    卑鄙!

    大火只来得及心中暗骂出声,手忙脚乱伸手格挡,被大岩势大力沉的一拳轰得向后倒飞,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好不难受。

    大岩这小子颇有心计,可能没听说过‘趁他病要他命’这话,可他以实际行动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双腿微一蹲地身如箭矢冲天而起,瞬间拉近和倒飞大火之间的距离,眼中凶光闪烁右腿如鞭横扫而出。

    “左手擒拿,右手握拳前轰,给我拦下他!”

    就在这时,大火耳中传来林沙毫不客气的暴喝,他双手下意识跟着照做,尽管左手擒拿被震得差点脱臼,依旧稍稍阻了大岩的凌厉攻势,这时他的右拳如流星飞坠狠狠砸落。

    大岩来不及反应,只觉胸口一疼身子不由自主好似断线风筝倒飞出去,等他双脚落地踉跄着差点摔倒时,大火已经按照林沙的指示疾冲而至。

    勾拳,横拳,摆拳,扫腿,鞭腿还有拳脚连击,在林沙的大声指点下,大火突然化身战神威风不可一世,拳脚相加攻击犹如狂风暴雨,拳势如雨腿影如风,密密麻麻几乎不给大岩喘息之机。

    如果有现代懂行的拳师在此,一见大火的手段便可认出,这正是规则限制不多的散打手段。由林沙这位武学大宗师亲口指点,加上大火那强悍之极又灵活之极的身体素质,发挥出的强悍威力简直让一干围观者瞠目结舌。

    “哈哈哈,大岩你刚才不是很嚣张么,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被我打得抬不起头!”

    大火哈哈大笑,只觉浑身畅快说不出的兴奋,拳脚如风一点都没因为开口说话,就有丝毫放松留手,他从来都没这么摔快过,尤其还是压着大岩这家伙狠揍的时候。

    果然,听叔叔的话就是好!

    砰砰砰……

    所谓久守必失,大岩又没有一套体系完全的武功在身,表现更是不堪,狼狈守了数十招后终于中门大开,身上头上连中数十招,顿时惨叫着倒飞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