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等残废啊……

    听着这些小子们不着调的切切私语,林沙真有一种仰天长啸的吐血冲动。

    尼玛,老子个子矮怎么了,照样能单手灭了你们全部!

    还瘦得没姑娘壮实,老子那是内敛的强壮,你们这帮小子加在一起,都比不上老子胳膊里的磅礴力量。

    心中腹诽连连,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主动跟受欢迎,明显是一票孩子头的大火和小火拉开距离,站在小广场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眯缝着眼睛静静凝立。

    林沙一离开,凑在大火小火哥俩身边的小子们,顿时撒欢了,也没了任何顾忌七嘴八舌追问不休:

    “大火大火,那家伙谁啊,这么拽,不会是你家亲戚吧?”

    “看那瘦弱的样子,实力一定不强,大火你可要注意了,别让你家亲戚被大岩他们给欺负了!”

    “小火,那家伙是谁啊,怎么以前从来都没见过,实力怎么样?”

    “……”

    一群身高体壮的小子唧唧喳喳问个不停,大火小火一时被吵杂的声浪问蒙了,过了好半晌才暗暗吞了口唾沫,急忙摆手喝止身边同伴‘胡言乱语’:“不要胡说八道,那是我叔叔!”

    “还有你们都给我恭敬点,我叔叔可厉害了,就连我老爹都不是对手,你们要是撞在叔叔手里受了欺负,可别哭鼻子怪我们兄弟没提醒??!”

    大火小火忙不迭解释,可惜任由他们唾沫星子横飞,旁边的小子们却是个个不以为然,纷纷开口嚷嚷起来:

    “大火你这家伙,想吓唬我们也找个好借口??!”

    “就是,就你叔叔那瘦弱体格,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多大本事的家伙!”

    “哼哼,只怕是自家亲戚又是长辈,摸不开面子胡乱吹嘘的吧!”

    “……”

    听着同伴小子们不着边际的‘胡言乱语’,大火小火兄弟俩一时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林沙叔叔到底有多厉害,他们兄弟俩可是亲身体会过的,绝对超乎想象的厉害,可眼前的同伴小子们不信啊。

    两兄弟又气又急,张口结舌一张带着稚气的粗糙脸膛憋得通红,最后见同伴小子们越说越不象话,两兄弟真真害怕了,急烘烘扔下一句:“你们自己看着办,要是惹出了麻烦,我们兄弟可是不负责的!”

    说着,一左一右分开围在一起的同伴小子,脚下生风朝林沙所在飞奔而去,在那头林沙身边也围了几个身强体壮的小子,一看气氛就不怎么对劲,隔着老远大火便怒声暴喝:“大岩你个混蛋,离我叔叔远点!”

    林沙好笑的看着围拢过来的几个小子,一个个脸上稚气未脱,却是个个膀大腰圆气血纯炼,气息不弱比之大火小火哥俩,也就差上一线罢了。

    尤其为首那小子,小小年纪身高已经和他一般,都有两米三开外,浑身肌肉疙瘩犹如钢浇铁铸,气血如狼烟滚滚冲天而起,一身气息磅礴浩荡如山似岳,估摸着实力不下于魔帅之流。

    这样的身体素质,实在没得说。

    也就在大火小火两兄弟,被一干相熟同伴小子扯住闹个没完时,眼前这帮小子便脸色不善围了过来。

    为首的小子更是气焰嚣张,目光凌厉上下打量了林沙一阵,嘴角露出明显不过的不屑轻笑,朗声喝问:“你是谁,是大火那小子家的亲戚么?”

    “我是大火他叔叔!”

    林沙淡淡一笑,缓声开口一点都没有生气烦躁的意思。

    可他的平静,被围过来的几个小子,当成了畏惧怯弱。

    “嗤,大火的叔叔,怎么长得这么矮???”

    “不仅长得矮,身子还这么瘦弱,实力肯定不咂样!”

    “嘿,大火的叔叔,要不咱们切磋切磋,也要叫你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

    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倒是把恶霸演得活灵活现,满脸恶生恶气一副狂霸酷炫吊炸天的架势,好象天老大他们老二一般狂妄。

    为首那小子倒是啥话没说,可看他那一副高高在上得傲气摸样,显然很是得意小弟们对林沙的‘欺辱’。

    林沙真是哭笑不得,他长得真有这么挫么?

    心态依旧平和,自然不会跟依傍没见识的小子计较什么,只是淡淡轻笑任由这帮小子在跟前肆意嚣张。

    也就在这时,大火小火两兄弟一看情况不妙,急忙分开身边同伴小子冲了过来,身形如风疾如奔马,浑身气血凝练气息如虹,气势汹汹直扑围住林沙的几个嚣张小子。

    “大火你想干什么,打架么?”

    围在林沙身边的领头小子,也就是大火口中的大岩,脸上满是恼怒和不屑,几个跨步好似瞬移般拦在大火身前,满脸不屑嘲讽道:“没想到你那叔叔这么窝囊,还要你这个侄子?;?,啊哈哈……”

    “大岩你个混蛋,胡说什么呢?”

    大火吓得浑身直冒寒气,一双铜铃大眼瞬间瞪得溜圆,二话不说右手握拳瞬息轰出。

    “大火你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今天竟然还敢主动出手,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个不听话的小子!”

    大岩脸上满是冷酷阴笑,右手大张轻轻松松接住大火饱含愤怒的一拳,庞大健壮的身体被强大的力道震得连退三步,同时弯腰扭身一个过肩摔,直接将用力过猛来不及回力的大火狠狠扔了出去。

    “大哥,大岩你竟敢欺负我大哥,我跟你拼了!”

    随后狂奔而至的小火瞬间双目充血,怒吼出声身形迅若流星,满身气势凶猛霸道一拳飞坠而至。

    “哼,就连你大哥都不是我的对手,小火你又拿什么跟我打?”

    刚刚将大火摔了出去,大岩脸上满是兴奋狰狞,怒吼出声毫不犹豫一拳轰出,拳势如火好似出膛炮弹,气流激荡一声轰隆炸响响彻整个小广场。

    “大岩你不要乱来,要是打伤了小火,有你苦头吃的!”

    “小火小心,不要跟大岩硬拼!”

    “快去叫人,大火小火和大岩打起来啦!”

    “……”

    聚集在小广场上的少年根本没反应过来,大火小火两兄弟就跟大岩打起来了,顿时个个面色狂变大呼小叫,有那性子急切的已飞扑上前准备阻拦。

    林沙静静凝立,蜜蜂着眼睛看着两位少年气势汹汹准备大打出手,一点都没出手阻拦的意思,他已经感应到了一股磅礴气息迅速靠近。

    可围在旁边的少年不知道啊,见林沙如此摸样顿时嗤笑出声,认为林沙这是怯弱不堪,连出手的勇气都无,个个满脸嘲讽讥笑出声:

    “弱鸡就是弱鸡,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亏得大火小火,还替你这叔叔出头被打,真是废物一个!”

    “也不知道大火小火家,哪来这么窝囊的废物亲戚!”

    “……”

    这些小子,还是有些忌惮林沙的‘长辈’身份,尽管很看不惯林沙的‘怯弱’表现,却是只在嘴巴上占点便宜,没敢直接出手‘试探’。

    林沙哭笑不得扫了这几个小子一眼,眼神清冷没有寒气也没有什么厉光精芒,可不知为何围在旁边口出不逊的几个小子,却感到一股森森的寒意,从尾椎骨直冲头顶,浑身汗毛倒竖好似被什么厉害凶兽盯上一般。

    “住手!”

    不等几个小子反应过来,自己为何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时,突然一声炸雷般怒喝在耳边响起,顿时被震得气血翻涌耳鸣目眩,身体好不难受再也顾不得其它,一个个面色酡红脚下踉跄东倒西歪。

    其余少年也好不到哪去,都被突如其来的惊雷暴喝吓了一跳,与此同时一股狂风从众人头顶呼啸而过,一道雄壮异常的高大身躯突然飞临大岩和小火上空,一只粗壮到了极点的胳膊闪电般探出,先是拿住小火的手腕将他震飞,反手一掌又将大岩轰退。

    目光炯炯如狼似虎,只轻轻一扫,便让刚刚从地上攀爬而起,满脸愤恨正欲再战的大火身子一僵,眼中闪过一丝惧色不敢有丝毫异动。

    “还愣着干什么,早操的时间到了,都给我站好队……”

    突然出现的壮汉,身高足有三米六左右,比巨石还要高出十厘米左右,在身高和实力成正比的石头部落,这厮的实力自然在巨石之上。

    从这厮对一帮小弟的威慑力便可见一般,一声雷霆般的咆哮大喝,原本还稀稀疏疏三五成团的近百少年,好似条件反射般立即列队站好,一个个身姿笔挺站在壮汉身前。

    “你,对就是你,还不速速过来列队,想尝尝惩罚的滋味么?”

    雄伟壮汉满意点头,可回头却见林沙孤零零站在远处,顿时脸色一沉怒喝出声,一股震人心魄的声浪如潮水般汹涌而出。

    众少年顺着雄伟壮汉的目光看去,正好见到直挺挺站在那的林沙,大火小火兄弟脸色一变,急忙出声解释道:“巨岩伯伯,那是我家叔叔,不用进行早操的!”

    可惜他俩喊话已经太迟,雄伟壮汉巨岩喝出的滚滚声浪已如潮水般汹涌而至,气流激荡狂风呼啸,空气中甚至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波纹浪朝,在一干少年或兴奋或期待或担忧的目光中,瞬间就将林沙淹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