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的身材,太过‘矮小’了。

    尽管巨石一再表示,他的实力接近九品巫武,不过石头部落的首领和长老只是一笑置之,并没有出现狗血的比武试探情节。

    所以,他加入石头部落的事情,也十分顺利没有引起丝毫波折。

    “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

    从核心议事大厅出来,巨石一脸尴尬很是不好意思。

    林沙的实力确实达到了九品巫武之境,可惜因着他的身材‘矮小’的缘故,首领和长老并不相信。

    “没什么,巨石你不要放在心上!”

    林沙脸上平静,心中也是平静不起丝毫波澜,根本就没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被人小觑的事情又不是头一次经历,他的心态正常得很。

    再说了,眼下这个世界太过神秘,无论实力层次还是高手数量,都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可不想太过招摇,还没摸清楚情况之前,就因为招摇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小兄弟,你就暂时住在我家吧!”

    巨石果然没放在心上,脸上的不好意思很快消失,大手一挥乐呵呵说道:“作为新加入部落的成员,暂时是没有自己屋子的,必须做足了贡献才有自己的屋子!”

    “这很公平,那就先谢谢巨石兄弟了!”

    林沙轻轻一笑,没有矫情感谢道。

    “不用客气,小兄弟跟我来吧!”

    巨石挥了挥手,带着林沙来到了一处全由青条石堆彻的屋子前。

    “小兄弟,这里就是我家……”

    话还没说完,从屋里突然冲出两条健壮的身影,两道稚嫩而又洪亮的声音接连响起:“爹,爹,你回来啦!”

    林沙打眼一瞧,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

    两名小少年,一脸稚嫩脸上的绒毛都没褪去,可身高尼玛的都在两米左右,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两个臭小子,还是这么淘气!”

    巨石裂嘴露出满满的傻笑,出手如风一人赏了一记响亮巴掌,听得林沙嘴角再次抽搐,丫的你这是打儿子呢还是打儿子呢?

    显然他担忧过了,那两满脸稚嫩,身高两米左右的小子却是不以为意,一副早就习以为常的摸样。

    这抗打击能力,果然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叫叔叔!”

    见两傻儿子不住向后探望,巨石猛一拍脑袋,啪的一声闷响听着都觉得牙酸,拉着两儿子直接走到林沙跟前,招呼道。

    “叔,叔叔好!”

    巨石家两小子,看到林沙的‘身高’,眼中闪过不以为然的异色,可在巨石的强压下不得不老老实实喊人。

    “不用客气!”

    林沙轻轻一笑,伸出双手轻轻在两小子肩头拍了拍。

    啪!啪!

    两小子脸上的不以为然僵在脸上,兄弟俩齐刷刷扑通跪倒在地,满脸茫然眼中全是骇然之色。

    巨石只是轻轻皱眉没有多说什么,林沙轻轻摊了摊手双手一脸无辜,冲着两受了极大惊吓的小子缓声道:“下盘不稳,一身力气不能运用自如,两位侄子还得好好练练才成!”

    “呀,你竟敢跟我们兄弟玩阴的,吃我一拳先!”

    跪着的小子闻言,顿时一张粗矿大脸涨得通红,二话不说从地上一跃而起,挥舞沙锅大的拳头,带着凌厉劲风雨点般向林沙上身砸落。

    另一个小子也不甘示弱,紧随而上矮声双腿连环攻处,腿劲凌厉狂风呼啸,连绵腿影几乎连成一片,瞬间就两林沙的下盘全部笼罩。

    巨石这厮眼见自家两小子如此‘无礼’,不但没有丝毫动怒或者阻拦的意思,反而双手抱胸站在一旁看热闹。

    这厮心肠大大的坏了,明知自家小子要吃教训,还这么一副乐呵呵的摸样,果然神经粗大让人赞佩。

    “来得好!”

    林沙轻轻一笑,既然两小子的老爹都在一旁看热闹,他又怎么可能会让两小子好过,轻喝出声右脚前踏。

    砰的一声闷响,不偏不倚正好踏在连环腿影的节点处,瞬间将攻击下盘的小子腿影震散,脚下劲道顺着青石地板瞬间侵入那小子下盘,这家伙哎哟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同时,左手大张轻松接住另一个小子的犀利铁拳,手臂筋骨一阵咔嚓作响,掌心强猛劲道喷吐,直接将那小子震飞了出去,正好一头撞在看热闹的巨石身上,隐藏在小子身体内部的暗劲爆发,巨石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巨大雄壮的身躯如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倒地,和自家小子滚做一团好不狼狈。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听到外头的巨大动静,屋子里冲出一位身高达到三米三,身材火暴之极,放在石头部落应该算是‘苗条’的女子冲了出来,见到爷三滚作一团顿时大惊失色,再见林沙一脸平静站在一旁,眼中疑惑之色一闪而没,顿时粗眉倒竖厉喝出声:“是你放翻了我家男人和儿子?”

    “没错!”

    林沙微微一笑,郁闷的看着这位身高腿长拨大臀丰的女子,暗暗吃惊于她那一声强悍气息,心中盘算不必天子世界的纣王差,毫不犹豫点头应承。

    “那你就去死吧!”

    女子闻言火气大胜,怒喝出声犹如惊雷炸响,身如闪电腾空而起,一条笔直长腿如鞭飞甩而至。

    “小兄弟,这是我婆娘你嫂子,千万手下留情??!”

    这时,巨石一把推开趴在身上,两眼迷糊还没恢复过来的儿子,一个利索的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一见自家婆娘对林沙发动攻击顿时大惊,急忙开口喊道。

    “巨石兄弟你就放心吧!”

    林沙轻轻一笑,右手闪电般探出,在巨石婆娘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一将拿住她飞扫而至的长腿脚裸,顺着手上传来的巨大劲道,身子在原地转了大半个圈,而后手掌一松巨石婆娘便惊呼着飞了出去。

    “哎哟哎哟,小兄弟你这是故意的吧!”

    见自家婆娘如流星炮弹飞了过来,巨石一点都没在意张开双手接住,结果又被隐藏在自家婆娘身上的隐晦暗劲震翻在地,和自家婆娘在地上滚作一团。

    连续两次中招,傻子都知道被林沙阴了,巨石顿时郁闷得哇哇大叫好不恼怒,当然谁都看得出他眼中的笑意。

    “嘿嘿,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没有理会巨石的玩笑,林沙淡淡扫了那两小子一眼,可以清晰感受到两小子心中的惊惧。

    露了一小手,林沙立即成了巨石家的贵宾,不打折扣的那种。

    这世界就是如此,赤落落的实力为尊,林沙表现出了足够将他一家全灭的实力,自然得到了巨石一家的绝对尊重。

    经过一番简单的闲聊了解,林沙知晓了巨石家的两个小子,大的叫大火,小的自然叫小火了。

    这名字,起得忒俗。

    巨石这厮,还振振有辞表示,希望他家两个小子,以首领和长老为榜样,成为让人尊敬又羡慕的巫武。

    林沙哑然,貌似石头部落首领和长老也是一对亲兄弟,叫岩浆和岩石的,名字虽然很土很接地气,却是让人尊敬的强者。

    至于巨石婆娘,就只有这么个称呼,女子是没名字的,最多在家时有个小名称呼。倒不是重男轻女什么的,瞧巨石婆娘刚才那凌厉一腿,起码将大半部落青壮比了下去,只是一种让林沙不懂的习俗如此罢了。

    巨石婆娘显然是个好战分子,在巨石郑重向家人介绍林沙的时候,还很不服气提出再战一场的要求,表示之前她粗心大意了。

    至于为何会粗心大意,这是林沙不忍言的痛,时刻被人当作伤残人士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啊。

    不过一会,林沙就和巨石一家熟悉了,至于他临时暂居于家中,无论是巨石婆娘还是两个小子,都没有丝毫意见反而十分欢迎。

    尤其当他们知晓林沙的实力,有可能已经触碰到九品巫武时,那种有些狂热的热情,让久历世事的林沙都有些受不了。

    一顿丰盛的鲜肉大餐吃罢,说说笑笑气氛融洽,光从表面上看,巨石一家已经把林沙当作一家人了。

    所谓的一家人,就是在饭后,提出切磋挑战的时候,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林沙苦笑,没有丝毫犹豫便答应了下来,不过他也提出了一个不算要求的要求,不要在部落里切磋,到外头的林子里。

    至于为何如此,林沙不想高调的同时,也顾忌了一下部落勇士们的颜面。要是让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家的实力还不如一个三等残废,心中的憋闷可想而知有多严重,请参照巨石婆娘还有两个小子。

    就是巨石这厮,也露出跃跃欲试之态,只是可惜这家伙还要任务在身,只得遗憾作罢。

    林沙的部落新人生活,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慢慢展开,尽管初始时气氛火暴了点,过程惊心动魄了点,不过总算来说还是十分不错的。

    当天晚上,林沙就歇在巨石家,听着隔壁房间那惊天动地的嘿咻声,额头垂下三根笔直黑线,巨石和自家婆娘的打妖精战斗,一直从上半夜持续到清晨天光放光,他就一直听着惊天动地的墙角窘窘有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