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混蛋,老子跟你拼啦!”

    身高足有三米五的威猛巨汉,实力比之天子世界的原始天魔也不差多少,此时愤怒欲狂浑身气势更加惊心动魄,直如狼烟滚滚冲霄而起,沙锅大的铁拳从上而下,真似流星坠地声势骇人。

    “来得好!”

    林沙飞起一脚,将最后一位还站着的大汉踢翻在地,身形由动转静没有丝毫迟滞之处,体内气血鼓荡身上气势丝毫不弱,站如青松一拳轰出。

    轰??!

    两只大小不等的铁拳凌空对撞,激起惊人的狂暴气流,突然拳面相交处狂风呼啸劲气四溢,从天而降的昂藏巨汉身形不受控制,好似遭遇了狂奔野马的直接冲撞,浑身骨节劈啪作响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林沙眉头轻皱,手臂肌肉筋骨一阵微微抖动,双腿砰的一声陷入地面两尺有余,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平移倒退。

    砰!

    右腿脚根不知碰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突然嗤的一声一条斑斓毒蛇从土中冲天而起,张大足有半个足球大小的腥臭大嘴,不管不顾凶狠朝林沙身上扑来,攻击还未至身前一股腥臭气息便熏得林沙眉头微皱,有一种难受的眩晕感。

    好霸道的毒力!

    心中惊叹,脸上不动声色,一指闪电点出。

    斑斓毒蛇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便被点中额头瞬间脑子变成一团糨糊,长长的斑斓蛇躯瞬间失去生机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你是什么人?”

    这时,十来条威猛大汉的首领,那位身高足有三米五,浑身肌肉虬结好似钢铁疙瘩的汉子,猛擦了把嘴角溢出的血迹,满脸警惕居高临下问道。

    “我迷路了,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山林!”

    林沙苦笑,目光清亮坦然开口:“不知道,这位兄弟能否带我出山?”

    “迷路?”

    那十来位被林沙掀翻在地的威猛大汉,此时一个个呲牙裂嘴起身,听得林沙如此解释顿时面面相觑,互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

    “那你跟我们打什么?”

    为首的威猛巨汉脸上同样现出一抹异色,声音沉厚有如炸雷。

    “这不是,你们先动的手么?”

    林沙哭笑不得,心道哥们可没有先动手,是自卫反击好不好?

    此言一出,顿时面前一票身高腿长的威猛大汉,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酡红之色,林沙这话让他们感觉好不尴尬。

    “哼,说得轻巧,难道你不知晓,在打猎期间不能胡乱靠近么?”

    “就是,是你先不讲规矩,才引来我们兄弟的连番攻击!”

    “这点规矩都不懂,你是怎么进山的?”

    “……”

    这帮威猛大汉不是吃素的,只尴尬了片刻功夫立刻恢复过来,七嘴八舌说开了,总之就一个意思错不在他们。

    林沙眉头轻皱,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气氛也跟着微微一沉。

    “都给我住口!”

    为首威猛巨汉大手一挥,刚刚兴起的吵杂声浪瞬间消散,十来位威猛大汉一个个脸色尴尬,彰显了威猛巨汉的强大威信,只见他转头冲着林沙瓮声瓮气问道:“不知小兄弟,是哪个部落的好手?”

    “我哪个部落都不靠!”

    林沙微微一笑,眼神平静缓声开口:“我从出身到现在,都一直在此处山林居住,很少见到生人!”

    刷!

    他话音刚落,以威猛巨汉为首的十来条汉子,顿时身上战意汹涌瞬间分散,形成一个半圆包围圈,目光炯炯虎视耽耽,一点都没因为刚才被林沙挑翻,有丝毫的退缩之意。

    “怎么,你们不信?”

    剑眉轻扬,林沙神色平静无波,淡然开口反问出声。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感觉十分的,奇怪!”

    为首威猛巨汉身子一僵,一股凛然气势冲天而起,憨厚的面相之上各种神色连连变幻,大手一挥紧张的气氛下降七成以上,瓮声瓮气开口说道:“很少有脱离部落独自生活的家伙,野地里到处都是危险!”

    林沙苦笑,他这个来自天外的异客,可不就是没有部落标签么?

    气氛一时很是微妙,尽管对面的一票威猛大汉没有太多敌意,可他们也没有丝毫欢迎林沙加入的意思。

    这下,尴尬了。

    “对了!”

    可不等林沙想辙瞒过眼前一票壮汉,只听为首威猛巨汉猛一拍掌,轰的一声似惊雷炸响,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直接替林沙想好了出身来历:“十几年前,距离咱们部落不远处的山林部落,不是被从厉瘴山林冲出的兽群袭击全军覆没,难道小兄弟就是山林部落的遗孤?”

    有没有那么狗血?

    林沙但笑不语,心中却是连呼侥幸,他没料到这么个鬼地方,虽然没有身份证不好识别,可部落的烙印竟然这么深刻,一不小心就有穿帮的危险。

    这还是他历经多世,头一次遇到这样的麻烦。

    现在好了,有眼前的威猛巨汉帮他找到了来处,至少在身份来历上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果然,其余威猛大汉听到这个解释,看向林沙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同情,少了几分警惕和防备,说话的语气都跟着轻缓下来。

    “没想到啊,小兄弟还是当初山林部落的遗孤!”

    “也是林子里那帮凶兽太过凶残,突然涌起的兽潮谁也没料到!”

    “哎,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

    林沙一概无视了威猛大汉们的话语,清亮目光直视为首的威猛巨汉,朗声问道:“这位……兄弟,可否带我一同离开?”

    面相憨厚的威猛巨汉,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芒,沉吟片刻在周遭同伴的劝说下,点了点头一脸爽快道:“好,小兄弟就跟着我们兄弟,一同返回部落可好?”

    “多谢兄弟了!”

    林沙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幸好经过黑洞空间通道时,身上的衣裳被搅得粉碎,他身上是一套新鲜出炉的树叶装,不然单单那制作精良的衣裳就是一件不小麻烦。

    加入了威猛巨汉一行,林沙并没有太过热情的,帮他们抬那两具凶兽尸体没,自动自觉的跟这帮肌肉疙瘩拉开了一点距离,真以为那么点淡淡防备和警惕,他感受不到么?

    陌生人凑在一起,除非脑子有问题,不然这样的防备和警惕都是应该的,谁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只是,让林沙哭笑不得的是,这帮肌肉疙瘩显然很不服气之前被他一人挑翻的事情,不知哪个混蛋先开了个头,他们一个个拿林沙那朝过两米二,不足两米三的身高说事。

    “小兄弟你今年多大啦,有没有十八,成年了吧?”

    “废话,你看小兄弟的面相,就应该知晓他还没成年!”

    “难怪长得这么矮,小兄弟以后可得好好锻炼了,不然身高太矮以后娶媳妇都困难!”

    “……”

    林沙那个窘啊,他这身高也算矮?

    当然了,跟身边这帮肌肉疙瘩一比,确实是矮子一枚,比他们中间最矮的那位,都足足矮了一头。

    可他这身高,放在以前经历过的那么多世界,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没想到初至新世界,就成了矮子大军中的成员。

    这变化,实在让林沙感觉吐槽无力。

    同时,心中有一个大胆猜测。每次他经过时空穿越,随着自身武力的提高,身高都有不同程度的拔高,难道说自身实力跟身高成正比?

    “小兄弟不要听这帮家伙胡说八道!”

    眼见林沙沉默不语,好似受了‘打击’的摸样,为首威猛巨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突然朗笑出声打断了同伴们的‘语言攻击’,扭头冲着林沙裂嘴轻笑,一脸憨厚笑容突然问道:“小兄弟,你已经是巫武了吧?”

    此言一出,刚刚还笑嘻嘻打趣的十来尊肌肉疙瘩,顿时消了声音一个个面脸不可思议,看向林沙的目光之中复杂之极,有羡慕有嫉妒也有不可思议……

    “巫武,什么玩意?”

    林沙心头一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满脸好奇反问出声。

    脸上的好奇真不是装出来的,他从来都没听说过什么巫武好吧?

    “慎言!”

    为首威猛巨汉脸色微变,低吼出声神色严肃无比,一双铜铃大眼睁得老大,看向林沙炯炯有神,沉声道:“以后在外人面前不要如此胡言乱语,不然会为你遭来不小麻烦的!”

    “哦,这话怎么说?”

    林沙有一个好品质,那就是不懂就问,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摸样,苦笑道:“兄弟你也知道,我一直生活在厉瘴山林之中,根本就没有与外界联系过,不知道里头的忌讳!”

    顶着一帮肌肉疙瘩同情可怜的炯炯目光,林沙一脸坦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当然,单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他多少猜出了一些大概,但是具体什么情况却是两眼一摸黑,完全不知所措好吧。

    “哈哈,既然小兄弟不清楚,那我给你说道说道也不是!”

    收起眼底深处的狐疑,为首威猛巨汉哈哈一笑,声若滚雷嗓门大得出奇,憨厚的脸上一片豪迈,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便毫不客气临时当起了扫盲讲师,一脸向往道:“说起这个巫武啊话可就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