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捷如风,牙尖爪利,突击凶猛,劲风猎猎。

    剑齿虎的表现和攻击力,一点都不亚于天子世界的原始天魔,不过瞬间数十道劲气如大网将猛犸笼罩,长长的体毛如下雨般大拨大拨往下直掉。

    猛犸所立地面,泥土翻滚碎石横飞,一道道长达数尺到数丈不等的裂缝,密密麻麻触目惊心纵横交错。

    不动如山,皮糙肉厚,长鼻如鞭,声势恐怖。

    猛犸也不是开玩笑的,一条长达数丈的象鼻,好似长鞭凌空上下飞舞,一会好象狂风暴雨,一会又似细雨春风,变化多端眼花缭乱。

    震耳欲聋的撕吼咆哮不绝,伴随猛犸身上的血痕越来越多,剑齿虎不小心被长长象鼻甩中口鼻溢血,两条凶兽血气弥漫逐渐打出了火气。

    砰!

    剑齿虎利爪飞舞劲风呼啸,大片大片的粗长猛犸体毛下落,数道皮肉翻卷的伤痕触目惊心,殷红的鲜血喷洒而出。

    猛犸只闷哼出声,长长象鼻好似鞭影横扫,带着凛冽的气爆轰鸣,正正扫在来不及移动离开的剑齿虎身上。

    林沙都看得有些牙酸,见到此幕更是替剑齿虎的虎躯擦了把冷汗,剑齿虎果然没出他所料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口鼻喷血沉重的身躯好似皮球一般向后倒飞,庞大的身躯在空中扭曲得不成摸样。

    真是,惨呐!

    林沙嘴角一阵抽搐,如此火暴惨烈的战斗景象,让他看得津津有味的同时,也忍不住心头涌起一丝阴霾。

    就是不知道眼前火暴对战的剑齿虎和猛犸巨象,是不是此片茂密丛林的霸主。是的话那还好说,它们实力虽强只要他不跟这两货正面冲突,自身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要是这两货,就是这片丛林普通凶兽的话,他就得好好思量以后的人生目标了,省得一不小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不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没有自信,如果真要生死大战的话,眼前两头凶兽就是联手,也对他制造不了太多麻烦。

    关键是,这些史前怪物一个个皮糙肉厚,一个个抗打击能力简直强得惊人。

    没见刚刚挨了重重一象鼻的剑齿虎,不等猛犸踏着犹如树干一般粗壮的象腿,轰隆隆扑杀过来进行二次暴击,身子抽搐片刻便已一跃而起,好似没有受到多少伤害般,身形依旧矫健如风奔行速度没有丝毫减缓迹象。

    林沙自忖,如果换作自己挨了那么一鞭的话,心头涌起一丝森森寒意,那画面太美他不愿多想,总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哇。

    恩,有杀气!

    蓦然,林沙身子一僵,浑身寒毛倒竖而起,感应到正激斗不休的剑齿虎和猛犸巨象旁边,又多出了数股带着浓郁血腥意味的凛然杀气。

    当他以为,又有什么实力惊人的凶兽逼近时,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几乎让他瞪爆了眼球。

    咻咻咻……

    数杆长长标枪,犹如电闪雷鸣般飞驰而出,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从正激斗不休的两头凶兽眼睛和口鼻等要害一穿而过。

    鲜血喷溅惨嚎惊天!

    刚刚还斗得不亦乐乎,粗长象毛四下抛飞,鲜血不要钱般喷洒的猛犸和剑齿虎,很有默契突然倒地身上鲜血如泉喷涌,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震得地面一阵微微晃动,被波及的花草树木很是不幸的纷纷弯曲折倒。

    林沙身子一僵,眼睛微凝细细观察,体内精纯磅礴气血开始逐渐加速,心脏砰砰剧烈跳动一股股汹涌战意,突然冲上头顶。

    只见十几道矫健身影突然从树林深处疾射而出,一个个身材魁梧好似巨人,身上的气势旷野粗放令人心惊,不过眨眼间纷纷扑到倒在血泊者的两兽身前,毫不犹豫抽出刺入两兽身体要害的带血长枪,不顾近在咫尺震耳欲聋的惊人惨嚎,高高举起手中带血长枪狠狠刺下。

    扑哧扑哧的声音连绵不绝,长枪带着一道道冲天血柱上下飞舞,躺地两兽的生命气息迅速流失,不过片刻已是气息奄奄没了动静。

    “哈哈,今日的收获不错,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两自相残杀的傻货!”

    为首巨汉,身高达到三米五开外,浑身肌肉虬结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身上只披着一见兽皮绑腰间,明显是一行中为首之人的家伙哈哈大笑,声音豪迈气浪滚滚,一身豪气冲天而起。

    “老大说得没错,今天正是咱们的幸运日??!”

    “没有损伤任何弟兄,就杀死了两头蛮横凶兽,今天的运气确实很好!”

    “还是老大英明,带咱们深入这恐怖的厉瘴之山!”

    “……”

    这群身高体壮,最低都有两米五高度的粗豪大汉,纷纷放松警惕哈哈大笑,十几人动作神速,很快就从旁边的大树上扯下数条坚韧腾条,将刚刚还威风不可一世,此时确实气息皆无满身鲜血的凶兽绑得严严实实,又折下数根和藤条绑在一起做为扁担之用。

    “诸位,请留步!”

    眼见这帮巨人抬起两兽尸体,转身准备离开,林沙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朗声开口。

    “什么人?”

    说说笑笑的十来位巨人,闻言突然身子一僵,为首巨汉暴吼出声,手上直径足有近三十厘米的长棍,带着凄厉风声呼啸而至。

    其余大汉的反应也丝毫不慢,抬着两凶兽沉重尸体的大汉瞬间抛下战利品,操起长枪凝立满脸戒备,其余大汉更是身形矫健瞬间散开,组成一道松散的半圆阵形,一个个气势狂飚怒目而视。

    “我并无恶意,诸位用不着如此紧张吧?”

    林沙轻笑,一拳挥出正好轰在扫来长枪枪杆之上,脸色微变闷哼出声,只觉手上传回一股磅礴巨力,身子根本不受控制向后平移而去。

    好大的力量??!

    体内气血一阵轻微翻涌,林沙只是微微调动体内磅礴气血,不过片刻功夫已恢复如初,满脸惊讶看着被他一拳掀翻在地的威猛巨汉。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小子好本事,吃我一枪!”

    这些威猛大汉当真勇悍,根本就没理会林沙露出的强悍实力,惊呼出声一根根长枪带着凛冽劲风呼啸而至。

    “来得好,那就让我见识见识诸位的高招!”

    林沙眼中精光暴闪,也知晓不显露一点实力,想得到这帮威猛大汉的认可,并带他一起离开这鬼森林,几乎没有可能。

    体内气血翻涌,磅礴精纯的气血能量在血管之中来回激荡,林沙体表浮现淡淡血红气雾,身形不退反进双拳如炮连环轰出。

    砰砰砰……

    铁拳砸中枪杆的砰砰闷响不绝,林沙脚踩麒麟步身如鬼魅突进突出,拳如流星坠地气爆轰鸣,汹涌澎湃的拳劲或明或暗,又或者明暗交替隐晦之极,犹如雨打芭蕉一般连连准确击在如龙飞舞的长枪枪杆之上。

    一杆杆粗壮长枪被轰飞,长枪主人不管身躯如何雄壮威武,被枪杆反弹而回的强猛劲道震得手臂发麻翻身便到,惨叫惊呼之音一时不绝于耳。

    林沙表现得好似战神临凡威风不可一世,其实暗地里也是叫苦不迭,从长枪上反震而回的力道太过强猛,一道两道还罢了,以他的内家拳造诣轻松便可化解,可十几杆长枪连带的反震巨力,确实差不多集中在一起猛然爆发,震得他体内气血翻涌好不难受。

    多久没有这种以硬碰硬,波及自身的难受感觉了?

    林沙一边强行压制体内翻腾不受控制的气血,身如蛟龙游走不定,速度飞快身后只留下道道残影,心中升起久违的热血战意。

    “小子扎手,弟兄们一起上??!”

    这些威猛大汉不仅仅身怀巨力,一个个的抗打击能力也不是盖的。

    要是放在他所经历的所有世界,无论哪个级别武者,受到了他此时挥出的明暗拳劲轰击,就算不死也得重伤,根本就没了再战之力。

    可是眼前十几位威猛大汉,除了刚刚被拳劲震翻在地时,稍微有些丢乖卖丑的惊呼惨嚎,待回复过来离开翻身而起,身手矫健好似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一般,齐呼呐喊挥舞沙锅大的拳头如雨点般密集砸下。

    尤其是那位身高达到三米五的超级巨汉,一身蛮力更是恐怖惊人,两条犹如钢浇铁铸般的粗壮大腿连环飞舞,带起的强猛劲风刮得林沙脸颊生疼。

    “哈哈哈,这才叫打得痛快!”

    林沙哈哈一笑,满脸狂放挥拳直击,身如疾风快若迅马,拳影翻飞气爆轰鸣,毫不犹豫冲如十几条威猛大汉的包围之中。

    一拳崩飞挡在身前的一名大汉,巨大的反震之力阻了一阻他前进的步伐,与此同时数只带着呼啸劲风的铁拳轰袭而至。

    脚下踏着麒麟步,扭身侧腰弯头一一让过道道强猛拳劲,整个身子化作完整的伤敌凶器,拳打脚踢肘击肩撞,砰砰砰的击打身体之音不绝,一帮身材高大威猛的大汉,好似被疾奔而过的马车撞上,纷纷惨叫着向四面八方倒飞了出去,场面好不震撼颇有那后世特效大片的即视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