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里,好浓郁的天地灵起啊,阿揪!”

    刚刚从黑洞空间通道中走出,林沙被扑面而至的浓郁先天灵气,差点弄了个踉跄倒地。

    天地灵气浓郁到近乎堵塞鼻孔的感觉,要不要这么爽?

    只轻轻一个呼吸,吸收的天地灵气数量,差不多堪比他在天子世子,辛苦修炼一天的量!

    等他稍稍适应了周围环境,放眼望去一片苍翠。

    蓦然,猛的目光一凝瞳孔收缩,周围入目所见的花草树木,却是出了奇的巨大。随便一棵大树的直径,起码都在两丈开外。

    有见过一丛丛,长得比人还高,枝叶宽大粗壮似成人胳膊大腿的野花么?

    咝,那树上缠绕的是菜花蛇么,怎么体型堪比森蟒啊,瞧那水桶粗细的腰身,一看就知道缠绕力惊人。

    咦,这是蜘蛛么,尼玛的竟然有足球那般大小,悠闲的在自家编织的蛛网领域‘慢步’。

    还有,树上那条足有成人胳膊粗细,不住蠕动毛茸茸身躯,做上下爬行运动的家伙,不正是最常见的毛毛虫么?

    这世界怎么了,好象什么东西都被放大了?

    心中满是疑惑,林沙一边活动手脚一边回思来时的过程。

    之前,他在云梦泽修罗幻域努力修炼,当他识海中的正邪之念达成平衡,并最终彻底融合,形成一道太极阴阳图时,浓郁的黑白光芒****,带着一股浓郁的生之气息,注入紫光闪闪的江山社稷沙盘之中。

    下一刻,让林沙大吃一惊的景象出现。

    注入了黑白光芒的江山社稷沙盘,竟然奇迹般的紫光大盛,绽放无穷耀眼光芒,凝立于识??占浜诵那?,直接将小片识海染成鲜艳的紫色。

    同时,原本只是光团幻影般的紫色沙盘,竟然奇迹般的变成了实质,好似将整个大商的山川河流全部缩小了无数倍,滴溜溜在林沙识?;夯盒?。

    不仅如此,修罗幻域上空突然五彩详云翻涌,一道柔和天光从天而降。

    柔和天光,好象对识海中凝成实质的江山社稷沙盘有极大吸引力般,没等林沙反应过来,已经凝成实质的紫色沙盘不知如何突然飞出识海。

    同时,修罗幻域上空一股强横的吸力传来,直接将他吸入缓缓旋转,突然出现的巨大黑洞之中。

    难道这就是飞升?

    他当时脑子里胡思乱想,外有紫光沙盘绽放的紫光护体,身上金光卫身,在黑洞时空通道之中,虽然受了极大的压迫,却安然通过短暂的旅途,来到了这个天地灵气浓郁得不象话的新世界。

    再一打量自身,果然经过空间压缩,又变成了十五六对棒小伙摸样。

    心中对天子世界所谓的仙域,心生丝丝不屑,看起来天子世界所谓的最颠峰,估计也不比上这个新世界的环境吧。

    历经多次穿越,他对这样的情形早已习惯,并无丝毫震惊慌乱之意。

    感受到体内强悍之极的力量,嘴角轻撇饱含无穷自信,只要自身实力没有被时空乱流直接清零,他就有把握在新世界打出一片天地。

    心念一转,方圆三十丈区域的丝毫东经,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哎,就知道会是如此!

    每每天地灵气浓郁的世界,世界规则十分的完善,对意念的压制极强。

    在天子世界最后阶段,他的意念感应范围,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千丈距离,没想到刚来新世界,又被打回了解放前。

    同时,意念感知到的情况,让他心生毛枯悚然之感。

    短短三十丈方圆区域,可谓步步精心处处危险,毒虫,蜘蛛,长蛇还有各种各样希奇古怪的玩意,密度之高骇人听闻。

    所幸,不知道怎么回事,林沙周身三丈范围之内的恶心玩意,却是绝了踪迹没碍了他的眼。

    他想,应该是刚从黑洞空间通道出来,身上带了丝丝空间的威慑,这才吓走了这些恶心又厉害的玩意吧。

    又或许,身上的气势若隐若现,让这些只知道本能行事的玩意,对他有了下意识的本能畏惧?

    不管如何,只要茂密树林中那些恶心玩意没有近身,他倒是不怎么在意眼下的环境和处境。

    看了看天上,骄阳如火,好象比之前世界的太阳,以肉眼观察大了许多倍啊,那巨大火红球体表面激起的丝丝火焰涟漪,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不仅如此,一股炽烈气息从天而降,好似感应到了林沙的‘无礼’注视,想要给他点颜色瞧瞧般。

    一拳轰出!

    气爆轰鸣,空气震荡狂风呼啸,一道肉眼可见的笔直拳劲冲天而起,朝着意念感知之中的炽烈之气轰将过去。

    “咝,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让林沙感觉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以前无往不利的凌厉拳劲,不仅没有将那股从天而降的炽烈气息轰散,反而好似遭遇了火山喷发时的炽烈热浪,肉眼可见的强横拳劲,竟是又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就好象,冬日的积雪,遇到了夏日的骄阳般,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直接就这么消散干净了。

    那道炽烈气息,瞬间穿透消融了凌厉霸道的拳劲,依旧不紧不慢朝林沙兜头浇下。

    真是见了鬼,这是什么鬼玩意???

    林沙心中惊骇,感受到那股从天而降的炽烈气息,虽然不能要了他的小命,却能让他身体受伤好好难受一阵,脸色微变猛然拔地而起。

    呼呼呼……

    一双蒲扇大掌上下飞舞,好似纷飞蝴蝶掀起阵阵滔天狂风,呼呼气啸之声伴随狂风向天席卷,好似要将从天而降的炽烈气息吞噬。

    可让他差点瞪爆眼球的是,无论狂风如何呼啸,周围气流如何汹涌澎湃,那道从天而降的炽烈气息却是强横无比,好似能够融化燃烧冲天而起的狂风,竟是在呼啸狂风之中烧出一条笔直同道。

    这是,怎么回事?

    林沙心头有些慌乱,真心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外来者的身份,已经被这个世界所发觉,然后给了他一个森刻的‘见面礼’?

    可心中并无心惊胆战的感应,还清晰知晓头上降落的炽烈气息,最多只能将他烧伤,并不会对他的生命安全造成多大伤害。

    尼玛,这世界太古怪了!

    眼中精光闪烁,心中的慌乱一闪而逝,尽管情况十分诡异,让他摸不折头,同时感受到了世界的森森恶意,可那又如何?

    想要他弯腰屈服,又或者干脆不要脸皮闪身躲避,他还没那么软弱!

    体内真气咆哮如龙,周身展览光辉闪耀刺眼,凌空虚立目光森冷,宽敞的经脉之中真元如潮水汹涌,迎面从天而降的古怪炽烈气息,整条右手泛着冰蓝光芒一掌挥出。

    寒冰掌!

    呼一的声劲气呼啸声响起,一条肉眼可见的冰蓝光带从掌心喷涌而出,迎着莫名其妙从天而降的炽烈气息,毫不犹豫冲天而起。

    嗤嗤嗤……

    终于,寒热交织,之前表现惊人之极的炽烈气息,终于被寒冰真气堵住去路,和冰冷之极的寒气相遇发出刺耳嗤嗤之音,

    无往不利的炽烈气息,在寒冰真气的阻饶下缓慢消散。

    呼!

    一道冷热交替的大风,吹得林沙长发飞扬脸颊生疼,不过也就是几个呼吸功夫,突然消散在林沙身前。

    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没在初来乍到便吃憋,只是他心中隐隐涌起一丝不安,尼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看一眼天上大得不正常的骄阳,还会引来太阳的‘热情招待’?

    这个新世界的危险程度,一下子在他心中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仔细体味了刚才的一番争斗,摇了摇头感觉很是好笑,待心情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没有多作停留,辨别了方向直接朝东方行去。

    有了太阳炽烈气息的热情关照,他心中不敢怠慢,要趁着身上携带的空间乱流威压没有消散之前,最好能出了这处让他感觉不是很好的林子。

    吼吼吼……

    可他还没走出里许距离,突然前方的咆哮巨吼就让他不得不止步不前。

    身形一闪,飞临一棵高大数十丈,腰围达到数丈的‘普通’大树树冠之上,顺着咆哮撕吼传来方向望了过去,顿时脸色微变吃了一惊。

    剑齿虎和猛犸巨象!

    草,他看到了什么,早就应该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两种威猛怪兽,此时正在他前方不足三里处捉对厮杀。

    剑齿虎身形长到三丈高足有一丈半,从两边嘴角伸出的两排剑齿闪烁森冷寒芒,身形如风速度快到极致。只几个眨眼功夫,便绕着猛犸巨象身子几个圈子,不断发动凌厉突击。

    猛犸巨象身躯更是庞大得不象话,那冲天而起的凝练气血能量,看得林沙一阵目瞪口呆,相比他此时体内的气血能量,简直就是小溪跟小河的区别。

    猛犸巨象身高足有十丈,体长足有三十丈,说其身如高山一点不为过。

    两大早就应该消散在历史长河中的凶兽,此时却在林沙眼前,上演了一出活生生的精彩大戏,让他进一步认识到了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危险。

    虎啸和象吟之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两大史前凶兽战至一处杀气凛然血气冲霄好不惊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