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已经找到了超脱的道路,哪还有心思玩过家家的游戏?

    他不仅要仔细体悟此次提升所得,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让他不得不继续滞留修罗幻域,以求在短时间内更进一步。

    天帝之魂!

    他手上还有这件好玩意呢,之前的天妖之念,就让他直接从凡人,升级到了仙魔妖一级存在,要是再将天帝的魂魄也给吸收了,那结果……

    同时,因为天妖意识化作纯粹的邪念,林沙的识海中此时邪气森森,不时冲击识海,想要将他彻底童话,变成另一位天妖。

    除了核心位置的紫光沙盘外,完全打开的识海区域已经变成一片漆黑,翻股股纯粹的邪念不断侵扰他的精神。

    所谓孤阳不长孤阴不生,林沙头一个想到的,便是吸纳天帝之念,以及其中的磅礴仙灵之气,来中和邪念带来的强烈冲击。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半年时光过去。

    不管外界风云变幻,林沙却是老实窝在修罗幻域哪都没去。

    最多,也就是跑去仙域,查看有关天帝的一切信息,为吸纳天帝之念,以及消化天帝之念的馈赠做着前期准备。

    现在想来,当初贸然吸首天妖意识的举动,还是有些过于冒险了。

    要不是他本身的实力够强,识海中更有强得不像话的紫光沙盘,只怕那次吸收天妖一时的举动,将为他带来灭顶之灾。

    既然如此,为了平衡天妖意识带来的负面影响,吸收天帝意识的时候,就得小心再小心了,不敢有丝毫大意。

    事实证明,他的小心谨慎没有白费。

    当他轰开包裹天帝真身的万载玄冰,直接以精神意识侵入天帝之念,因为天妖的邪气作崇,引发了天帝之念的强力反弹。

    天帝之念出乎意料的强大,尽管之前被一再削弱,可天妖的意识馈赠,竟然有些干不过天帝之念的强悍反击。

    要不是林沙狠心作念,直接以天妖邪气将天帝之念引入识海,最后再以紫光沙盘镇压,将其最后的灵光意识全部磨灭,从而能够吸收消化的话,只怕情况会十分糟糕。

    磨灭天帝之念中的灵魂印记还只是开始,后面天帝之念中的光明气息,和天妖赙赠的邪念融合,才是要命的大事。

    林沙实在低估了天帝之念的强大,他所吸纳的光明正能量之磅礴,数量更是只在天妖邪念之上。

    两股极端气息接触之时,林沙的识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波澜,差点没有直接来个天崩地裂互相毁灭。

    最后还是林沙以紫光沙盘,强行将两者分开,这才避免了一场意识灾难。

    结果林沙的识海,在紫光沙盘之上的区域一片光明正大,而在沙盘之下则是漆黑阴邪,两者泾渭分明互不干扰。

    而两者接触的地方,不是如开水般沸腾翻滚,就是在强悍的压制之中,逐渐融合化作黑白之色的摸样。

    可惜,因着正邪不两立的原则,林沙不敢放开了融合,只能一点一点的来,效率似的低得可怜。

    林沙从来都不缺乏耐心,可是邪念和光明正念的数量差距巨大,不是脑袋一拍就能弥补得了的。

    尽管他可以修炼天妖屠神法弥补不足,可林沙对这门神功实在无爱,特别其中某些让他不喜的修炼手段,几乎是踏则尸山血海才能修炼有成,如此极端的修炼方法,到了最后路子只会越走越窄,最后不是他成了新的天妖,就是天妖借助他的身体重临世间。

    不管那一个结果,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既然自身苦修效果堪忧,那就只能借助外力帮助了,比如再吸一点纯粹的阴邪意识,使得识海中的正邪之念达到真正的平衡。

    目标也是明显的,那就是已经多次刷了存在感的大天魔。

    于是,林沙在闭关苦修大半年后,终于出关返回了南楚侯府。

    结果,正好赶上姬发一行,纠集了大批高手联合围攻南楚侯府。让人意外的是,仙域公主天女也参加了这样的混战。

    林沙的突然出现,出乎了两方人马的意料之外。

    闭关苦修的日子,林沙也不是对外界一无所知。手下第一马仔魔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送来大批物资给养,同时还给林沙带来许多外界重要消息。

    比如原始天魔附身的家伙,在姬发等人的帮助下,重创俘虏了魔君,最后得到了白狄魔族的大权。

    结果原始天魔野心勃勃想要入侵南楚,两方厉兵秣马做着大打出手的准备。

    经过大半年的筹备整合,原始天魔觉得时机已到,便毫不犹豫挥师东进,直接杀奔南楚侯控制区域。

    结果南楚大军早有准备,在地形险要的一线峡,重创魔族先锋部队,将魔族大军牢牢的堵在一线峡之外不得寸进。

    南楚侯府实力强横,有龙虎三灵,魂祭司,天母记姬还有雷电门一干高手,以及和原始天魔齐名的魔尊,还有实力精进不小的妖魔二帅,与魔族方面的高手实力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结果,为了突破南楚大军的封锁,原始天魔改以高手突袭,只要将南楚侯一干高层干掉,堵在一线峡的南楚大军将不堪一击。

    等林沙突然赶到的时候,半个南楚侯府已被巨大的战斗余*及,变成一地废墟好不荒凉。

    林沙出马,哪还有姬发一行反抗的余地?

    原始天魔还想要反抗挣扎一番,结果被林沙一招制服,根本就没有给他丝毫作妖的机会。

    他没有兴趣大开杀戒,也没有理会南楚侯等人的一再请求,抓住原始天魔后,直接将这厮带回了修罗幻域。

    谎言又是三个月时间过去,林沙依靠对仙妖之念的熟悉,直接从原始天魔的识海之中,将大天魔的一丝残念吸纳吞噬。

    所谓妖魔一道,大天魔的残念被吸收后,直接和识海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妖气融合,共同抵挡天帝光明正念的压迫。

    可结果,还是让林沙有些失望。

    可能因为只有一点大天魔残念的缘故,妖魔之念联合都不是天帝之念的对手,这个结果既在清理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

    好在,大天魔残念不止原始天魔这里有,朝歌的纣王那也有部分。

    打定了主意,林沙再次出关。

    当然,在这之前他将原始天魔和姬发一行给放了。

    他已经没有心思理会旁的事情,一心一意想要让识海中的正邪之念达到平衡,好叫自身实力更上一层楼。

    冥冥中有一股感知,只要识海中的正邪之念达到平衡,他将收获难以想象的好处。实力到了他这等地步,又明了自身前路所在,对于所谓的王朝争霸和诸侯纷争,真没半点兴趣。

    待他出了修罗幻域,直接找上南楚侯时,之前魔族和南楚大军的对峙,早已经虎头蛇尾结束。

    南楚侯知晓‘养寇自重’的道理,并没有趁姬发一行被全部俘虏,而对白狄魔族有太大举动,当然必要的削弱和敲打是免不了的。

    而纣王派来助阵的一干高手,见识了林沙的强悍后,根本就没有心思继续留下,等事情一了直接转身就走,他们受了不小刺激正********想要回去闭关,提升实力捏。

    所以,留在南楚地界的商军大佬,也就只有林沙的心腹小弟魔帅了。

    通过魔帅,林沙自然知晓,纣王对他的表现十分不满,半年时间一连数十道王命传下,要林沙尽快赶回朝歌解释。

    林沙对此,自是不以为然,要不是修炼需要,他根本就不想再回朝歌了。

    会同早已等得心焦的魔帅,跟南楚侯略作交代便浩浩荡荡返回朝歌。

    纣王显然对他怨念已深,刚刚进了朝歌王宫,林沙和魔帅便被数十高手围住,其中包括龙虎三灵,大祭司,魂祭司,还有天母圣姬等等高手,气势汹汹却又小心翼翼。

    “雕虫小技尔!”

    林沙轻轻一笑,直接以气势碾压,将数十绝顶高手全部镇住,而后大摇大摆来到满脸惊骇的纣王身边。

    “大王,我看你精神错乱,你已经不适合继续坐在王位上了,还是老老实实安心养病的好!”

    说完,也不理会纣王愤怒之极的扭曲表情,直接将他提起进了王宫正殿。

    在动手前他先跟大祭司深谈了一次,没过两日从王室选出的继承人得传王位,林沙便轻车熟路从纣王精神识海之中,直接抽出大天魔的剩余残念。

    有了这股残念的帮助,林沙识海中的正邪之念,终于达到了一种稳定的平衡状态。

    到了这时,林沙直接辞去大帅之职,直接返回修罗幻域,闭关苦修想要将识海中的正邪之念彻底融合,达到更高一层境界。

    十年时间一晃而过,已经算是仙魔一级角色的林沙,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大商的朝堂,就连影响力都在某些势力的秘密打压下彻底消散。

    这日,修罗幻域上空突然风起云涌,雷霆闪电好似末日降临一般,这样的情景引起旁边仙域中人的特别关注。

    突然,一股通天彻底的威压从修罗幻域喷薄而出,一座紫光闪闪的巨形‘大山’冲天而起,猛然一撞天摇地晃,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一道幽深恐怖的巨大黑洞,一股磅礴吸力传出,那道巨型大山以及修罗幻域的磅礴气势,伴随着一道金光闪闪的身影一同飞入黑洞之中消失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