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宽大厚实的水晶幻墙,足有十几丈长的一段轰然倒塌。

    “杀,冲进去干掉金修罗这厮,妖帅留给本帅对付!”

    林沙二话不说,大步流星冲进了宽阔的缺口,脸色平静眼中闪过森森杀机,一头冲进了水晶幻堡内部的建筑群。

    金修罗和妖帅满脸骇然,根本就没胆子阻拦,身形一闪纷纷消失在面积巨大,好似迷宫一样的幻堡之中。

    “想跑,可没那么容易??!”

    林沙呵呵冷笑,不说在他的精神感应下,这两位好似黑夜里的火把明亮之极,就是那位天妖所在之处,更是犹如黑夜里的骄阳,分外的耀眼诡异。

    轰隆隆……

    林沙没有理会其它,顺着天妖的森沉气息,一路破墙横推过去,不管幻堡好似迷宫般的环境,根本就难以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怎么可能?

    天妖第一时间发现了林沙的行动,顿时吓了一跳,急忙吩咐惶惶不安的妖帅和金修罗:一定要阻止他!

    林沙的实力太过强悍,强悍到天妖都感受到了森森的威胁。

    妖帅和金修罗满心苦逼,可天陶老大发下命令,他们却是不敢不从哇。

    “林沙你识相的给我退回去,否则定叫你好看!”

    返身而回的金修罗和妖帅,很容易便堵在林沙疯狂的前进路途上,出手便是如同山呼海啸般的磅礴拳脚劲气,好象要以此将林沙惊退一般。

    妖帅的天妖爪更显锋利和诡异,重重爪影铺天盖地,几乎让林沙有种窒息的错觉,这厮的实力确实提升了许多。

    可惜……

    “垃圾就是垃圾,也敢阻拦本帅的前进?”

    林沙大步流星向前飞奔,面对来势汹汹的阻拦,不管不顾一拳轰出,拳势凶猛喷涌如潮水,轻而易举便将金修罗和妖帅的攻击全部淹没,拳势余波顺便还将他俩吞没。

    两道凄厉惨嚎先后响起,金修罗和妖帅好似两只破麻袋,身如流星向后倒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便连喷鲜血,一头砸进身后光滑如镜的水晶幻壁之中。

    “呵呵,两个狡猾的家伙!”

    林沙收拳轻轻一笑,摇了摇头继续大步流星朝天妖气息最浓之处飞奔而去。

    金修罗和妖帅这两个家伙,刚才分明都有放水嫌疑。不然刚才虽然不一定挡得住他的凌厉一拳,可以两人绝顶高手的实力也不至于那么菜。

    看来,在危险来临的紧要关头,这两位还是第一时间选择了自保。

    他对天妖的选人眼光,实在不屑得很,什么人不选,偏偏要选这样的‘机灵人’。

    轰??!

    心思电转,脚下速度一点都没放慢的意思,身形如风疾奔而进,所过之处阻挡在身前的墙壁,统统一拳轰出一条宽敞通道。

    “嘿,天妖阁下,本帅来了!”

    阻拦在天妖所在之处的最后一道墙壁,显得格外厚实和筋骨,林沙只是稍稍顿了顿身形,猛然一脚踹出,明劲暗劲还有明暗太极劲,混合着脚下窍穴之中突然喷涌而出的磅礴真气,阻拦在身前的墙壁好似玻璃一般纷纷碎裂。

    咦!

    前路洞开,浓郁之极的妖邪之气扑面而至,林沙打眼望去忍不住惊咦出声。

    让他惊讶的,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恐怖景象,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疯狂肆虐的末世之景,只是一尊高大异常,外头包裹了层层玄寒冰气的巨型冰雕。

    冰雕之中的男子面容英武神俊之极,就是闭着双眼陷入深度昏迷,都给林沙一种堂皇浩大的感觉。

    可惜,这厮身上散发的浓郁妖气,却是彻底出卖了他的本性。

    “天妖,本帅前来,可敢一战?”

    林沙静静凝立于高大的冰雕之前,好似巨人身边的小矮人,说不出的滑稽可笑,可在天妖眼中却是气势惊人压力十足。

    嗡!

    如水晶梦幻一般的巨大空间,突然嗡的一声闷响,整个空间都似乎跟着一阵摇晃。

    嗤嗤嗤……

    一道道尖锐之极,扰得人心神不安,却又直灌脑海灵魂的厉耳尖叫,犹如潮水般蜂涌而入,直奔林沙的识海深处。

    浓郁妖气喷涌而出,一位位千奇百怪的妖魔鬼影,张牙舞爪潮水般汹涌而至,好象要将林沙彻底吞噬一般。

    一瞬间,林沙好似陷身九幽鬼域,阴气森森鬼影重重,狰狞恐怖让人胆战心惊,意志力稍稍薄弱一些的生灵只怕瞬间就会被吞噬干净,变成一位没有灵魂的纯粹杀戮机器。

    喝!

    面对天妖如此声势浩大的攻击,林沙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轻轻一喝身上突然散发一股惊天动地的浩荡杀气。

    整座修罗幻堡核心区域,似乎微微一震,而后便被铺天盖地的恐怖杀气,填塞得满满当当不留丝毫空挡。

    那些奇形怪状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瞬间陷入了一片惨烈厮杀的修罗血海之中,比之前的九幽鬼域更加恐怖的地域。

    天上颜色血红,整个大地到处都是奋力厮杀的精悍军士,一股股血腥煞气游荡肆虐,所过之处妖魔鬼怪惊恐四散,一旦被如此惊人血腥煞气还有军气浸染,它们瞬间就会变成彻底的杀戮狂魔最后能量耗尽消散干净。

    天妖的一丝残念也被硬生生拉入此境,还没等它一时到不妙抽身而退,便被汹涌而至的恐怖杀气,以及冲天军气和血腥煞气包围,迅速消磨变成纯粹的精神养料,被林沙的恐怖精神力彻底吞噬吸收。

    太少,实在太少了!

    一股说不出的愉悦,从心中生起,林沙咂咂嘴一脸的意尤未尽。

    天妖却是如遭重击,隐藏于冰雕中的天妖精神意识,发出阵阵诡异波动,整个巨型冰雕突然一阵剧烈摇晃。

    轰隆隆……

    天摇地动,好似整个幻堡核心区域,就要倒塌崩溃一般。

    想要玩这一手吓唬人,打错算盘了啊。

    林沙轻轻一笑,身如苍鹰冲天而起,直接一掌印在冰雕的脑门上。

    一股冰冷之极的寒意,顺着掌心直冲林沙手臂而上,整条胳膊似乎都僵了一僵,那股凛冽的阴冷寒意好不知足要蔓延至林沙全身而去。

    烈阳掌!

    林沙嘿嘿冷笑,掌心道道炽烈热浪喷涌,瞬间就将涌入体内的冰冷寒气驱散,同时炽烈热力直接将包裹雕塑脑袋的厚厚一层玄冰融化。

    腾腾水雾冲天而起,瞬间就将巨大雕塑的头部还有林沙全部淹没。

    林沙没有理会这些,嘴角含笑一掌暗在冰雕中的那位头上。

    轰??!

    识海突然响起一声炸雷,还没等林沙有什么反应,一股磅礴邪恶到了极点的意识,蛮横霸道直接冲入林沙的识?;煦缰?。

    “噶噶噶,小子你竟敢将本尊逼迫至此,本尊要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大声音,突兀在林沙脑海响起,同时一道高大强迫的天妖身躯,突然出现在林沙的识?;煦缰?。

    周身绿焰熊熊,一股一股恐怖的妖异气息喷薄而出,无数冤魂厉魄的灵魂哭嚎惨叫,犹如一**巨大的精神冲击,直接沿着林沙的识?;煦?,向着林沙识海核心而去。

    “小子,为你的自大付出代价吧,你的身体正要让本尊享用了!”

    天妖哈哈狂笑之声惊天动地,震得林沙的识?;煦缫徽缶缌也?。

    林沙维持着大掌按住冰雕头颅的动作,一动不动好象时间从此彻底停滞,一股阴寒恐怖的冰冷气息,顺着他的手臂迅速蔓延至全身,在其身体表面迅速制造了一层浅薄冰甲。

    只是他的嘴角,诡异的挂着一丝轻笑。

    而在识海之中,天妖带着一票小弟气势浩荡,杀气腾腾分开林沙的识?;煦?,大摇大摆直扑核心区域。

    “咦,那小子怎么没半点反应,按里说不应该啊。难道这小子被本尊的威风给惊住,已经失去了抵抗之心,哈哈哈……”

    狂妄的天妖,一点都不在乎林沙的诡异表现,在它看来到了精神领域,除非天帝和大天魔这两个大敌突然现身,否则这次林沙小子死定了。

    “啊,怎么可能?”

    可惜它高兴得太早了,林沙识海中的混沌层,远没有普通人那般厚实漫无边际,不过片刻功夫,天妖已带着手下妖魔鬼怪气势汹汹,杀穿了浅薄混沌的阻拦,可是入眼所见差点没将它吓得魂飞魄散。

    一道紫光闪闪的江山社稷沙盘滴溜溜旋转,散发阵阵让天妖心惊胆战的浩然正气,而林沙那厮,虚空凌立好整以暇漂浮在紫光沙盘上空,正冲着它微微轻笑,顺便还打了声招呼:“欢迎天妖阁下来此做客,本帅不胜荣幸!”

    荣幸你个大头鬼!

    天妖惊觉猛然回神,再看身边小弟一个个满脸畏惧,那些实力弱小的甚至露出痛苦之色,身上冒着腾腾白烟身影也迅速变得虚幻透明。

    不好,撤撤撤!

    顾不得摆天妖架子,它此时心中笼罩一层浓浓的死亡阴影,身形一山突然化作每那天要气,就要破开身后的识?;煦缱砼苈?。

    “阁下,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啊,江山社稷图给我镇!”

    林沙声音飘渺传入天妖耳中,不等天妖意识有任何反应,突然整个意识海紫光大盛,一股磅礴浩大之极的浩然正气喷涌而出,天魔意识化身的妖气猛的一滞,还不等它有任何反应,突然头顶一暗一座紫光闪耀的庞大巨山已经轰然压下。

    天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哀嚎:“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