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早就感应到了他们的离开,却也没有多做理会。

    还是那句老话,对姬发小儿,他心中并不以为然。这小子真要是以后成了器,他也有手段让他瞬间从云端跌落泥潭。

    正经是眼前的水晶幻堡,要好好敲打敲打,让金修罗和妖帅,还有身后的一干小弟看看,为啥他是商军第一大帅,而魔帅和妖帅只能跟在屁股后面吃灰。

    “大帅,杀鸡焉用牛刀?”

    不等林沙动手,身后的破天和魔帅帐下几大先锋便纷纷开口,表示愿意联合出手试试眼前水晶墙的承认度。

    “一起出手也好,免得让人小觑了咱们商军将士!”

    林沙轻轻一笑,让开了身子,示意手下小弟们可以动手了,他自然不会轻易拂了小弟们的“孝心”。

    轰隆隆,噼里啪啦……

    破天和雷电门几大高手,好有魔帅手下数位先锋也不客气,冲着光滑如镜的水晶幻堡墙壁就是一通狠锤。

    劲气四溢轰鸣不绝,雷光闪烁耀人眼球,声势浩气势冲霄,结果却只能在光滑如镜的水晶幻墙上,轰出一个个不大不小的坑洞,还没等他们继续扩大战果,水晶幻墙便自动自主的收缩合拢。

    不过几个呼吸功夫,刚才弄出的坑洼,恢复如初映照着他们一个个气急败坏的脸孔,好象在嘲笑他们的无能一般。

    “哈哈,就这么点本事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大商这是无人的么?”

    金修罗的嘲讽笑声,在这时显得特别刺耳,特别的让人痛恨。

    “你给老子闭嘴,有本事出来跟老子大盏一??!”

    “不过缩头乌龟罢了,还敢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混蛋,等老子敲开了这乌龟壳,一定好好的收拾你!”

    “……”

    雷电门高手,还有魔帅手下先锋顿感颜面无光,一个个气愤难平手上动作又加大了几分,轰隆隆的巨响连成一片,很快有再光滑如镜的水晶幻墙上,制造了一批丑陋难看的坑洞。

    金修罗也不是善茬,各种污言秽语,外带讥讽嘲笑不要钱般吐出,只气得外头一干高手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倒是妖帅这厮,身上的妖气时高时低起伏不定,好象出了什么问题一般。又或者顾忌多年的同僚之谊,要么就是忌惮林沙的强悍实力,任由金修罗满嘴喷粪,他却是不言不语当个透明人。

    林沙猜得不错,妖帅此时确实在识海中,跟身后的大BOSS天妖交流有关林沙的信息,以及应敌之策。

    说实话,正面对上林沙,妖帅尽管有了奇遇,实力比之原来起码提升了一倍,可依旧没有什么底气。

    林沙的实力,实在太过深不可测。

    自从林沙加入商军出人头地以来,好象林沙都没有出过全力??删褪侨绱?,林沙的实力都强得可怕,就是大祭司和纣王这样的绝顶高手,都对其忌惮不已,更别说实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的妖帅了。

    在林沙面前,他根本就没有多少底气好吧。

    之前他以为有了天妖的帮助,实力提升几乎翻倍,就算干不过林沙,战个平手也不成问题,可谁料林沙依旧轻轻松松让他吃憋。

    要不是水晶幻墙的特殊,他才能轻松从林沙身前脱身,不然后果真的难以预料,这厮的武力实在太强了。

    一拳,只是区区一拳!

    他的所有攻击全被抵消不说,自身也受到了强劲余波的影响巨大。

    不然,他怎么连林沙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后,又强势不必将他砸入墙壁之中,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显然对林沙顾忌,又或者如此想的不止是他,身后神秘莫测,手段高强之极的天妖,也忍不住在他安全进入幻堡后,主动跟他打听林沙的信息。

    妖帅根本就不知道,天妖的吃惊一点都不比他小。要是知道的话,他却是不能如此安之若素的站在水晶幻墙之后,看商军一众高手的热闹,而是想着如何脱身跑路的计划了。

    天妖确实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自家地盘,遇到林沙如此强悍的超级高手。

    作为开天辟地之后,天子世界的第一批生灵,同时又拥有强大不可思议能力的绝世强者,甚至可以说已经超脱了凡躯这个阶段的存在,不仅仅只是肉身实力强悍,在精神修为方面同样惊天动地。

    不然,在它只保存了大部分精神念力之时,怎么可能驱使金修罗这样的绝顶高手为己所用,打杂跑腿任劳任怨?

    还不是在精神方面的压制,还有妖修神功的诱惑,这才有了修罗幻域已经更加神奇的水晶幻堡。

    在这方面,天妖有着绝对的信心,除非当年的大天摸和天帝再世,否则这个世界再无人能对他产生致命威胁。

    修罗幻域,不仅仅只是天妖的主场那般简单,如果利用得好幻域中变幻莫测环境的话,说这里就是天妖的个人领域都不为过。

    凡是进入修罗幻域的外人,根本就难以逃脱天妖监视的法眼,这也就是林沙时刻感受到,被人暗中盯梢感觉的由来。

    之前的姬发一行,虽然实力强悍却不放在天妖眼里。

    尽管姬发小子身上,有天妖最为讨厌的丝丝气息涌现,恨不得将这小子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从来就没将姬发视作大敌。

    可是自从林沙进入修罗幻域瞬间,他身上磅礴的气血能量,还有浩如烟海的内力修为,更让他忌惮万分好似中天骄阳的浩然正气,都让他感受到了森森的威胁,能够致它于死地,甚至万劫不复的巨大威胁。

    强,实在太强了!

    天妖实在想不通透,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悍的……人类?

    没错,林沙尽管强得不象话,一身实力综合起来,甚至不比天妖的两大对头天帝和大天魔差,可林沙的身体和精神,并没有达到超脱凡人的境界,天妖可以清晰感受到这一点,心中却是越发疑惑。

    从来都没有听闻过,人世间还有如此高手存在的迹象。

    而和妖帅的简单交流,林沙的出身来历,更是让天妖疑惑不已。按照正常逻辑来说,林沙根本就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程度,除非他修炼了数百年之久。

    无意间,天妖真相了……

    “都给本帅让开,本帅要亲自动手!”

    眼见一干热心的小弟,在光滑如镜的水晶幻墙前碰得头破血流,好不尴尬几乎下不来台,林沙没继续让他们丢人下去,轻喝一声缓步走到光华如镜,神奇得紧的水晶幻墙跟前。

    数百双满含期待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来。

    砰砰砰……

    身子微微下蹲,浑身气血鼓荡杀气冲霄,双手握拳意态昂扬,突然挥拳如风密密麻麻,光滑的幻墙前顿时出现一片凌厉拳影,带着爆炸力磅礴之极的雄厚拳劲,一股脑全部砸在光滑的墙壁上。

    拳出如机炮,轰隆隆气爆轰鸣,周遭的空气好似受了极大惊吓一般,翻涌沸腾化作道道狂风四散呼啸。

    水晶幻墙可就倒了大霉,瞬间受到或明或暗,又或者明暗相替劲道的轰击拉扯,在墙壁内部疯狂肆虐冲击,眨眼间一个个大坑连成一片,整片光滑的水晶幻墙像是被生生刮去一层般惨不忍睹。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一时忘了言语,只静静看着林沙的疯狂拳击,还有水晶幻墙如水拨连连荡漾,好似下一刻就会承受不住崩溃的惊人摸样。

    金修罗和妖帅,更是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心中忐忑生怕水晶幻墙承受不住轰然倒塌。

    “小心了,这家伙的拳势轰击实在太猛,水晶幻墙有些坚持不住,损伤远比修复速度来得快!”

    就天妖,在评估了一番林沙的拳势威力,还有水晶幻墙的最大承受能力之后,突然对金修罗和妖帅发出严厉警告。

    “哈哈哈,痛快痛快啊,好久都没出手出得这么爽快了!”

    林沙根本就没有理会众人的变化,此时他正沉浸于连环拳击的爽快状态之中。此时他的内家拳攻击威力,只是稍稍放开了不足五层罢了,可是那种久违的热血沸腾,战意冲霄的感觉让他沉迷。

    已经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热血澎湃的快感了,自从来到天子传奇世界后,就再也没有享受过了吧。

    天子传奇世界的实力,比起风云世界自然更高一层,可惜林沙穿越过来之时,本身实力就超越了风云世界的界限,从一开始就处于天子传奇世界的顶峰。

    之后经过十多年时间的沉淀,无论是经历战斗还是个人武力厮杀,都难以逼他使出全力,而且大部分用的都是内功实力,他最核心最根本的内家拳威能,一直处于蛰伏状态。

    他对这样的状况,其实也没啥不满意的,毕竟已经不是当初血气方刚的热血青年了,但心底深处总有丝丝遗憾,对那种畅快淋漓的战斗还是很有些向往的。

    眼下,使出了内家拳的手段,连环轰击眼前神奇的水晶幻墙,尽管没有使出全力,但这种拳拳砸实的感觉,还是让他有些沉迷,有些怀恋啊。

    看起来坚不可催的水晶幻墙,就在林沙的忘我拳击之下,轰然炸响露出一道巨大的缺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