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天魔看得没错,林沙此时确实正暗暗防备中暗中的强手。,: 。

    自从进入修罗幻境开始,他便感应到了一股强悍之极的邪气充盈整个幻境,给他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更有一种被窥视的感应涌上心头,好似隐藏在暗处的强手,随时准备择人而噬一般。

    不远处的修罗幻堡,更有一股妖邪气息冲天而起,其他人感觉可能不那么明显,可在林沙的感知里,简直就如黑夜里的太阳,说不出的耀眼和诡异。

    再有一点,他对姬发小儿真没啥偏见,也没那么浓烈的杀心。

    不过一岁的小子罢了,也不知道哪路大神这么空闲,制造出了这么一个怪胎?;购谜饫锸翘熳哟?,同时又处于神话末端的殷商时代,要是再后推千年封建朝代起步之时,早就被当作妖孽处理掉了。

    要不是纣王一味折腾,这小子此时还在他娘的怀里喝‘奶’呢,哪有今日的风光无限?

    这小子要是不知死活主动撞上来的话,他也不介意顺手将其抹杀。就算碍着猪脚气运之子的身份,不好直接将其干掉,把他‘弄’残‘弄’成废物也成啊,到了那时这厮也就没资格蹦达了。

    无论哪朝哪代,都不可能推一个废物点心上位的,除非有权臣想要篡位。

    不过看姬发那小子周围人紧张的‘摸’样,估计就是他想要动手将‘助纣为虐’的自己干翻,旁边的人也不会答应吧。

    既然如此,林沙也就懒得理会天子传奇当之无愧的猪脚,麻痹的一个一岁小儿竟然有了儿子,这事真是怎么想怎么搞笑。

    两个‘奶’娃娃‘混’在一起嬉戏,一个喊爹一个叫儿子,不知什么时候口水糊了一脸同时哇哇大哭,画面太美他实在不愿再想下去了。

    再说一忧子出马,立刻将金修罗压制,一时被楱得找不着北,晕头转向鼻青脸肿,衣裳褴褛好不凄惨。

    “‘混’蛋‘混’蛋‘混’蛋,有本事跟老子到幻堡一战!”

    金修罗周身妖邪之气大盛,突然一掌劲气飞舞好似排山倒海,勉强‘逼’退身如箭矢瞬间飞回建筑材料奇特,好似水晶宫般的幻堡。

    “呵呵,咱们走,去会一会幻堡真正的主人!”

    不等一忧子有所表示,林沙已大手一挥,飞腾而起如大鸟横空,瞬间跨越数百丈距离,直直来到好似水晶宫般的幻堡前。

    “妖帅,还不速速开‘门’,难道要本帅亲自动手么?”

    站在如水晶般透明梦幻的幻堡‘门’前,林沙开口说出的话,却是让跟在身后的魔帅,以及一旁警惕万分的姬发一行大吃一惊。

    “林沙,不要用那种命令的口‘吻’跟本帅说话,别以为你实力高强就可凌驾于本帅之上!”

    突然,如梦似幻大‘门’紧闭的幻堡,突然缓缓‘露’出一道‘门’户,妖帅浑身妖气冲霄,周身气势凌厉惊人之极,脸上的狰狞面具好似也闪烁着妖异光芒,眼中‘精’光闪烁直视站在幻堡‘门’前的林沙。

    “哟喝,实力见涨脾气也见涨??!”

    林沙脸‘色’平静之极,无悲无喜上下打量了妖帅一眼,轻笑着摇头:“不够不够,还远远不够啊,魔帅何在?”

    “末将在!”

    “出手教训教训眼前这家伙,让他知晓什么叫做上下尊卑!”

    “谨尊大帅将令!”

    魔帅大吼出声满脸狰狞,周身漆黑魔气‘荡’漾气势惊人,浑身上下的强壮肌‘肉’猛然膨胀,整个人似乎都大了一圈,突然身如流星疾驰而出。

    “妖帅你找死,就让本帅掂量掂量你的本事吧!”

    人还未至,两团篮球大小漆黑魔球,已似闪电疾飞而出。

    “就凭魔帅你个废物也想教训本帅,再多修炼五十年吧!”

    妖帅哈哈狂笑,身如疾风电‘射’而出,不退反进双手妖气滚滚劲气弥漫,右手瞬间幻化成两道残影,一左一右轻描淡写将袭来魔球拍飞。

    瞬间飞临震惊不已的魔帅身前,飞起一脚直直踹在魔帅‘胸’口。

    哇的一声凄厉惨叫传出,魔帅连一招都没有接下,便被妖帅一脚踹断数根肋骨,满脸痛苦吐血倒飞而回。

    “魔帅,你真是太过大意了!”

    身后不知何时已多出一堵柔和气墙,魔帅高大魁梧的身躯陷入其中,好象趟在柔软温和的棉垫中一般,尽管‘胸’口憋闷得厉害,一股股血腥味直奔喉咙口,倒飞出去的身形却是停在半空缓缓落地,没有再受伤进一步的伤害。

    “咳咳,大帅小心,妖帅这家伙的实力,膨胀得有些诡异!”

    双脚稳稳落地,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剧烈咳嗽猛的喷出一口逆血,‘胸’口火辣辣的疼痛半晌也没恢复过来,他只得弯曲腰身小心提醒。

    “呵呵,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就是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哪派外表再光线量力,也是一样!”

    林沙呵呵一笑不以为意,一眼就看出了妖帅此时的状况,体内多了一股‘精’纯之极的妖气,和妖帅本身拥有的妖气虽属同源,可在质量‘精’纯之上完全无法相比,也就没有水‘乳’‘交’融一说。

    除非,其中一股主动放弃,融入另一股之中??裳靶惺乱幌蜃浴健岳?,又怎么可能舍己为人?

    话音刚落,林沙身如瞬移,瞬间出现在骄狂不可一世,妖气冲霄气势惊人的妖帅身前,平平无奇一拳轰出。

    “嘿,林沙林大帅,你就这么瞧不起人么?”

    妖帅眼中妖异光芒连连闪烁,狰狞的青铜面具闪烁青红妖‘艳’光芒,体内如源似海般的磅礴妖气轰然爆发,双手呈爪瞬间舞出数十爪,好似一堵锋利的爪墙一般,带着不可一世的威势闪电般横推而出。

    轰??!

    拳劲与爪劲凌空相撞,轰隆一声巨爆震耳‘欲’聋,出乎妖帅意料的是,并没有出现拳劲被爪劲吞噬的一幕,林沙那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拳,在碰到漫天凌厉爪劲之时,突然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澎湃劲气。

    拳劲凶猛好似排山倒海,妖帅的凌厉爪劲瞬间就被汹涌的拳劲淹没,而后犹如狂风暴雨般瞬间将妖帅完全覆盖。

    呼!

    妖帅当真今非昔比,或者说他身后的强者实力强悍之极。

    气劲飞扬狂风呼啸,妖帅身后一尊大天妖虚影,好似遮天蔽日的乌云一般,将幻堡‘门’口这一小片区域,全部笼罩在它的‘阴’影之中。

    浓郁的妖气汹涌,瞬间在妖帅身前形成一道坚固气墙,竟是将林沙轰出的凶涌拳劲,全部阻挡在外,尽管最后气墙也跟着崩塌消散。

    “林沙林大帅,如何,对本帅的手段还算满意吧?”

    妖帅身如柳叶向后飘飞,立于空‘荡’‘荡’的‘门’‘洞’之前,眼中‘精’光闪闪冷笑出声:“所谓的大商军中第一高手,也不过如此罢了!”

    “是吗,那妖帅你可就要睁大眼睛,看仔细了!”

    林沙的声音,突然从妖帅身后传来,不等脸‘色’狂变的妖帅有任何动作,一双蒲扇大手如铁夹一般,牢牢抓住妖帅的肩头,掌心暗劲喷吐妖帅瞬间浑身无力,已失去了大半反抗能力。

    “不……”

    妖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惨惊呼,高大魁梧的身躯已被林沙狠狠甩了出去,砰的一声直接在身后的水晶墙壁上,砸出一道清晰的人形坑‘洞’。

    奇妙的事情也就自此发生,被生生砸入水晶幻墙中的妖帅,眼中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嘲讽,紧接着被砸出的大坑竟然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合拢。

    这是闹的哪一出???

    林沙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猛然涌起一个好笑念头:世界真奇妙!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水晶幻墙上的人形坑‘洞’已经自主合拢,当然透过清晰透明的水晶墙壁,他也能看到妖帅这厮已经稳稳站在墙后。

    真是有意思的玩意??!

    这水晶墙壁,甚至包括整座水晶幻堡,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颇有那么点科幻电影中的液态记忆金属,真是神奇的玩意,不知道他能不能‘弄’上一点,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轰??!

    林沙身如利矢,瞬间冲着光滑毫无缝隙的水晶墙前,又是平平无奇的一拳轰出,拳面轰中水晶墙壁瞬间,一股磅礴拳劲喷涌而出。

    只一瞬间,好似水晶一般透明的幻堡高墙,好似挨了全速动车的狠狠撞击,水晶墙面瞬间向内凹陷,厚达数丈的墙壁硬生生被轰出一道方圆丈许的圆‘洞’。

    不仅如此,整座幻堡都像是遭遇了大地震般,猛的剧烈摇晃,周围地面泥土翻卷大石滚落声势好不惊人。

    可水晶幻堡,不愧是天妖的藏身隐居之所,幻堡更是神奇之极,在如此惊天动地的声势之下,任由大地猛烈摇晃,水晶幻堡却是安然无恙,甚至就连刚才被林沙一拳轰出的巨‘洞’深坑,也在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恢复,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恢复如初。

    “呵呵,林大帅你有本事就破‘门’而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进来!”

    还没等林沙有进一步动作,耳边便传来幻堡名义上的主人,金修罗的猖狂大笑,而之前主动‘洞’开的大‘门’,也在片刻之间重新合拢。

    “是啊,那你得睁大了狗眼,好好看看本帅的手段了!”

    林沙哈哈一笑,对金修罗的嘲讽不以为意,回头冲着满脸担忧的破天等人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之前姬发一行所立之处亿空空如也,这帮家伙早就趁机溜得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