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战鼓声惊天动地,上百条小艇犹如利矢飞射,在泥泞的沼泽烂泥中灵活穿行。

    小艇上帅旗猎猎,偌大一个林字好似荒古凶兽张牙舞爪好不威风。

    林沙林大帅出行,怎么可能低调得了。

    隔得老远,整个修罗幻域都能清晰听到如此浩大声势。

    而在修罗幻域之中,本来两方人马打得不可开交,可是在冲天的战鼓声响起后,很有默契的互相停手紧张戒备。

    商军一部精锐,和南楚部分军士,就这样大摸大样冲进了修罗幻域,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互相对峙的两拨人手。

    “商军大帅林沙,咝,怎么是这位?”

    姬发一行随意扫了眼小艇上飘扬的旗帜,顿时脸色大变心情沉重。

    “这个是里修罗幻域,不欢迎你们赶紧给我离开!”

    一位身材壮硕,浑身邪气威势惊人的中年汉子猛然抬脚,冲着上百艘飞驶而至的小艇怒声厉喝。

    咻咻咻……

    回答他的,是一排排锋利箭矢。

    “南楚的混蛋,你们想找死么?”

    那位身材壮硕气势惊人的中年,正是修罗幻域主人金修罗,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绝顶高手。

    此时他满脸怒容,周身劲气好似波浪翻滚,邪气冲天声势不凡,眼中闪烁凛然精芒冷横出声,一双宽大袖袍突然凌空飞舞,一股磅礴吸力传出咻咻飞射而至的漫天箭雨,犹如乳燕投林般纷纷卷入宽大的袖子周围气旋中。

    “都给老子去死吧!”

    一声爆喝,无数被气旋裹住的利矢,以比来时更快速度****而回。

    “哼,小小伎俩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魔帅身如轻风疾闪而出,周身魔气缭绕声势骇人,一连数掌挥出劲风澎湃好似排山倒海,强猛霸道的掌风直接将****而来的密集箭雨轰成粉末。

    “咦,没想到商军之中,也有像你这样的高手!”

    金修罗一脸惊诧,随即满是不屑嗤笑道:“也就是如此了,识相的话赶紧给老子混蛋,否则叫你们来得去不得!”

    “混蛋,老子杀了你!”

    魔帅暴怒,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威胁过,而且还是一位长时间隐藏在修罗幻域,缩着当宅男的不知明高手?

    金修罗在南楚某些地方很是出名,可放在整个大商地界,那真就默默无闻许多见闻广博的江湖好手,连听都没有听闻过。

    魔帅在仙域苦心修炼大半个月,自觉实力提升不小,正好要拿人做是测验,金修罗就一脑袋撞了上来。

    砰砰砰……

    两人很快战在一处,劲气飞扬狂风呼啸,道道龙卷犹如怪兽四下肆虐,拳来脚往轰鸣震动不绝,漆黑的魔气和惨绿的妖气交相辉映,好一副邪魔外道肆虐的景象。

    “你们几个,都准备好了,准备救援魔帅!”

    林沙何等眼力,瞬间看出了魔帅的不足,只怕等他胸口那股气消散,就是他战败之时。他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弟受虐,回头冲着魔帅手下的忠实小弟数位先锋说道。

    果然,数十招一过魔帅很快落于下风,被金修罗各种妖邪手段整得苦不堪言。几大先锋一见当机立断飞身而出,勉强接下了金修罗的凌厉攻击,满身狼狈撤了回来。

    “破天,看你的了!”

    林沙凝立船闲闲一笑,根本就没把魔帅落败的事放在心上,回头冲着跟在身边的南楚侯世子吩咐道。

    破天应了一声,他手下雷电门四大高手顿时如箭疾射而出,不过眨眼功夫便跟刚刚歇了口气的金修罗战至一处。

    一时修罗幻域的核心区域修罗幻堡前,雷电交加气劲澎湃,数条矫健身影上下翻飞气势惊人,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火暴。

    砰砰砰的拳脚轰击声不绝,金修罗游刃有余哈哈大笑的声音分外刺耳,四位雷电门高手气得脸膛发红怒吼连连,一时雷电娇痴道道电网哦作响。

    可惜,实力不济就是实力不济,不是依靠人数多就能弥补得过来的。

    不过十几招过去,雷电门四大高手便被金修罗一一轰得吐血倒飞。

    “大帅您看?”

    破天羞得满脸燥红,得亏他刚才忍住了心头冲动,为了不得罪魔帅没有跨下???,不然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无妨,金修罗那厮的实力,却是更高一筹!”

    林沙摆了摆手,眯缝着眼睛看向远处耀武扬威的金修罗,感觉这厮就像一位跳梁小丑,说不出的让人不喜。

    “哈哈,还有什么人想要试试老子的手段,商军无人乎!”

    金修罗猖狂的大笑,不仅让一干商军将士和南楚将士感觉面目无光,咬牙切齿却是无可奈何,谁叫他们连败两阵实在没说话的底气啊。

    “大帅您看?”

    几大先锋,还有南楚侯世子破天一脸愤恨,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期盼。

    “跳梁小丑罢了,不必过于关注!”

    林沙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哪会在乎这点小小挑衅,扭头冲着不远处一直保持沉默状态的姬发一行开口:“一忧子道长,看来还得你这样的高手,来收拾这样不知死活的垃圾??!”

    正心惊于金修罗的胆大妄为,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姬发一行,一边心情忐忑关注事态发展,一边不动声色想要偷偷溜走。

    不同于狂妄到没边,真以为天老大他老二的金修罗,姬发一行却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心理压力,林沙的存在好似遮天蔽日的乌云一般,直接遮住了姬发一行心中任何侥幸心里。

    只是任谁也没想到,面对金修罗的无礼挑衅,林沙竟然没有亲自出手教训那厮,而是要一忧子代劳?

    一忧子无法,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和勇气。

    跟林沙打了声招呼,一忧子便飞窜而起,犹如疾风呼啸瞬间冲至金修罗身前,先天乾坤功全部展开,一个照面便将金修罗笼罩于狂暴的劲气风暴之中。

    “一忧子,你什么时候也成了朝廷的狗腿子了?”

    金修罗大惊,一面拼尽全力抵抗一忧子源源不绝的狂暴攻击,一边想要靠言语说动一忧子主动撒手:“真是没想到啊,实在让人大开眼界!”

    一忧子全当了耳边风,先天乾坤功火力全开,劲气飞扬雷霆阵阵,气势冲天搅动半边风云,瞬间就将金修罗压制一通狠揍。

    另一边,姬发一行虽然还有原始天魔和姜子牙这样的高手,可是却一个个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大意,生怕林沙暴起发难对他们突施辣手。

    “大帅,咱们要不要对姬发小儿动手?”

    魔帅很有些尴尬,他发觉自从回到朝歌以后,日子过得真叫一个苦逼,似乎随便出来一个家伙就能叫他吃憋,真心郁闷到姥姥家了。

    刚才,又被金修罗这么个不知名高手教训了,此时见到姬发小儿自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心中蠢蠢欲动提议道。

    “姬发小儿旁边,跟着的是姜子牙和原始天魔,你有能耐将他们全部干翻么?”淡淡扫了魔帅一眼,嗤笑出声不仅说给魔帅,同时也是说给旁边的南楚侯世子破天听。

    咝!

    果然,

    只听旁边响起几道倒吸凉气声,魔帅和破天都被惊住了。

    一个姜子牙就极难对付了,再加上一个更加凶残的原始天魔,他们还活不活了,甚至破天都想着是不是暂时性‘战略转移’一把?

    “难怪那厮的气息那般熟悉,原来是原始老鬼??!”

    魔帅感叹出声,再也没说什么冲上去抓姬发小儿的浑话了。除非林沙林大帅亲自出手,不过显然林大帅暂时还没有出手的想法。

    可姬发一行不知道啊,他们还以为林沙这边有什么阴谋诡计,一个个小心翼翼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时刻准备着应付林沙的突然攻击。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还是想办法赶紧离开吧!”

    就连最是狂妄的原始天魔,在这种时候都没有逞强的想法,开什么玩笑,跟林沙这混蛋硬扛,原始天魔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走,外头可是有好几千商军将士!”

    姜子牙也是心急如焚,他对林沙的忌惮和戒备,一点都不比原始天魔少。

    也算他们倒霉,慌不择路冲如修罗幻境,结果被金修罗这厮硬生生拖在这里动弹不得,早知道林沙会突然杀过来,他们就算拼了老命,也会先一步离开这个危险到了极点的地方。

    已经有了身孕的九妹,还有缺少了一魂两魄的姬发,还有毒功厉害武功之能算一流颠峰的鸠婆婆,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战力好不。

    姬发虽然少了一魂二魄,但猪脚的本能还在,林沙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九妹和鸠婆婆自然不必多说,九妹作为大商王宫大内侍卫,自然明白林沙林大帅意味着什么,根本就没有动手的勇气。

    至于鸠婆婆,之前在朝歌城大街,他林沙一眼所伤,也差不多吓破了胆,自是没胆子跟林沙放对。

    “林沙这混蛋一直不动手,肯定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等会一旦机会来临咱们千万不可迟疑,直接离开这鬼地方!”

    还是原始天魔老奸巨滑,观察细致入微发现了一些端倪,顿时脸上一喜急声招呼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