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林沙疑惑的是,作为堂堂的仙域之主,天女竟然只修炼了区区一门轻功。

    虽然她的轻功堪称绝世,可轻功又不能当饭吃,在战斗中的作用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只有那点可怜的精神魅惑之术还有点自保之力。

    说起天女的精神魅惑,这位毫无社会经验的豪门宅女,竟然把主意打到林沙身上,结果被林沙一眼瞪成昏迷。

    之后她见了林沙,就像老鼠见了猫一般害怕。

    实在是,林沙表现出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之外。

    比轻功,那就是个杯具,她的所谓绝世轻功,在林沙经过风云和天子两个世界完善后的鲲鹏九变面前,简直就是渣渣。

    至于精神力深度,那就更没可比性了,简直不在同意个纬度好不好。

    所幸,林沙对所谓的美色,以及滥杀无辜没有兴趣,否则就天女不知死活出手试探,就足够仙域遭遇一次凶狠的血腥清洗。

    实力到了林沙这等境界,虽然还做不到将不如自己的好手当作蝼蚁,却也不再会因为他们的无脑试探,而做出什么过分举动。

    有那闲功夫,他还不如多翻阅几本珍贵典籍来得好。

    仙域收藏的典籍,无不是记载着这个世界核心秘密的珍贵玩意,可能在其他人眼中都是废纸,可在林沙眼里却是无价之宝。

    别的不说,顺着珍贵典籍之间若有若无的隐秘联系,他就自己推论出了好一些历史事件,以及隐藏其中的所谓神魔手段。

    在大商和夏朝之前的历史上,每一次政局动荡或者地方骚乱,都或多或少潜伏着神魔妖的影子,几乎无处不在时刻影响天下的正常运转。

    通过这些珍贵历史典籍推测,神魔妖的武力确实强得不可思议,说挥手碎山反掌断流一点都不为过,手段之强简直不似凡人。

    不过也就是比超级强者,更强一筹的存在罢了,还不至于让林沙感到绝望,没有追赶上去的信心。

    说实话,真要发挥他身体的全部实力,所能做到的一点都不会比什么神魔妖差,甚至某些方面更甚一筹。

    而珍贵典籍中不时露出所谓的仙界,魔界还有妖界,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以他在大商的地位和实力,除了王族的一些隐秘之外,可以说整个中原对他而言几乎没有秘密。只要他想知道,基本上都能通过各种渠道知晓。

    这就是权势的作用,同时也是林沙委身大商的最主要原因。想要了解这个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朝堂占据高位,而后通过朝廷的渠道,获知自己想知道的情报。

    整个大商朝廷,几乎无人不知,林沙林大帅最喜欢的,便是那些奇奇怪怪的秘境,以及一些让人感觉过于神话的传说。

    上有所好,下面的人不管心思如何,想要巴结讨好的话,自然会想尽办法,弄到林沙感兴趣的消息作为见面礼。

    如此,林沙也同过这种手段,对整个大商的某些隐秘了解,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说句不夸张的话比王室掌握的隐秘消息还多。

    正因为如此,林沙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仙界,魔界还有妖界的传说。

    倒是现在翻阅的珍贵典籍中,这三个名词不时跳出来刷一刷存在感。林沙心中那个郁闷就别提了,他对这三处所在两眼一摸黑怎么破?

    按照典籍中的描述,仙界很有点洪荒世界天庭的样子,在那什么轻灵之气上,生存着各种心存善念的仙灵。

    对此,他心中连连冷笑,什么狗屁的心存善念。

    按照他在现代之时,无意中从网络上看到的一个说法,整部天子传奇歧视就是猪脚跟天帝那众多女儿谈恋爱的过程,而且恋爱的经过简单到了极点,就是美女看见帅哥心存仰慕,同时见帅哥家世不凡一个个倒贴的故事。

    真要是心存善念,所谓的天界之主天帝,会做出这等天下布种的‘好事’来么?

    最让人感觉恶心的是,这位天帝老兄勾女的手段极其不雅,不是通过自身武功制造浪漫唯美的幻境,勾搭涉世未深小姑娘的身心,就是做那‘英雄救美’的狗血勾当,也不知道是不是暗中约好了,又或者这厮早就盯着目标很久了,每每都能在关键时刻扮演一会美男英雄。

    这厮简直跟天龙里的播种大王段正醇一个德性,可他的行径比段正淳还要卑劣得多,他勾搭上了美女玩过一遭,拍拍屁股转身就走,并以缘分浅薄作为脱身借口,制造了若干对社会造成极大破坏的怨妇。

    段正淳那厮还知道玩过了负责,这位天帝简直潇洒到了极点,比所谓的浪子还要浪上十倍百倍。

    更让林沙觉得搞笑的是,这厮布种天下,结果和段正淳一个结果,生下来的全部都是女儿,然后这厮还舔不知耻的传下话去,叫他的女儿们做好侍侯下一位天帝接班人的准备。

    这厮能渣到这等程度,也算是天下奇葩了。

    结果,估计连天道都看不下去了,直接降下雷劫将这厮给灭了,让这厮再也不能对天下造成大害。

    所谓的天帝,说他是天下第一渣男都不为过,如此角色哪里来的‘善念’?

    而且天帝这厮,貌似最后出现的时候,距离现在还不足二十年?

    这真是有趣了,这家伙有什么底气,在大商君主还只能称王的时,就妄称天帝,把人王放哪里去了?

    林沙阴暗猜想,估计这厮心中也是没底,这才行事低调万分,除了那几位被祸害的不浅,时隔近二十年依旧对他念念不忘的美女,知道天帝这号人物的家伙真的不多。

    要说仙界就是他此时所待的仙域,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尽管仙域的环境,是他穿越多个世界以来,最好的也是最为让他沉迷的环境,他却不认为所谓仙界,就这么大一点地方。

    说实话,仙域给他的感觉,无论是面积还是地形地貌,像一个岛屿多过多过什么神仙地域。

    至于魔界,他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

    大商周边各种魔族势力好几个,而且都有魔族的正统传承。从仙域珍贵典籍的记载中,也可很清楚的分析出魔族的势力范围就在大地之上。

    说不定,那几家魔族部落,就是当初从魔界分离出来的,而所谓的魔界,就是眼下大商所在的中原地域。

    从传说中,也很能解释得通其中的缘由。

    至于所谓的妖界,在神魔的压制下,林沙从典籍中很少看到,估计就是存在也不知道缩在那个疙瘩角落。

    不过,从珍贵典籍中的描述推断,仙魔妖无不是精气神,还有身体达到了非常层次的超级强者。

    林沙比对着自身实力,琢磨着和所谓的仙魔妖的差距,脸上忍不住露出丝丝微笑,差距是有却不大。

    这日,南楚世子突然派人来报,距离仙域幻境的不远的修罗幻境,发现了姬发小儿和他身边帮手的踪迹。

    “哦,还有什么发现?”

    林沙从海量的典籍中抽身,沉迷于众多典籍中的他,几乎都忘了来南楚的‘正事’。

    “探子,探子还发现了妖帅的踪迹!”

    “妖帅?”林沙脸色凝重,再也不能等闲视之,起身来到仙域的广场上,招呼驻扎在此的亲卫,同时叫来努力适应修炼卓有成效的魔帅。

    “发现妖帅的踪迹,就在不远处的修罗幻境,咱们过去看一看!”

    怎么说都是商军同僚,不可能对这厮的失踪无动于衷。

    “妖帅这家伙真是乱来,既然不是被姬发小儿干掉,那就老老实实前来报道,难道他不知道大帅你来了么?”

    魔帅很是不满,单就他和妖帅的竞争关系,早就看妖帅不顺眼了。

    “估计这家伙,还真不一定知晓!”

    林沙轻轻一笑,说了句心里话,妖帅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而修罗幻域出现了天妖的传言,说明了很多事情。

    而他此时又对天妖来了兴趣,要是能够直面天妖的威胁,不知道能够坚持到什么程度?

    “林大帅,你们这是要离开了么?”

    天女得到消息,带着一票仙域水军,急匆匆赶了过来,头一句便是如此。

    “怎么,你还舍不得我们离开?”

    轻轻挑眉,林沙缓声开口:“那我们就不走了!”

    天女脸上神色一僵,差点没能绷住她‘公主’的架子,心中连连暗骂,谁舍不得你们离开吧,我巴不得你们滚得越远越好。

    “不跟你们开玩笑了,这次有事离开,不过等我处理完了事务后,会再回来的!”林沙淡淡一笑,摇了摇头直视神色有些慌张的天女,凝声道:“本帅不会轻易放过仙域的大好资源,会留下一部分人马继续驻扎,天女你们最好不要自误,不然后顾难料!”

    说完,没理会天女难看的脸色,转身大步流星在一票小弟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离开了居住环境绝对十佳的仙域,回合了早就等候在外的南楚大军,气势汹汹朝修罗仙域赶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