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在仙域碰到了天庭水军,真有些哭笑不得。

    也不知道仙域哪找来的摸版,装扮得那叫一个相似,简直就是败坏这位几位天庭大神的名誉。

    “阁下带着大批人手进入仙域,二话不说大打出手,也太过分了吧?”

    娲姐暗暗防备,目光清冷怒视一脸悠闲的林沙。

    “大胆,大帅跟前有你说话的资格么?”

    魔帅怒吼,挥手间劲气飞扬震退苦不堪言的仙童,眼中杀机凛然以手作刀凌空狠厉挥出。

    一道全由凛冽魔气组成的弯刃,闪射而出直奔娲姐而去。

    玉手微扬,一股磅礴劲气喷薄而出,如海潮般将****而至的魔刃淹没。

    两道身影好似闪电奔涌,在林沙笑眯眯的目光注视下,电射而飞冲至一处大打出手,顿时劲气横飞狂风大作,声势好不惊人。

    “娲姐……”

    “魔帅……”

    仙域水军和魔帅手下几大先锋齐声惊呼,却是不敢有丝毫妄动,生怕影响了自家老大,引发什么不好结果。

    魔帅的武功就不说了,林沙接触了足足十来年时间,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回事,算得上江湖上的绝顶武功,只不过性质向妖邪方面稍稍偏了那么点。

    娲姐的武功很有特色,模仿大自然的各种神奇变化,一会龙卷狂风冲天而起,一会海潮滚滚连绵不绝,一会又似骄阳似火逼得人睁不开眼。

    两人的高低他一眼可辨,魔帅占优但优势却不明显,娲姐这厮的武功十分奇特,越打越上凌厉竟有猛追而至的惊人趋势。

    “没想到仙域,还算有些门道!”

    眯缝着眼睛,双手背负一点都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林沙嘴角含笑心中充满了期待,希望仙域的收藏能够满足他的需要才好。

    无论陷入苦战的魔帅,还是魔帅手下数大先锋,一点都没有埋怨林沙迟迟不出手的意思。

    林沙出手可迅速,轻而易举解决眼前麻烦不假,同样也代表了他们的无能,这么点小虾米都解决不了,都需老大出手还要他们做什么?

    “你们这些入侵者,都给我去死吧!”

    林沙这边风轻云淡,很能沉得住气不慌不忙,反倒是仙域那头沉不住气了,那位托塔天王突然暴吼出声,手掌一扬宝光隐隐的灵塔飞天而起,好似吞天巨兽般疯狂吸纳灵气,瞬间在半空形成一道巨型灵塔虚影,犹如泰山压顶般从天而降,欲将林沙一行全部压成粉尘。

    “好胆!”

    站在林沙身后的几大先锋勃然色变,根本无需林沙指挥数位好手已纷纷高举手头家伙,浑身杀气凛然冲天而起,劲气飞扬与那从天而降的巨型灵塔斗至一处不可开交。

    “真是只讨人厌的苍蝇??!”

    林沙目光冷芒闪烁,嘴角含着一丝不屑冷笑,冲着满头大汗极力操作天上灵塔,还有蠢蠢欲动的仙域水军微微一笑,突然平平无奇一拳轰出。

    轰??!

    空气中发出一声呼啸巨响,一只不断扩大的铁拳如电疾射,如同天上将落不落的巨型灵塔般,疯狂聚拢周围天地灵气形成一只半丈方圆的巨型拳影。

    巨型拳影带着一往无前之势,根本就不给仙域水军们反应之机,只有实力最强的仙童来得及指挥仙剑在身前布置防御,便被轰然炸碎卷去滔天劲风狂浪的凌厉气劲淹没。

    啊啊啊的凄厉惨嚎不绝于耳,狂风肆虐仙域‘水军’根本来不及反应,便受到滔天劲风之浪的侵袭纷纷吐血倒飞。

    其中,实力最挫的巨灵神受伤也是最为严重,一直被滔天劲风卷飞数十丈之遥,重重砸在坚固带着特殊灵气的坚硬汉白玉石上,狂喷鲜血身上气息瞬间衰落了八成以上。

    至于托塔天王,二郎神还有哪咤,以及是最强的大圣,一个个被狂暴劲风卷动,吹得晕头转向好不狼狈。

    原本灵光湛湛,威势无匹的巨型灵塔,好似失去了能量来源般,在空中滴溜溜旋转,巨型塔影迅速缩小变回原形。

    几大冲天而起的先锋,只觉身上压力一轻暗暗松了口气。

    林沙眼中精光一闪,嘴角含笑袍袖一卷狂风大作,一股巨大吸力冲天而起,瞬间便将从天而降,塔身灵光闪闪的宝塔席卷而来,大手一张将挣扎不已的灵塔牢牢掌握在手。

    好玩意??!

    掌心传回的浓郁天地灵气,还有一股莫名的镇压之念,让林沙脸上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惊喜,

    感受到托塔天王在塔中的精神念力,嘴角轻轻一撇手心紫光闪烁,手掌肌肉轻轻一震,远处被狂暴劲风卷得晕头转向的托塔天王突然心头一痛,和宝塔的联系瞬间消失,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仰天就倒。

    “贼子,欺人太甚!”

    林沙懒得理会气息大降,几无再战之力的托塔天王,敏锐的灵识不断蔓延进手中灵塔深处,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

    这次,可是赚大发了!

    “给我去死!”

    正跟魔帅激斗不酣的娲姐,显然也受到了这边狂暴劲风的影响,心思忍不住便宜的一小点,结果被心中憋闷的魔帅找到机会一拳印在身上,顿时好似断线风筝般喷血倒飞了出去。

    “魔帅不要追了,大局已定这帮家伙翻不起什么风浪!”

    正欲再追来记狠的,林沙适时开口救了娲姐一命,不然以魔帅行事的凶狠残酷,娲姐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出来吧,躲在一旁也看够了吧?”

    林沙把玩手中精致小巧的玲珑宝塔,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转头看向不远处一片仙雾迷蒙之处。

    他的话让魔帅等人吃了一惊,急忙龟缩一处加强了戒备,心中却是郁闷不已,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仙雾迷蒙处没有丝毫波澜,就在众人以为林沙判断错误之时,一位浑身育满仙灵之气,美丽好似天仙般的女子缓步而出。

    魔帅看呆了,数位先锋也看呆了,崇破天这厮甚至可耻的流出了口水。

    林沙眯缝着眼睛,脸上表情毫无波澜,丝毫没有为眼前女子仙灵般的容貌感到丝毫惊讶,在他眼中只有那女子不算庞大的气机反应。

    “小女子,拜见林大帅!”

    林沙一行的反应,都尽收仙灵女子之眼,心中暗叹这次说什么也躲不过去,反而满脸坦然上前拜见。

    声音清脆婉转,好似黄莺又如仙音,带着一股子天然的魅惑之意,瞬间就让魔帅和手下几大先锋,还有崇破天这厮色予魂授,浑身骨头都似乎轻了几两。

    咳!

    一声轻轻咳嗽,好似惊雷在耳中炸响,顿时让这几位沉迷于女色的家伙,迅速清醒反应过来,一个个心头凛然再也不敢小觑眼前天仙丽人。

    天女眼中的得意之色还没完全起来,便彻底僵在眼底,心中连连暗叹,这次真是倒了血霉,碰到林沙这样的奇男子。

    “除了魔帅,几大先锋还有破天世子,以及雷电门的几位之外,其余人等都给我老实在广场安营扎寨,不许胡乱走动否则军法从事!”

    没有理会众人复杂的心思,林沙回头冲着亲卫营将士开口,而后扭头充着神色僵硬的天女笑道:“如此,可不是待客之道??!”

    天女身子一僵,心中暗骂你们也不是客,是强盗好不好?

    眼角余光暗暗扫视了一圈,被她视作心腹干城的一干仙域好手,此时一个个狼狈不堪东倒西歪,根本就无再战之力,她除了屈服之外再无它法。

    “是小女子的不是,诸位请正殿说话!”

    心中电转思索退敌之策,同时伸手很有主人风范邀请林沙一行跟上,而后身形飘渺在前引路。

    魔帅和几大先锋眼观鼻鼻观心,他们是没贩子再次心猿意马了,要知道林沙对这方面的惩??墒羌侠?。

    不是彻底要他们改变性取向,有需要可以直接去附属军营的女营解决,如果想要成家立业的话林沙甚至大方鼓舞,唯一一条就是不许在外头对百姓胡作非为,这可是一颗颗血粼粼的人头,铸就的严苛铁律。

    反倒是南楚侯世子崇破天,不知死活满脸色迷迷看个不停,就差再次丢人的流口水了。

    突然,这厮只觉头顶一股沉重压力传下,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心头一凛急忙抬头望去,正好见到一座小巧玲珑的精致宝塔,散发荧荧灵光滴溜溜在头顶三尺处不停旋转。

    “大,大帅,您这是……”

    崇破天哭丧着脸,差点没被吓尿,满脸郁闷哆嗦着嘴唇哪还有半分不堪摸样。

    跟在其身后的四位雷电门高手,屁都不敢多放一个,一个个老实本分装作透明人,感受到来自头定的强悍威压,却是不敢轻易出头,当然他们也知晓林沙不会对崇破天如何的。

    “小子,收起你那让人不爽的嘴脸,小心我直接将你扔出仙域!”

    冷哼出声,滴溜溜在崇破天脑袋上面旋转的玲珑宝塔也不收回,目光冰冷如刀冷哼出声,眼里的严厉冷酷差点没将崇破天吓破了胆。

    而在前头带路的天女,却是看向滴溜溜旋转,灵光大放的玲珑宝踏目瞪口呆,脑子一片空白半晌都说不出话。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