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

    娲姐几个闪身,便来到了一处金碧辉煌,仙气缭绕的大殿。

    “娲姐,那两位贵客请来了么?”

    随着清脆如黄莺般的声音响起,一位美丽脱俗,浑身清灵之气缭绕,漂亮得不像话的少女走了出来。

    整个世界,都好似因为这位女子的出现,而多了几分美丽。

    “请公主降罪,等我赶去之时,两位贵客早就不见踪影!”

    “哦,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也发现了什么吗?”

    “听仙童几人讲述,其中那位那者会推演之术,好象发现了什么脸色大变,没过多久两人便逃之夭夭!”

    “哎,看来仙域这一场劫难,是很难逃过去了!”

    “公主,到底是什么劫难,难道以咱们的实力还应付不了么?”

    “卦象显示凶多吉少,我这也是没了办法!”

    “要不,咱们也出去躲上一阵?”

    “这个,看情况再说吧!”

    第三日,仙域外的沼泽之中,几十艘快艇如利箭疾射,在烂泥遍地的沼泽之中灵活疾行。

    林沙站立于某艘小艇船头,感应云梦沼泽平静之中的种种强哈气息,还有各种变幻莫测却又凶险万分的环境,忍不住摇头感叹:真险地也!

    不久后,前方探路的小艇传来消息,仙域到了。

    林沙闻言,抬眼向前面望去,入目所及一片白芒芒雾气,范围极广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就是仙域?”

    果然非同凡响,在他的气机感应中,眼前一片白芒芒的雾气,竟然蕴含了极为精纯的天地灵气,呼吸一口精神抖擞浑身舒畅。

    “停船,先向主人通报一声,免得让人以为咱们都是不知礼的强盗!”

    林沙回头,冲着满脸恭敬的崇破天淡然吩咐道。

    崇破天不敢怠慢,急忙将林沙的吩咐传了下去,很快数十艘速度极快的小艇,速度慢慢缓了下来,围成一个半月形停在朦胧胧的白雾之外。

    “商军林大帅拜访仙域,还请仙域主人出来一见!”

    声音洪亮,带着震荡耳膜的劲气,远远传来在茫茫白雾之中荡起丝丝涟漪,瞬间传遍大半个仙域。

    “仙域不欢迎外人,你们走吧!”

    等候了半晌,就当崇破天等南楚侯府护卫心浮气躁之时,突然从茫茫白雾之中传来一声惊雷般的暴喝。

    “淡然,竟然如此跟林大帅说话!”

    崇破天暴怒,感觉在林沙跟前丢了面子,当地勃然大怒厉声吩咐:“南楚将士听我命令,给本世子冲进去,抓住那口出狂言的家伙,重重有赏!”

    跟随而至的南楚军士顿时欢呼出声,不顾身前遮挡视线的茫茫白雾,驾驶重新启动灵活如蛇的小艇冲了进去。

    “不要闲着,咱们也跟着进去吧!”

    林沙轻笑出声,笑意却是未达眼底,该通报的都通报了,仙域他是非进不可,谁也别想拦住他的前进步伐。

    待小艇冲入茫茫白雾,林沙浑身好似浸泡在浓郁如液的天地灵气之中,一呼一吸吞纳灵气运转周天,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猖。

    单单这点,就让林沙欣喜不已,就算这次仙域之行毫无收获,他也要将这块灵气浓郁的地方占下来,在此修炼一日可比在外十日!

    这里好象被某个防御阵法笼罩,数十艘快速小艇冲入茫茫白雾之中,好象轻松冲破了某处防护,不过转眼功夫白雾消失,进入众人眼眸的是一处犹如仙境般的所在。

    灵猿嬉戏仙鹤飞舞,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空气中浓郁的天地灵气飘荡,四周风景如画好似仙境,美得惊心动魄。

    而在一处巨大的汉白玉广场上,传来一阵兵器叮当撞击声,以及连绵成片的哀嚎惨叫,严重破坏了眼前如仙境般的美景。

    “该死!”

    跟在林沙身后的崇破天怒吼出声,广场上隶属于南楚侯的将士,正被几个穿着打扮奇形怪状的家伙虐杀。

    那身形高大柳须飘飘,手持灵塔法宝的家伙尤其可恶,仗着手头法宝厉害,每每将灵塔往天上一抛,灵塔宝光闪闪聚拢周围灵气无数,化作一道巨型高塔从天而落,一砸便砸死十数位南楚军士。

    崇破天暴怒,只来得及跟林沙打了声招呼,便身形如电****而出,瞬间跨越上百丈距离,隔得老远便是一记电光闪烁的雷球轰了出去。

    轰隆,托塔天王措不几防,没想到来犯之敌中有如此好似,急忙收回抛出灵塔相阻,劈啪电光凌厉顺着灵塔直奔天王手臂而去,电得这厮哇哇怪叫气闷不已,瞬间吃了个小亏。

    “哪里来的蟊贼,竟然偷袭你托塔天王爷爷!”

    托塔天王暴怒,扬起手中灵塔飞射而出,瞬间便与电光缭绕的崇破天战至一处,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

    “托塔天王?”

    林沙被这牛比烘烘的外号,还有那似曾相识的装扮惊了一跳,不过片刻反应过来嘴角噙起一丝不屑冷笑。

    气机感应之中,还有这厮与崇破天战个不分上下的表现,都表明了这厮只是个虚有其表的样子货。

    再看其它方向,那身着莲花装脚踩风火轮,在半空来回乱窜一手火尖枪还算有些威力的小子,就是三坛?;岽笊衲倪??

    别他马搞笑了,堂堂的天庭战神就这熊样?

    还有那位手持三尖两刃刀,额头有一只竖眼的青年,一手刀术倒也不凡,听那几个虚有其表的家伙一口一个‘二郎’,得不用说,这位就是天庭大名鼎鼎的第一战神,实力就跟托塔天王一个水平,实在水得很。

    还有那位身达两丈,手持板斧的家伙应该就是巨灵神了吧,果然长得高大魁梧很有那点威武之态,就是实力跟神话传说中一样的水。

    放在江湖上,这四位天庭赫赫有名的战神和战将,也就是一流到一流颠峰的实力,甚至连超一流都挤不进去,是是让人失望啊。

    最后那位身材娇小的仙童,实力倒是不差,在江湖上也是超一流水准,而且他那一手凌空操控飞剑的手段,确实不凡。

    这就是所谓的仙域么,实在让人失望啊。

    “魔帅,你去帮帮崇破天那小子,别让仙域的人给欺负了!”

    见了仙域这几位打手之后,林沙连丝毫动手的兴致都无,眼见崇破天陷入苦战,跟随而来的南楚将士被大肆屠戮,林沙摆了摆手让魔帅跟他手下数位先锋出动,给所谓的仙域打手一个深刻教训。

    “得令!”

    魔帅怒喝出声,他以及手下数位先锋身化轻风速度飞快,气势汹汹瞬间假如汉白玉广场的战局,以他们的实力轻轻松松就将仙域几大高手拦下,并有来有往战得不亦乐乎。

    魔帅更是魔焰滔天,气势惊人左遮右档好不威风,瞬间就将托塔天王和仙童压得喘不过气。

    “呀哈哈,这帮家伙厉害,大家都要小心了!”

    仙童实力最强,同时也是仙域一干人等的首领,大喝出声急忙指挥仙剑直接凌空砍向魔帅,那沸腾汹涌的仙气以及浩然正气,正是魔气的克星,一下子将魔帅的疯狂势头止住。

    可也只是止住魔帅的疯狂势头而已,这家伙早就习惯了在林沙那铺天盖地浩然正气的威压下生活,仙剑上的这点威压还有对魔气的克制,不过只是毛毛雨罢了,等他适应了这种压力自是轻松追着仙童狂揍。

    另一边,有几大先锋相助,崇破天的局势瞬间好转,并且依靠人数优势,逐渐压着天庭几大战将大打出手。

    “仙域的主人,你要是再不出来,那几位打手也就要直接丧命了!”

    林沙飞身而起,好似闲庭信步般飞上广阔的汉白玉广场,轻轻一笑朗声开口:“真真让人笑掉大牙,堂堂天庭战神都被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闭嘴,吃俺老孙一棒!”

    话音刚落,一道残影如电疾射,喊出一道让林沙感觉莫名熟悉,同时也莫名亲切的暴喝,身如飞鸟棍似长鞭横扫而至。

    “哈哈,没想到连齐天大圣都出来了!”

    林沙哈哈一笑,回手一掌拍出,一道太极阴阳图在手掌闪烁,并以肉眼难及速度迅速扩大,犹如飞盘般跟猴子挥来的长棍狠狠撞在一起。

    轰隆一声惊天气爆,太极阴阳图化作漫天光点消散,而电射而至的猴子惨叫出声,则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了出去。

    咻,林沙可不会让敌人好过,尽管对方的打扮让他很有一种亲切,顺手一指点出,一道金光闪闪的指劲,与空气剧烈摩擦发出丝丝锐啸,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后发先至直奔倒飞的猴子胸膛而去。

    “手下留情!”

    突然,一道饱含威严的清脆女声响起,一道身影以肉眼几不可查的速度飞出,一掌拍出气浪滚滚,于千钧一发之际将林沙的金光指劲轰散。

    “娲姐,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那大圣打扮的猴子凌空倒翻,稳稳落地以棍驻地,满脸感激开口说道。

    “娲姐?”

    林沙满脸古怪,仔细打量这位怎么看都感觉十分眼熟,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张大了嘴巴半晌说不出话,这位的打扮跟庙里的那位女娲娘娘简直一摸一样。

    他今天这是怎么啦,出门前门看黄历么,竟是遇到了一水的天庭水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