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就是如此,修罗幻域中的幻堡,确实?;刂夭缓糜Ω?!”

    由魂祭司开口,申公豹和崇氏兄妹补充,配合默契将之前的修罗幻境之战,说了个清楚明白。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魂祭司和崇氏兄妹一行,直接杀入修罗幻境,最后更是杀入其中核心修罗幻堡。

    打打打,跟姬发一行打,跟修罗幻堡主人金修罗打,最后引出了修罗幻堡的终极BOSS天妖,然后本就不占优势的魂祭司一行就悲剧了。

    所幸他们还算机灵,一见事不可为就早早脱身而退,这才能只扔下一个倒霉悲催的妖帅,其余人虽然狼狈却还是安全脱身。

    “妖帅被留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沙眼神冷厉,犹如两柄利刃直刺魂祭司等人的内心,语气森寒问道:“怎么好好的,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呢?”

    原来,刚才魂祭司等人在解说时,倒也不敢隐瞒,将妖帅在修罗幻堡突然失踪,最后狼狈逃窜时再也没见到他的身影,原原本本向林沙叙述一遍。

    林沙却是瞬间发现了问题,妖帅的实力比不上魂祭司和申公豹不假,可比铁公残和练公飞都要强,更不要说崇氏兄妹和他们一干手下了。

    连他们都能安然脱身,妖帅要是不能离开的话,以其在战场上磨砺出的奸猾性格,怎么可能?

    除非,妖帅刚一开战便身受重伤。

    而能在短时间内重创妖帅的,除了原始天魔那老鬼,就只有一忧子了。

    原始天魔不可能如此做,因为他知晓,只要他做得太过,林沙是一定会赶过来,将他直接击杀甚至弄得魂飞魄散的,原始天魔可不会轻易拿自家的小命开玩笑。

    至于一忧子,根据魂祭司的说法,也没这个空挡和时间。

    因为混战刚一开始,魂祭司便跟一忧子战在一处,从始至终两人就没分开过,相爱相爱简直不要太亲密。

    既然那两位都没有多妖帅下重手,那么以妖帅的实力和心机,就算干不过起码自保无虞。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突然失踪,情况就有些诡异了。

    林沙身上散发的气势越发凝重,压得魂祭司等人连呼吸都困难,一个个不得不运功抵挡,可精神上的压力一点都没减轻反而越发沉重。

    至于崇氏兄妹,被这种沉闷压抑的气氛,弄得心头惴惴很是不安。

    “这个,我有一个猜测!”

    突然,魂祭司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沉闷气氛。

    “哦,有什么高见,尽管说来听听!”

    林沙语气平静毫无波澜,可就是如此魂祭司感觉亚历山大。

    “修罗幻堡突然出现了天妖,是不是……”

    魂祭司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不过话中意思却十分明白,其余诸人全都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摸样。

    “你的意思是,妖帅被天妖给召了去?”

    林沙可没什么顾忌,淡然开口直指核心,声音突然一冷缓声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妖帅……”

    眼中闪过骇人精芒,逼得一干人等不敢对视,心头突然涌起丝丝胆寒。

    “姬发小儿此时在何处?”

    眉头轻轻一挑,林沙适时转移了话题。

    “应该还在修罗幻域,也说不定去了仙域!”

    崇破天迟疑了下,在林沙森冷目光逼视下,强咽了一口唾沫硬着头皮说道。

    “仙域?”

    林沙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凌人精光。

    他此行目标,就是在云梦泽深处的所谓仙域。

    在现代时所看的天子漫画,对仙域有些描写但他却记得不甚清晰,主要还是他当初看的时候漫不经心一翻而过。

    只是知道仙域里有位公主,同时还有位玩棍子的‘大圣’,至于姬发前往仙域的前因后果,却是不甚了了。

    之前他在朝歌的时候,偶尔知晓了云梦泽深处有仙域的传说,他便十分注意这方面的信息,直到姬发一行逃离朝歌直奔南楚,他就有了追赶的想法。

    正好纣王巴不得他早点滚出朝歌,林沙便顺水推舟跑了出来,想要亲自去仙域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他现在,对所谓的仙魔妖,越来越感兴趣了。

    因为他的实力,已经快达到一个临界点,似乎冲破了瓶颈,那将是另一番天地,是否就是那所谓的仙魔或者妖同一层次的存在?

    他不知道,所以他来了。

    “是的,云梦泽三大神秘地域之一,十分神秘的地方!”

    崇破天小心翼翼回答,额头很快就冒出了冷汗,他亚历山大。

    “哦,既然如此,那本帅亲自过去看看,你们谁愿意跟着一起去?”

    林沙呵呵一笑不置可否,突然做了一个让人大吃一惊的决定,目光炯炯看着身前的诸位高手。

    “我等要立即赶回朝歌,向大王汇报此次云梦泽之行的经过!”

    屋子再次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氛围,最后还是魂祭司打破了这种尴尬气氛,无奈说道:“就不能陪着林大帅一同前往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滞,龙虎三灵和崇氏兄妹的脸色僵硬,眼角余光小心关注林沙的一举一动。

    “也好!”

    林沙的反应太过平静,实在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

    “大帅,我准备回山门见师傅一趟,所以……”

    崇幽儿眉目流转,咬着嘴唇小心翼翼说道。

    林沙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转头看向最后没有表态的崇破天。

    “我愿意带路,跟随大帅一同前往仙域!”

    “就这么说定了,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林沙摆了摆手,直接拍板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而在仙域之中,最擅推演天机的姜子牙,突然一阵心血来潮,顾不得眼前仙域守卫不善的目光,招呼原始天魔附身的家伙护法,他当即盘膝而坐推演一番,当即脸色大变额头冷汗滚滚。

    “怎么了,你个老东西推演出了什么东西?”

    原始天魔一直都在关注姜子牙的表情,见他脸色大变额头冷汗滚滚,顿时心头一沉忍不住大喝出声。

    “完了完了,这次将有大人物赶来仙域!”

    姜子牙手忙脚乱收起推演的家伙什,暗暗给原始天魔使了个眼色,暗示他随时准备跑路。

    “大人物?”

    原始天魔心中一沉,林沙那喜怒不行于色的身影,突兀浮现在脑海之中,顿时吓了一跳额头也泌出一层细蜜冷汗,脸色难看问道:“是朝歌那位?”

    “应该就是他!”

    姜子牙满脸沉重,他当然知晓原始天魔指的是谁,微微点头心中立刻下定了决断,这里风景再好也不能久留。

    “混蛋啊,那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原始天魔面沉如水,心中怒火熊熊却是没有鸟用,他根本就不是林沙那厮的对手,再次对上就不知道那厮还会不会网开一面?

    忍不住和姜子牙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答案,相视苦笑无言。

    “你们两个,打又不打退又不退是何道理?”

    这时,仙域守卫,托塔天王,哪咤,二郎神,巨灵神还有仙童一阵迷惑,为首的托塔天王怒吼出声气势逼人。

    “哼,你们这几个垃圾废物,老子这次放过你们,等着倒霉吧哈哈!”

    原始天魔眼中凶光闪烁,却是强压下心头杀意哈哈大笑,看向仙域守卫的目光就像看死人一般。

    “咱们走,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与二公子他们会合,否则迟了恐怕想走都难!”

    姜子牙大喝出声,一点都没有和仙域守卫纠缠的意思。

    咻咻两道破空声响起,原始天魔和姜子牙已如大鸟迅疾飞离,不过眨眼功夫就只见天边两道细小黑点。

    “两位请留步!”

    就在原始天魔和姜子牙在远处天变的黑点消失不踪之时,突然一声饱含英气的大喝突兀响起,紧随而至一位摸样美丽不凡,浑身气势飘渺无踪的仙子突兀出现,左右一望疑惑问道:“人呢?”

    几大仙域守卫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托塔天王回答道:“刚才两人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突然就跑了!”

    “跑了?”女子狠一跺脚气闷不已。

    “是啊,突然就跑了,实在莫名其妙!”

    托塔天王一点都不会看眼色,自顾自解释道:“嘿嘿,还算这两家伙机灵,否则非留在仙域不可!”

    “糟了,这下可真糟糕了!”

    娲姐懒得理会托塔天王吹牛比,脸色难看连连摇头叹气。

    “怎么了娲姐,出了什么变故么?”

    其余几位可不像托塔天王那般没眼色,一见娲姐焦急的摸样,顿时心头一沉急声问道。

    “刚刚公主通过仙器推算,仙域即将有恐怖的强敌入侵,公主正准备和刚才那两位商量联手之事!”

    娲姐一脸郁闷,摇了摇头感叹道:“可惜我还是来迟了一步!”

    “啊,难怪刚才那两个家伙,好象身后有什么东西追赶一般,慌不迭转身就跑,原来是这样??!”

    “什么,他们也算出了仙域有强敌来袭?”

    “应该是吧,那老头盘膝推演了一阵,结果满脸惊慌跟着那厉害非常的年轻人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两人转身就跑!”

    该死!

    娲姐一阵无言,最后只得吩咐道:“你们小心戒备,我回去跟公主说明情况!”

    话音刚落,身影已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在近百丈开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