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南楚侯府另一头,侯夫人跟自家亲闺女也说着同样的话。

    “……,林沙林大帅可是真正的狠人,其实力之强冠绝当代,放眼整个天下都是位于前三的超级高手!”

    “什么,那不就是跟师傅魔尊,同一级别高手?”

    崇幽儿张大了小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侯夫人苦笑,脸色一阵变幻艰难说道:“可能,林沙林大帅的实力,比你师傅魔尊还要强上一筹!”

    “这怎么可能?”

    侯夫人无奈,只是沙哑着嗓门沉声解释道:“你师傅魔尊,与原始天魔号称两大顶级魔头,实力应该不分伯仲,可原始天魔却在之前的国师大典上,彻底败于林大帅之手!”

    崇幽儿一时说不出话,心中对林沙则是好奇之极。

    另一边,魂祭司和龙虎三灵凑在一起,气氛沉闷眼神坚定。

    “不行,咱们一定要在林大帅赶来之前马到功成!”

    魂祭司率先开口,打破了屋子里沉闷的气氛。

    “是啊,咱们一定不能让林大帅小瞧了去!”

    “嘿嘿,大哥你就放心好吧,不过区区一姬发算不得什么!”

    “哼,以咱们三兄弟还有魂祭司的实力,肯定不会叫那家伙瞧不起的!”

    “……”

    因为林沙的即将到来,在南楚侯府掀起一股不大不小的暗流。

    有高兴的,比如南楚侯和世子崇破天,有林沙这样的朝堂大佬坐镇,南楚侯世子之争即将结束,他们将是最后的胜利者。

    有心中惴惴的,以侯夫人与对世子之位最是觊觎的崇幽儿,她们担心林沙一来,她们多年的绸缪就将付诸东流。

    可惜林沙的武力实在太强,不是她们母女俩能够对付得了的,尽管心中万般不甘和忐忑,却也不得不最后争上一把。

    南楚侯早先有言,谁最线拿下姬发谁就是最后的世子,崇幽儿想要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的话,最后不得不搏上一搏。

    至于魂祭司和龙虎三灵,纯粹就是心中憋屈感觉被看不起了。心中不爽意气用事,当然也少不了想露一手的冲动。

    于是,‘众志一城’的几波人马,气势凶凶杀奔了云猛泽中的修罗幻域。

    说起云梦泽,那真是天子世界的奇异之地。

    方圆数千里的大泽分成三道区域,毒瘴域,修罗幻域还有仙域,环境各不同十分神奇,每一域都有独特的风景和危险。

    之前姬发一行,就是在毒瘴域被崇幽儿抓住机会,利用地形优势差点全歼在毒瘴域,最后还是依靠运气好不容易逃出生天。

    根据南楚侯布置在云梦泽中的探子回报,姬发一行很可能已陷入修罗幻域。

    何谓修罗幻域,就是里头的环境跟修罗地狱差不多,?;刂乩锿犯幸蛔衩胤浅5幕帽?,稍一不慎就有丢掉小命的危险。

    当然,这些都是针对普通人以及底层江湖人士而言,相对于魂祭司和申公豹这一级数高手却是不在话下。

    于是,几方人马在修罗幻域中大打出手,闹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大动静。

    更让人惊讶的是,修罗幻域的执掌者金修罗背后,竟然还有一位神秘莫测的天妖存在。

    更让之前信心满满的魂祭司和龙虎三灵不安的是,随他们一同行动的妖帅陷在修罗幻域没有出来。

    没错,这一次南楚侯府以及魂祭司一行,又可耻的在修罗幻域失败了。

    崇破天和崇幽儿再怎么天赋超群,在同辈之中是佼佼者,可面对一忧子,姜子牙和原始天魔这等高手坐镇的姬发一行,简直就是小儿科。

    要不是他们身边都有来自门派的得力干将帮衬的话,只怕想要安全回来都难。就是安全回来了,也个个狼狈万分惊魂未定。

    至于魂祭司和申公豹这等跟一忧子等人硬扛的主力,那情形真是苦不堪言,回来之后一个个气血两亏,才差点伤了元气。

    而此时,林沙已率手下五万精锐,伙同魔帅一同赶赴南础。

    南楚侯亲自出马,出城远迎三十里。

    这厮表现得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点头哈腰几乎就成了狗腿子的典范。

    林沙安之若素,任由南楚侯像个帮闲一样忙前忙后,舒服的享受者四大诸侯之一的殷勤服侍,尽管这厮眼中时不时闪烁的精光,还有那圆融饱满的精神力,出卖了他的真实本性。

    “大帅,南楚侯表现得太过了点吧?”

    魔帅当初可是出身白狄魔族,自然听闻过当代南楚侯是个什么货色,同时还跟当时的南楚大军狠狠干过几架,直接将南楚大军打得丢盔弃甲苦不堪言,自是十分看不上这位窝囊废侯爷。

    “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在没弄清楚别人的底细之前,不要贸然自以为是!”

    林沙轻轻点了魔帅一句,不紧不慢教训道:“十年时间,已经足够发生很多变故了,不要拿十多年前的经验,套在现在的南楚侯身上,不然你可就要看走眼了?!?br />
    “什么,难不成南楚侯是扮猪吃虎?”

    魔帅吃了一惊,他当然知道林沙不会随口胡说,顿时心头一跳,立刻收起了对南楚侯的轻视。

    暗地里一番监视观察后,以魔帅的精明,自然也看出了南楚侯看似愚笨的背后,那闪现出的智慧光芒。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要是被这家伙的表象迷惑,以后什么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

    魔帅感叹连连,对林沙的敬佩又多了几分。

    在南楚侯府邸所在城市外围安营扎寨后,林沙和魔帅,应邀住到了环境更好更舒适的南楚侯府。

    “十多年不见,侯夫人依旧风采迷人!”

    见到神色之中尽显强悍的侯夫人玄姬,林沙呵呵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大帅的风采,更胜往昔!”

    玄姬眼波流转,显然份外迷人,不熟悉她风格的魔帅见了,还以为这娘们对林大帅有意呢,甚至宴席后还拿这事打趣林沙,结果自然被林沙狠狠训斥了一通。

    “这位玄姬夫人可不是善茬,实力比魔帅你还强上一筹!”

    “这怎么可能?”魔帅一脸吃了便便的表情格外讨喜。

    “怎么不可能?”

    林沙眼睛一瞪没好气道:“这位身上流露出的劲气波动,可是跟妲己如出一辙毫无二致!”

    “大帅的意思是,九天圣女功?”魔帅这下吃惊了。

    有妲己这个例子在,他就算再孤陋寡闻,也知晓圣母门的强大,妲己的实力就不比他差多少,更何况九天圣女功精妙非常,他可不敢轻易小觑了去。

    “侯夫人又叫玄姬,你这呆子还没想清楚么?”

    “大帅的意思是,这位玄姬夫人,跟天母门门主是师姐妹?”

    魔帅这次可真是吃惊不小,眼神之中再无轻视之意。

    “她的九天圣女功,不是八成就是九成大圆满,实力之强不可小觑!”

    淡淡扫了魔帅一眼,林沙懒得多说废话,该提点的都提点了,至于魔帅听不听得进去,那就不关他什么鸟事了。

    有林沙这尊大神坐镇,南楚侯府一时平静无波,安宁到了极点。

    如此和谐气氛,让满身狼狈而回的崇破天和崇幽儿兄妹诧异不已,还以为进错了府邸呢。

    直到他们见到了林沙和魔帅,这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可惜,林沙身上起誓全无,好似一个普通人的摸样,让兄妹俩好不失望,要不是之前南楚侯和夫人一再提点,两兄妹很可能在第一见面时,就做出某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出来。

    反到是魔帅,一身魔气惊人之极,很是符合兄妹俩对高手的看法,就连态度都恭敬不少。

    可把魔帅吓了一跳,这不是把他往火上拷么?

    所幸林沙对这样的细枝末节不甚在意,直倒魂祭司和龙虎三灵满身狼狈而回,在林沙面前恭敬无比老实得紧,崇破天和崇幽儿兄妹俩这才惊觉,那位身材高大魁梧,却毫无气势的林大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魂祭司和龙虎三灵在南楚侯府时,表现得十分骄狂,一副没将南楚侯府看在眼里的架势,搞得南楚侯府上下十分不满。

    可不满也没辙,不说魂祭司和龙虎三灵,还有一位妖帅是朝歌使者,就是他们的武功也是相当厉害,南楚侯府上下就算再不满,也不敢胡作非为。

    可就是如此骄狂的角色,在林大帅跟前却是老实得紧,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生怕林大帅怪罪的意思,真是让兄妹俩大开眼界,同样对林沙林大帅更多了几分崇敬。

    “说说吧,把你们这次在云梦泽里的经历,全都老实说一遍,不许有任何遗漏!”

    林沙轻声开口,一直平静无波的眼中突然精光闪烁,一股恐怖犹如泰山般的磅礴压力,突然从天而降,重重压在崇氏兄妹,还有魂祭司以及龙虎三灵身上,瞬间让他们脸色发白额头冷汗淋漓。

    就连被气势余波扫中的南楚侯,也跟着脸色苍白身子一阵轻微颤抖。

    只有侯夫人玄姬一副若无其事的摸样,显露出了一声极为强悍的武力。

    当然,不是说她的武功比魂祭司和申公豹都强,只是不在林沙的气势压迫核心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