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刀!

    一股漆黑,带着阴冷气息的凌厉刀气,如电疾飞而至。

    林沙微微一笑,根本没将威力强悍的天魔刀放在眼里。

    双手一上一下做环抱太极状,一股无形的太极劲场喷薄而出,瞬间接住****而至的凌厉天魔刀。

    太极劲气不断勃发,凌厉霸道带着无穷阴冷气息的天魔刀,好似乖巧的玩具般在林沙双手之间来回转动,直到凝聚其中的魔气消散彻底分解。

    “大王,觉得我这一招阴阳手如何?”

    纣王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虽然刚才的天魔刀不轨发挥了他本身不足七层实力,可如此轻松接但就被破去,他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林沙,你太过放肆了!”

    没等纣王有进一步动作,魂祭司和龙虎三灵,已经气势凶凶从后殿冲了出来,四人气势惊人周身劲气澎湃,一副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滚一边去,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林沙眼皮子都懒得多抬一下,淡淡开口霸气无双。

    “你……”

    魂祭司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怒视林沙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为好。

    龙虎三灵一个面露惊骇,对林沙的强悍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敢跟纣王顶?;谷绱死碇逼?,真真是牛人一个。

    “魂祭司和龙虎三灵听令,给本王拿下林沙!”

    纣王终于反应过来,怒吼出声满颜杀机骇人之极。

    咻咻咻……

    听到纣王命令,魂祭司和龙虎三灵,毫不犹豫飞扑而上,气势惊人联手攻向林沙,一个个满眼兴奋毫不留情。

    砰砰砰……

    林沙脸上露出一丝狰狞,身如疾风不退反进,浑身血气翻涌奔腾如龙,好似蛟龙升天又如飞鹰翱翔,迅若雷霆一拳将魂祭司轰飞,而后左右两记凌厉鞭腿,直接将铁公残和练公飞远远抽离。

    呼!

    迎面一股炽烈热浪,伴随激荡劲风扑面,申公豹双掌通红好似烙铁,带着让人心惊的狂猛劲道挥击而至。

    林沙脸色平静,右掌猛然在腰侧画了一个圆,手掌气血激荡劲力澎湃,带着惊人龙吟之音砰然拍出。

    拳掌在半空相击,劲气飞扬狂风呼啸,两人所立脚下坚固青石顿时化成一片粉末,随风飞扬迅速将整个王宫正殿弥漫。

    视线受阻看不分明,只见两道矫健身影如同出弦利矢,瞬间碰撞在一起大打出手,砰砰砰的气爆轰鸣不绝,不过眨眼功夫两人已交手十来招。

    啊的一声惨叫突兀响起,让本来还惊叹申公豹实力够强,果然名不虚传的纣王脸色一变,毫不犹豫****而出,周身魔焰滚滚气势惊人,一头扎入粉尘弥漫的战斗中心。

    与此同时,申公豹高大强健的身躯,犹如离弦之箭从遮挡视线的粉尘之中倒飞而出,满脸煞白连连喷血受了重创。

    “大王果然深藏不露,一身实力之强让人惊讶??!”

    刚刚消停的激烈战斗声,再次清晰传入众人耳中。

    股股劲风吹拂,整个王宫正殿一片狼籍,地上一块块整齐青石地板纷纷碎裂,化作漫天烟尘将大殿弄得乌烟瘴气视线模糊。

    除了铁公残和练公飞,将一腔心思全部放在申公豹身上之外,魂祭司,还有旁边的姬考和护卫,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直视纣王所在方向。

    模模糊糊之中,只见股股漆黑魔气汹涌,甚至一道淡淡却带着无穷魔威的大天魔之影,堂而皇之耸立于半空惊人之极。

    气爆轰鸣之音不绝,劲气四溢狂风大作,转眼间纣王和林沙交手超过数十招,就坚持的时间而言纣王实力还在申公豹之上。

    当然,在场众人全都心知独明,林沙肯定留了一手。不然以其满身浩然正气,正好是一身魔气的纣王克星,只怕战斗不过十招就会分出胜负。

    砰!

    一道震耳轻鸣突兀响起,紧紧纠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突然分开,林沙身如蛟龙冲天而起,瞬间飞出了弥漫的烟尘核心,稳稳落地只道了声:“大王承让了!”

    众人心惊,急忙朝纣王所在看去,只见他飞身而起落入滚滚烟尘之中,只给众人留了一道伟岸的身影。

    待弥漫整个正殿的烟尘消散,纣王凝立于殿中,满脸铁青眼神喷火,看向林沙的目光之中满是不善,可是最终什么话都没出口。

    “哼,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有什么事明日再议!”

    怒哼出声,纣王极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早知道林沙的实力很强,没想到却是强到了这等程度。

    冷冷扫视了在场众人一圈,目光最后定格在脸色颓败的姬考身上,大手一挥冷冷道:“让了这厮吧!”

    控制姬考的几名护卫如蒙大赦,急急忙忙架着一脸懵逼的姬考离了王宫,出得王城还忍不住庆幸的哈哈大笑。

    而此时的王宫正殿,只留下纣王,林沙,魂祭司和龙虎三灵,气氛沉重让人几乎难以喘气。

    “林沙,你这是什么意思?”

    纣王坐回王位之上,居高临下目光森冷直视林沙,冷冷问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不想大王自误而已!”

    林沙淡然一笑,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缓声开口道。

    “不想本王自误?”

    纣王眼神一凝,突然哈哈狂笑冷然道:“本王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指点,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哦,大王不如自己盘算一番,看看自从姬发小儿出世以来,朝歌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最后又取得了什么成功?”

    林沙嘿嘿一笑,扫了惴惴不安的魂祭司和龙虎三灵一眼,淡然开口道:“你们也都坐下吧,不过是一场小小的误会罢了!”

    纣王嘴角一阵抽搐,冷哼出声:“本王还真不知道详情,林沙你有兴趣的话,就说来听听?”

    “自从姬发小儿出生后,大王一共向西歧派去数波人手,至于他们的成效如何也就不多言了!”

    林沙一点都没客气,轻笑着解说道:“那几波高手,简直就像是替姬发小儿扬名立万去的!”

    “在大王派人准备干掉姬发小儿之前,谁又认识姬发小儿是谁?”

    “可是经历了连番折腾后,姬发小儿现在已经名扬天下,起码八百诸侯中的绝大部分,都听过他的名字!”

    “这些,可都是大王一手造成的??!”

    众人,包括纣王听得一阵目瞪口呆,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个理。

    林沙却是没理会这些,自顾自继续说道:“什么九五之尊的命格,只要稀西伯侯世子姬考还在一日,哪轮得到姬发小儿上位?”

    林沙冷笑,突然反问道:“如果西伯侯姬昌想要废立世子,将侯位传给二子姬发,大王会答应么?”

    “开什么玩笑,本王怎么会答应这等事情?”

    纣王冷笑,说着说着脸色一僵,下来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正是这个理,那大王还一个劲的折腾姬考干什么?”

    林沙脸色一沉,不满道:“等他被大王折腾垮了,西伯侯的爵位就落到了姬发小儿手中,那他就有了成为真正九五之尊的基??!”

    纣王哑口无言,脸色难看冷哼出声,不过心中找机会折腾姬考的想法,却是彻底没了踪迹。

    “再说大王想要捉住姬发祭炼灵人,以保大商江山永固!”

    林沙淡淡一笑,继续开口道:“这些我是不怎么相信的,我只信奉拳头和自身实力,只要自身实力强了,就是逆天而行又如何?”

    众人心头一震,被林沙如此霸气的言论弄得热血沸腾,纣王脸色却是依旧难看,林沙这话分明有打脸之献啊。

    “当然我也不是反对大王的做法,只是大王想过要是一直这么失败下去,难道每次都拿姬考撒气!”

    林沙脸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森森刺痛了纣王敏感的心。

    “你这话什么意思,看不起本王的手段么?”

    不仅纣王森森不满,就是旁边充当背景板的魂祭司和龙虎三灵也十分不爽。要知道等会他们就会出发,前往南楚捉拿姬发小儿,林沙这话不是咒他们完不成任务么?

    “但凡拥有九五之尊命格的家伙,总能逢凶化吉,每每都能从险恶的环境中成长!”林沙脸上似笑非笑,摇了摇头缓声道:“难道大王就没听说过,天命之子的传言么?”

    “哼,区区姬发小儿,如何能得天命之子的称呼?”

    纣王勃然大怒,猛的起身周围魔气汹涌,一声气势惊人之极。

    “大王,这话可不是你说不能就不能的,姬发小儿之前的一系列事情,就是最好明证!”

    林沙淡淡一笑,一点都没受到纣王蓬勃魔气的影响,该怎么说还是怎么说:“所以,在确定抓住姬发小儿之前,大王还是不要把打击面,扩散得太大!”

    “哼,本王行事还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

    纣王听进去了,却是很不满林沙的桀骜,狠很瞪了这厮一眼转身就走,一副懒得理会的摸样,回头间却是给了魂祭司和龙虎三灵使了个隐晦眼色,这是叫他们随后到后殿寝宫议事呢。

    “谢谢林大帅的救命之恩!”

    等林沙出了王宫之时,早已等候多时的姬考急忙上前拱手道谢。

    “没什么,本帅看你顺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