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给我狠狠的吃,要是不吃完就不算完!”

    龙虎山下的商军军营,某处空地堆着数百斤血粼粼的生羊肉,林沙大马金刀坐在一边,身后围了一圈神情彪悍的商军将士。

    而在血粼粼的羊肉边,龙虎三灵中的老二,也就是性情最为凶残喜好吃人肉的铁公残,一脸苦逼坐在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

    在数位手持利刃将士的逼迫下,他连屁都不敢都放一个,抓起一块重大五斤血腥扑鼻,血丝弥补的羊肉二话不捉就往嘴了塞。

    与此同时,铁公残体内气劲翻涌,全部凝聚于口腔之中,在他大丝咀嚼带血的生羊肉时,缓慢的将口中的羊肉碎末弄得半生不熟。

    一股淡淡的烤肉香味道从铁公残口中溢出,引来一片诧异目光。

    林沙对此视而不见,任由铁公残暗地里搞小动作??嫘δ?,在他的敏锐气机感应之中,默默运使功力的铁公残,就像黑夜中的篝火一般显眼。

    这是林沙见过龙虎三灵后,惩罚铁公残和练公飞这两没眼色家伙的手段之一。在碾压式的强悍实力面前,这两位嚣张惯了的家伙,不情愿也得情愿!

    练公飞不是喜爱胯下那点子事儿么,林沙直接一指封了他的男性功能,直接让他成了活太监。

    这厮几近崩溃,差点就没跟林沙拼命。

    幸好有申公豹阻拦,林沙又小露一手,帮他恢复了一回男性功能,在他的欣喜目光中又将他的男性功能给封了。

    顿时,练公飞老实了,为了寻求林沙的‘救命’一指,林沙现在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绝无二话推搪之意。

    处理了练公飞这个大银棍,接下来是对社会危害更大的铁公残。

    这厮动不动就杀人吃食,简直凶残得不要不要的,对社会和百姓的危害,自然比单纯的银贼要大得多。

    这家伙贪的是血粼粼的疯狂刺激,那林沙就让他刺激个够。

    直接牵了几头大山羊过来,当着铁公残的面直接宰杀,然后切下一块块带着热腾腾血水的羊肉,然他直接吃下。

    有林沙强压着,铁公残就算再不愿意,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就是眼下一幕出现的原因。

    足足数百斤生羊肉下肚,就算铁公残临时使出内力将其烤得半生不熟,这厮又十分喜欢这调调,依旧让他吃到想吐。

    等数百斤半生不熟,带着浓郁血腥味的羊肉下肚,铁公残脸色铁青强忍呕吐冲动,脚步踉跄快速跑路。

    听闻,这厮回去后大吐特吐了一会,又听闻,这厮之后足有一个月时间,再也没有碰过肉类,专门改食素了。

    总之,龙虎山之行十分顺利,尽管龙虎三灵被折腾得不轻,林沙却还是圆满完成了纣王交代下来的任务。三

    一天后,林沙所部大军返回朝歌,龙虎三灵也跟着一同回去觐见纣王。

    尽管不知道龙虎三灵的实力如何,但纣王还是十分满意发下大批赏赐,并叫他们伙同魂祭司一起去南楚,追拿姬发小儿。

    “大王,南楚侯方面有什么说法?”

    林沙尽管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不过问一问总归是没啥问题的。

    “南楚已经飞鹰传书,会配合朝歌方面直接拿下姬发小儿!”

    纣王脸上露出满意微笑,眯缝着眼睛语气也轻快不少。

    “我没记错的话,南楚侯世子好象一直都没有定居朝歌吧?”

    林沙话锋一转,说起了一个让他感觉很是奇怪的地方。

    按说,四大诸侯世子,在七岁之时都会被送到朝歌,一边当作人质,一边也是接受朝歌最好的教育。

    可最近他跟四大诸侯质子府都有交集,其他三大诸侯世子都在朝歌窝着,就南楚侯质子是个例外。

    按照大商规矩,质子一直驻留朝歌,直到四大诸侯直接退位养老,或者挂掉由世子接受诸侯之位,才会离开朝歌返回各大诸侯老巢。

    南楚在这里实在是个例外,让人心生疑惑的同时,也满是不爽。

    世上之事,不患寡而患不均,南楚世子特例独行,不仅把其余三大诸侯世子得罪了,同时也让朝堂上一大票大臣不满。

    “这事,南楚侯已经跟本王说清楚了,他那边有特殊原因,世子可以不必常驻朝歌!”

    纣王眼中精光一闪,淡笑着点了点头,轻描淡写揭过此事。

    林沙没有多问,等下朝后派人一打听很快就弄清楚了愿意。

    原来南楚侯娶过前后两任老婆,先后生下一男一女两个嫡子。

    两人年纪相差不大,世子理应前头那位男孩继承??上Ш竺婺俏患棠甘掷骱?,那位女性继承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对世子之位虎视耽耽接连发起挑战。

    南楚侯是个软弱性子,却不代表他是个傻子。一见情况不对立即得到了纣王的谅解,在世子小的时候就将他送到西域雷电门学艺,同时也是自保之意。

    而南楚侯的继妻也厉害得很,趁南楚世子不在的机会,大力扶持亲生女儿,在南楚侯府拥有极强势力。

    朝歌可以不理会谁来接任南楚侯爵位,但有一点却必须保证,那就是爵位继承人必须跟朝歌保持一致,也就是一定要听话要听候吩咐。

    显然,南楚侯继室和她的女儿,并不具备这一点,也可以说朝歌没有感受到她们的忠诚,自然就会对那位失去母亲的世子多加谅解。

    而此时的南楚侯世子已经学成归来,不仅拥有一身强悍武艺,同时也依托雷电门的实力,在南楚侯府站稳脚跟,和继母以及妹妹所代表的实力战了个旗鼓相当。

    南楚侯特太过软弱可欺了!

    林沙一听,就知道南楚侯府问题的核心所在,南楚侯硬不起来。

    他要是有西伯侯那份手段和本事,也不会有什么世子之争的破事,而且还越演越烈最后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觉得纣王也是逗逼,南楚侯府的内部争斗,不正好是大商插手南楚内部事物的机会么?

    不需要派遣大军,只要有足够分量的朝堂大佬坐镇,坚定不移的扶持世子,然后将世子羁押在朝歌,一切问题和麻烦都解决了。

    现在倒好,无论是世子还是他妹妹,都跟朝歌没多少联系,能对朝歌有多少敬畏之情可想而知。

    不过,现在插手南楚也不算太迟,只要机会把握得好,未尝不能将南楚跟朝歌的关系更进一步。

    就在林沙发现了插手南楚政务的切入点时,手下亲卫统领急匆匆跑了过来,告诉了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纣王派人去抓姬考了!

    真是,无话可说。

    林沙腾的一下起身,脸色平静无波,心中却是布满怒火。

    不是早就跟纣王说清楚了么,无论姬发闹出多大的乱子,姬考一定不能出事,否则不是白白便宜的姬发这小子么?

    “备马,本帅马上要入宫见大王!”

    心中实在有些无奈,对纣王又多了几分不爽,你丫的这样朝令夕改,真的好么?

    等林沙快马加鞭赶到王宫,正好跟押送姬考的将士撞上,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暗暗给了姬考一个放心眼神,而后一同步入王宫正殿。

    “大王,为何要捉拿西伯侯世子?”

    见过纣王后,林沙一点都没客气直接问道。

    “你这是质问本王么?”

    纣王眼中精光闪烁,周身魔气翻涌威势逼人,重重冷哼出声不爽道。

    “大王要如此理解,也未尝不可!”

    林沙心中存着一股气,也就没给纣王留什么面子,手一指垂头丧气的姬考问道:“大王这是想要彻底逼反西伯侯么?”

    “放肆,本王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纣王脸色一阵青红交加,怒视林沙暴喝出声:“他弟弟姬发犯了大罪,本王自然要拿他是问!”

    “我不是跟大王早就说过,姬发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姬考身上,他毕竟是西伯侯世子,一旦出了问题不仅西歧将离心离德,最后白白便宜了姬发那小子!”

    林沙眯缝着眼睛毫不想让,再一次道出心中想法。

    一旁被几位军士控制住的姬考目瞪口呆,看着敢跟纣王直言相对,且气势丝毫不落下风的林沙林大帅,眼底深处满是感激和敬佩。

    要说他对弟弟姬考没一点芥蒂怎么可能,接二连三因为弟弟之故,他都遭遇了无妄之灾,是个人心情都不会痛快到哪去。

    而林沙所言的‘姬考出了事情得便宜的将是姬发’,让姬考心头凛然忍不住读哟想了一些东西,不过片刻功夫额头已被冷汗润湿。

    姬考是感激敬佩的话,那羁押他的几位军士,恨不得自己不存在,一个个脸色发白摇摇欲坠,心中惶恐到了极点,生怕等纣王反应过来杀人灭口。

    纣王的赫赫凶威,可不是开玩笑的。

    “哼,本王如此处理,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纣王眼神森冷,语气阴森开口:“林沙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

    “呵呵,姬考绝对不能出问题!”

    林沙懒得多说废话,直接表明了态度,眼中精光闪烁从眼眶飞出半尺有雨,锋利如刃让人心惊胆战。

    “你找死!”

    纣王勃然大怒,周身魔气翻滚,猛染起身以手作刀突然砍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