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申公豹再次返回龙虎山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慢步于上山的蜿蜒山路上,申公豹仔细体味着之前跟林沙交流的一幕幕,脸色一阵抽搐心中涌起丝丝不满。

    实在太蛮横霸道了!

    见面就是呵斥,指责省不绝于耳,几乎说得他喘不过气。

    心中不悦之极,可他不敢有丝毫异动,林沙给他的感觉,太过森沉厚重,知觉告诉他一旦出手必死无疑。

    最让他稀奇的是,林沙的洋貌几乎与十年前所见别无二致,身上的凛然气势更是全部收敛,好似一个普通人更让他忌惮。

    总之,这次谈话十分不愉快,一点都没有多年不见的良好氛围,简直成了他申某人的批斗会。

    他倒是想拂袖而去,可是每次生起这个念头时,都有一种浑身寒毛倒竖,心跳骤停有种难以喘气的森森无力之感。

    正是因为如此,他对林沙的忌惮更深几分,知晓两人间的实力差距,可能比想象中还要大。

    林沙的意思很明白,纣王看上了龙虎三灵的武力,要他们替朝廷效力。

    申公豹自然很不情愿,当初他们三兄弟脱离昆仑,不就是因为不爽姜子牙做了掌门么,如今要他们听从纣王号令,尽管以后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可做人打手的资源并不好受。

    要不是顾忌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过大,一旦动手可能引发极为糟糕的严重后果,申公豹真有狠狠教训林沙一通的想法。

    所幸,林沙还给他们龙虎三灵留了面子,直言对付的是姜子牙和姜聪父子,申公豹这才勉强答应。

    不答应又能如何,难道他还能为了这等小事,放弃龙虎山基业,然后再享受一会被通缉的‘美妙’滋味不成。

    总算林沙给了他们三兄弟台阶可下,就算不认也得认了。再说了他确实对姜子牙不爽到了极点,能有机会狠整这厮,甚至要了这厮的性命那是最好不过的结果了。

    “大哥大哥怎么样了,你都跟那位林大帅说了什么,怎么说了这么长时间?”刚一上山,铁公残和练公飞便迫不及待迎了上来,练公飞满脸急切开口问道:“大哥你要是再不出现,我都准备和老二下山闯营了!”

    “呵呵,幸亏你们俩没这么干,不然的话死定了!”

    申公豹冷冷说了句,脸色难看话锋一转,无奈道:“我在山下,就只有挨训的份,任由林沙这厮呵责痛斥了,哪还有说什么?”

    “不是吧?”铁公残和练公飞吓了一跳,满脸怀疑表示不信,铁公残更是不满道:“大哥你可不要蒙人,我们俩在山上,可没听见你使出三火归元掌的浩大动静!”

    “就是大哥,你可不要蒙我们!”

    “蒙你们?”

    申公豹气乐了,没好气翻了翻白眼,低声怒喝:“你们真以为我的实力天下无敌了,可以横行无忌谁都能不放在眼里?”

    “大哥你可是堂堂的绝顶高手,整个大商疆域虽大,能够比大哥强的应该没有几个吧,起码朝歌也就是大祭司和魂祭司,另外听闻纣王的实力相当厉害,也算作一位把,算起来还不是只有区区三位!”

    “你们知道个屁!”

    申公豹心情烦躁,没好气怒喝出声:“在我看来,整个朝歌甚至整个大商,山下那位的实力铁定派在前三之列,我根本就不是对手!”

    “不是吧?”铁公残和练功飞齐齐惊呼。

    “怎么可能不是,我在那位跟前,甚至连出手的勇气都无!”

    申公豹苦笑,扫了两位被惊呆的小弟一眼,缓声将他下山的经过,全部叙说了一遍,最后无奈说道:“在这位面前,咱们还是老实点吧,不然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哥,你的话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铁公残和练公飞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惧之色,还是性格凶残的铁公残最先反应过来,置疑道:“你都没跟那位交过手,要是那位只是虚张声势呢?”

    “虚张声势?”

    申公豹心头恼火,狠狠瞪了两小弟一眼,冷哼道:“十年前的姜子牙,在这位林大帅手上走不过十招,你们认为他还是虚张声势么?”

    铁公残和练公飞顿时哑然,脸色樟得通红一时说不出话。

    虽然他们三兄弟不服姜子牙,可也不得不承认这厮的武功确实不弱。起码配合那神出鬼没的奇门遁甲,就连实力最为强悍的申公豹都拿他没辙。

    铁公残和练公飞现在都不是姜子牙的对手,更不要说十年前了,就连他们老大申公豹干不干得过姜子牙还两说得很。

    可是山下的林大帅,在十年前就能于十招之内,将姜子牙干翻,十年之后就算实力没有丝毫进步,也不是他们三兄弟可以轻易招惹的。

    “这这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无语了半晌,练公飞鼓足了勇气置疑道:“这个都是山下那位说的吧,难免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

    “哼,这是当年姜子牙老鬼,亲口对我说的!”

    申公豹冷哼出声,撇了撇嘴不屑道:“不然,你们以为以姜老鬼的奸猾,会在牢房之中一关就是六七年?”

    铁公残和练公飞无话可说,心头震撼掀起惊涛骇浪。

    要知道,他们三兄弟叛出昆仑,除了不服姜子牙的本事外,最大的借口就是他当初坐了六七年的牢。

    之前没有多想,可是现在经申公豹提醒,两人立即反应过来。

    就算十年前姜子牙的奇门遁甲之术,远没到如今的炉火纯青,可是朝歌镇守府的牢房,也很难困得住姜子牙这老鬼。

    可是最后的结果呢,姜子牙不仅没能从牢房逃脱,反而还需要他们老大万里遥遥奔走,耗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这才将姜子牙老鬼救出。

    这其中的门道,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好了废话不要多说,咱们收拾收拾行李,跟着那位林大帅,一同去朝歌面见纣王吧!”

    见两位小弟心中有了足够警惕,申公豹这才无奈摆了摆手吩咐道。

    “你们就是铁公残和练公飞?”

    看着站在申公豹身后,一身凶残之气和淫邪之气的两人,林沙眉头轻轻一皱沉声喝问。

    “正是!”

    感受不到林沙身上丝毫威势,铁公残和练公飞忍不住挺直了腰杆。

    “以后替大王办事,就不能继续做那些让人不耻之事了!”

    林沙眼底深处,闪过丝丝不屑,轻声慢语森沉说道。

    这两位的名声,那真叫一个糟糕。

    铁公残性喜杀戮,最让人感觉恶心的是喜欢吃人肉,那种恶趣味比纣王还要让人不喜,起码纣王生活习惯十分正常。

    至于练公飞,那就是个大银棍,龙虎山周遭二十里范围内的妇女和少女,可没少让这厮糟蹋。

    只不过这家伙行事一向谨慎,就只在龙虎山二十里范围,这个特定区域犯事,同时善后处理又做得不错,不然早就引来朝歌守军的清剿了。

    话说朝歌守军经由林沙强力整顿,不说战斗力如何,

    “凭什么?”

    练公飞脑子一惹,做惯了大爷的他,没有感受到来自林沙身上的强大压力,一时间脑子发热便不管不顾直接出口。

    咻!

    话音刚落,一道凌厉之极的劲风****,还没等练公飞反应过来,便觉身子一僵硬已经不能移动。

    “大帅手下留情!”

    申公豹眼皮一阵狂跳,猛然挥掌一股炽烈劲风呼啸而出,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林沙伸指再点,一道锐利指劲直接让练公飞身体某个部位,暂时失去了大部分效用。

    “以后,你不再有机会祸害妇女!”

    林沙淡淡的声音,听在练公飞耳中,好似世界末日一般天地一片昏暗。

    “你对三师弟做了什么?”

    铁公残眼中瞬间变成一片血红,高大身子咻的一下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距离林沙不足一丈,体内气劲疯狂涌动一拳轰出。

    “你这家伙的凶残性子,也该好好改一改!”

    林沙不闪不避,依旧还是一指点出。

    碎玉指!

    拳指相击,没有引发丝毫气劲波动,林沙身子动也没动,坐下帅椅四只椅脚,碰的一声闷响过后陷入地面两寸有余。

    铁公残却是如遭雷击,身子猛的一颤手上传回一阵剧痛,惨嚎出声身子如破布般倒飞了出去。

    “老二!”

    申公豹眼角一阵狂跳,飞身而起接住倒飞而回的铁公残,闷哼出声身子跟着向后连连倒退。

    “老大,这家伙实在太厉害了,咱们三兄弟一起上!”

    练公飞刚刚从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中惊醒,仔细检查了一番身体某个部位,顿时面如死灰一脸颓丧,满脸仇恨嚎叫道。

    “给我老实点,想死的话你自己冲上去好了!”

    申公豹怒吼出声,森森看了风轻云淡的林沙一眼,冷然道:“林大帅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我们三兄弟的下马威么?”

    说话的同时,周身炽烈气劲熊熊升腾,一股磅礴威势透体而出。

    “是又如何?”

    林沙脸上带着玩味笑意,微微眯缝着眼睛冷然道:“莫非,你还有胆子跟本帅拼命不成?”

    说着,眼中射出两道半尺精芒,犹如锋利剑刃,直刺申公豹双目,刺得他眼泪刷刷比敢与之对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