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三灵?”

    林沙有些好奇开口:“就是申公豹,铁公残和练公飞三人么?”

    “正是他们三个,都是昆仑派的高足,实力极为不凡!”

    魔帅郑重点头,缓声开口介绍道。

    “怎么,林沙你认识他们呢?”

    林沙的表情很古怪,纣王满脸不爽问道。

    “只认识其中的申公豹!”

    微微一笑,没有在意纣王的不爽,他好笑道:“当初姜尚姜子牙那厮,不是因为建设酒池肉林之事,被抓进牢里了么?”

    “不久后,我便奉命前往西歧接世子姬考,便是在那时见到了申公豹!”

    露出一丝回忆神色,林沙好笑道:“因为西伯侯跟昆仑派的关系,我当时也没怎么为难他,后来听说他来了朝歌,姜子牙也被人救出了镇守府大牢!”

    “你的意思是说,姜子牙是被申公豹救出去的?”

    纣王眼睛微微眯缝,周身漆黑魔气缭绕,眼中闪过道道冷酷杀机。

    “就算不是他亲自出手,估计也差不了多少!”

    林沙微微一笑,直接下了定论。

    “也就是说,龙虎三灵跟姜子牙是一伙的?”

    纣王目光森冷,语气阴寒问道。

    “不能这么多,自从姜子牙几年前当上昆仑掌门后,以申公豹为首的龙虎三灵便主动脱离了昆仑,在龙虎山自立门户!”

    妖帅对龙虎山势力还是很了解的,摇了摇头冷笑着解释道。

    “嘿,没想到堂堂昆仑派,还会出现这样的破事!”

    肘王一脸的幸灾乐祸,对申公豹的行为很是‘赞赏’。

    要知道,昆仑派跟广成仙派,就是这个世界正道的两面旗帜。

    两家渊源深厚,都是传自上古时期的人皇轩辕。

    传说人皇轩辕在统一人族之时,天降‘河图洛书’这两种神物帮助,最终取得‘逐鹿之战’的胜利统一人族。

    轩辕从河图演化出来的绝世神功先天乾坤功,正是姬氏一族和广成仙门的不传之宝。至于洛书更专注于奇门遁甲,演化而出的各种神通手段,正是名门昆仑的镇派之宝。

    由此也可知昆仑和西歧的渊源之深,难道当初还算年轻的申公豹,会出现在西伯侯府。

    以申公豹当年表现出的实力以及潜力,不服姜子牙当老大是肯定的。

    十多年前,当林沙第一次见到姜子牙时,这厮的武功超过了一流颠峰,距离绝顶还有不小差距。

    十几年过去了,以姜子牙的年纪,没有特殊际遇的话,实力可能有所提升却不可能太大,最多也就是绝顶中的弱者。

    纣王问清楚了姜子牙和龙虎三灵的关系,同时又确认了以申公豹为首的龙虎三灵的实力后,便将招揽龙虎三灵的任务,交到林沙手上。

    林沙倒也没有推辞,龙虎山就在朝歌城不远,他也不用长途跋涉浪费时间,正好可以跟申公豹这厮好好‘叙叙旧’。

    而远在龙虎山上的三灵,完全不知晓朝歌王宫已经注意到了他们。

    此时的申公豹拿着‘洛书’满脸惊喜,一心想要学会其中的奇门不甲之术,好让昆仑那帮师长见识见识,他申公豹比姜子牙厉害得多。

    原来前不久,练公飞趁姜子牙闭关的空挡,骗姜子牙儿子姜聪偷得洛书。结果姜聪心中不岔追到龙虎山,被练公飞和铁公残差点整死,关键时刻姜子牙突然出现将儿子救走。

    因为这事,正闭关苦修的申公豹不得不提前出关,将姜子牙惊走同时得到了洛书真本。

    这日,申公豹正在龙虎山洞府修炼,不知为何心情总是难以平静,好似有大事发生一般。

    “可惜我不擅长推演之术,不然可以推演一番看看什么情况!”

    心中暗自懊恼,只有真正出外独立门户后,才知晓维持一个势力的不易。

    可越是如此,他心中对姜子牙就越是不岔。

    凭什么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家伙,就能接掌昆仑掌门之位,而他申公豹天纵其才却只能屈居姜子牙之下。

    别说他天生桀骜,姜子牙的实力确实不如他。

    更何况,申公豹当年可是亲眼目睹,姜子牙在朝歌镇守府大牢的丑态。

    正因为如此,他心中越发不爽。姜子牙当初要不是他出手帮助,想要安全从朝歌镇守府大牢出来可不容易。

    说到这里,他就不得不佩服那位只有数面之缘的林大将军,竟然将身怀奇门遁甲之术的姜子牙制得死死的,全身功力被控制得无法动弹,让姜子牙空有一身奇门遁甲之术,却是发挥不出丝毫,老老实实坐了近十年的牢。

    突然,他眉头一皱发觉了不对。

    气氛似乎有些凝重,空气中也多了几分让人心烦的杀气和煞气,申公豹急忙收功凝神,在心烦气躁的情况下修炼简直就是找死啊。

    砰砰砰……

    就在这时,紧闭的石门急促敲响,申公豹的心脏,忍不住跟着敲打门节奏一阵剧烈跳动。

    “怎么回事?”

    大掌一挥,一股巨大吸力将紧闭的石门打开,正好见到练公飞满脸急切的神情,申公豹心头猛的一跳出声问道。

    “大哥不好了,山下来了数千商军人马,将龙虎山围得水泄不通!”

    练公飞满脸惊惶,咻的一下飞至申公豹身前,慌张大喊。

    “什么,有商军人马包围的龙虎山?”

    申公豹心头一堵,腾的一下起身,目光闪闪急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趁我闭关期间,在外惹出了什么大祸?”

    说话的空挡,他已经抬脚向门外走去。

    “天地良心啊大哥!”

    练公飞一脸苦闷,慌张跟了上去,嘴巴一张一合急忙解释道:“自从大哥闭关之后,我除了引诱姜聪那小子弄来洛书,就再也没有下过山了!”

    “莫非是铁公残那家伙,招惹了不该招惹的角色?”

    申公豹脚下不停,面沉如水怒喝出声。

    练公飞张了张嘴,他真不敢替铁公残打包票。

    那厮绝对是个狠人,性喜吞食人肉,每顿几乎无肉不欢。

    单单被铁公残这厮吃掉的人肉,恐怕就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为了提供他的巨大需求,龙虎山的小喽罗们可没少祸害周遭百姓。

    要是不小心招惹了什么大人物,估计也只有铁公残的概率最大。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龙虎下的一条主要下山通道前。

    “大哥,你来了!”

    铁公残脸色难看得紧,见了申公豹勉强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什么情况!”

    申公豹懒得理会这厮,急急开口问道,同时目光朝山下望去,顿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精锐之师!

    这是他心中闪过的头一个念头,紧接着一股浓郁不安涌上心头。

    只见放眼所及,全是盔明甲亮的精锐将士,一个个杀气腾腾气势惊人,联合在一起形成了冲天的惊人煞气。

    如此惊人军气,申公豹也只有当初在朝歌王宫附近见过一回,听闻乃是王宫护卫所在营盘也就释然了。

    难不成,龙虎山引起了纣王的不满?

    心中一沉,申公豹满嘴苦涩,龙虎山的势力在江湖上还算不错,可对上凶残暴虐的纣王,根本就没有抵抗能力。

    “快快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吧!”

    回头狠狠瞪了铁公残一眼,申公豹无奈开口。

    不至于吧?

    铁公残和练公飞闻言,真真吓了一跳,正准备开口劝阻,可对上申公豹冷厉异常的眼神,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得老实应下。

    “门主门主,山下军士有口信传来!”

    就在这时,从蜿蜒而下的台阶上,飞奔而来龙虎山的看门头目,满头大汗大声喊道。

    “哦,有什么口信,快说!”

    练公飞不等申公豹开口,便迫不及待问道。

    “山下的军士传信,要申门主亲自下去,他们家大帅要见申门主!”

    “可恶,山下的军士实在太过可恶了,这是什么话,命令大哥么?”

    铁公残一脸愤怒,浑身劲气喷涌杀气腾腾,铜铃大眼一瞪就要冲下山去,找那所谓的大帅麻烦。

    “给我站住,不想死的话就听我的!”

    申公豹脸色一沉,厉声大喝喝止铁公残的无脑行径,转头语气疑惑问道:“大帅,是哪位大帅?”

    整个商军系统,也就三位大帅,要是山下来的是妖魔二帅中的一位,他根本就不在乎,自信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他们重创。

    可要是来的是那位的话,申公豹一脸严肃,忍不住暗暗打了个寒战。

    结果守山头目的话,彻底打消了他心中最后一丝侥幸:“是,是林沙林大帅,林大帅就在山下等候门后!”

    “大哥!”“大哥!”

    铁公残和练公飞急声开口,他们可不愿意最大依仗申公豹冒险。

    “不必多说,不想死的话我必须下去一趟!”

    申公豹满脸严肃,冲着两位师弟冷声警告道:“你们两个要是为了我好的话,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物品自己肯定回不来了!”

    说着,也没理会满脸疑惑,很是不解的师弟多说什么,身形一纵犹如大鸟飞掠,瞬间便冲下不高高的龙虎山。

    “龙虎三灵申公豹,拜见林大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