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你太过分了!”

    大祭司喉咙里发出一声愤怒咆哮,看向魂祭司的目光中满是不善。

    “怎么,师兄也怀疑我对你不利么?”

    魂祭司眼神闪烁,嘴角挂着满满的不善和愤怒。

    “到底怎么回事你心中有数,我在运功之时也不是全然没有感应!”

    大祭司摇头苦笑,没有再跟魂祭司罗嗦,回头冲着林沙感激道:“这次,感谢大帅的救命之恩!”

    “呵呵,不用如此!”

    林沙淡淡一笑,既然大祭司不愿谈魂祭司的事情,他也懒得做那恶人,反正这是他们师兄弟之间的矛盾,他一个外人不好参与过多。

    “大祭司,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山下突然传来纣王大声喝问。

    “不好,大王连夜出城可能有威胁,咱们快快前去迎接!”

    大祭司脸上尴尬之色一闪,二话没说飞身而起,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下山的台阶上。

    “你个混蛋,管得也太宽了,迟早有一日会遭打击的!”

    没了大祭司在侧,魂祭司瞬间满血复活,冷冷扫了林沙一眼,眼中满是阴狠毒辣,冷哼出声转身就走。

    四大妖灵畏惧的看了林沙一眼,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跟了上去。

    “呵呵,希望我死的人多了去,真不介意再多上一个!”

    下了半山腰,魂祭司耳中突然传来林沙淡淡的声音,气得这位满腔怒火却是无处发泄。

    等林沙下了灵山,与纣王会面之时,大祭司已经将山上所发生的事情,跟纣王原原本本说了一通。

    “林沙,你为何在此?”

    纣王脸色阴冷,目光如毒蛇般狠厉,见到林沙下山立即怒声喝问。

    “见到天坛这边的情况有些不对,我就过来了!”

    林沙耸拉着眼皮,神情淡然开口解释道。

    “那你怎么没将姬发那小子留下!”

    纣王神色不善,冷冷质问道。

    “当时大祭司有危险,我首先自然要救大祭司,至于姬发小儿么?”

    摇了摇头,一脸无所谓道:“我还是那句话,把什么都放在虚无缥缈的命运之上,我不屑为之!”

    “你!”

    纣王额头青筋暴跳,目光狠厉几乎要喷出火来,周身魔气缭绕威势逼人,对上一脸无谓的林沙却是无可奈何。

    纣王的反应,让大祭司心寒,同时有让魂祭司心喜,暗道有机可趁。

    他只一味追究姬发安全脱身之事,对于大祭司所遇凶险完全无视,这种冷漠无情的态度,如何不叫大祭司心寒?

    至于魂祭司,他看到了取大祭司而代之的机会。纣王对他师兄所遇危险不管不顾,这不就是他上位的机会么?

    纣王拿林沙无法,又不可能真的冲着大祭司发火,心情糟糕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直到听闻妖魔二帅已经去追姬发一行了,脸色这才稍稍好看点。

    “大祭司你看如何,以后还是安心坐镇朝歌,少插手姬发之事的好!”

    请纣王上山一观,山上的狼籍让纣王暗暗心惊,所幸镇国神兽龙龟没有受到伤害,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不知怎么的,魂祭司跟纣王有声有笑的凑到一块,一副狼狈为奸的样子,实在让人看不过眼。

    大祭司显然受了不小打击,林沙跟他故意落在后头,轻笑着说道。

    “是啊,有些事情确实不该参合过多!”

    大祭司有些心灰意冷,摇了摇头苦笑连连,既是对连番在姬发手里吃憋的感叹,也是对纣王冷漠无情的无奈。

    “我早就说过,虚无缥缈的命运用不着太过看重!”

    林沙淡然一笑,轻声开口道:“人的命运怎么可能一成不变,不管姬发他命格如何,按照正常事态运转,他根本就没有接手西伯侯爵位的可能!”

    大祭司苦笑,林沙这话虽然不中听,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你们这么一弄,倒是让姬发小儿的名头,越发响亮了!”

    林沙冷哼出声,对于大祭司之前的举动,显然十分的不满。

    “事情都到这份上了,再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大祭司意兴阑珊,苦笑着无奈说道。

    “以后大祭司专门看住姬考就成,只要这家伙不出什么意外,姬发想要有出头之日,简直就是妄想!”

    林沙冷笑,将心中酝酿多时的想法,毫不客气道出。

    “只怕大王……”不会轻易放过姬考啊。

    大祭司皱眉苦笑,有些情况他又不是看不出来。

    同时心中暗暗凛然,姬考真要被纣王收拾了,那不就白白便宜了姬发小儿了么?

    真如林沙所言那般,一手将姬发小儿推到台前,并名声大燥的正是他们啊。

    “大祭司不要妄自菲薄,只要你肯出手,就是大王也不得不给几分面子!”

    林沙呵呵一笑,同时暗示了一下,缓声道:“本帅也不会袖手旁观,大王想乾刚独断,还得问问咱们答不答应!”

    “这样做,有些不太好吧?”

    “什么好不好的,只要对大商江山有利的事情,你这老家伙就不要有什么顾虑,又不是让你一人独自面对!”

    “那好吧,我尽量……”

    别尽量啊,你要是不下定决心跟纣王斗,本帅哪有时间和空闲,抽出身来再行外出巡视?

    之后的事情,大出林沙和大祭司的意料之外。

    纣王和魂祭司果然狼狈为奸,也不知道关系怎么就变得那么亲近,纣王甚至直接剥夺了大祭司的某些权力,交由魂祭司并且姬发的事情全权由魂祭司接手掌握。

    “谨尊大王之命!”

    大祭司之前还有些犹豫,可是现在纣王替他做出了选择,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应了下来看也不看得意洋洋的魂祭司一眼。

    “林沙……”

    “大王别说,你知道我对这事没兴趣,还是不要让我参合进去的好!”

    林沙呵呵一笑,打断了纣王的话语,淡淡道:“再说了,如果我插手进去,还有魂祭司什么事?”

    淡淡扫了魂祭司一眼,林沙嘴角带笑说出的话却是一点都不客气:“相信魂缉司也不会,见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吧?”

    魂祭司默然无语,显然默认了林沙的话语。

    纣王一见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让魂祭司接手追拿姬发的事情。

    到了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跟着他一同出城的妖妃妲己不见了踪影。

    纣王心头一慌,正准备召集大祭司,魂祭司还有林沙一同回去寻找,妖妃妲己自己主动上门。

    咦!

    没理会妲己和纣王说些什么,林沙扫了妲己一眼却是忍不住暗暗皱眉,怎么都感觉妲己身上有些不对。

    左右扫了大祭司和魂祭司,这两位一脸平静好象没有发现问题。

    对了,是灵魂!

    林沙悚然一惊,突然发觉了妖妃妲己身上不对劲之处。

    她的灵魂之中,多了一些熟悉又陌生的波动,林沙悄悄仔细感应一番,嘴角露出一丝轻笑,不是原始天魔那家伙的手段又是什么?

    想不到这厮如此厉害,跑路期间还能留下这么一个暗手。

    他没有揭穿妲己身上的问题,任由纣王跟妖妃二人,在自己面前秀恩爱,而后随着他们一同返回朝歌城。

    至于大祭司和魂祭司哥俩,如何私下交流感情,就不是他该管的事情了。

    等第二天再见魂祭司之时,这厮双眼通红布满血丝,显然昨天晚上睡眠的质量很是一般。

    而这时,昨晚跟在姬发等人身后的妖魔二帅,也适时返回,给了纣王一个十分不爽的情报。

    姬发他们消失了,根据他们离开的方向显示,这帮家伙直接朝南方跑路了。

    “南方,南楚?”

    纣王满脸不爽,目光冷厉直视妖魔二帅,沉声开口:“你们两位,跟着魂祭司一同出发,前往南才糊追拿姬发!”

    妖魔二帅忙不迭接令,不过很快又为难的提出了一个想法。

    “咱们的实力,还是太弱了点,高手数量比不过人家??!”

    “是啊,那魔族的老太婆,原始天魔的转世之身,还有一忧子等高手,实在不是我等轻易就能对付得了的!”

    “还是要多请些高手一同出手,不然只怕咱们去了也是送菜!”

    “……”

    纣王眉头紧皱满脸不悦,虽然十分不爽妖魔二帅的‘示弱’之举,却也知晓他二人所言不差。

    昨晚灵山天坛之上,聚集了妖魔二帅以及他们手下干将,还有大祭司和魂祭司这两大绝顶高手,最后还是被整得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要是换成魂祭司,妖魔二帅前去追拿的话,还真有可能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这可不是他想见到的结果。

    “林沙……”

    “大王,你是知晓的,我不会做这等事情!”

    林沙毫不犹豫打断了纣王的话头,直接拒绝了纣王的意思。

    “大王,南楚侯本就是当地地头蛇,实力不差还是请他们出手最好!”

    魔帅一见纣王满脸不爽,急忙开口替自家老大转移了炮火。

    “哦,南楚侯府实力确实不差!”

    纣王闻言,满意点头说道。

    “还有龙虎山的龙虎三灵,都是江湖上了不得的好手,大王要是能将他们请出山,咱们追拿姬发小儿的把握又多了几分!”

    这时,妖帅也不甘落后提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