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上的寒毛倒竖而起……

    一位厉鬼张牙舞爪飞腾而至,想要从林沙身上带走足够生气。

    喝!

    眼中闪过一道不屑,林沙轻喝出声,声音之中带着满满的浩然正气,扑面而至的厉鬼如遭雷击,虚幻的身子猛的在空中一晃,下一刻彻底消散无踪。

    魂祭司身在半空,好似挨了重重一击,一口逆血喷溅而出四脚朝天砸在地上,嘴里声声哀嚎半晌爬不起来。

    “嘿嘿,老家伙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林沙冷笑,眼中戾气闪烁一脚踹下。

    “脚下留情!”

    就在这时,大祭司飞跃而至,同样飞起一脚拦在魂祭司身前,砰的一声闷响高大的身子旋转着向后倒飞。

    “大祭司,你什么意思?”

    “林大帅,大局为重大王还要魂祭司帮忙祭炼灵人!”

    “呵呵,就他这实力,也敢妄想祭炼灵人,那灵人岂不是太好弄了?”

    魂祭司脸上火辣辣的,猛的从地上翻身而起,满脸怒容狠狠瞪了林沙一眼,冷笑道:“你有本事你上啊,何必跑到我的地盘撒野?”

    “这里什么时候,成了魂祭司你个老鬼的地盘了?”

    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林沙淡淡扫了魂祭司一眼,直接把这厮的狂妄之言堵回了肚子里。

    “师弟,还不快快接旨!”

    大祭司一看不妙,立即从怀里取出一封王旨,看向魂祭司的目光中满含警告,不等魂祭司反应过来便打开王旨朗声宣读了一遍。

    “臣接旨!”

    魂祭司脸色十分难看,王旨之中的内容让他十分不爽,竟然要他听从师兄的吩咐,真是岂有此理。

    可是形势比人强,林沙浑身戾气虎视耽耽,他要是不答应的话,少不得一顿皮肉之苦。以他接近百五之数的年纪,真要是被林沙这样的小年轻狠狠修理一通,那画面太美他实在不敢想象。

    “都住手吧,魂祭司已经答应了给大祭司做帮手!”

    林沙淡然开口,旁边轮番以浑身煞气,定住四大妖灵身形,出手狂虐整得他们生不如死的妖魔二帅,闻言下意识的松口,原地只留下瘫软如泥的四大妖灵,他们身上的气息微弱之极显然之前被虐得不轻。

    魂祭司不情不愿,最后还是在林沙的威胁下,不得不老实低头服输,带着大祭司和林沙一行进入自家地盘核心,收取祭炼多年的魔宝万魂幡,那滚滚魔气惊人的威势,可把妖魔二帅还有大祭司吓了一跳。

    “嘿嘿,这可是我祭炼了多年的底牌,旗幡一出万魂哀嚎,其威能之大简直不可思议!”魂祭司嘿嘿冷笑,一双阴狠三角眼冷芒闪烁,有意无意扫了林沙几眼,眼中的森寒傻子都看得出来。

    “万魂幡算个屁,本帅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作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伸手拦下暴跳如雷,想要出手教训魂祭司的魔帅,林沙嘴角含笑目光平静,没有受到魂祭司挑衅影响,身上毫无气势突然右掌大张,掌心向上一道道耀眼之极的紫光升腾而起。

    一股让魂祭司闻之色变,吓得妖魔二帅心惊胆战,不由自主向后连退的磅礴浩然正气喷涌。

    林沙右手掌心,漂浮着一个小巧之极,虚幻不定的紫光沙盘。仔细观看的话,不难发现紫色沙盘其实就是整个中原的山川地形图。

    呼呼呼……

    魂祭司手上的万魂幡,好似感受到了强大的威胁一般,旗幡无风自荡发出呼呼风声,一道道让人心底发寒的万魂怨气从旗幡之上翻涌而出,张牙舞爪伸缩不定,好象在向林沙手上的光影沙盘挑衅一般。

    嘿!

    林沙嘴角挂上一丝不屑冷笑,心念一动手心上的紫光沙盘,犹如水波荡漾般向外扩散,瞬间将万魂幡喷出的万魂怨气笼罩。

    嗤嗤嗤……

    那股让人心寒的万魂怨气,犹如骄阳下的白雪一般,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无,就在一阵尖锐刺耳的嗤嗤声中,化作股股黑烟消散于空中。

    魂祭司心神与万魂幡相连,受此影响脸色猛的一白,气息剧烈波动翻滚不休,急忙将魔气滚滚怨气冲天的万魂幡收好,不敢再拿出来跟林沙炸刺。

    好好的将魂祭司吓个半死,林沙也不为己甚,大摇大摆在魂祭司的老巢游荡了一圈。他对那些神神秘秘的摄魂手段不感兴趣,却是对魂祭司居所书房里,那一排排门类偏僻的书籍产生了极大好奇。

    也不理会魂祭司难看异常的脸色,他直接说了声借阅,便招呼跟来的亲卫,轻轻松松将魂祭司的书房搬迁一空。

    “走吧走吧,咱们还是快点完成大王的嘱托!”

    魂祭司实在受不了林沙的‘肆无忌惮’,都不用林沙开口催促,他便主动提出了尽快赶到灵山天坛,快点完成纣王吩咐下来的任务。

    ……

    事情得到圆满解决,林沙也没在外头多待,等魂祭司带着四大灵使,跟大祭司一起赶去灵山后,他便带着‘强借’到的偏门书籍返回朝歌帅府。

    说实话,他对魂祭司操控灵魂的手段,还是非常佩服的。

    别看他一副表面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里是极其震惊的。

    那可是灵魂领域,林沙就是拥有了识海里的江山社稷沙盘,对于灵魂领域也是一知半解。

    但他却敏感意识到,他想要更进一步的话,灵魂质量方面的提升,是最为重要的关键。

    经过这么多世界,尤其是风云世界和本世界的经历,让他自身的内功修为,还有内家拳修为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内力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可以说举头抬足间都拥有了恐怖的威能,体内三百六十五处窍穴积累的真元如海似渊,到了现在他完全不用为自身的内力数量烦恼。

    至于内家拳修为,从进入了神话境界之后,身体素质已经向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而且速度还一点不慢,整个身体各方面的能力,都有了显著提升。

    如果按照内力和身体素质的表现来看,他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脱了天子世界的凡人范畴,达到了更高一层的程度。

    但是精神修为没有跟上内力和身体素质的疯狂提升速度,制约了他更进一步的可能。

    这一点,他心中十分明了。

    所以,听闻魂祭司在灵魂方面的研究,达到了一个十分高杆的程度后,他这才爽快的答应了纣王要他出手的王命。

    而魂祭司的表现,果然也没有让他失望。

    别看林沙表现得风轻云淡,轻描淡写就将魂祭司压得死死的,那是他自身的修为高杆,全面压制了魂祭司的缘故。

    但魂祭司操控灵魂的手段,还是让他十分佩服的。

    不说那漫山遍野,几乎望不到尽头的白骨军团,单单就是魂祭司手下那四大半灵半人的灵使,就不是一般的叫人震惊。

    把活生生的人,变成半人半灵的怪物,这手段怎么都让林沙,有一种看西方奇幻小说里,巫妖转化的摸样。

    还有操控厉鬼的手段,只有那些灵异仙侠小说中,某些高人才能使出的本事,可魂祭司却玩得很溜。

    以他跟大祭司不相上下的实力,放眼整个天下也是超级高手,可是在林沙眼中却算不得什么,轻轻松松就可以干掉的角色。

    但是那一手控魂手段,实在让人惊讶得紧。

    林沙对于摄魂邪术自然没什么兴趣,但他想从魂祭司的控魂技巧中,得到有益补充,最好是能够提升灵魂或者精神力质量的方法。

    不然,以魂祭司的实力。如何操控那漫山遍野的白骨军团,真以为他们都是白骨精,都有自己的思维不成?

    吩咐下去,没有重要事务不要打扰,林沙便独自关在书房,默默翻阅从魂祭司那弄到的珍贵典籍。

    这一下果然不出他所料,基本上全都是魂祭司操控灵魂的手段,以及一些外界根本就没有留传的秘辛,其中一些有关灵魂的描述让他大开眼界。

    他一下子沉迷与典籍的海洋之中,一时忘了时间和其它。

    而灵山天坛的祭炼灵人,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

    林沙没有出现,让吃足了苦头的魂祭司暗暗松了口气,从大祭司口中得知,林沙并不参与此次灵人祭炼,放松之余心中也难免生出一点不安。

    “林大帅何等身份,怎么会参与这样的事情?”

    魔帅没好气冲着魂祭司撇了撇嘴,一脸的向往:“以大帅的强悍实力,发生了任何事情都别想难住他!”

    魂祭司也想起林沙那鬼神莫测的实力,心头一寒不再多话,在他看来林沙不来更好,省得他心中忐忑难安。

    “哦,灵人祭炼已经准备妥当,要不要本王亲自坐镇灵山?”

    王宫,当纣王得到大祭司的汇报后来了兴趣,双眼炯炯有神好奇问道。

    “祭炼灵人,需要抽取姬发小儿身上的魂魄,大王乃真命天子王气浓郁,一旦在侧说不定会损伤姬发小儿的灵魂,大王还是不要妄动的好!”

    大祭司摇了摇头,缓声说道。

    “哦,那请林沙去坐镇如何?”

    纣王却是不想出半分意外,又出了一个馊主意。

    “大王,林大帅不会答应的,这事说来跟他的理念不合!”

    大祭司苦笑,再次婉拒了纣王的好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