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

    妖帅身子一僵,浑身冒烟气息瞬间狂降。

    张嘴,出发声声陈列人寰的凄厉惨叫。

    身上阴气森森,生气迅速流失。

    妖哥和猪童骇得面无人色,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咻!

    一道带着阳和气息的指劲,咻的一声飞临而至,正正点在妖帅眉心位置,一团黑气在尖锐的惨叫声中,从妖帅顶门袅袅升起。

    呼呼呼……

    好象身上的巨石松绑,妖帅浑身大汗淋漓呼呼喘着粗气,一双阴冷目光看向魂祭司,满满都是不善。

    “多谢林大帅出手救援!”

    回头,妖帅必恭必敬冲着林沙道谢。

    “没什么,不要仗着你身上那点天妖传下的手段肆意妄为,小心把自己给坑死了!”

    林沙轻轻一笑毫不在意,目光放在身材高大骨瘦如柴,满脸皱纹浑身阴气缭绕的魂祭司身上,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失望表情。

    “小子,你那是什么表情?”

    魂祭司目光森冷,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不善。

    林沙给他的感觉极为危险,可他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出林沙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刚才的一指有可取之处,不过也就是如此了。

    通过特殊的灵魂手段感应,林沙也是极为普通的普通人,灵魂强度不强也不弱,他有自信只要认真就能对付得了这厮。

    真正需要他关注的,还是师兄大祭司啊。

    “师弟休得放肆,这位是商军大帅林沙,快不快来见礼!”

    大祭司被师弟魂祭司嚣张的摸样惊着了,他这位师弟竟然敢在林沙面前如此托大,真是不知死活。

    “师兄你没老糊涂吧,要我给这么一个小子见礼,真是笑话!”

    魂祭司骷髅样的脸上怒色一闪,语气阴森森满脸不爽。

    “真是不知好歹!”

    大祭司怒了,眼睛一眯踏步前行,周身一股滔天气势升腾而起。

    “怎么,师兄要跟我动手?”

    魂祭司满脸讥讽,骨瘦如柴的胳膊一扬冷笑道:“师弟我这些年潜心苦修,此时无论武功还是控魂之术都已经大成,正好向师兄讨教一二!”

    说着,一股毫不逊色于大祭司的惊人气势,从魂祭司骷髅样的身板上升腾而起,满脸冷笑毫不示弱。

    “师弟,你太放肆了!”

    大祭司怒不可歇,飞身而起一掌拍出,血焰熊熊温度瞬间抬升。

    “谁怕谁啊,师兄我正好想向你请教??!”

    魂祭司哈哈一笑,周身水蓝冰焰熊熊,气势丝毫不弱瞬间与大祭司战做一出,劲气飞扬狂风呼啸,声势好不骇人。

    两位祭司瞬间斗至一处,一时竟是不分胜负激烈之极。

    “嘿嘿,你们这帮家伙,竟敢擅闯禁山,接受惩罚吧!”

    魂祭司手下四大妖灵,一见自家老大都出了手,二话不说嘿嘿一笑飞身疾扑而至。

    “找死!”

    魔帅和妖帅怒吼出声,没想到四个小喽罗也敢跟他们炸刺,身上妖魔之气大盛,气势汹汹飞射而出迎上了四大妖灵。

    “两位大帅,何须你们亲自出手,由我们就能够解决了这几个家伙!”

    一见自家老大愤然出手,魔帅手下数位先锋,还有妖帅手下的猪童都忍不住暴喝出声,身如电闪疾飞而出,瞬间抢在魔帅和妖帅之前,跟四大妖灵战在一处。

    轰隆隆的气爆轰鸣不绝,妖魔二帅手下的先锋和猪童,使出浑身解数跟四大妖灵战至一处,劲风四意斗了个不分胜负。

    可结下来,四大妖灵纷纷使出诡异之极的手段,亮出自己最大的底牌,同时也告诉众人他们为何,被称呼为妖灵之故。

    四大妖灵,以金木水土四形遁术为核心,在激烈的战斗中,不时使出诡异难防的奇异遁术。

    金遁之术,木遁之术,水遁之术和土遁之术,四大妖灵个个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几大先锋和猪童频频吃憋气得哇哇大叫却无可奈何。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连这么几个垃圾都对付不了!”

    妖帅看得怒气熊熊,眼睛一瞪大声呵斥:“都给本帅让他,本帅要亲自对付这四个家伙!”

    说着,也没理会魔帅难看的脸色,身形如电暴射而出,手心妖气滚滚连施辣手。四大妖灵的武功也就一流颠峰罢了,其中一位正好挡在妖帅身前,被他一爪从背后探入胸膛。

    可接下来,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

    被妖帅一爪穿胸的妖玲,瘦削邪气凛然的身子猛的一顿,竟然凌空爆炸化作道道碎片。

    可还没等妖帅有下一步动作,化身碎片的妖灵,竟如轻烟一般突然在不远处聚拢,又恢复了受袭前的摸样。

    “这,这怎么可能?”

    妖帅惊得目瞪口呆,他从来都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邪异功夫。

    “小心了,这四个家伙都是半人半灵,想要对付可不容易!”

    林沙提醒的话才刚刚出口,重新聚拢起来的邪灵已电射而出,一脚狠狠踹在妖帅身上,这厮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吐血倒飞。

    “混蛋??!”

    妖帅怒极攻心,根本顾不得对面妖灵的状态,也没有立户仪林沙的劝告,身形如电暴起发难,浑身妖气缭绕一拳轰出。

    那邪灵被林沙直接轰中脑袋,如同西瓜一般轰然炸烂,化作虚无缥缈的轻烟,飞到半空又重新聚拢狠狠一拳轰下。

    妖帅打得郁闷之极,眼前邪灵十分难缠,拳脚攻击都带有清晰的质感,可他每每拳脚相向轰中本人之时,对方又化作片片轻烟逃避伤害。

    这种敌人打得到我,我却对敌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太过糟糕。

    另一边,大祭司和魂祭司两位师兄弟,打得那叫一个精彩激烈。

    魂祭司的一身武功,竟是丝毫不若于大祭司之下。一身冰焰神掌厉害非常,正好和大祭司的烈阳掌一正一反斗得旗鼓相当。

    “大帅,那四大妖灵怎么回事?”

    旁边,魔帅小声询问林沙。

    “不过半人半灵状态,不出手段阻止他化灵,想要真正呢感击败他确实难上又难!”

    林沙声音不大,却正好让和妖灵激斗的妖帅听个真切。

    嗡!

    一股磅礴妖气,混合冲天杀气突然从妖帅身上爆发。

    与之激烈对战的妖灵首当其冲,身上竟冒出丝丝轻烟发出凄厉尖叫,脸色一阵难看变得模糊看不真切。

    “哈哈,煞气凛人,百邪辟易,你个混蛋去死吧!”

    妖帅哈哈大笑,眼中凶光闪烁,掌心蕴含磅礴劲力狠狠拍下。

    砰的一声闷响,妖灵连半分反抗之力都无,哇的一声吐血倒飞,没有转化成让人头疼,不知如何下手的灵魂状态。

    “原来如此!”

    魔帅恍然大悟,经由林沙提醒立即明白了妖灵的破绽,飞身而去周身魔气汹涌如烟似雾,一拳一个将另外三大妖灵轰飞了出去,个个口喷鲜血脸色惨白受了不轻伤势。

    可就在妖帅和魔帅,纷纷重创对手妖灵中人时,大祭司和魂祭司的战斗也发生突然变化,魂祭司突施展手段身上飞出道道狰狞厉鬼。

    瞬间从措不及防的大祭司身上一涌而过,带着大祭司身上不少生气。

    “师弟,你竟然使用引魂之术!”

    大祭司身子猛的一僵,一张老脸微微发白怒吼出声。

    “哈哈,兵不厌诈,看来师兄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太过顺当,都忘了当年师傅的教导了!”

    魂祭司哈哈大笑满脸猖狂,周身阴邪之气缭绕煞气惊人,眼中闪过一丝狰狞,狠狠一掌向大祭司胸口拍去,竟是没有顾忌丝毫师兄弟之情。

    “师弟你……”

    大祭司目呲欲裂,可惜刚刚中了魂祭司驱使的厉鬼偷袭,被带走不少生气身子发软没法轻易动弹,老脸一片灰白没想到竟然阴沟里翻了船。

    砰!

    魂祭司凌厉的一掌,被突如其来的一只大手接住。

    “魂祭司,你可不要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

    林沙淡淡一笑,不知何时已站在大祭司身前,伸手拦下魂祭司势在必得的一掌,身形轻轻摇晃双脚猛然陷入地面半尺。

    “混蛋,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说三道四,给我去死!”

    魂祭司怒目圆睁气急败坏,没想到半路竟杀出个程咬金,破坏了他的‘好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怒火熊熊,双眼绿芒闪烁嘴角露出一丝阴笑,突然被林沙拦住的大掌阴劲勃发,一股冰焰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出。

    呼呼……

    感受到手上传回的滔天巨力,林沙上身猛然向后微微一仰,不等魂祭司嘴角的得意扩散便恢复正常,掌心之中一股熟悉之极的磅礴劲气,带着阴寒之极的气息反喷而回。

    “这怎么可能?”

    手上传回的劲道和气息那般熟悉,不正是他刚刚轰向林沙的攻击么,怎么可能又全部倒卷而回。

    魂祭司脸上的笑容僵住,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单薄瘦削的身体便道飞了出去,手掌一阵剧痛根本就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反击。

    “以彼之道还施展彼身而已!”

    林沙轻轻一笑,身如疾风轻掠,瞬间飞临倒飞的魂祭司身前,右手成爪瞬间抓住他的肩头,凌空扭身弯腰将身形单薄的魂祭司狠狠甩了出去,可就在这时阴风惨惨异变突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