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紫光闪闪的大字,就如此飞向一片寂静的诡异山林。

    山林外围弥漫的妖雾,在紫光大字还没靠近之前,就好象受到了极大惊吓,纷纷向两旁翻滚让出了中间的道路。

    九个紫光闪闪的大字,好似滔天洪峰一般,将路上的阻碍全部清除,露出妖雾之中青翠欲滴得山林景色。

    “魂祭司,大王有旨,还不速速出来接旨!”

    林沙气沉丹田声浪滚滚,犹如九天雷电之云,轰隆隆炸响轰传整片山林。

    “何方鼠辈,竟敢在魂祭司的地头撒野,活得不耐烦了么?”

    山林震动效果明显,不过片刻功夫,重新被森森妖雾笼罩的山林,突然露出一条笔直通道,不知哪里传来的一道飘渺声音突然传入众人耳中。

    “找死!”

    林沙脸色一黑,目光微沉一指点出,一道阳和无形的指劲脱指而出,犹如风驰电掣般迅猛,顺着声音传来方向电射而出。

    ??!

    妖雾迷茫的茂密山林,突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声音凄厉分贝之高简直不似人声。

    轰隆隆……

    也不知道那九个紫光闪闪的大字撞到了什么地方,突然发生连环爆炸,灰蒙蒙的妖雾之中紫光闪烁,凄厉不似人声的哀嚎连成一片,让人听了感觉好一阵毛枯悚然。

    “这山上,果然有不少妖邪之物??!”

    林沙忍不住回头,冲满脸目瞪口呆的妖帅等人,摇头感叹道。

    “厉害厉害,还是林大帅厉害!”

    妖帅摇头感叹,尽管脸上带着狰狞面具,可从他的眼神之中,也可以感受到森森的震撼。

    旁边的妖哥,猪童等人,还有大祭司和魔帅,以及一千商军将士,一个个目瞪口呆敬佩不已。

    果然不愧是商军第一高手,这实力,真是没得说了。

    咻咻咻……

    惨雾森森的茂密山林之上,突然传来数道凄厉破空声。

    林沙回头一望,只见四个奇形怪状,身上阴气森森的家伙,身如历矢电射而至,周身阴气森森让人忍不住皱眉,都怀疑他们是不是生人。

    “你们是什么人,来此地有何贵干!”

    四人之中,那位身上阴气最重,气势最为惊人的高大汉子踏步前行,目光炯炯直视林沙,声音沙哑阴森怒喝道。

    “耳朵聋了吗,没听林大帅的话么,我们是朝歌大王派来,向魂祭司颁发王旨的!”魔帅周身魔气缭绕,语气森寒咄咄逼人怒道。

    “朝歌大王派来的?”

    四人脸色齐齐一变,目光森寒在林沙等人身上来回打量,眼中满是不信还有……震惊。

    哼!

    大祭司冷哼出身,周身妖异血焰忽闪忽灭,气势强横犹如动岳之山,怒声咆哮道:“吾乃大祭司,叫我师弟魂祭司出来说话!”

    什么,眼前老者,竟然是师尊魂祭司的师兄?

    四位怪人吃了一惊,互视一眼不敢怠慢,道了声等着,其中一位浑身弥漫着土腥之气的家伙,身形突然消失不见。

    恩,竟然是土遁?

    不同于一头雾水的大祭司他们,林沙的气机感应,清晰感受到刚才四位奇人深厚的地下,正有一股不弱气息迅速向山上移动。

    “大祭司,你师弟会奇门遁甲?”

    大祭司的耳边,突然响起林沙好奇的声音。

    “不会!”

    “那刚才消失的那厮,为何会土遁?”

    “什么土遁,那厮被炮制成了半灵半人之身,没那么玄乎!”

    半灵半人,还有这样的存在?

    林沙感觉自己被教训了,又一次开了眼界。

    天子世界的神奇,果然不是他想象中,那般简单。

    与此同时,隐隐约约间,透过薄薄的妖雾,林沙一行骇然发现,那四位奇形怪状的半妖人身后的山林地面,纷纷鼓起探出一只只白骨森森的手掌,紧接着一具连着一具骷髅从地下爬了出来。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说林沙等几个领头人,包括身后的上千商军将士,全都睁大了眼睛一脸惊骇,这样的恐怖情景实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慌什么,不过就是几具白骨骷髅罢了,真遇上了直接将它们敲碎,难不成还能重新组合起来不成?”

    魔帅一声暴喝,让上千骚动的军士安静下来,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不过就是对堆骷髅架子罢了,他们死人都见得多了,难道还会害怕这些白骨骷髅吗?

    满意的扫了魔帅一眼,林沙转头冲着大祭司问道:“大祭司,这些白骨骷髅是怎么回事?”

    尽管有薄薄的妖雾遮掩,可是山林中那密密麻麻的白骨骷髅,众人依旧看得清清楚楚,尽管心中不惧但还是恶心得慌。

    最让林沙好奇的是,这里可不是仙侠又或者奇幻世界,魂祭司那厮又是如何操控这些骷髅架子的?

    “应该是灵力操控,我对这方面也不是太懂!”

    大祭司摇了摇头,无奈说道:“我和师弟的主攻方向不同,我主攻星象祭祀之道,师弟专研究灵魂操控之术!”

    “那大祭司,你和你师弟,哪个更厉害些?”

    妖帅听得认真,有些好奇问道。

    “那还有说,肯定是大祭司更厉害了!”

    魔帅撇了撇嘴,对妖帅的无脑问题很是不以为然。

    “是吗,那你可以尝尝我魂祭司的灵魂攻击之术!”

    就在这时,妖雾稀薄的山上突然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吓了魔帅和妖帅一跳,还没等他们开口解释,稀薄的妖雾之中传出声声诡异怪啸,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狰狞阴魂,张牙舞爪从妖雾之中冲出,风驰电掣般直扑魔帅而去。

    “混蛋!”

    魔帅怒吼出声,手上漆黑魔光汹涌,顺手一掌拍出,魔气汹涌排山倒海一般,劲风呼啸瞬间将席卷而至的狰狞阴魂腐蚀轰散。

    “哼,还有点手段,再接我的阴魂试试!”

    浅薄妖雾之中,发出一声不满冷哼,突然妖雾翻滚一位头顶长角,满脸狰狞獠牙利齿的恶鬼,吞吐猩红长舌电射而至,隔得老远一股冷厉阴风扑面,激得林沙等人浑身寒毛倒竖,心头涌起一丝阴森恐怖之感。

    “哼,区区孤魂野鬼,来再多也不够本帅杀的!”

    魔帅冷笑,刚刚一击让他信心大增,面对来势汹汹的狰狞恶鬼,他依旧毫不犹豫一掌轰出,体力劲力汹涌魔气翻滚,排山倒海般的劲气,带出道道呼啸劲风,瞬间就将呼啸而至的狰狞恶鬼淹没。

    “桀桀桀……”

    呼啸劲风之中,传来狰狞恶鬼恐怖刺耳的怪笑声,魔帅脸色一变,还没等他再次发招,一道虚淡鬼影飘荡而至,从魔帅身上一晃而过。

    愕?

    魔帅脸上表情僵硬,身子一冷只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阴冷无力,他惊恐发现竟是连半根指头都动不得了。

    “杀气盈野,鬼神辟易!”

    就在这时,魔帅耳中突然传来林沙淡然的指点声。

    魔帅顿时眼睛一亮,干净利索的释放了一身凛然杀气。

    杀气冲霄惊人之极,在林沙的气机感应之中,只觉魔帅头顶一根杀气凝聚的气柱冲天而起,搅动得天上风云变色惊人之极。

    与此同时,刚刚从魔帅身上透体而过,带走魔帅身上不少阳气,也就是生气的狰狞恶鬼,在空中转了个弯又非了回来,满脸狰狞呼啸着又想再来一次。

    可刚一靠近魔帅三丈范围,一股股凛冽惊人的杀气汹涌而至,顿时狰狞恶鬼身上犹如硫酸浇灌,冒出道道白烟身体也跟着虚幻不少。

    只一瞬间,狰狞恶鬼的气势便弱下六成以上。

    “嘿嘿,你给我去死吧!”

    时刻关注狰狞恶鬼的魔帅见状大喜,心中石头落地,手上煞气缭绕的黑光一闪,一道黑光魔球瞬间****而出。

    “……”

    狰狞恶鬼受到凛冽杀气冲击,身形一阵摇晃显然受创极深,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黑光魔球击中。

    啊啊啊……

    林沙一行,包括身后的一千军士,心中突然响起阵阵惨绝人寰的凄厉哀嚎,在看狰狞恶鬼在黑光魔球爆发的恐怖煞气之中,狰狞扭曲迅速消散不见。

    “啊,你个混蛋,竟敢杀我培养多时的恶鬼!”

    浅薄的妖雾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尖锐呼啸,一道身影快若鬼魅****而出,身上带着恐怖阴森的气息,从天而降直奔魔帅头颅而去。

    “师弟,你不要乱来,那是大王麾下重将魔帅!”

    大祭司见此眼角猛跳,顾不得其它飞身而起,挥手与从天而降的鬼魅身影狠狠对了一掌,劲气翻涌狂风呼啸,吹得附近众人几乎睁不开眼。

    “哼,毁我鬼物,就是大王手下重将,也要付出代价!”

    那道鬼魅黑影倒飞而回,冷哼出声不知做了什么动作,身上缠绕的阴魂厉鬼发出声声尖锐呼啸,张牙舞爪几乎铺天盖地猛扑而来。

    “嘿,大祭司不要忙着动手,让本帅来收掉这些阴魂!”

    不等大祭司再次出手,妖帅身如闪电飞腾而出,周身妖气腾腾展开天妖屠神法,身上传出一股磅礴吸力,顿时从魂祭司身上飞扑而至的阴魂厉魄,全都不由自主都吸将过去全被妖帅一口吞噬。

    “不好,妖帅这些魂魄都是经过祭炼的,根本就不能吸收吞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