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帅家的姑娘,我看心态很有些问题!”

    跟大祭司说话,林沙没什么好顾忌的,轻笑着说道:“对姬发这小子,实在过于痴迷了!”

    大祭司摇头苦笑,无奈道:“这世间,唯情之一字最让人苦恼,小姑娘青年见识浅薄,深陷其中也不算奇怪!”

    “只能说,妖帅的教导很不成功了,他家的姑娘竟然喜欢上了西伯侯的嫡次子,单从家世门户上而言很不相配,妖帅要是知晓了铁定不会同意!”

    “确实,姬发此子有九五之尊的命格……”

    “我说老家伙,你不是吧?”

    林沙没好气打断了大祭司的‘神神叨叨’,没好气道:“别拿什么狗屁的九五之尊命格说事,本帅不信这个!”

    大祭司目瞪口呆,不知道林沙想要说什么。

    “不要说姬发此时不过一个普通小子,不过出身好了点,可他头上还有一个大哥姬考呢!”

    “他真要表现得像个九五之尊,说不得本帅就要亲自出手,将其从这个世上抹杀!”

    “别跟本帅说什么天命之类的屁话,就算不能将姬发干掉,起码让他成个废人不成问题,这点本帅还是自信能够做到的!”

    “本帅的意思跟你恰恰相反,姬发小子根本配不上九妹,堂堂商军大帅的唯一女儿,可没那么廉价,相信妖帅跟本帅的想法差不多!”

    大祭司听得目瞪口呆,可回头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姬发出了命格好点之外,又有什么优势?

    西伯侯世子不是他,只要姬考不出问题,西歧的资源姬发能够利用的少之又少,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我看九妹,对姬发那小子以往请身呐!”

    “绝对没好结果,不仅出身阵营不相衬,大祭司忘记了他们的年龄差距了么,一个十七八一个才不过刚刚满周岁!”

    “……”

    再见九妹之时,林沙也在场。

    以他的医术,只一眼就看出了,九妹在这一个时辰时间,破身了。

    “小姑娘好好保重,之后的事情你不用参与,直接回朝歌吧!”

    林沙的出现,吓了九妹一跳,他的话更是让她脸色发白,吓得心神俱丧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去吧去吧,跟你父亲妖帅说一声,就说是林大帅的意思,他不会反对的!”

    大祭司开口劝说道:“这样的事情,不是你一个小姑娘该参合的,早点回到朝歌调整好状态,林大帅没有恶意!”

    “不,我要留下来帮助父亲!”

    九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林沙和大祭司的好意。

    “小姑娘,不要把别人当作傻子!”

    林沙目光森冷,缓声开口:“你是想帮助你父亲,还是有别的打算本帅懒得多说,不管你愿不愿意离开,灵山你是绝对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九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如纸。

    林沙的威望有多重,九妹虽然不是很了解却也知晓,她父亲妖帅极其忌惮眼前这位,只要他提出的要求不太过分,她父亲妖帅绝不可能反对。

    “小姑娘要自重啊,姬发和你,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淡淡扫了九妹一眼,林沙轻轻摇了摇头,转身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姬发的出身不如你,你父亲妖帅绝对不同答应,还有你们的年龄……”

    大祭司不忍见九妹失魂落魄的样子,轻声将林沙的看法说了一遍,见九妹一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轻轻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九妹一时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祭司的话改变了她的观念,之前她一直都以为自己配不上姬发。却是没想到,在林大帅和大祭司眼中,姬发却是配不上她!

    多么可笑的结论,这让九妹很是脸红不好意思,就好象他自甘下贱一般,这感觉实在有些尴尬和难堪。

    而大祭司提醒的年纪问题,更让她心头剧震,几乎有一种掩面而走的难堪情绪,实在太尴尬了。

    老牛吃嫩草?

    脑海中不经意间浮现这个念头,让九妹几乎有种自绝天下的冲动,这感觉太过酸爽,几乎让她有种无地自容的尴尬。

    她都对之前的‘轻率’之举,生出隐隐的不安和后悔。

    还是暂时离开的好!

    ……

    翌日清晨,九妹突然向父兄提出告辞,表示不愿参与祭炼灵人之事,让妖帅和妖哥好不惊讶。

    本来还想反对来着,妖帅手头的力量本就不足,九妹实力虽然勉强踏入一流,却也算是一个不错战力。

    可一听这是林沙林大帅的要求,妖帅和妖哥再无二话,只是叮嘱九妹小心,便放她下山离去。

    “祭炼灵人这么凶残的事情,还是不要叫一个女孩子参与的好,不然心性变得太过阴暗,估计你们父子俩也不乐意不是!”

    见了面,林沙只是简单一句解释,便消除了妖帅父子心中的疑惑。

    “魂祭司制炼万魂幡,吸取了过万魂魄,这些人都变成丧尸,是上山的一大障碍?!背龇⑶叭パ罢一昙浪局?,大祭司郑重告戒道。

    “这不成问题,在附近的军营,可以调动一千兵马?!毖Р灰晕獾溃骸坝猩锨П戆镏?,区区没了灵魂的丧尸根本算不得什么!”

    “对,只要带足火器,把丧尸们烧个七零八落!”妖哥在一旁附和。

    “对,正好清除这些鬼怪异物!”魔纱也点头赞同道。

    林沙看得好笑,你们这帮家伙,就是朝歌最大的一伙妖魔鬼怪好不?

    “林大帅,你怎么看?”

    作为此行武力最高之辈,林沙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

    “朝歌城外,岂容妖魔横行,抓住机会将山上的邪物全部清除干净!”

    林沙目光森冷,语气平静声调阴寒道:“谁要是赶阻挡,直接干掉不用客气!”

    有了林沙的表态,大祭司和妖帅纷纷放心,商讨大计时更加兴奋热情了几分。

    “山上丧尸虽多,未必拦得着我们,但山上的四大妖魑魅魍魉,个个都有不俗妖力,诸位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说完了丧尸,大祭司又提起了上山的阻碍。

    “哈哈!微末邪物,怎奈何得我堂堂妖帅?!”

    妖帅却是不以为然,不想在林沙和魔帅面前丢人,说话声音都大了几分。

    “邪物诡异,还是小心些好!”

    大祭司却是没妖帅那般信心满满,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真是麻烦啊,实在不行一把火把那山给烧了,直接逼魂祭司出来不就成了?”林沙听得有些不耐,没好气说道。

    这才是真正的狠人??!

    大祭司和妖帅听得目瞪口呆,大祭司急忙套头,摆手苦笑道:“此次请魂祭司出山,为的是替大商祭炼灵人,要是手段太过狠厉的话,说不定会出岔子!”

    “好吧好吧,你们还是尽快定出一个章程,不管如何咱们要快点行动了!”

    林沙轻轻摆了摆手,撇了撇嘴缓声道:“其实没必要担心这个害怕那个的,以咱们的实力横推整座山都不成问题,什么妖邪鬼物都是垃圾,用不着担心太多!”

    说着,身上紫光闪烁耀人眼球,一股浩然正气冲天而起,搅动天上风云变幻,声势好不惊人。

    “大祭司以为,有什么妖邪能在本帅的浩然正气面前,有勇气出手找茬?”

    大祭司无语,犹如老树皮般皱纹横生的老脸一阵抽搐,眼神闪烁心中狂吼:用不用这么牛比啊,以后还怎么一起好好玩耍?

    “大祭司,末将先下山调兵遣将!”

    妖帅感觉亚历山大,急忙开口匆匆下山,林沙的表现实在太过强势,压得他几乎难以喘气。

    稍后,大祭司与妖帅、林沙以及魔帅整装出发,浩浩荡荡气势汹汹直扑魂祭司隐居的山林而去。

    “尼玛,这里果然不是善地!”

    来到山下,看着草木茂盛的山林,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息,气氛诡异让人心头涌起不安。

    更重要的是,那阴风惨惨冷雾森森的摸样,真是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妖哥已率领一千兵马,军容鼎盛旗帜飘扬,在山下禁地前迎接大祭司一行。

    “山下这么大动静,山上就没点反应么?”

    林沙淡淡扫了妖哥一眼,缓声开口问道。

    “回大帅,山上没有丝毫动静!”

    妖哥心头一凛,顶盔贯甲身子站得笔直,老老实实回答道。

    “要不要喊一喊,让山上的家伙主动下山来迎?”

    林沙回头看向大祭司,询问他的意见。

    “没用的,这山上布置了一座大阵,外头的声音根本传不进去,里头的声音也传不出来!”

    大祭司苦笑摇头,知觉否定了林沙的提议。

    “哦,还有阵法?;ぐ?,我更要试上一试了!”

    林沙轻轻一笑,飘身上前来到山脚之下,感受到山上浓郁的阴邪之气,脸上突然一肃面容紫光隐隐,身上气势大盛正气凛然好似九天仙神下凡,一道洪亮涤人心灵的声音突然响起:“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一声一顿,好似暮鼓晨钟又似金钟玉盘脆响,一连九个淡紫色蕴含无穷浩然正气,肉眼可见的大字凌空漂浮,组成一个标准的九宫阵式犹如天外流星,直直朝阴森森雾惨惨的山林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