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成汤江山稳固,纣王还是十分关注祭炼灵人的。

    回到王宫后,他立即向妖帅下了一封王旨。

    妖帅接获王旨,不敢怠慢急忙带齐手下小弟赶往灵山天坛,拜见大祭司并且暂时留在大祭司身边听用。

    同行的,还有妖歌和九妹等亲近大内护卫。

    飘渺城一役后,九妹不想与姬昌碰面,悄然返回朝歌,对姬发日夕思念。

    这次奉王令,往天坛协助制炼灵人,芳心既忧惧亦兴奋。

    “我可以再见到姬发了!”

    夜晚,群星闪烁,大祭司例行观看星象。

    象征姬发的星辰,被一道隐晦霞气所蒙盖,代表着姬发此时糟糕的状态。

    “从天象看,姬发理应劫数难逃。不过大王越发凶残冷酷,帝星蒙尘说不定此次祭炼灵人会出现波折??刹还苋绾?,我是三朝元老,朝廷对我恩宠有加岂能不尽力而为?”

    大祭司默默想到,犹如老树皮般皱纹横生的老脸,露出坚毅之色。

    “启禀大祭司,妖帅等人已到!”

    就在这时,有祭使上前来报,大祭司脸上露出微笑,轻笑着说道:“快请他们过来!”

    “大祭司,末将等已准备妥当,随时候命?!?br />
    妖帅等人自信满满,见到大祭司后直言相告。

    “不错不错,等林沙林大帅到来,咱们就可以直接出发了!”

    大祭司满意点头,目光在妖帅等人身上一一扫过,轻笑着说道。

    “什么,林大帅也会出手?”

    妖帅吓了一跳,心中立刻一个疙瘩,之前接受王命的时候,纣王可没跟他说这事,真是该死。

    以林沙的实力,他都要亲自出面,显然魂祭司的实力不容小觑,他之前还以为只是小事一桩,现在看来可是麻烦不小。

    “没错,我那师弟所居之处,可是前朝就明令百姓前往的死亡禁地,期间阴魂遍地恐怖异常,没一点实力想进去还真的很难!”

    大祭司苦笑,见妖帅等人脸色变了,无奈道:“我那师弟常年隐居深山,想要找到他可不那么简单!”

    “有林大帅出马,咱们成功的可能性大增!”

    沉默良久,妖帅才勉强一笑说道。

    “林沙林大帅到,魔帅到!”

    就在这时,负责迎接工作的祭使,快步流星冲了过来,满脸焦急大声道。

    “林大帅来了,没想到竟然连魔帅都来了!”

    大祭司和妖帅等人吃了一惊,急忙起身前去迎接。

    灵山脚下,林沙和魔帅策马凝立,身后跟着数百气息强悍的军士。

    “大帅,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吧?”

    魔帅扫了身后的护卫一眼,好笑说道:“不过区区一魂祭司,根本不值得咱们如此兴师动众!”

    王宫国师大典一役,魔帅受了重伤,之后一段时间都在修养,近日恢复过来,拜见林沙之时正好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干脆跑来凑了个热闹。

    这厮有点倒霉,最近朝歌城中高手如云,实力比他还强的不在少数,一个个都是气运深厚之辈,林沙也只能替魔帅感倒惋惜了。

    魔帅显然也有这方面的预感,最近一段时间修养之余,也是没少琢磨自身武功,寻求更进一步的突破方法。

    这厮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林沙不方便出面,交由魔帅都能处理得妥妥当当,林沙自然没有轻易放弃这么好一打手的念头。

    准备等这次祭炼灵人的事情过去以后,从天魔功中抽取部分精华,教授魔帅提升其本身魔功,期望他能在段时间内实力更上一层楼。

    知晓天子传奇大概剧情的他深知,越是到了后面的剧情,猪脚姬发的实力提升越发恐怖,简直用一日千里来形容都有些勉强。

    魔帅的实力要是不能紧跟上趟的话,以后铁定掉队成为炮灰之类的角色。

    堂堂商军大帅轮为炮灰,这画面太美太不愿多想。怎么说都是跟着他混了失几年的心腹,能拉一把的话林沙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你不懂,听闻魂祭司在灵魂方面的研究十分深入,本帅正想请教请教,说不定能摸索出一条新的提升路径!”

    林沙淡然轻笑,随口解释了句。

    “大帅,您的实力都那么恐怖了,还这么勤奋寻找突破之道,当真让人敬佩??!”魔帅满心感慨,伸出大拇指赞叹道。

    “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谁又能拍着胸膛说自己是天下第一?”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意,魔帅的眼界还是有些低啊。

    就在这时,大祭司率领妖帅一行,已经大步流星下山迎了过来。

    两方接头,随便寒暄一阵便重新上山。

    大祭司将情况跟林沙还有魔帅说清楚了,并表示道:“明日我们就上魑魅魍魉山,向魂祭司宣读王旨”

    “听闻山上妖物横行,丧收尸群集,是否真的呢?”

    妖帅打起精神,这时突然开口问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谁都不知道事情会不会顺利?”

    “正是如此!”

    大祭司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点头承认了他师弟修炼之所的危险,话锋一转轻笑道:“咱们也不用太过担心,明天正午是阳气最盛之时,妖物阴气大敛,我们正好趁机上山免了不少麻烦!”

    “如此甚好!”

    大祭司的安排,让几人都感到十分满意。

    “今晚你们好好休息,明日清晨咱们出发!”

    大祭司也满意一笑,对于自己的安排还算认可。

    “遵命!”

    妖帅拱手施礼,林沙和魔帅则在祭使的带领下,到了大祭司休息的住所,金碧辉煌装饰奢华,一应生活用具齐全不说,都是整个大商对顶尖的,林沙对这样的住宿环境还算满意。

    最让他惊喜的,还是龙龟这家伙,在睡梦之中自动吞吐星月灵气,让住在附近的林沙得了不少好处,一夜时间的修炼成果,比得上往日十天半个月。

    难怪大祭司经常窝在灵山天坛不愿离开,原来住在这上头有这么大好处啊。

    莫非这厮那一手与天地沟通的本事,就是从此而来不成?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天天跟星月为伍,掌握或者领悟某些神秘手段,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奇怪的地方。

    而在另一边,大祭司刚刚在休息室盘腿坐下,九妹便悄悄来访。

    “大祭司,九妹求见!”

    深更半夜,一个娇艳的女子来到一位满脸深刻皱纹老朽房间,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哦,是九妹啊,进来吧!”

    大祭司没有多想,让九妹进门后直接询问其来意。

    “大祭司,姬发快被炼为灵人了,求你让我见他最后一面吧!”

    九妹突然双膝跪地,满脸泪水哀求道。

    大祭司脸上露出了然神色,不过对九妹的请求却很是为难。

    “我也不瞒你,姬发之前被大王吸取了半数功力,此时正要好好修养恢复,不是很适合见人??!”

    九妹闻言大惊,更加坚定了见姬发‘最后一面’的决心,急忙苦声哀求:“大祭司,求求你,若见不到姬发,我会终身遗憾的!”

    “我让你们相处一个小时时间,好好珍惜吧!”

    大祭司摇头苦笑,带九妹来到一处暗室见姬发。

    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大祭司替姬发解除了身上的禁制。

    “一个时辰内,他可回复清,但武功仍受禁制不能运劲。别妄想逃走,一个时辰后,他会再度昏迷!”

    替姬发解除了禁制,又好好告戒了九妹一番后,大祭司很自觉的离开了关押姬发的密室。

    刚刚从密室出来,便见林沙站在出口,大祭司吓了一跳轻笑道:“你怎么来了?”

    “九妹那姑娘闹出这么大动静,本帅怎么可能没点反应?”

    林沙轻笑,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了大祭司一阵,轻笑着调侃道:“没想到,堂堂大祭司还有当红娘的兴趣!”

    “哎,实在不忍见到小姑娘为情所困,给了点方便罢了!”

    大祭司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只怕人家的父兄,不会领你这份情??!”

    林沙轻笑,摇了摇头对大祭司的做法,不是很认同。

    “再说了,两人本就份属不同阵营,以后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结果吧?”

    “不管这么多。总之我问心无愧就好!”大祭司淡然轻笑,说道。

    “好一个问心无愧!”

    林沙点头,跟大祭司并肩而行,一边闲聊一边说着有关大商,有关灵人的事情。

    而在朝歌城中,此时的西伯侯府后院灯火通明,姬考正和智剑双尉,还有一忧子商讨,如何救援姬发的计划。

    “是谁,鬼鬼祟祟给我滚出来!”

    一忧子突然暴喝出声,身形一晃已飞出门外,冲着一道诡异黑影凌空一掌拍下。

    “嘿嘿,就这点本事想要留下本尊,却是不容易??!”

    诡异黑影回击一掌,轻松化解了一忧子劲气磅礴的掌劲。

    “你是什么人?”

    借着火光,一忧子看清了黑影的摸样,身着侯府三等护卫的衣裳,面貌普通满身邪气,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货色。

    “想要救出姬发,就你们的实力还是太弱了,本尊欲与你们联手,不知阁下意下如何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