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宫正殿,气氛凝重。

    “大祭司,你看林沙这厮如此猖狂,本王实在咽不下这口闷气!”

    纣王愤愤不平,将之前跟林沙的暗中交锋,原原本本跟大祭司说了一遍,最后满脸煞气怒吼出声。

    “大王熄怒!”

    大祭司心头猛然一跳,他也极不赞成纣王,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西伯侯二子姬发动手,正如林沙所言那般,这样的事情暗地里做不是更好么,为什么偏偏要摆在明面上,让群臣心寒?

    谁家没两个糟心亲戚,都像纣王这般不依不饶,以后谁知道会不会轮到他们家子弟和亲戚?

    所以说,纣王直接在王宫正殿肆无忌惮的做法,实在过于欠考虑。

    按本心而言,大祭司很赞成林沙的做法。大王自从受到大天魔的意志感染,行事越发残暴肆无忌惮,整个朝堂唯一能震住大王的,也就只有林沙一人,就连大祭司自己都没这能耐。

    纣王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十分惊人的程度,在武力上不能将他全面压制,就别想让他心存忌惮。

    林沙正是拥有深不可测的实力,这才让纣王一再吃憋,依旧不敢做出过分举动。只是林沙也太过放肆了,竟敢妄议王位传承,难道他就不怕引起纣王的触底反弹么?

    “大王熄怒,我看林大帅也是一番好意!”

    心中不满归不满,大祭司却是不敢顺着纣王的话头继续下去,难不成还想对林沙动手不成?

    不是大祭司说丧气话,只怕将朝歌所有高手都调集起来,都不一定干得过林沙林大帅。

    这位就是大商目前的定海神针,更别说其在商军中的影响力,简直大到没边。真要把这位惹急了,一声招呼只怕朝歌大半商军都会倒戈。

    更不要说,林沙可不是一个人。

    魔帅绝对是林沙手头最强力的打手,忠心耿耿没有二心。这位自从投奔大商以来,一直都是在林沙的麾下效力,要是对林沙没一点忠心,只怕性格越发残暴的纣王都不会相信。

    还有西伯侯府,以及一个广成仙派掌门一忧子,他们的想法也耐人寻味,只怕有事的话他们第一个出手相帮的,就是林沙。

    另外还有三大诸侯在朝歌的势力,以及白狄魔族安插在朝歌的人马,想想都感觉心寒,纣王基本上没有丝毫胜算好吧。

    如果大祭司知晓,原始天魔移魂之后的身体,此时就缩在西伯侯在朝歌的府邸默默恢复实力,只怕连丁点想法都不会有。

    “什么狗屁好意,这个混蛋明明就是威胁本王,不听话就要换人!”

    纣王双目血红,咬牙切齿怒吼出声:“如此大逆不道的混蛋,大祭司你竟然还说他心怀好意?”

    要不是心怀好意,就你这残暴性子和越发凶残的秉性,换个人有林沙那般实力,只怕早就将你拉下王座了。

    大祭司心中腹诽,老脸上却是露出苦笑,无奈道:“不如此又如何,难道大王有把握拿下林大帅不成?”

    此言一出,纣王顿时默然不语。实力不如人,也就只能如此了。

    “可恶,本王一定要变强,要变得比林沙那混蛋还要强,到时候打到他跪地求饶,看本王怎么折磨死他!”

    无奈的一叹,纣王满脸狰狞咬牙切齿,暗暗YY一阵,也就放开了这个心结,不然又能如何?

    “大王,眼下祭炼灵人才是头等大事,你看什么时候把姬发那小子弄到灵山天坛,我也好做准备!”

    大祭司暗暗松了口气,急忙转移了话题沉声问道。

    “对,先把姬发那小子祭炼成灵人,等成汤江山稳固,万世不易之后,再慢慢处理其它事务!”

    纣王眼睛一亮,嘿嘿阴笑出声:“林沙那混蛋,不是不让本王在众目睽睽之下吸收姬发那小子的功力么,现在咱们就去帅府,看林沙那混蛋怎么说?”

    纣王和大祭司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帅府的混乱,一切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让纣王和大祭司疑惑不解的是,之前在朝堂上那般强势的林沙,此时却表现得极为温和,纣王刚一说要见姬发小儿他便答应下来。

    尽管心中存疑,但纣王顾不了那么许多,吸收姬发那一身磅礴真气,对他而言才是眼下最关键的事务。

    帅府的私牢,可比天牢要干净卫生多了,不仅通风顺畅就连牢舍也干净整洁,高大明亮哪有一点阴森可怖的摸样?

    “姬发小儿,真的傻了么?”

    隔着合金打造的粗壮栏杆,纣王看着面目痴傻的姬发疑惑问道。

    “是不是真傻了,试一试就知道了!”

    “林沙你有何想法,又怎么试?”

    林沙也没二话,叫人从旁边安置牲畜的杂院,带来一陀臭气熏人的黝黑牛粪,交有狱卒喂食面目痴傻的姬发吃下去。

    “这小子,是真傻了!”

    看着姬发傻呼呼,满脸傻笑大口大口吃着恶心的牛粪,纣王眉头紧皱下了定论,看向姬发的目光十分不屑。

    “大王,管他是不是痴傻,对咱们祭炼灵人没有丝毫影响!”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大祭司突然开口,轻笑着说道:“姬发是个痴傻正好,如此我祭炼灵人也会少了几分忌讳!”

    “哈哈,大祭司说得果然不错!”

    纣王哈哈大笑,满脸惊喜开口道:“大祭司祭炼灵人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本王有的一定不会吝啬!”

    “还真需要大王帮忙,为了祭炼灵人,必须抽取这小子的三魂七魄,承载三魂七魄的物件可不简单,最好能有十面王命虎符!”

    “区区十面王命虎符,本王还是拿得出来的,到时候大祭司可不要让本王失望才好!”

    “大王,为了确保祭炼灵人的成功率,恳请大王下旨,调派臣的师弟魂祭师出山帮忙,如此一来臣的成功把握可就大增了!”

    “这是简单……”

    林沙没有理会,旁边两位自顾自说得开心的家伙,他只满脸好笑打量着面目痴傻的囚犯姬发。

    他感应得十分清楚,就在刚才纣王和大祭司商讨祭炼灵人之时,这厮的心绪不自然猛烈波动了一阵。

    这小子,为了瞒过纣王,可真是舍得下本钱,那一陀牛粪足足有半斤分量,他却傻呵呵全部吞下肚,果然是个厉害角色。

    似乎感受到了林沙好笑的目光,姬发身子不可察觉的微微抖了抖,冽开沾满牛粪恶臭满满的嘴巴,冲着林沙傻笑出声。

    咻!

    也就在这时,纣王突然出手,右手五指大张,一股恐怖吸力将傻笑不已的姬发抓在手里,掌心劲气吞吐强力吸取姬发体内磅礴真气。

    “哈哈哈,这小子一身内力还真是浑厚,比他那世子大哥姬考可要强上太多!”纣王满脸舒爽,脸上带着兴奋笑容哈哈大笑。

    啊啊啊……

    凄厉的惨嚎,在光线明亮通风情况良好的牢舍突兀响起,姬发疼得满头大汗,一张俊秀英挺的脸膛扭曲狰狞。

    在纣王天魔功的强力肆虐下,姬发体内的劲气,还有精气迅速流失,冷汗滚滚的脸上逐渐变得煞白。

    在林沙的敏锐感应中,姬发的气息如落潮的潮水一落千丈。

    “好了,大王适可而止吧!”

    感应到姬发的气息,不足鼎盛时的一般,林沙突然出手,手掌在纣王手臂上轻轻一搭,一股隐晦之极的暗劲猛然爆发,纣王闷哼出声手上强力的吸力突然消失。

    “林沙你干什么,想找死不成?”

    纣王暴怒,随手将气息虚弱的姬发扔掉,回手一掌狠狠拍在林沙肩膀之上。

    魔气汹涌劲风四溢,林沙脸色平静浑然无事,脚下坚硬青条石猛的爆炸,炸出一个篮球大小坑洞,碎石飞溅尘土弥漫,瞬间遮住了纣王的视线。

    “大王何必生这么大气,要是将姬发吸成了废物或者人干,还能不能做为灵人祭炼?”

    林沙轻缓缓的声音悠然飘来,纣王心头一凛,身上汹涌的魔气猛然收敛,脸上一片讪讪然。

    正如林沙所言那般,要是姬发的内力和精气全被吸干,还能不能做为灵人祭炼,真是难说得很了。

    “林大帅所言不虚,大王还是让姬发的精气神保持一定状态的好!”

    大祭司这时开口,免去了纣王的尴尬。

    “对了林大帅,等会我将姬发小儿带走,为祭炼灵人做一些准备,没问题吧?”扭头,大祭司冲着林沙和善一笑,缓声问道。

    “当然没问题,只要大祭司你不要明目张胆对姬发小儿如何,本帅也没兴趣理会这些小事!”

    林沙摆了摆手,示意旁边跟着的狱卒,打开牢门将浑身虚弱的姬发交由大祭司,而后一行返回帅府正堂说话告别。

    “林大帅,有一事相求,还忘不吝出手相助!”

    离开的时候,大祭司突然开口对林沙说道:“这次我准备请师弟出马,还请林大帅助阵!”

    “哦,大祭司你师弟什么来头,竟然这般难请?”

    林沙来了兴趣,满脸好奇问道。

    “我师弟名唤魂祭师,就在拔翠山附近的禁山中修炼!”

    大祭司苦笑,无奈解释道:“他主修灵魂之道,所以修炼之所极不好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