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大王,大王金安!”

    在大臣们诧异的目光中,西伯侯世子姬考,牵着痴傻二弟的手向纣王行礼问好,表现得再恭敬也没有。

    “姬考,你二弟姬发这是怎么回事?”

    纣王面沉似水,脸色难看开口问道。

    “正是我二弟,至于他为何会突然变得呆傻,我也不清楚!”

    姬考微敛眼皮,神色无喜无悲说道:“这两天微臣一直请朝歌的大夫帮忙查看,效果却是微乎其微!”

    纣王微微点头,西伯侯府的动作,在朝歌根本瞒不了人,这两天确实一直都在寻找知名大夫,听闻姬发小儿得了失心疯。

    只是……

    在西歧还好好的,在飘渺城更是威风不可一世,怎么到了朝歌就傻了?

    这其中的门道,不用多想也知道有问题啊。

    “哦,是这样??!”

    纣王轻笑,突然出手一股磅礴吸力传来,满脸痴傻的姬发连反应都来不及,只能挥舞双手啊啊大叫,身子凌空飞起被纣王一把抓住。

    “大王……”

    所有大臣,都被纣王突然的举动给惊住了。

    大王这是,想要干什么?

    “哼,既然这小子已经痴傻,那还留着一身精湛功力干什么,不如乖乖贡献出来交由本王!”

    纣王冷笑,周身魔气翻滚身后大天魔法相若隐若现,满脸狰狞手心用力,就准备对姬发动手。

    姬考大急,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满脸痴傻的弟弟,在纣王手中如同小绵羊般,任人宰割。

    尽管心中多少也有些猜疑,可那毕竟是他血脉相连的亲弟弟,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落在残暴不仁的纣王之手被祸害?

    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想要开口求情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说,纣王所言有误么,他还要不要小命了?

    正如大王所言那般,他弟弟已经成了傻子,确实要一身精湛武功,没什么作用。

    “大王且慢!”

    就在纣王满脸狰狞,正强行施虐之时,坐在武官之首的林沙突然开口,打断了纣王的‘兴致’。

    “林沙,你又有何事?”

    纣王很是不耐烦,却不得不忍着心头不爽问道。

    “大王,有什么时下朝以后再说!”

    没有理会纣王语气中的不耐烦,林沙微微一笑提醒道。

    “恩,你这话什么意思?”

    纣王脸色一沉,周身魔气剧烈翻涌,显示了心情很不愉快。

    “没什么意思!”

    淡淡一笑,林沙语气平静缓声道:“大王有些事情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做,真以为诸位大臣都是瞎子??!”

    一干大臣听得连吸冷气,这话就说得颇不客气了。

    “本王要是不答应呢?”

    纣王冷笑,目光森寒直视林沙,不满道:“林沙你不要太过分??!”

    这就叫过分?

    索性这里不是封建王朝,还只是奴隶制朝代,不然纣王碰上林沙这么个‘权臣’,还不得憋屈死?

    “大王还真是任性,说不答应就能不答应么?”

    林沙轻笑着,语气说不出的轻松,可听在纣王和一干大臣耳中,却是说不出的森寒恐怖,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嗡的一声林沙大手一抬,一道紫光虚影飞射而出,犹如闪般般飞林纣王头顶,而后毫不犹豫往下一压。

    嗷!

    不知为何,在场大臣心中,突然响起一声惊人惨嚎,纣王身后若隐若现的大天魔法相,就在紫光虚影的镇压下迅速崩溃瓦解。

    纣王身上翻滚的魔气突然一滞,纣王的脸色瞬间发白,显然刚才紫光虚影的镇压,对他造成了不小压力。

    手一松,面目痴傻的姬发掉落在地,呵呵傻笑眼底深处却是闪过一道精芒。

    “林沙,你找死!”

    纣王勃然大怒,浑身魔气缭绕,身如利矢****而出,瞬间飞至林沙身前,毫不犹豫暴拳轰出。

    砰!

    林沙不闪不避,硬挨了纣王一拳,身子向后平平滑动了一丈,在撞上身后的同僚之时生生停住。

    至于拳头和胸膛接触时,那磅礴的吸力,根本对他造不成丝毫影响。

    “大王,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在众臣惊愕的目光中,林沙轻轻松松走了回来,好象一点都没受到纣王的影响。

    “你……”

    纣王满脸震惊,一时说不出话。

    “大王,有些事情你在暗地里做可以,可是在这么多大臣面前,如此肆无忌惮伤害四大诸侯之首的嫡子,大王想过后果没有?”

    纣王耳边,突然响起林沙淡然的声音。

    “什么狗屁后果,本王想如何就如何,谁不服本王就灭了他!”

    纣王突然怒吼出声,浑身魔焰缭绕气势惊人,离得近的一些文官,更是受不住冲击纷纷后退。

    同时,大臣们惊诧默然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来。

    “你们……”

    没有听到刚才,林沙所说的话么?

    后面那句他没有说出口,可在场大门那惊诧的脸色,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林沙的话,只有自己能听到么?

    纣王心头一惊,额头瞬间泌出一层冷汗,对林沙这种神秘的手段忌惮不已。

    林沙好笑,这种在后世武侠世界,不说烂大街起码也不算什么绝秘手段的传音入密之术,在天子传奇时代绝对是让人心惊的手段。

    起码,眼下的纣王被震住了。

    “大王,你要真是一意孤行也成!”

    林沙依旧使用传音入密之术,淡然开口:“希望大王的实力能够尽快达到天下无敌的程度!”

    “林沙,你这话什么意思?”

    纣王怒喝,引来群臣一阵诧异目光,不知道大王又发什么疯。

    目光炯炯盯住林沙,纣王却顾不得那么许多,从林沙口气之中,他听出了浓浓的威胁之意。

    “没什么意思,商汤王室可不仅仅只有你一人,莫要做得天怒人怨,真以为群臣都是泥巴好捏的么?”

    林沙淡然轻笑,语气说不出的不屑,外加嘲讽:“大王你可要好好保重啊,像大王你这么肆无忌惮下去,迟早有一天,不是被四方诸侯钉死在商汤的宗祠之中,就是……被群臣赶下台做那失道之君!”

    “你们敢?”

    纣王怒目圆睁,浑身魔气缭绕煞气逼人,怒吼咆哮好似雷霆滚滚震人心魄,附近数位没有武功在身的文官,眼睛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其余群臣也纷纷惊诧万分,不知道纣王这是干什么,怎么突然大吼大叫的,看他那一副择人而噬的狰狞摸样,周身魔气汹涌三丈范围内,除了林沙再无他人敢靠近分毫。

    “呵呵,敢不敢的,大王自己心中有数!”

    林沙传音入密的声音,在纣王耳中说不出的刺耳难听。

    “本王先杀了你们!”

    纣王也发觉了不对,没有再大吼大叫,目光森沉眼神冷厉异常,直直看向林沙杀气腾腾,声音不大却是极尽愤怒之能事:“大不了玉石俱焚!”

    “呵呵,大王真是会开玩笑!”

    林沙眼神微眯,嘴角挂上一丝不屑嘲讽,传音入密冷冷道:“大王以为,你有这个机会和威望么?”

    不理会纣王突然变得难看,狰狞无比的脸色,林沙声音淡然轻松:“除了骑墙摇摆的妖帅,大王你又能调动暗位高手效命?”

    说完,再也懒得理会纣王连连变幻的脸色,缓声开口:“来人,将西伯侯二公子送到帅府,好好招待不要胡乱折腾!”

    立即便有宫廷侍卫,闷声不响飞奔而至,二话不说夹起满脸痴呆的姬发,转身就走不愿沾染朝堂争斗。

    “大帅……”

    姬考张了张口,脸上神色变幻很是难看。

    “人各有命,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成,不要胡乱插手朝堂之事!”

    林沙回头,森森望了姬考一眼,淡然警告道:“不然,后果只怕不是你区区一世子,能够承担得起!”

    “……”

    姬考张了张嘴,最后颓然一叹,什么都没有多说。默认了林沙的劝告。

    “哼,本王还没死呢,朝堂上哪轮得到你当家做主?”

    纣王突然爆发,脱口而出的一番话,顿时让群臣变色,一个个傻愣愣看着纣王,不知道他又是发了什么疯?

    “大王,事情已经处理妥当了,没有其它事的话微臣先告退一步!”

    林沙才懒得惯纣王的尿性,微一拱手也不理会纣王答没答应,转身大步流星直接离开了气氛沉闷的王宫正殿。

    “反了反了……”

    离得老远,还能隐隐听到王宫正殿,纣王的愤怒咆哮。

    轻轻一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林沙心中不起丝毫波澜,对纣王的行为全当视而不见。

    最近心头经常莫名跳动,南方有一股很隐晦的呼唤传来,他有些莫名其妙的同时,心中也明白可能自己更进一步的机缘快要到了,目标就在南方。

    南方有什么,除了瘴气密步的十万大山,也就只有凶险神秘的云梦沼泽了。

    传言云梦沼泽深处,有修罗幻境也有所谓的仙境,难不成自己的机缘,就在这两出幻境之中?

    实力越强,与天地之间的感应越深,天地的反馈也越来越多,同时他也隐隐触魔到了更上一层的门槛,如今缺的只有一个合适的契机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