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林沙一行,姬考忧心回到正厅。

    “世子……”

    剑尉欲言又止,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怎么说,要世子小心二公子么,这不是挑拨两兄弟的关系吗?

    可是最近外头的风声,确实对世子极为不利。

    什么二公子有九五之尊的命格,闹腾出的一系列事端,传扬天下名声响亮。反倒是世子姬考,身在朝歌默默无闻。

    “什么都不要说,我心中有数!”

    姬考无力的摆了摆手,脸上一片沮丧。

    林沙林大帅的话虽有挑拨之嫌,却也说的都是事实。

    二弟的名声,有点过分膨胀了。

    最主要的是,因为二弟姬发的缘故,他还好好享受了一顿牢狱之灾,要说心中没半分芥蒂,怎么可能?

    别说什么血浓于水的废话,自从七岁起他便在朝歌当质子,他跟二弟姬发从出生后就没见过,要说有多少感情,他自己都不相信。

    就姬发这份折腾劲,也算让他开了眼界。

    第一次来朝歌,就招惹了魔族鸠婆婆这样的强劲对手,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姬发并不知晓,因为他的闹腾,已经引了了嫡亲大哥的不满。

    回到西伯侯在朝歌的驻地,他依旧是过着锦衣玉食,让人羡慕的富贵生活。

    另一边,林沙出了西伯侯在朝歌的府邸后,半路遇上传旨的内侍,转道直奔王宫而去。

    “林沙,你对姬发什么看法!”

    刚一见面,纣王便毫不客气直接问道。

    “妖孽!”

    林沙也没推脱,直接开口说出心中想法。

    “为何?”

    纣王心下好奇,林沙的表现,明显跟西伯侯姬昌有一定交情,怎么转身便给其二子姬发,下了这么个招祸的定论?

    “大王见过不到一岁的小儿,长得跟成人没两样的么?”

    林沙只轻轻一句,便让纣王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下去。

    不是林沙提醒差点都忘了,姬发小儿从出生到现在,还不满一岁!

    一岁的小娃娃,竟然在江湖上闯下偌大名头,还让人说不出什么废话,这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妖孽啊。

    “嘿嘿,看来本王将这厮炼成灵人的做法,还是做对了!”

    纣王嘿嘿冷笑,对自己的决定更多了几分自得。

    把大商的安危寄托在区区一个灵人,还有龙龟身上,怎么很妥当么?

    心中虽然很不以为然,林沙却是没有说出口,何必拿这样的破事,给纣王添不自在,就让他自己好好乐呵乐呵吧。

    出得王宫,他哪都没去直接返回帅府,记得大致剧情的他知晓,接下来朝歌将起大风波,全都是围绕着姬发小儿而来。

    他就不明白了,又不是天生神人,何必这么大动干戈。

    真要说起来的话,姬发小儿的崛起,完全就是纣王一手凑成。

    这事,真是说不出的荒谬。

    如果按照正常剧本套路的话,姬发小儿不管有什么命格,都只是西伯侯府的二公子,最多就是位文武双全的人才罢了。

    西伯侯府,只要世子姬考还在一日,怎么都轮不到姬发上位的。

    什么九五之尊的命格,没有合适成长环境和土壤的话,就算成才也不过一个厉害点的角色罢了。

    只要姬考没出问题,不管是朝歌朝堂,还是西歧内部,都不会允许姬发鸠占雀巢,就算他有九五之尊的命格也不成。

    不然,等待西歧的只有灭顶之灾。

    已经形成了继承传统的朝廷,还有南楚,东淮和北燕,都容不得出现‘异类’,最好的结果不过就是带着心腹远走天涯,差一点的结果就是整个西歧覆灭,无论朝廷还是其他诸侯绝对不会放任不管。

    事情其实很简单,姬发小儿天生便不占优势,只要纣王不给他成长的空间,其实想要将其的威胁扼杀在摇篮里,真的不是很困难。

    结果呢,因着什么九五之尊的命格,纣王大动干戈,连番派遣高手出马,不仅把西歧彻底给惹毛了,同时也给了姬发迅速成长的空间。

    世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纣王连番追杀西伯侯二子的消息,也不可能瞒得过其他诸侯的耳目。

    这些诸侯会怎么想,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

    纣王连区区一个襁褓小儿都不放过,可见手段之狠心胸之窄,以后他们要是撞在纣王的枪口上,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离心离德,也就是这么回事。

    而姬发的大名,也就因此传扬四方,这都是纣王的功劳。

    如果按照正常规律,姬发这个西伯侯嫡次子的名头,想要传扬四方的话,没有十年八年想都不要多想。如果姬发跟着一忧子潜心修炼,说不定这个时间段还要往后推十年。

    可是因为纣王的插手,姬发的名头早早传扬天下,被各方诸侯所知。

    在林沙看来,纣王这就是明显的资敌行径。

    应该在妖帅行动失败后,立刻转变策略,将姬发小儿的事情彻底淡化,着力宣扬他的‘妖孽’。

    毕竟但凡正常人,都对不正常的事物有天生的反感和排斥。

    姬发小儿不足一岁,长得就跟个成年人差不多,只要消息一传扬出去,肯定会在诸侯之中引起轩然大波。

    这样的情况实在太过诡异,可能当着西伯侯的面不好多说什么,但在私底下将姬发当作妖孽的绝对不在少数。

    不过这些都只是妄想,纣王就盯着姬发九五之尊的命格不放,大祭司这老家伙也揪着不断变幻的星象不放,誓要给姬发的迅速崛起铺砖垫瓦。

    就这样吧,他倒要看看,有他坐镇朝歌,大商的局势还没到水生火热之时,姬发这时到底怎么干翻纣王登临王位的。

    过两日就是见分晓之时,至于所谓的灵人,林沙真的无感。

    还是那句老话,将一国亿万百姓的未来,交托给一位‘灵人’,实在有些太过儿戏。

    难道纣王和大祭司就没听说过,庄稼地要精耕细作才有好收成,并不是田地肥沃不管不顾,就能有好收成的。

    这些事情林沙都懒得理会,任由纣王和大祭司折腾就是,他只要保证姬考的安全,不管姬发最后能折腾成什么样,都不会有出头之日。

    没错,他之所以对姬考关心备至,自然也有他的目的,不仅仅只是十年前那一路的缘分。

    姬考才是重点,姬发不过只是西伯侯的嫡次子,只要姬考没有出问题,或者自动让出身上继承权的话,姬发都不会有机会登顶。

    此时大商的局势,还没崩坏到处处战火遍地烽烟的地步,姬发想要趁势而起,可没那么容易,也没有他崛起的土壤和环境。

    林沙自有目的,到时候姬发的势头实在不可阻挡的话,他也有办法将这小子推出去祸害外人。

    两天时间眨眼而过,这日早朝气氛有些古怪。

    朝堂大臣都知道,今日的西伯侯嫡次子姬发的觐见之日。

    姬发的名头,此时可谓如雷灌耳,朝堂之上的大臣们几乎没有一个不知道的。尤其他那九五之尊的命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听说没有,那位拥有九五之尊命格的小子,今日就要出现了!”

    “西伯侯的嫡次子麻,早就听说了!”

    “咱们算是有眼福了,真想看看另外一个拥有九五之尊命格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摸样?”

    “……”

    趁着纣王还没到的功夫,一帮闲着无聊的大臣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都是屁话,什么九五之尊的命格,置大王于何处?”

    “西伯侯的继承人是世子姬考吧,什么时候轮到嫡次子出头了?”

    “真是笑话,他一无兵无权的小儿,怎么当得起九五之尊的命格?”

    “不过一个妖孽而已,我要是没记错,他现在还不满一岁吧?”

    “……”

    立即,便有一干早就得到林沙吩咐的大臣,满脸不要写怒声驳斥。

    尤其是那一句不过一岁小儿的话,杀伤力十足,让本来想见识一番的大臣,一时无言以对说不出话来。就是那些跟西伯侯交好的大臣,也说不出替姬发叫好的话来。

    丫的,你这么卖力为一个一岁小儿说好话,到底是何居心?

    王宫正殿一下子安静下来,纣王适时走出,群臣齐呼大王金安。

    纣王其实早就到了,在殿后听了一耳朵闲言碎语,刚开始听到一帮大臣称赞姬发之时,心情之恶劣可想而知。

    可后来那一通驳斥之言,却让他听得心花怒放。没错姬发小儿就是个妖孽,所以本王才要将其炼成灵人啊。

    一通毫无营养的凑陛之后,重头戏很快到来,纣王直接叫在外头等候多时的姬发觐见。

    数十道目光齐刷刷望了过去,很快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位温和有礼的大家公子,哦是西伯侯世子姬考。

    而跟在世子姬考身后,则是一位面目痴傻的英俊少年。

    恩,这位就是大名鼎鼎,拥有九五之尊命格的姬发,未免也不符合实际了吧?

    “这小子,演技越发精湛了!”

    林沙探目望去,要不是气机感应,姬发依旧神晚气足,还真有可能被他那副痴傻摸样给诓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