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城外五十里有座拔翠山,拔翠山高过百丈巍峨雄奇,西歧姬氏祖先当年立下汗马功劳,经由朝廷批准可在拔翠山修建宗祠。

    而山上的朝阳观,就是负责看护西歧宗祠的所在。

    “西伯侯二公子姬发就在拔翠山的朝阳观!”

    林沙微微一笑,听着手下负责情报的小?;惚?。

    “拔翠山朝阳观么?”

    真是有趣啊,到了朝歌竟然不先回西伯侯府,跟大哥姬考相会,反倒是隐藏在朝阳观,打的什么主意?

    “来人备马,吩咐亲卫队行动起来,咱们去城外会会这位西伯侯二公子!”

    陡然起身大步流星朝外走去,帅府一下子热闹起来。

    同时,一骑快马疾奔王宫而去,将消息传到纣王耳中。

    “可恶的家伙!”

    砰的一声,身前的桌案化作粉末,纣王怒气勃发凶神恶煞,额头青筋根根爆起怒吼咆哮:“西伯侯,还有没有将本王放在眼里?”

    “大王息怒!”

    妲己刚刚跟纣王亲热,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影响了兴致,情绪也不甚高涨,可见纣王大发雷霆之怒,她还是违心的劝说道:“规定的觐见时日就在眼前,到时候找机会直接将他弄成灵人就是,大王何必生气恼火呢?”

    “哼,姬发这小子实在太不给面子了,到了朝歌不知道第一时间觐见,反而还暗藏在城外的道观之中,居心何在?”

    和林沙的反应几乎一样,纣王最在意的还是姬发的行为。

    “反正他已经到了朝歌,以后是死是活还不是大王说了算?”

    妲己不明白纣王爆发冲天怒火的真正原因,水蛇娇躯紧紧缠在纣王身上,娇声软语想要再来一番**大战。

    纣王却是没了兴致,一把将他推开,面色沉郁怒声问道:“林沙已经过去了,他说什么了没有?”

    在这时候,林沙的举动让纣王十分满意。

    “回禀大王,林大帅已经率领亲卫军出了城,他说一定会将姬发‘请’入朝歌城!”前来传递消息的军士急忙回答。

    “这就好!”

    没有理会妲己幽怨的眼神,纣王满意点头,眼神一厉冷声道:“出宫之后,告诉西伯侯世子姬考,本王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着,挥了挥手叫传信军士离开,脸色阴沉回到王宫正殿。

    妲己一头雾水,不明白纣王这是怎么了,只得强打精神使出十八般本事,想要缓解纣王的阴沉情绪,可惜效果差强人意。

    这边,林沙亲率三千亲卫,浩浩荡荡气势凶凶直奔五十里外的拔翠山。

    如此浩大声势,自然引起朝歌城中各方势力的严密关注。

    同时,姬发刚刚来到拔翠山朝阳观,好好休整一番基本恢复了赶路的疲惫。

    “不好,有数千商军骑兵气势汹汹杀奔而来啦!”

    这时,朝阳观负责外出采买的道长,惊慌失措上得上来。

    “什么,数千商军骑兵杀过来了?”

    姬发和身边亲信脸色大变,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脚下地面一阵微微颤抖,朝歌方向传来一阵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几人急忙放眼望去,正见朝歌方向上空一条土龙狰狞可怖,张牙舞爪迅速向拔翠山靠近。

    “二公子,速速从山后小道离去!”

    朝阳观怀古道长满脸凝重急急而来,冲着姬发急忙说道。

    “已经来不及了,商军骑兵早已分出一波人马,提前一步将山后之路堵上了!”刚才那位负责采买的道长,一脸沮丧道。

    “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过看看,是哪方人马行动如此迅速!”

    姬发很快从惊慌中回神,冷静开口。

    “二公子说得没错,咱们又没做错什么,大不了被押送至朝歌居住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

    负责接待姬发的智尉微微一笑,对姬发的冷静表现十分满意。

    说话间,一行已经来到拔翠山下山路口之前,静静等待朝廷大军的到来。

    烟尘滚滚气势惊人,一彪数千骑呼啸而至,在拔翠山山下勒缰停马,行动整齐划一透着一股森森军气。

    “好精锐的骑队,训练有素实乃强军!”

    见多识广的智尉忍不住感叹出声,姬发等人确实心头一凛,仔细打量山脚密密麻麻骑兵,果然只觉一股惊人煞气扑面而至。

    “是林大帅,林大帅竟然亲自出马!”

    智尉的一声惊呼,再次将姬发等人的目光,吸引到山下骑阵之中,那一杆高高飘扬的帅旗之上。

    正在这时,山下骑阵之中冲出几位满身悍气的骑兵,他们大步流星跑到山脚,冲着山上隐隐绰绰的身影高声大喝:“林大帅,西伯侯二子姬发速速下山来拜!”

    几位军士喊了三遍,没理会山上的动静转身便走,骑阵之中上千骑兵突然前涌,个个弯弓搭箭指向拔翠山,一股冲天杀气瞬间将整座大山笼罩。

    “可恶,这帮家伙太过分了,我家师傅是什么身份,堂堂西伯侯嫡子,凭什么要下山拜见,怎么就不是那什么大帅上山拜见我师父?”

    一个身材矮小好似孩童,顶着一头白发的少年愤愤不平叫嚷道。

    “白毛虎,不得胡言乱语!”

    姬发急忙出声喝止,不过智尉依旧满脸不悦扫了他一眼,冷声道:“二公子身份虽然贵重,可比起商军大帅林沙,哪有什么可比性?”

    这话说得,在场有好几人脸色都微微一变,他却是懒得理会,冷声道:“就是侯爷在此,也不敢在林大帅跟前放肆,二公子还是快点下山拜见吧,不然只怕后果不妙??!”

    怎么说,西伯侯世子叫姬考,而不是眼前的姬发。

    林沙对姬考又有那么一点恩情,智尉心中有数,自然不会因为二公子姬发的事情,就得罪了林沙这尊大神。

    只有身在朝歌,才能知晓林沙的权势到底有多鼎盛,别说区区一个二公子,就是西伯侯姬昌在林沙跟前,也是老老实实不敢有丝毫放肆。

    拔翠山山脚,林沙骑在神俊异常的千里驹上,眯缝着眼打量身前大山。

    在他的气机感应之中,拔翠山灵光隐隐灵气凝聚,地气升腾如蛟似龙,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难怪西歧姬氏将宗祠不远万里设在此处。

    同时,灵山之中,几道强悍无匹的气势冲天而起,对应实力的话,起码都是江湖上一流以上好手。

    其中有一位的气息,更是惊人之极激荡风云,已经踏入江湖绝顶高手之列。

    是姬发小儿么?

    “大帅,山上那帮家伙实在太不给面子了,咱们冲上去吧!”

    跟在旁边的亲卫将领,可没有他这种悠闲心态,见己方喊话过后山上迟迟没有动静,顿时勃然大怒杀气冲冲。

    “不用急,再给他们一点时间思考!”

    嘴角挂上一丝莫名微笑,林沙脸色平静缓声开口:“姬发那小儿被吹捧上天,之后又是顺风顺水过得潇洒之极,有些脾气很正常嘛!”

    “哼,还是大帅好心,要是末将领兵的话,直接放火烧山了!”

    那位亲卫将领一脸愤愤,浑身杀气汹涌令人侧目。

    林沙没有理会这厮的抱怨,骑在高大神俊的千里驹上,环目四顾打量周围环境。

    此时正值旭日东升,金光万丈,照耀得云海远山绚灿瑰丽,令人说不出心旷神怡??墒峭蝗凰纪芬恢?,发现对面有座山被乌云笼罩,与晨曦气象格格不入,气机感应中更是阴气森森不是善地啊。

    “这里是什么地方,好象有些不太对劲??!”

    旁边的将领脸色微变,见林沙满脸疑惑不敢怠慢急忙解释道:“哦,这是螝魅嫇山,阴邪鬼异,前朝天子早将此山列作禁地,不许百姓上山!”

    另一位亲卫将领神秘兮兮道:“大帅,传闻这座螝魅嫇山,御赐给大祭司的师弟魂祭司,作为练法修术之处。数十年来,不少平民误闯入山,均是无影无影,尸骨无存,在这阴邪之地修练魂祭司绝非善类!”

    魂祭祀,从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林沙暗暗将这个名号记在心中,又环顾其它方向的景色。

    “咦!这边的山势又有奇象!”

    林沙眼睛一眯,发现另外一处山头很有些奇异,这山分为两个山岭,如龙虎对峙,龙形山上红光冲霄十分壮观。

    旁边的将领又急忙解释道:“这是距离朝歌百里之外甚为出名的龙虎山?!?br />
    “相传龙形山处于地火出穷之上,其热元比,地火透山而出,形成红光冲霄象。更传闻昆仑派的申公豹居于龙岭之上,而铁公残练公飞则居于虎岭?!?br />
    申公豹!

    林沙嘴角微微一笑,没想到又是一个熟人,

    遥想当年姜子牙被抓,他跑到西歧接世子姬考,正好碰到出山寻找姜子牙的申公豹。

    那时的神公豹,还是一位热血青年吧?

    就在这时,旁边军士一阵哗然,林沙回神一看,原来上山的小路上,一行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已大步下山。

    姬发下来了!

    林沙微微一笑,都用不着他示意什么,手下将校自动自觉围在山口,待姬发等人刚一下来便将他们给围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