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果说没有得到丝毫好处,大王信是不信?”

    面对纣王突然的质问,林沙不慌不忙,甚至就连神色都没有丝毫变化。

    “你骗鬼吧,要是没有好处,你堂堂商军大帅,没事老往天牢跑干什么?”

    纣王暴怒,恶狠狠瞪了林沙一眼,语气冷厉怒喝。

    你再瞪,再瞪老子也不会少块肉!

    “大王说说什么好处?”

    林沙眯缝着眼睛,嘴角带着丝丝嘲讽,冷然道:“原始天魔又有什么值得我觊觎的?”

    纣王闻言一愣,晃了晃神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林沙的武功已经够强了,一身实力不说通天彻地,起码也能说得上举世无双,原始天魔身上确实没什么值得他觊觎的。

    天魔功?

    别开玩笑了,林沙一身正气,会在乎这种‘邪恶’武功么?

    除了天魔功,老鬼身上再没有有价值的东西。

    “那你知不知道,天魔老鬼突然死了?”

    想不出林沙的破绽,纣王突然转移了话题。

    “迟早的事!”

    林沙一脸不在乎,淡淡扫了纣王一眼,缓声开口:“我前几次去天牢,顺便看了看天魔的景况,身上的生机流失得很快,死去的日子估计也就这两天!”

    “你为何不早说?”

    纣王暴怒,冲着林沙怒吼咆哮道:“难道你不知道,他对本王有多重要么?”

    “说不说,有什么区别?”

    林沙却是毫不在意,嗤笑出声冷笑道:“难不成,大王还能将吸纳的精气,重新还给天魔老鬼不成?”

    “那天魔功呢,老鬼有没有把天魔功传给你?”

    纣王不耐烦了,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天魔功?”

    林沙好笑的望了纣王一眼,淡然开口:“大王以为,天魔老鬼会将自家绝学,传给我这个外人么?”

    “哼,说不准??!”

    纣王冷笑,指了指林沙厉笑道:“林沙你手段可厉害得紧,本王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大本事,谁知道你能不能敲开天魔老鬼的嘴巴?”

    “大王慎言!”

    林沙目光冷厉如刀,淡淡扫了‘胡说八道’的纣王一眼,冷笑道:“有些话一旦出口,就没有转圜余地了!”

    “那又如何?”

    纣王冷笑,眼神闪烁冰冷光芒,轻声道:“本王为君你为臣,本王做得再过分又如何,难不成你还能杀了本王不成?”

    说着,哈哈狂笑一脸狰狞。

    身后,大天魔虚影若隐若现,更让人心惊的是,纣王额头两侧,在滚滚漆黑魔气之中,竟然缓慢突起,突然长出两道恶魔之角。

    一股滔天魔气,如惊涛骇浪朝林沙汹涌而至。

    “给我破!”

    林沙一声厉啸,身上紫色光芒大盛,一股浩然正气汹涌升腾而起,如山岳如大海浪潮汹涌,瞬间便将纣王身上冲天而起的魔气,牢牢压制。

    “林沙,你找死!”

    纣王头顶恶魔双角,双眼血红不带丝毫感情,逐渐与身后的大天魔虚影融合,一股滔天魔焰缓缓升腾。

    大天魔?

    想要重临世间,哪那么容易!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突然,空旷的王宫正殿响起童子朗诵之音,一道道令人心安的浩然正气升腾而起,瞬间在林沙头顶凝聚成一座虚幻的神州山川地形图,从天而降直直砸在纣王身后的大天魔虚影头上。

    大天魔虚影,在浩然正气的紫光磨练下逐渐消散,发出无声的凄厉哀嚎,空间震荡气流汹涌,空旷的王宫正殿突然刮起一道狂风。

    哇!

    纣王猛的喷出一口鲜血,眼睛中的冰冷无情迅速消散,变成了满满的惊恐和茫然,脸色煞白一片强壮的身躯摇摇欲坠。

    “本王,这是怎么了?”

    “大天魔意志降临,想要和大王的神魂融合,重临人间!”

    林沙的话,犹如惊天重锤,狠狠锤打在纣王心间,原本煞白的脸色,更是瞬间变得灰败毫无光泽。

    “大王情况不是很好啊,还是要好好休息休息,微臣这就告退了!”

    实在没什么心情跟纣王待在一处,这厮身上的磅礴魔气,时刻引诱着识海中的浩然正气沙盘蠢蠢欲动,待久了他真怕露出心中的除魔之念。

    “你走吧,记得出宫以后叫大祭司速速过来!”

    林沙不想跟纣王待一起,纣王何尝又愿意和他待在一处?

    之前两人的针锋相对还历历在目,纣王心中可是存着气的,见到林沙那张脸就感觉很不爽快。

    竟然敢跟他直言交锋?

    要不是大天魔意志突然降临,想要和他的神魂融合,结果却被林沙出手狠狠整了一番,他还不得狠狠教训眼前这家伙???

    森森扫了纣王一眼,之前的恶魔之角已经消失不见,不过林沙清晰感应到,纣王体内的魔气越发激荡汹涌了。

    这家伙,要是不知道好好控制,想办法提升神魂强度,迟早有一天会被大天魔的意志影响,最后变成大天魔在人间的化身。

    真是个让人无语的坏消息啊,得跟大祭司说道说道,让他想想办法应付,不然再这么发展下去,他真心忍耐不住会出手除魔的。

    离开了魔气森森的王宫正殿,林沙拍马疾行直接出了朝歌,他打算亲自跟大祭司说道说道,最好能够达成松散的利益联盟,联手压制纣王的嚣张气焰。

    他可不想见到自己多年的心血,都毁在纣王的肆意妄为上。

    还是那句老话,大商王室不止纣王一人,真要把他惹急了,把纣王拉下王座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不到要紧关头他是不会做这样事的。

    一旦开了头,以后效仿者肯定不在少数,林沙可不能保证后来者,会和他一样对神州江山社稷没什么念想。

    这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一旦处理不好可能引起朝局动荡,白白便宜了别人,这可不是林沙愿意看到的结果。

    有他在,无论是西歧还是南楚,又或者东淮和北燕,都别想染指中原江山。什么姬发什么九五之尊,在他眼里都是屁。

    真要是把他惹急了,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

    商朝时可不讲什么礼仪廉耻,奉行实力为尊,拳头大的是老大,以他和大祭司的实力,联合起来权倾朝野也只是等闲。

    到了灵山天坛,见到了大祭司,把情况跟这老家伙一说,果然不愧是活了百五之数的老家伙,闻弦歌而知雅意,虽然没有直接表态,却也暗示赞同之意。

    有了大祭司的答复,林沙放心了许多,送走匆匆离去的大祭司后,他还特意留在灵山天坛,观察当日被他救下的龙龟状况。

    这龙龟,不愧大商的镇国瑞兽,一身灵气磅礴如海,比林沙当初在天母岛,所见的什么仙鹤和凤凰,都要强上太多。

    关键这厮的气血能量,也强得不像话。当初从它身上得到的十八坛鲜血,可是帮了林沙大忙的。

    配合各种天材地宝,炮制出的药酒和药汤,对强壮筋骨纯粹血脉有着极大帮助,让他的实力在十几年时间里,提升飞速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如此,林沙对所谓的灵兽,瑞兽又有了新的认识。

    可能比不上风云世界那五大神兽牛比,做不到纵横一方让人忌惮害怕,确实同样的神奇,虽然没有种种神奇能力,武力值也低得可怜,完全陪不上所谓的神兽之属,但是其本身就是天地间的灵粹。

    龙龟秉承龟类天性,长年累月处于睡眠状态,白白浪费了一身的强悍防御,还有惊人的气血能量,一旦被人觊觎就是个待宰羔羊的命。

    他在灵山天坛待了一阵,便起码返回了朝歌帅府。

    朝歌街市繁华,百姓虽说不上安居乐业,却也是生活无忧。

    骑马徜徉于繁华热闹的街市,看着往来百姓脸上的安详,林沙心中的那点子波澜,瞬间平复心中涌起一丝自豪。

    传闻商朝纣王期间,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起码眼下朝歌的情况还算不错,并没有那种王朝末世的混乱。

    看看眼前繁闹却秩序井然的街市,哪个要是敢说什么纣王无道,百姓生活困苦之类的屁话,他真不介意大耳刮子侍侯。

    恩?

    骑马路过繁华街道之时,突然感觉被人盯上,顺着感应扭头望去,正好对上一位白发苍苍老太婆的浑浊双眼,气机感应之下发觉老太婆拥有一身不俗武功,最重要的是老太婆身上的气息,让他感觉十分熟悉,却又不心生不喜。

    魔族高手?

    微微点头轻笑,林沙也没有胡乱出手的意思,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没做出危害朝歌局势,又或者有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比如刺杀他之类的破事,他也不想多做理会。

    这世上魔族之人千千万,他杀得过来么?

    “大帅,刚刚得到的线报,西伯侯二子姬发已经到了朝歌地界!”

    刚刚回到帅府,手下负责情报搜集的小校,便给了他这么大一‘惊喜’。

    “哦,姬发终于到了么,我还真是很想见识见识,这位引得朝局风云动荡的一岁小儿,到底是个什么摸样!”

    林沙轻笑出声,神态说不出的轻松悠闲,轻声反问:“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未完待续。)